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七 》

  一踏入阿斯特蘭納就見到居民們各個驚慌的四處躲藏,不用別人告訴她,薩奈拉也知道情況有多危急。

  「卡德里昂的傷勢如何?」米納利亞注意到薩奈拉的歸來。

  「不太樂觀,但有人在照顧他………」薩奈拉固然擔心卡德里昂,但現在鎮上的狀況也讓她同樣擔憂,「這邊呢?」

  「有大批惡魔正從東邊在靠近,詳細數量不明確………」米納利亞的語調中有些不安。

  「優先疏散居民,派人帶他們去西邊的崗哨避一下,我去集合小隊準備作戰!」薩奈拉下達命令。

  「收到!」米納利亞語畢便轉頭離去。

  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消磨,薩奈拉馬上招來其他守護者們分配工作及擬定作戰計畫。

  大夥們在先前熊怪村那一戰中消耗了不少體力,如今體力尚未康復又要急忙準備下一波的戰鬥,而他們心裡更是明白,敵人這一波的攻勢絕對會比上一次來的更猛烈。儘管心力交瘁,他們還是不願放棄,也不能放棄。

  除了駐守於阿斯特蘭納的守護者們之外,一部份別處的守護者也已經趕來,剩下那些來自梣谷邊境的守護者們還在路上。時間緊急,他們沒辦法等到人齊,只有先行備戰。

  守在阿斯特蘭納東方入口處,守護者們打起十二分精神,等待敵人現身前方。米納利亞疏散完居民之後回到薩奈拉身邊,雙手擺在腰間的匕首上待命著。好似暴風雨的前夕,周圍除了呼吸聲外,連風都靜止。

  沒有多久的時間,那令人不安的寧靜退去,他們感覺到大地在震動。敵人的數量似乎比熊怪村遇上的還要多,但已經沒有退路了。

  黑壓壓的影子從前方的地平線現身,雖然不如龐大軍隊,但數量還是再一次令他們倒抽一口涼氣。有如薩奈拉站在守護者們最前方,在那大批的惡魔的前端也少不了泰莎娜的身影。

  雙方沒有馬上開戰,在距離阿斯特蘭納門外幾公尺處,泰莎娜停下她身後的惡魔軍團。

  「卡德里昂呢?死了嗎?」泰莎娜沒有看到卡德里昂,用著豪不在乎的語氣說著。

  「託你的福他受了傷,但他現在已經沒有大礙了!讓你失望了嗎?」薩奈拉冷淡的回應。

  卡德里昂現在的狀況她比誰都清楚,那絕對不可能沒有大礙,但她無論如何就是不想讓泰莎娜知道實情。

  「這樣呀?」泰莎娜輕輕說著,「真是個倔強的傢伙。」

  薩奈拉不再回話,她拔出劍,用眼神告訴泰莎娜她們之間已經沒有什麼好說。

  泰莎娜輕笑,接著舉起右手。下一瞬間惡魔們全部發狂般的朝前方衝去,守護者們也同一時間舉起武器對抗。再一次,武器碰撞的聲響在梣谷的樹林間迴盪。風開始刮,樹葉互相摩擦宛如在對話一般,只是現在沒有人能靜下心去聆聽。

  薩奈拉的劍毫不猶豫的朝泰莎娜揮去,有了先前的失算,她這次謹慎注意隨時會施法的的泰莎娜。出乎她意料之外,泰莎娜並沒有發出攻擊,只是輕鬆的閃開。

  「為什麼要揮劍?明明就不是舉劍的料,這樣做的用意是什麼?」泰莎娜一邊閃躲一邊問著。

  「不用你管!」薩奈拉分析著泰莎娜行動的模式,努力想預測她下一步會往哪走。

  「拿著那男人的劍,就會變的和他一樣強嗎?就能替他復仇嗎?」泰莎娜輕盈的步伐讓薩奈拉無法預測。

  薩奈拉沒有回應,她認為泰莎娜說這麼多話只是想讓她分心。突然她感覺泰莎娜的腳步變慢,於是奮力揮出劍。

  劍的前端從泰莎娜臉前劃過,在她臉頰上留下一條淺淺的血痕。就在薩奈拉高興自己的攻擊總算有用時,她卻見到泰莎娜的嘴角微微上揚。

  「儘管很想殺了我,但法特恩的劍可是從沒嚐過我的鮮血,這一刀,就算是送給他的吧!」泰莎娜的話讓薩奈拉感到很無力。她花費這麼大的力氣所造成的傷害,竟然是因為泰莎娜刻意的。她不止能迴避自己的攻擊,還可以決定自己受傷的程度,想到自己一直被玩弄於股掌之間,薩奈拉心底湧起憤怒。

