《 一 》


  風徐徐的吹起,空中瀰漫著森林獨特的味道。

  薩奈拉輕輕的閉上雙眼,站在原地不動。

  為了那個約定,她已經等了好久。


      ※     ※     ※     ※     ※


  『欽!』

  劍身互相碰撞的清脆聲音迴盪在城外。

  這裡是夜精靈的主城─達納蘇斯,許多夜精靈冒險初心者聚集在城外不遠處互相切磋,訓練自己的作戰能力。

  幾個年輕男性夜精靈戰士站在一起,討論著接下來要換誰上場。

  「弗尼爾老是贏,我不要再跟他打了!」一名夜精靈戰士邊說邊把劍收回身後。

  「我也是!」其他夜精靈也都紛紛把武器收好。

  「別這樣嘛!這樣沒人跟我練習!」名叫弗尼爾的夜精靈用著頗為自滿的語氣說著。

  「你去找別人練習吧!換種職業的挑戰看看呀!」站在他身旁,看起來跟他比較要好的夜精靈戰士建議著。

  他們這一群都是戰士,而且每一個都跟他較量過,如果他真的想要再更進一步的練習,也是該去找其他職業的高手。

  此時數個女夜精靈從他們身旁經過,捕捉了他們的目光。從她們的裝備打扮看來,應該全都是牧師。

  一般牧師不是個善常攻擊的職業,絕大部份都是扮演在後方治療的角色,但也有些例外。有如所有其他職業一般,牧師也分成三個派系,一個是眾所周知的治療神聖系,一個是同樣運用聖光之力卻是在攻擊上的戒律系,最後一個則是被稱為黑羊的暗影系,使用的都是黑暗的力量,也有著強大的殺傷力。

  弗尼爾打量著眼前的女夜精靈們,尋找有無暗影系的牧師。

  果然就被他找到一個。

  「就是你!我要跟你決鬥!」弗尼爾大聲向其中一名有著紫色短髮的牧師宣戰。

  他這一喊嚇到了那名牧師,令她退了好幾步,還躲到其他人身後。

  弗尼爾沒想到這名牧師竟是個膽小鬼。

  「要決鬥我跟你決鬥。」

  就在所有牧師不知所措的時後,其中一名有著淺藍色長髮的少女站了出來。

  「神聖系的?」弗尼爾皺了皺眉,「你是覺得你治療的速度會快過我的攻擊嗎?還是你能一直治療到我揮劍揮累了,做不出其他攻擊?」

  他身後的男夜精靈們都笑了。

  「薩奈拉,不要跟他們鬧了啦!一堆神精病!」一名女夜精靈拍了拍眼前少女的手臂。

  「他想玩我就跟他玩玩,」薩奈拉的口中充滿了不屑,「牧師可也不是好惹的。」

  聽著薩奈拉的口氣,弗尼爾也有點不愉快,他想知道眼前這神聖系的牧師要怎麼打的過自己。

  「她就是薩奈拉喔?喂,弗尼爾別打了,你會受傷喔!」弗尼爾身後的男夜精靈們開始後悔推他出去。

  「她是誰?一個神聖牧師而已,有什麼好怕?」

  不管身後朋友的勸告,弗尼爾抽出身後的劍,準備好要擊潰眼前這自大的牧師。

  決鬥的戰旗插了,戰鬥開始了,然後,戰鬥就結束了。弗尼爾連自己怎麼輸的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怎麼就是砍不到薩奈拉,接著被什麼擊中後就昏過去了。等他醒來後才從朋友口中得知自己剛剛有多蠢。

  當他醒過來時薩奈拉和那些牧師們全都早已離去。

  「你們怎麼不跟我說她這麼厲害!?」弗尼爾大聲責備他的朋友們。

  「我們說有說呀!是你不聽的!」其中一人委曲的說著,「你這算好了!還沒什麼事,上次有個盜賊跟她打過後,躺了一個禮拜傷才好!」

  「這麼嚴重?」弗尼爾瞪大眼。

  「他們都說薩奈拉是牧師中的戰士,雖然是神聖系的,但殺傷力卻很恐怖呀!」

  弗尼爾轉頭望向薩奈拉離去的方向,心中有股鬥志在燃燒。

  「等著吧!總有一天我會贏過你!」


      ※     ※     ※     ※     ※


  「薩奈拉,你又打傷人了?」月神殿中,一名有著白色長髮,看似虛弱的男性夜精靈牧師用著溫和的語氣問著。

  月神殿是達納蘇斯中牧師聚集的地方,在這裡有著別處沒有的平靜。

  「你是指那個躺了一個禮拜的盜賊,還是那個看到我轉身就跑的德魯伊?」薩奈拉毫不在意的反問,「啊!還是轉行來當牧師的那個獵人?」

  白髮的夜精靈笑了,他搖了搖頭,再次望向薩奈拉,「你還是一樣呀!總是這麼不溫柔。」

  「我就是不溫柔,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戈利亞德。」薩奈拉聳聳肩坐在一棵巨石上。

