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 〉


  「這麼多年來也不見他們對我這破爛小屋有什麼興趣,」拉朵來到那半開的窗邊朝外看著,「沒想到一次就來這麼多………」

  小屋內的人全部進入警戒狀態,這也包括了希絲莉亞和托姆納恩。

  由於現在情況危急,也只能暫時將托姆納恩和希絲莉亞的記憶擺到一旁。畢竟想恢復記憶也要能活著離開才有辦法。


  包圍木屋的是一大群的薩特,這情況和瑟洛斯等人之前遇上的非常相似。

  「到底他們是為什麼對我們窮追不捨?」梅莉害怕的退到了木屋最裡端,「不是應該已經擺脫他們了嗎?」

  「原來你們之前就遇過這樣的事了?」拉朵稍微轉頭看了看其他人,「那他們會過來就沒有太過稀奇了………」

  拉朵的語氣很冷靜,冷靜到亞法爾幾度以為外面的薩特才幾隻而已,很好擺平,但當他把頭伸到窗邊一看,才知道對方的數量足以在幾秒之內就將這木屋給踏平。

  瑟洛斯看了看希絲莉亞再和凱文交換了眼神,接著不約而同的抽出了武器,準備在去跟那些學不乖的薩特們廝殺。

  「這裡作戰不太好,」拉朵見狀搖了搖頭,接著指了指木屋後方的書櫃,「那書櫃後方有個通道,可以直接通到艾薩拉以北一處山腳的出口,那裡很偏僻,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危險。」

  「看來你連逃生路線都規劃好了呢!」瑟洛斯一邊走向書櫃一邊說著。

  「敢在這種地方建木屋,就要有被圍剿的打算,」拉朵冷冷的回著,「不是什麼事情都可以用武力解決的。」

  瑟洛斯一邊將書櫃推開,一邊給了拉朵一個白眼。

  果然在書櫃後方有個小洞,裡面漆黑一片也不知道有什麼,然而現在也只能相信拉朵說的。

  在每個人都開始研究那個小洞的時候,拉朵朝著那小洞施放了火球術。隨著火球擊中小洞裡的某樣東西,火焰開始朝著洞的深處慢慢燒開。沒過幾秒眾人便發現,在那窄小的通道一旁點燃了一排的火把,照亮了整條通道。

  「快走!不然來不及了!」確定火把都燃起了之後,拉朵對著在場的所有人說著。

  「那你呢?」希絲莉亞察覺到拉朵並沒有準備離開的動作,她側著身,面向小屋的門口。

  「你們先走,」拉朵對於希絲莉亞的話感到些許意外,不過馬上又回復了往常的口氣,「這裡算是我的地盤,這些傢伙來撒野,怎麼能讓他們這樣猖狂?」

  雖然拉朵這樣講,但所有人都知道她真正的用意。

  她是想留下來拖延時間,好讓其他人可以離開。


  「凱文,希絲莉亞你先幫我看好,要是她有受傷我會找你算帳!」瑟洛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朝木屋門口靠近。

  「你這傢伙想做什麼?」拉朵非常訝異卻冷靜的問著,她其實知道瑟洛斯想做什麼。

  「雖然我不太喜歡你的態度,但說起來你的確是幫了我們很大的忙,也因為我們而捲入這件事,」瑟洛斯並沒有看著拉朵,「讓你一個人去對抗這群混帳,不是我的作風。」

  拉朵輕輕的笑了幾聲,瞇起眼看著瑟洛斯。看樣子眼前這傢伙跟她想像中的狡猾不死族並不太相同。

  「阿賊不走我也不走!」希絲莉亞是下一個發言者,當然她的話讓瑟洛斯整個人轉過來,並用眼神告訴她他並不允許。

  「昨天晚上說什麼要用生命保護希絲莉亞,結果現在竟然叫我看好她,」凱文也表示了不滿,「你這傢伙還真是說話不算話!」

  瑟洛斯對著凱文瞪大了雙眼。該死的!那應該是男人之間的對話,他竟然這樣光明正大的拿出來講!

  「讓我告訴你現在該怎麼做!」凱文拿出了戰士的魄力,用力指著瑟洛斯,「你!帶著希絲莉亞離開這裡!」

  瑟洛斯第一次被人這樣指著鼻子使喚,顯得非常不爽快,但既然是以希絲莉亞的安危為前提,他也就忍下了。

  「亞法爾!」凱文接著轉向一旁反應稍為遲鈍的亞法爾,「你跟他們去!確保他們的安全!」

  「喔!」亞法爾抓了抓頭,也就是有危險他就瘋狂治療就是了?