  「你傷不了我的,以前不能,現在不能,以後也不能,」泰莎娜瞄了薩奈拉手中的劍一眼,「你真是天真的無藥可救。」

  「不要小看我!」薩奈拉吶喊著,但心底卻無法不認同。她要如何才能真正傷到眼前的敵人?她們之間的力量真的太過懸殊了。

  「我本來沒有小看你,但我錯了,」泰莎娜的手中開始有能量凝聚,終於她要開始反擊,「現在我不解決你,你遲早也會死在別人手上,讓我做個好人,送你一程吧!」

  「現在卡德里昂不在,誰要來替你擋下攻擊呢?」泰莎娜手中的能量越集越多,可見她這一次是認真的。

  認真的想結束薩奈拉的生命。

  薩奈拉看著準備攻擊的泰莎娜,現在就算衝過去也阻止不了法術的施展,想躲周圍也沒有地方可躲。她真的無法接下泰莎娜的攻擊嗎?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不可能沒辦法,薩奈拉告訴自己她一定可以接下攻擊,但不是用劍,而是………

  看著即將完成的法術,薩奈拉的思緒突然中斷,腦中一片空白,唯一浮起的是席亞拉的聲音。


  『我從不過問也不插手別人的事,因為每個人有每個人想走的道路,但是薩奈拉,有些路不是每個人都能走,也有些路只有某些人才能走。』


  我該怎麼做?


  「永別了薩奈拉,很高興認識妳。」

  眼看那股能量就要從泰莎娜的手中脫離,側方一團黑影快速逼近,朝著泰莎娜飛撲而去。為了閃躲,泰莎娜逼不得已撤銷手中凝聚的能量,快速退步。她的反應不夠快,右手臂被利爪劃過,瞬間鮮血飛濺。

  「你還是來了呀?」泰莎娜摀住傷口,似乎沒料到自己會受傷。

  黑豹在落地之後瞬間化為人形,蹣跚的退了幾步。

  「卡德里昂!」薩奈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現在他不是應該躺在月井裏好好休息嗎?

  「如果這是最後,那我可不想躺在井裡等死。」卡德里昂的微笑是多麼溫暖,讓薩奈拉一度以為他的傷勢已經痊癒。

  但那是不可能的。

  在那微笑的背後,他一定還是極力的在壓抑傷口的疼痛。

  「躺在那裡會比較輕鬆喔!卡德里昂,不過………」泰莎娜替自己的傷口施放回春癒合術,「你竟然攻擊我了。」

  「一件我早該做卻沒有勇氣做的事。」卡德里昂用很輕的語氣說,「但我不能讓你毀了這裡。」

  「那就殺了我吧!卡德里昂,用你的手,完成那年你沒做到的事。」

  薩奈拉可以感受到泰莎娜是認真的,她是真的希望卡德里昂能親手了結她。難道這就是她不願離開梣谷的原因?

  卡德里昂沒有回應,他心中的糾結全表現在臉上,但從剛才的攻擊薩奈拉知道,他已經做出決定。

  薩奈拉也做出了決定。

  她醒了,這輩子她沒有這麼清醒過。

  「卡德里昂!拜託你了!」

  「薩奈拉?」就連卡德里昂都沒料到薩奈拉接下來的舉動。

  只見薩奈拉把手中的劍用力的插入土中,接著閉上雙眼在心中開始向月神伊露恩祈禱,在她雙手間一股耀眼的光芒凝聚,並且快速擴大。

  那道光芒太過耀眼,令前方的泰莎娜睜不開眼。

  祈禱結束,光芒落在卡德里昂的身上,他感覺一道暖流從頭至腳擴散開,先前傷口的疼痛也開始消散。那是屬於牧師專有的神聖之力,有著強大的治療效果,施法者越是虔誠效果越大。

  一直以來復仇矇蔽薩奈拉的雙眼,也將她的心層層包住。卡德里昂將她從墮落的邊緣救回,但自己心中的那股執著卻仍然存在。週遭的人護著她,包容她的任性,但現在她總算清醒了。