  戈利亞德也是位神聖系的牧師,他學習這個職業有很長一段時間,算是薩奈拉的師兄。他的年繼比薩奈拉大上許多,經驗也十分充足,打從成為牧師的第一天起,他就對薩奈拉照顧有加,因此他也是少數薩奈拉會順從的對象。對薩奈拉來說,他就像兄長,是個她願意信任依賴的人。

  「找我有什麼事嗎?」平常都是自己跑去找戈利亞德請教事情,所以當她得知戈利亞德在找她時,她馬上就趕來。

  戈利亞德沉沒了許久,接著緩緩開口。

  「我要回戰場了。」

  簡短的幾個字像針一樣刺進了薩奈拉心裡。

  「你身體狀況怎麼樣自己應該比誰都清楚!這樣的你,怎麼能夠上戰場?」薩奈拉激動的站起,不顧其他人的目光,一個箭步來到戈利亞德面前,「不要開玩笑了好不好?」

  戈利亞德微笑,接著低了頭。

  「你是在開玩笑的吧?」薩奈拉蹲下,只為看清戈利亞德垂下的臉。

  「我是認真的。」戈利亞德的雙眼對上薩奈拉焦慮的目光,「就因為知道自己的狀況所以才做出這個決定。」

  戈利亞德從小身體就很差,詢問過很多人卻都找不出解決的辦法。他虛弱到當初連牧師訓練師都不願收他當學生,怕學習的時後會讓他的狀況惡化。然而身為一個總是把自己放在最後,一心想幫助別人的夜精靈,戈利亞德用誠意打動了訓練師,成為了一個出色的牧師。他很有當牧師的天份,沒花多少時間就學會大部份的技能,和幾個朋友出去冒險看世界。

  到處闖蕩一陣子後,他告別了冒險的生活,投身於戰場中。不是因為戰場比較刺激,而是他知道戰場上的傷亡很多,那裡更需要他的力量。

  他在戰場上結識了許多不同的人,不同種族不同職業,而他那把別人安危放第一的處事態度也讓許多人記住他。就在他以為可以一輩子這樣的時候,殘酷的現實降臨。他身體的狀況沒來由的突然惡化,迫使他必須離開戰場離開冒險,回到達納蘇斯休養。

  回來後他也沒閒著,一天到晚待在月神殿,學習更多有關牧師的知識。漸漸的他成了像個牧師訓練師般的存在,甚至連一些訓練師答不出來的問題他都能解答。

  在這裡許多人需要他,但他還是渴望回到戰場上。

  「你不要這麼任性好不好?這樣你會………」薩奈拉的語氣軟了下來。她從來不會用這種口氣說話,除了兩個人。一個是戈利亞德,一個是他的親妹妹,歌莉雅。

  「歌莉雅知道這件事嗎?」薩奈拉皺起眉頭。

  「知道。」

  「然後她同意讓你去?」

  「同意。」

  「怎麼可以?她這妹妹怎麼當的?竟然這樣讓自己的哥哥去送死!」

  「薩奈拉,以後歌莉雅還要麻煩你了,你也知道她很天真也沒見過什麼世面,我不在的時後她只能找你。」戈利亞德像是在交代什麼後事,讓薩奈拉聽的很不高興。

  「我不準你去!」薩奈拉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戈利亞德打消這念頭。她沒什麼親人,最親的就是戈利亞德兩兄妹,她不想失去他們任何一個。

  「薩奈拉,我不期望你能理解,但我已經下定決心就不會改變。」雖然看似虛弱,但戈利亞德一但決定好的事就不會輕易讓步,這一點薩奈拉很清楚。

  薩奈拉咬著下唇,知道自己再怎麼說也沒用。



  告別戈利亞德後,薩奈拉仍然無法釋懷。她心中很難過但外表還是裝成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那是她在眾人面前的偽裝,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堅強。

