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 〉


  「輕輕睡吧!艾澤拉斯的孩子!輕輕睡吧………」

  希絲莉亞一個人站在海邊輕輕的唱著,她的思緒很亂,無法靜靜的和其他人一起躺著休息。她很害怕當她一閉上眼,那些詭異的『夢境』又會再次將她吞沒。她甚至沒有把握要是再次被吞沒,自己是否還能從那『夢境』中回到這裡。她感到害怕,非常的害怕,但卻找不到方法讓自己平靜下來。她想以母親曾經哼唱過的歌曲來平伏那紛亂的心情,卻沒有半點效用。

  她以為看著大海可以平穩一下情緒,但望著這夜空下的艾薩拉海岸,卻讓她有一股莫名奇妙的恐懼。她彷彿看到了海上飄著屍體,漸漸的染紅了那月光下的海岸。血跡從海中蔓延開,爬上了沙灘,朝著她慢慢的靠近。她感到慌恐的想往後退,雙腳卻不受控制的停留在原地。

  「怎麼不好好休息一下?」瑟洛斯的呼喚打破了希絲莉亞那不受控制的思緒,海面再次恢復了原來的平靜。

  「阿賊?」希絲莉亞沒有料到會有人來到她身邊,卻很慶幸能從那恐怖的思緒中的到解脫。當她轉頭看到瑟洛斯時,眼裡露出了一絲安寧。

  瑟洛斯緩緩的來到希絲莉亞身旁,和她一起凝視著那黑暗的海平線。希絲莉亞在喚了他的名字之後就沒有再出聲了,而他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只能靜靜的看著前方。

  「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說………」希絲莉亞突然深呼吸,轉向瑟洛斯。

  一切的一切都太過於詭異,她知道她必須將她的夢境告訴什麼人,而瑟洛斯則是她想到的第一個人。

  瑟洛斯也同時轉過頭,看到的是希絲莉亞那故作鎮定的雙眼。儘管她裝的很鎮定,但那略微飄移的視線卻告訴了瑟洛斯,她在害怕著著麼。

  「我在聽。」瑟洛斯用很溫柔的語氣回應著希絲莉亞那似乎再尋求庇護的眼神。

  希絲莉亞閉上了雙眼,不語。

  瑟洛斯看著一動也不動的希絲莉亞,不知道她想說些什麼。


  「我………聽的懂惡魔的語言………」希絲莉亞緩緩的開口,聲音不斷的顫抖著。

  「什………什麼?」瑟洛斯清楚的感受到了希絲莉亞的恐懼,但這樣突然的一句話卻讓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什麼意思………你聽的懂惡魔的語言?」

  「就在一夜之間,我發現我可以理解惡魔的語言,」希絲莉亞再次開口,「不是聯盟的語言,不是部落的語言,是惡魔的語言………」

  一夜之間?惡魔的語言?

  瑟洛斯張著嘴,想說什麼,卻不知道要說什麼。怎麼會一夜之間學會了一種截然不同的語言?

  突然他想到了在棘齒城的時候希絲莉亞所做出的奇怪舉動。當時他聽到希絲莉亞微弱的叫喊聲所以去察看,卻看到她伸著右手想抓住什麼,口中喃喃唸著奇怪的語言。

  難道那就是惡魔的語言?

  「我沒學過惡魔的語言,何以我聽的懂?」希絲莉亞像是在問瑟洛斯一般,但視線卻定在那茫茫大海中,「那種感覺,彷彿我好久以前就會了這語言,有如我會聯盟的語言一樣,我可以完全理解惡魔的語言………」

  希絲莉亞的口氣聽起來非常的不知所措,她想馬上把所有的事情告訴瑟洛斯,但卻因為太多而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也正因為如此,兩人又陷入了一段沉默。

  「希絲莉亞,其實我一直想問你………」瑟洛斯吞了口口水,開口打破沉默,「那天在棘齒城,你………到底做了什麼夢?」

  希絲莉亞沒有馬上回答,她睜著雙眼看著瑟洛斯。

  「有人在呼喚我………」希絲莉亞輕輕的說著,「用惡魔的語言………」

  「塞諾索………」聽到『呼喚』,瑟洛斯緊握住了拳頭。

  「不是………」希絲莉亞快且確定的回應著。

  瑟洛斯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反應,難道除了塞諾索,還有誰在呼喚希絲莉亞?