  「剩下的人,」凱文最後看了看歌莉雅和梅莉,再看了拉朵一眼,最後目光落在木屋的那扇門上,「就好好的教訓一下這群不知所謂的混帳!」


      ※     ※     ※     ※     ※


  午後的陽光灑在眾多的薩特身上,他們每一個蠢蠢欲動,等著帶頭的發號施令後再一起衝向眼前破爛的小木屋。

  站在最前方,體積稍為比其他薩特大了一點的薩特四周張望了一下,接著抬頭看了看天空,彷彿空中有個誰在發號施令。沉默了片刻之後,他猛然低下頭,然後發出了響亮的嚎叫,接著與身後的那一大群薩特一起朝著木屋衝去。

  就在那薩特舉起手中的刀準備破門而入的時候,小木屋的大門被用力的甩開,一個右手持劍,左手持盾的人類戰士毫不膽怯的衝向他。隨著劍與刀鋒的碰撞,從小屋中分別衝出了一名女獵人,以及兩位法師。

  「退後!該死的混帳!」凱文用力的將劍身往前推去,那隻薩特似乎被他的力道壓退,整個朝後方退了好幾步。其他薩特見到帶頭的被擊退,非但沒有恐懼的逃開,反而舉起手中的武器朝凱文快速逼近。

  「吼!」最前面的薩特在一聲吼叫後倒地不起,他的胸前心臟位置插了一支鋒利的箭。

  「再往前試試看,」歌莉雅站在凱文身後不遠處,快速的又搭起了一支箭,「我會讓你們知道穿心的感覺為何!」

  「吼!」幾隻薩特沒有退怯,吼叫之後朝著歌莉雅就衝了過去。歌莉雅並沒有慌,她稍微退了一步,接著快速的拉弓換箭,不用幾秒那幾隻薩特全都一動也不動的倒在地上。

  凱文稍微撇過頭看到了整個過程,他突然發現自己戰鬥的時候總是專注前方,從來沒有轉頭看過歌莉雅。

  前天晚上瑟洛斯在海邊的話突然在他腦海響起。

  『你是個戰士,你站在最危險的前線守護著其他人,但你知道嗎?戰士也需要保護,而有個人正在默默的用生命守護著你啊!』

  是啊,有個人一直在他身後默默的守護著自己!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沒有發現到呢?


  「謝謝你,歌莉雅………」凱文把頭轉回前方,口中輕輕念著。雖然是在感謝歌莉雅,但他的聲音很輕,以歌莉雅現在所站的位置是絕對聽不到的。

  沒有多作停留,凱文馬上舉起劍,又朝著前方的敵人揮去。他終於知道了為什麼一直以來他都可以這麼毫無顧忌的砍殺敵人,也因為如此,他知道自己可以更加的放心去砍殺敵人。


  在離凱文和歌莉雅不遠處戰鬥的則是拉朵,她站在遠方施法攻擊敵人,每當敵人靠近時,她就施放冰霜新星來凍結住他們的雙腳讓他們無法繼續前進。接著無數的寒冰碎片從天而降攻擊著他們,隨著寒冰碎片之後,一根火柱出現在薩特之間,接著擴散的燃燒起來。在碰到拉朵之前,他們全部都因受到大量的法術傷害而倒地不起。

  由於亞法爾不在場,一向躲他身後的梅莉轉換了目標的躲在拉朵的後方。照道理來說她應該也是要加入戰鬥來擊退眼前眾多的敵人,但膽小的她卻無法讓自己介入打鬥,她不確定自己是怕被打還是怕失誤,她只知道她感到很害怕。

  對於梅莉躲在自己身後,拉朵並沒有特別在意,她沒有瞧不起這個聯盟的法師,反而一邊攻擊一邊算好踏出的每一步,確定梅莉一直在她身後。對她來說,聯盟和部落都是有血有肉的固體,向來照著自己想法走的她,從來沒有多去在意聯盟與部落敵對的處境。對她來說,危害到她生命的就是敵人,僅此而已。

  隨著敵人慢慢朝自己推近,拉朵閃躲跑位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只是雖然腳步加快了,但她看起來還是沒有太緊張。她持續施放著同樣的魔法,讓薩特們想靠近卻也只能維持到某一段距離。一般的法師若要施放這麼多大規模的魔法攻擊,他們的法力消耗將會非常大,然而拉朵卻似乎沒有如此,或許是她對於魔法與知識的渴求讓她擁有的法力量比一般法師要來的多吧!