  達納蘇斯的水池邊,有著深藍色長髮的夜精靈少女坐在那,在她身邊一隻雪白的貓頭鷹安靜的停在她腿上。

  「你不阻止他嗎?」薩奈拉來到少女身旁,輕輕的坐下。

  「阻止不了呀!」少女正是戈利亞德的妹妹,歌莉雅,同時也是薩奈拉的好姐妹。

  水池邊是歌莉雅最常出沒的地方,每當她在想事情時,一定會來這裡。

  「那是他想去的地方,硬是把他留在這裡,對他也很不公平。」歌莉雅緩緩的說著,「我當然不捨,也一定會擔心,但他不是孩子,他知道該怎麼照顧自己。」

  薩奈拉看著歌莉雅能凝視水面的側臉,想著戈利亞德。他們的輪廓好相似,有著一樣的溫柔臉龐,看著他們總是讓自己安心。

  「就像隻渴望飛翔的鳥一樣,如果硬是把他關在這裡,他是不會快樂的。」歌莉雅的語氣很輕,輕到讓薩奈拉無法反駁,「我們都希望他能快樂,不是嗎?」

  薩奈拉嘆了一口氣。

  她當然希望戈利亞德快樂,只是心中真的很擔心與不捨。

  「薩奈拉也有想去的地方吧?」歌莉雅把話題從戈利亞德身上轉移。

  「我?」沒料到話題突然轉到自己身上,薩奈拉一時肥有反應過來。

  「你的技術已經很熟練了,總不會想一直待在達納蘇斯吧?」歌莉雅嘴角微微上揚,知道有如戈利亞德一樣,薩奈拉一定也有自己想去的地方和想做的事。

  薩奈拉的確有想做的事,卻始終把那個想法放在心底,只因他不願離開戈利亞德和歌莉雅。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總有一天每個人都會離開這裡,前往自己想去的地方,」歌莉雅說著轉向薩奈拉,「我不希望我是你留在達納蘇斯的原因。」

  真不虧是多年相處的好姐妹,薩奈拉心裡再想什麼都被看穿。她淡淡的笑了笑,把目光轉向水面。

  「還有什麼事你猜不到的呢?我都不用說話,你全都知道了。」薩奈拉搖著頭。

  「還是有很多事情你不說沒有人會知道。」歌莉雅摸了摸身旁的雪白貓頭鷹。

  「妳知道梣谷嗎?」薩奈拉停頓一會兒後開口。

  「沒有去過,但聽過不少有關那裏的事。」歌莉雅些許訝異的看著薩奈拉,「你想去梣谷?」

  在艾澤拉斯上有兩塊主要大陸,一個是位於東方的東部大陸,另一個則是西方的卡林多。達納蘇斯位於一座叫做泰達希爾的小島上,該名取自於島上那艾澤拉斯的第二棵世界之樹。

  泰達希爾的地理位置是在卡林多西北處,想要去泰達希爾只能透過搭乘位於卡林多西北岸的黑海岸。在那邊有個夜精靈的小村莊─奧伯丁。

  梣谷是位於黑海岸以南的一塊森林,四處長滿了古老的大樹,是個看似寧靜卻暗藏許多危險的地帶。這塊地區被分類為爭奪中的領域,各種不同種族的生物無時無刻都想把這塊地區占為己有。

  艾澤拉斯上主要有兩種勢力在爭奪,一個是聯盟,另一個是部落。夜精靈則是屬於聯盟的一份子。梣谷中的資源是部落想佔領此處的原因,但熱愛大地的夜精靈們無法眼睜睜看著樹木被砍伐,大地被蹂躪而不出手阻止。因此雙方的戰爭在梣谷中展開,誰也不想放棄這塊土地。

  然而聯盟與部落的戰爭並不是梣谷唯一的危險。梣古以北的費伍德森林早在很久以前便遭受到黑暗力量的侵蝕,而侵蝕費伍德的瘟疫也漸漸的在梣谷些許地方擴散。曾經友善的生物開始失去理智,也帶著隨時會爆發出更多疫情的危機。除此之外,在梣谷的森林深處,另一股邪惡的力量也是不停歇的在成長。那些是來自於遠古戰爭的惡魔。
  
  雖然有多方勢力搶奪著梣谷,但對夜精靈來說,他們最大的敵人還是佔據梣谷東方的部落。部落有著大量的軍隊據守著,這些是已知的敵人。由於光是對付部落就已經不容易,因此其他未知的敵人暫時就先擱在一旁。

  「是的,我想去梣谷。」薩奈拉點頭,「我不能放任那些傢伙殘害大地。」

  薩奈拉是個責任感很重的夜精靈,只要是夜精靈的敵人,就是她的敵人。守護家園,這就是她該做的事。

  「你選的路並沒有比哥哥所選的輕鬆呢!」歌莉雅輕輕的笑了,但口氣中的擔心卻是十分明顯。

  當戈利亞德告訴她有關自己要上戰場的決定時,歌莉雅的心情就和現在一樣吧?

  「歌莉雅………」看這這樣的歌莉雅,薩奈拉有些不捨。

  「別擔心我,薩奈拉。」歌莉雅堅強的抬起頭,「我並沒有你們想像中那般脆弱,所以放心去吧!但是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喔!」

  沒辦法給予其他回應,薩奈拉只能用力的點了點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