  「希絲莉亞,他說………」希絲莉亞從記憶裡搜尋著那惡魔語言的呼喚,「無論你到哪裡我都會找到你………」

  「把屬於我的還給我………」


  沉默再一次壟罩住海邊的兩人。他們看著對方,同時都想說什麼,卻也什麼都說不出來。瑟洛斯看著滿臉困擾的希絲莉亞,想幫些什麼忙,但自己卻也陷在迷霧中。

  希絲莉亞拿了誰的什麼東西嗎?一個全身穿著單薄衣服,從墓地被招換回來的女人,會取走些什麼東西?難道這也跟那段被遺忘的記憶有關係?或許,這也是解開那段記憶封印的重點之一?


  「希絲莉亞你………」瑟洛斯想把心中的疑惑問出口,卻不希望希絲莉亞認為他在懷疑她些什麼。

  「我沒有拿過誰的任何東西,」希絲莉亞像是看穿瑟洛斯的疑惑般的慰自己辯解著,「至少在我現有的記憶中並沒有………」

  「所以還是必須想辦法回復你失去的記憶………」繞了一圈,還是回到了同一個問題上,瑟洛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找回記憶………真的是好事嗎?」明明知道大家都為了想幫自己恢復記憶,但希絲莉亞卻一直有著一種很不好的預感,「我總覺得這一段記憶會被封印是有原因的………」

  「如果尋回這段遺失的記憶將會帶來什麼大劫難,那我寧可永遠這樣子………」希絲莉亞邊說邊朝著大海緩緩踏出腳步。

  「難道這樣永遠被什麼未知的力量糾纏著追逐著,就會多好?」瑟洛斯追上希絲莉亞的腳步,從後方抓起了她的右手,「無論發生什麼事,不管這段記憶將會帶來什麼,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阿賊………」希絲莉亞轉過身,看著身後的不死族盜賊。儘管他看起來多像一具冰冷的骷顱,但希絲莉亞卻能感受的從他語氣中傳來的溫暖。

  「我不會再放手了!」阿賊越說手也握的越緊,像是怕眼前的人兒會跑掉一般。

  希絲莉亞看著瑟洛斯,突然回想到兩人初遇的荊棘谷。她好希望時光可以倒流,雖然不知道能夠做出什麼來改變,但她只希望時間可以停在那段時光。然而,她卻深深的知道,過去的,就再也回不去了。

  「那你要抓緊一點喔………」希絲莉亞輕輕的說著,「如果可以,我也不希望再離開了………」

  聽著回答,瑟洛斯先是愣了一下,接著用力的點了一下頭。希絲莉亞笑了,她的笑聲在這黑暗的海岸邊聽起來很不和諧,但她的笑聲也為瑟洛斯趕走了些許夜晚的寒冷。瑟洛斯鬆開了緊握住希絲莉亞的手,尷尬的抓了抓右臉頰。為了不讓氣氛太過沉重,他抓了抓腦袋,努力思考接下來該把話題轉到哪裡。


