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部落格有點亂...

 

感覺這會是個很好的標題,所以就用了... (喂!)

基本上,這應該要是個分享文字創作的部落格,但莫名奇妙的變成有著一堆雜七雜八東西的部落格...
ㄧ堆演唱會網誌,加上一堆有的沒的歌詞翻譯... (然後還欠了一堆...)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久違的說在後面,代表著我終於把這一篇寫完了啊!

  間隔了多久才把這一篇寫完的?就不要再去想這些了,總之是寫完了,對吧?/被打

  是說,最初看這個系列的人,如今應該都結婚生子了,這樣想著就覺得好像真是拖了蠻久的……沒辦法,寫到後面因為各種因素拖延到,就連遊戲也沒了動力繼續玩,少了當初的熱血,要繼續寫下去就多了難度。所幸擠擠推推的,終於還是把這一篇給寫完,也讓這個系列有個完結。我其實也是很想寫完它的,更不想讓它就這樣爛在肚子裡,就怕寫作距離太長,整篇故事會有些不連貫,不過自己看了一遍好像還好,但自己說得準嗎?

  來講講這一篇故事本身吧!因為是說在後面,加減提醒一下是會爆雷的喔!

  其實會寫這麼久除了後來對魔獸少了最初的熱血之外,還有就是整個故事設定砍掉重練了五次。主角換過,故事換過,就連終戰的地點都換過,唯獨最終Boss沒有換過,但她自身的設定也換了好幾輪。

文章標籤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距離舒米納斯殞落一晃眼就過了三個月,塞納里奧遠征隊的德魯伊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也藉助不少冒險者的協助,這才把那殘留的發狂地精和小鬼全數解決。至於這些地精是打哪來的,還需要更進一步的調查,眼下先把舒米納斯闖出的爛攤子收拾好才是最重要的。

  巨大蘑菇中的那池泉水原本是個大問題,然而在珍復活之後,那池泉水失去了所有的法力,變成一池普通的水池。眾人雖然感到訝異,卻也正好解決了不知該如何處理的問題,省心省力還救回一個人,怎麼看都是件好事。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也太突然,對於珍或是奧札雷爾眾人都存在著數不清的疑問,所幸在睡了三天三夜之後,珍總算有足夠體力把一切的前因後果告訴他們。

  奧札雷爾與她的相遇,以及她的死亡及重生,若不是親身經歷這場戰役,那些像是天方夜譚般的過往實在很難讓人信服。話雖這麼說,魔域之刃中的塞法洛特,還有小鬼身分的薩雷斯塔恩,都足以證明珍所說的並不虛假。

  珍必須依靠法力生存,沒人知道那池泉水中的法力能夠維持她的生命多久,她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對她來說早在許多年前她就該死亡,如今還能坐在這裡說話,全都是賺到的。如今沒了奧札雷爾給她的力量,充其量也只是個普通人類,但對於總算無事一身輕的她來說,或許還比較合適。只不過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兜兜轉轉還是決定回到她曾經住過的,位於西部荒野的小屋。

文章標籤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散發著魔法的水池邊,索拉利一動也不動的站著。他右手持著裝載奧札雷爾靈魂的法杖,凝視著水中的倒影。

  方才他匆匆趕回,卻發現其他阻礙者尚未來到此,正好給了他機會將奧札雷爾殘存在法杖內的法力灌輸到泉水中。就在他正準備這麼做時,水中的倒影卻讓他頓了一下。

  那是個面容姣好的血精靈身影,歲月似乎沒有在這皮囊上留下痕跡,比起那老態畢現的夜精靈,實在是賞心悅目的多。等他完成這一池泉水,再全部吸收入體內,他將有無窮的法力能夠維持這副模樣,擺脫衰老的命運。

  但這不是他。

  所有人都稱他為索拉利,那是這名血精靈的名字,可是那並不是他。

文章標籤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暗之中珍努力撐起身體,她體內殘存的法力低微,就連支撐這副身軀都有些吃力。這一路下來她都在趕路,根本沒有時間休息,也沒有機會讓法力恢復,如今就算想將奧札雷爾的法力從法杖渡入體內也做不到。

  法杖閃爍著溫和的光芒,似是在呼喚她。

  「我還……撐的住……」珍試圖從地面爬起,不只能量近乎用盡,她的右腳還被石塊砸傷,使的每一個動作更加艱難。

  她似乎還在通道之中,但或許早已不是先前的那條通道。方才她不記得自己和其他人是否往同一個方向逃竄,只記得自己甚麼力氣都使不上。

  她甚麼都做不到,就像很久很久以前,她無法阻止自己的哥哥將父母殺死。就像那一年她無法阻止在乎的人被黑暗侵蝕而失去理智。就像那時候在山洞裡,只能眼睜睜看著索拉利將亞法爾帶走。

文章標籤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順著科古的指引,瑟洛斯三人不一會兒便找到那棵顏色較淺的巨大蘑菇,就連地面的入口也找到了,但想到被瘋狂地精掩埋的畫面,沒有人想踏入。