  她不是一個戰士,就算再怎麼勇敢再怎麼不怕死,她還是比不過真正的戰士。她是一個牧師,儘管不能衝前鋒殺敵,但她可以確保衝前鋒的人可以繼續作戰,而現在她知道那個人是誰。

  「歡迎回來。」卡德里昂露出微笑。

  「我回來了。」薩奈拉的心中頓時輕鬆許多。那把劍果然太過沉重。

  「你以為多一個卡德里昂就能夠抵抗這些惡魔嗎?」泰莎娜的傷勢也在自己的治療下恢復的差不多,「你的治療會快過這些惡魔的攻擊嗎?」

  有如泰莎娜所說,光是一個卡德里昂並不足夠,環顧四週,不少守護者們也倒的倒、傷的傷,還在作戰的也都疲憊不堪。就連身經百戰的米納利亞也在一刀結束敵人性命後露出倦容。

  「米納利亞!替我爭取一點時間!」只見卡德里昂呼喊著剛結束戰鬥的米納利亞。

  雖然見到卡德里昂歸隊讓米納利亞很開心,但聽到這句話也不免讓她苦笑。她知道卡德里昂想做什麼,因此再怎麼疲憊也會做出回應。用力吸了口氣,她重新握緊手中的匕首,轉身朝泰莎娜奔去。

  真正的近戰果然不一樣,米納利亞的攻擊讓泰莎娜認真閃躲,和先前完全不同。這一瞬間薩奈拉完全理解到一直以來米納利亞是多麼努力的在維護她。

  下一秒一股奇妙的平靜氣息從地面升起,薩奈拉感覺到體力的恢復,心中也無比的安穩。她知道這是什麼,這是專屬於德魯伊的治療技能─寧靜,一個可以大範圍治療隊友的技能。

  「我不擅長治療,但多少也能有些幫助。」施法結束後,卡德里昂喘了口氣。

  受到治療的守護者一個個恢復精神與體力,受傷倒地的也接二連三站起,雖然體力沒有全部復原,但也夠讓他們能夠自己包紮傷口好繼續作戰。那些還不夠體力自行包紮的,也在薩奈拉的治療下逐漸康復。

  「你果然還是適合當個牧師。」卡德里昂終於說出真心話。

  「那就請吧!」薩奈拉回以微笑。

  卡德里昂再一次化身為黑豹朝惡魔進攻,既然米納利亞能夠牽制住泰莎娜,那麼他就盡快將其他敵人消滅好結束這一切。看著苦戰的米納利亞,他認為她大概是他看過最堅持的盜賊了。

  就這樣薩奈拉轉攻為補,太久沒使用牧師的技能讓她有些不熟練,但效果卻出乎自己預料的好。在眾人的努力之下,泰莎娜的惡魔們逐漸被消滅,泰莎娜也沒做出什麼來反擊。這一點讓薩奈拉很在意,她相信假如太莎娜認真起來,她一定能剷平阿斯特蘭納,但她卻沒有這麼做。

  眼看惡魔都快被消滅,泰莎娜朝著米納利亞放出一記順發的暗影之力將她擊退。

  「唔!」瞬間的痛楚停止了米納利亞的攻勢,薩奈拉快速替她治療。

  「新的傷能被治癒,那舊傷呢?你會後悔沒跟我離開,卡德里昂,最後一程我還是讓你好好的走吧!」泰莎娜不再攻擊,慢慢退開。

  「泰莎娜!」發出叫喊的是薩奈拉。

  泰莎娜環顧遍地惡魔的屍體,最後目光落在薩奈拉身上。

  「其實,我一點都不喜歡惡魔。」

  語畢她化身為一隻巨大的烏鴉,就這樣離開阿斯特蘭納。

  薩奈拉摸不清這女人到底想要什麼,她從沒有認真的打完任何一場戰鬥,儘管每一次都帶來慘烈的結果。

  看著屍體堆滿阿斯特蘭納,雖然大部分屬於惡魔,但當中也有不少守護者犧牲。重新整頓一定會花上不少時間,但至少現在事情算是告一段落,相信泰莎娜在短期內應該不會再來侵犯阿斯特蘭納。

  此時此刻大家都很疲憊,好在戰鬥已經結束,也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


創作者介紹

牆角的世界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