  「話說………」瑟洛斯看了看四周,「你那隻惡魔守衛沒有跟來呀?」

  這麼說只是為了找話題,因為在他來到海邊之前,早就看到獨自靠在樹旁休息的托姆納恩。

  「沒有呀!」希絲莉亞回應著,「他難得可以這樣好好的休息一下,再說他傷的很重,就讓他好好休養吧!」

  「那你呢?不休息?」瑟洛斯看著眼前的希絲莉亞,要不是親眼見到,他絕對不會相信不久前她曾經從山崖上墜落。

  「我不用休息呀!」希絲莉亞說著伸出雙臂轉了一個圈,「很神奇吧!」


  一點也不神奇,這點瑟洛斯和希絲莉亞都很明白。現在她像是個殭屍般,不用吃不用喝不用休息,那副軀體之所以還能撐下去,全都是靠她本身的意志力來維持的。雖然軀體能維持下去,但畢竟死人是沒有復原力的,就在她轉圈的同時,瑟洛斯也看到了她身後那道又深又長的傷痕。

  瑟洛斯忍著心中的痛,撇開頭,不想去看。

  發覺瑟洛斯的反應之後,希絲莉亞才突然想到自己背後的傷口。停下轉圈的動作,她開了口。

  「這是墜崖的時候撞到的,」希絲莉亞用著無所謂的口氣說著,希望能讓瑟洛斯知道自己並不在乎,也沒有什麼大礙,「就難看了一點,但真的沒關係的!」

  瑟洛斯抬頭看了看希絲莉亞,接著解下了自己身後那些許破爛的披風,然後走到希絲莉亞身旁,將披風披在她身上。

  「雖然你說不痛,但你知道嗎?看在眼裡,我的心很痛………」瑟洛斯低頭看著沙灘說著。雖然真的是如此感受,但他沒有想過自己會說出這種話。

  希絲莉亞摸了摸披風,雖然破爛,但心裡卻感到很溫暖。

  「謝謝你!阿賊!」希絲莉亞突然給了瑟洛斯一個大大的擁抱,讓瑟洛斯稍為重心不穩的朝後退了好幾步。


  能讓他這麼落魄的,恐怕也只有希絲莉亞了。


  「我沒記錯的話,術士應該可以幫他們的惡魔治療吧?」瑟洛斯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又突然問出了一句沒什麼太大關聯的話。

  「咦?」希絲莉亞放開了雙手,認真的思考著,「對呀!是有這麼一招………」

  不管是哪一系的術士,他們都有一個招式叫做『生命通道』,也就是可以用自己體力來治療自己招喚出來的惡魔的招式。對於依靠惡魔來牽制住敵人的術士來說,這一招可以讓他們的惡魔作戰更長一段時間。

  「既然你沒事了,沒有幫你那隻惡魔治療?」面對希絲莉亞的放手,瑟洛斯開始有點後悔自己開始了新的話題。

  「有啊!」希絲莉亞說著轉過了身,面向大海。

  「那他怎麼還傷的這麼重?」瑟洛斯回想著靠在樹邊休息的托姆納恩,他看起來的確是還傷的蠻重的。

  「可能是我的能力太差了吧!」希絲莉亞沒有轉向瑟洛斯,只是繼續面向大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是自己想太多了嗎?瑟洛斯似乎覺得希絲莉亞的反應有點奇怪,卻說不出哪裡奇怪。

  「天快亮了!阿賊也該去休息了吧!」希絲莉亞突然轉向瑟洛斯,「你跟我不一樣喔!你也會累吧!」

  「還好啊………」說真的,瑟洛斯現在毫無睡意,此刻的他比較在意為什麼希絲莉亞的轉變這麼大。

  「別逞強了!快去睡吧!」希絲莉亞說著便朝著木屋的方向走去,「走吧!走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希絲莉亞沒有查看瑟洛斯是否跟上,自顧的朝著木屋走去。面對這樣的反應,瑟洛斯可以確定希絲莉亞有些反常,而這是從提到術士可以治療他們的惡魔開始的。
  
  難道希絲莉亞隱藏了什麼事情沒有說出來?瑟洛斯這樣問著自己,但現在他什麼都不能做,只能跟上希絲莉亞的腳步,朝著木屋走去。

創作者介紹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