  戰鬥持續了好一陣子,薩特們對於無法突破這四個人的防線感到不耐煩。海邊的空間有限,他們無法像之前在山崖上那般的包圍住凱文幾人,只能不斷的進攻,等待對方體力不支而倒下的瞬間。

  凱文和歌莉雅擅長戰場般的戰鬥,常常一打就是一整天,因此兩人的體力絕對足夠。梅莉不用說,她不斷的躲在拉朵身後,體力也沒消耗掉多少,法力的消耗也只限於三不五時的朝薩特發出幾枚祕法飛彈而已。

  四人當中消耗掉最多能量的就屬拉朵。儘管她的法力量比一般法師來的多,但長時間作戰下來,也是有用盡的一刻,而現在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一刻就快到了。

  「該死………」拉朵施放了最後一次的暴風雪之後,感覺到了自身法力值過低,剩下的法力再施一兩次魔法就算極限了。

  「退後,」拉朵沒有回頭的警告著身後的梅莉,「我法力剩不多了,你自己注意一下安危。」

  面對拉朵的話,梅莉愣了一下。她抬頭看了看眼前那陌生食人妖高大的背影,赫然發覺自己一直都躲在這個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的法師身後,而她也毫無厭煩之意的一直保護著她。

  想到此,梅莉忍不住問自己,到底為什麼老是躲在別人身後呢?她是個矮小的地精,但矮小並不代表她是個小孩。

  她的腦海中剎那間又浮過了金琦消失在諾姆瑞根走道中的背影,她帶著笑容的告訴梅莉,一切都沒問題的。梅莉咬了咬牙,要是當初她沒有這麼懦弱的留在原地,要是當初她跟著金琦一起去面對敵人,是不是就不會失去那從小帶她到大,她唯一的親人?

  「你退去凱文那邊!」拉朵的叫聲把梅莉拉回了現實,接著拉朵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朝著前方的薩特衝了過去。

  梅莉看著拉朵衝進了薩特群中,在沒有施放法力護盾的狀況下,施放了法師的魔爆術,也就是已自己為中心來引爆魔法的一種祕法術。祕法奧爆的光芒在每次施放魔法的時候燃起,卻也代表著法力的流失。

  這是一種範圍性的魔法攻擊,但由於必須在敵人中施放,相對的對法師本身也特別危險。尤其是法力用盡的時候。

  隨著最後一個祕法奧爆的光芒消失,薩特們也終於逮到了反攻的機會。拉朵用著自身的反應閃躲著攻擊,但由於不擅長近距離作戰,她的閃躲速度並沒有薩特的攻擊來的快。

  就在薩特的刀即將落在她身上時,她見到了空中亮起了閃亮的光芒。

  那是祕法的奧爆。

  「吼!」薩特們一隻一隻的倒地,其他的也不敢靠過來。

  拉朵站了起來忍不住看著眼前的畫面入神了一下。

  在她面前,梅莉嬌小的身軀在比她高幾倍的薩特群中跳躍著,隨著每一次的跳躍,一陣祕法奧爆的光芒就點燃一次。她的攻擊讓原本以為有機可趁的薩特們顯得極為狼狽。

  拉朵的嘴角輕輕的上揚,接著快速的從腰間掏出了一瓶藍色的藥水一口飲下。

  這是法力回復的藥水,是法係職業在戰鬥中的好幫手,而拉朵剛喝下的這瓶則是自己親自加工調配而成,能夠恢復自己接近九成的法力量。畢竟擁有比一般法師還要多法力量的她,普通的法力回復藥水她至少要喝兩瓶以上才夠,加工後只要喝一瓶就搞定,省時又省力。

  喝完藥水後,拉朵把空瓶子收了起來,接著朝著前方的薩特又是幾場暴風雪。從梅莉的狀況看來,她也知道梅莉的法力差不多快用盡了。

  梅莉的法力量比一般法師的少了許多,然而她能造成的傷害卻不容小看,這點或許她自己並不知道。

  見到拉朵又開始展開攻擊,梅莉馬上用自己逃跑的本能逃離了薩特群,喘著氣回到了拉朵的身後。看著梅莉一邊喘氣一邊驚慌的注意著四周,拉朵忍不住輕輕的笑了笑。

  她似乎越來越喜歡這幾個聯盟的傢伙了。

  想到此她又忍不住看了小屋一眼,不知道從通道逃走的瑟洛斯三人此刻如何了。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