  起初瑟洛斯仍想返回旅店去查看希絲莉亞的安危,只不過這一來一往確實會耗掉不少時間。那兩隻地精腳程很快,此刻還沒出現在他們面前,也意味著希絲莉亞那頭並不是這麼好處理。

  最終他選擇相信希絲莉亞的能力,和凱文及卡德里昂繼續尋找舒米納斯的藏身據點。

  不過現在他們遇到一個難題,此次前來他們的飛行座騎被那些發瘋的地精嚇跑了,如今要往上去只能靠會變身的卡德里昂。

  「德魯伊變身後的烏鴉挺大隻的,不能拎一個載一個上去嗎?」瑟洛斯試探的問。

文章標籤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酒館中,希絲莉亞一手拖著腮幫子,坐在桌前看著眼前的幾個小夥伴開心用餐。她擔心前往沼澤的瑟洛斯幾人因而沒有胃口,其他人卻不受影響,看到食物上桌馬上進入每日必定上演的爭奪戰。

  曼妮和勾德餐桌前六親不認,該是我的肉你就別想碰,雖然不到大打出手,四處亂揮的叉子也讓希絲莉亞感到有些憂心。桌子另一邊的普普洛原本是很安穩的吃著自己的那一份,只不過在薩雷斯塔恩加入之後,他也從此不得閒。平時礙於薩雷斯塔恩本身自帶的壓迫,他還稍微會膽怯一些,可是一到吃飯時間又是另外一回事。一般他只能吃沒有味道的靈魂碎片,難得可以吃到有味道的食物,說甚麼也不退讓。

  看著兩位哥布林和兩隻小鬼搶奪食物的誇張模樣,希絲莉亞鬱悶的心情多少好轉了一些。

  她承認自己確實不喜歡打打殺殺,每當外出遇到危險時瑟洛斯總會將她護在身後,不讓她受到任何傷害。她很感激也覺得這樣無憂無慮的很幸福,只不過她認為自己也可以戰鬥,她也希望有朝一日她不是站在瑟洛斯的後頭,而是和他一起並肩作戰。就像凱文和歌莉雅一樣,上了戰場也是一對很好的搭檔。

  她可以清楚感覺到薩雷斯塔恩的靈魂自身上抽離後,還有殘留的力量在她身上,就算不是甚麼毀天滅地的能量,也比過去來的多。就算真的幫不上忙,至少也不會是個拖油瓶,顧好自己她是可以做得到的。

文章標籤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晚的贊格沼澤特別不安寧,大批的瘋狂地精在沼澤地各處亂竄,無差別攻擊所有生物。不只塞納里奧遠征隊的德魯伊們,就連那些在沼澤地的原生種族也一併被攻擊,他們各自護著自己的地盤,拿起武器戰鬥。

  「該死的!就一定要把事情搞得這麼大嗎?」瑟洛斯咒罵著。

  瑟洛斯,卡德里昂,以及凱文三人在休息過後直接前往尋找泰莎娜說的地方,找了好一陣子好不容易有個方向,就突然出現這一大群瘋狂的地精。

  那兩隻地精已經夠煩人,這下來了一群更是讓人頭大,不過這些地精似乎和那兩隻不太相同。

  同樣是瘋狂的地精,但那兩隻還有著些許意識,他們知道自己的任務是甚麼,會生氣也會害怕,就是不要命這點讓人很苦惱。相比之下,現在冒出來的這群地精完全失控,沒有明確目標,只要有生物就發瘋似的攻擊,也不管對方是否他們能夠對抗。一隻地精無法對抗,第二隻就會撲上去,根本就是以量取勝。

文章標籤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望無際的平靜湖水上映著晚霞,耳邊不時傳來水岸邊高等精靈作樂的歡笑聲。

  接著地面開始劇烈晃動,湖面之下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頓時火焰自洞中噴出,打亂湖面的平靜也染紅了天空。

  吶喊聲,尖叫聲,精靈的語言,惡魔的語言,所有的一切陷入混亂。

  亞法爾輕輕閉上眼,等待一切過去。

  這是他常常見到的夢境,但他不明白其中的意義,也從沒跟任何人講過。

文章標籤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氣很好夕陽很美,他沒有閒情雅致欣賞這樣的美景,但若這是死前見到最後的畫面,好像也還不算太壞。

  他從沒想過這個世界會這麼漂亮,穿過那道門來到此的時候他也沒有想像過這會是個甚麼樣的世界。

  一場大戰撕裂了一個國度,他們在這個世界造成這麼大的傷害,卻還有幸看到這抹夕陽。

  海浪席捲他的身軀,他卻提不起勁離開這片沙灘。

  戰爭已經結束了吧?他耗盡體力作戰,最後這殘破的身軀落入海中,沉入海底。他以為結束了,誰知道卻被浪帶到世界的另外一端。

文章標籤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