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五 〉

  黑暗通道的另外一端還是黑暗,瑟洛斯等人可以聽到在他們身後,哈爾的團隊和薩雷斯塔恩的復仇軍團展開戰鬥的聲響。武器的碰撞,勇者的吶喊,直到最後一刻他們也不會放棄。

  拉朵在手中燃起了火球,方便照明道路,而在火球的光芒下,幾人也順利的朝前方前進了好一陣子,直到他們來到了一處斷崖。

  「希絲莉亞,你確定是這裡?」凱文皺了皺眉頭,朝斷崖看下去。下面一片黑暗,到底有多深沒有人知道。

  「就是這裡。」希絲莉亞確定的說著。和希絲莉亞相處過的時光裡,凱文從沒聽過她用如此堅定的語氣說話。

  「但沒有路了………」歌莉雅四周看了看。除了來時路,的確沒有其他道路了。

  「跳下去,」希絲莉亞轉頭看了其他人一眼,「就在這下面了。」

  「跳………跳下去!?」亞法爾用力的吞了口口水,接著瞄了斷崖一眼,「你………你確定?」

  「不然我先跳!」希絲莉亞說完就準備要跳下斷崖,但卻被瑟洛斯拉住。

  「等………等等!」瑟洛斯似乎也帶有不確定。

  「你們到底相不相信我?」希絲莉亞的口氣中帶了點焦急。她不曉得其他人到底是不知道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還是真的這麼不信任她?

  薩雷斯塔恩很明顯的要把力量注入塞諾索的軀體內好讓自己可以吸收更多的力量,要是真的讓他這麼做的話,那他們要面對的就不只是能力不足的薩雷斯塔恩了。與自身同化之後,薩雷斯塔恩將會利用賽諾索那充滿黑暗能量的軀體,來做為自己復活的媒介。希絲莉亞知道這麼多世紀以來,薩雷斯塔恩已經恢復了過半的力量,雖然有寄放力量於自己的身上,但他到底保留了多少,就不得而知。如果他們要面對的是那團無法自由移動的紅光,或許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擊敗他,但要是薩雷斯塔恩聚集到夠多的力量,那他將可以令自己實體化。一但實體化了,那這場戰鬥將會變的困難許多。

  希絲莉亞看著瑟洛斯的雙眼,用眼神告訴他,真的沒有時間了。

  瑟洛斯點了點頭,然後鬆開了手。

  「相信我,雖然這個高度不低,但不會摔死人的………」希絲莉亞說著轉身跳下了斷崖,「頂多痛了點………」

  隨著希絲莉亞,瑟洛斯也二話不說的跳了下去。凱文則是看了歌莉雅一眼後,朝她伸出右手,等歌莉雅抓住他的時候,兩人也一起跳了下去。

  亞法爾站在斷崖旁,始終是不敢跳下去。他轉頭看了看梅莉以及仍然點著火球的拉朵,皺著眉頭苦笑著。梅莉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然後施展的法師的漂浮術,緩緩的跳下了斷崖。拉朵則是看了他一眼,表示如果他再不跳,她將會帶著這唯一的光源跳下去。

  無奈,亞法爾咬著牙,豁出去般的縱身跳下了斷崖。

  為了避免往後的戰鬥需要,他不敢胡亂使用保護祝福。

  聽到斷崖下傳來亞法爾鎧甲敲撞岩石以及哀號的聲音後,拉朵面帶微笑的熄滅了手中的火球,輕輕的也跳下了斷崖。

  看來在七人之中,就屬亞法爾的落地技術比較差。


      ※     ※     ※     ※     ※


  「時間不多了………」侵占了塞諾索身軀的薩雷斯塔恩站在那屬於自己本尊的紅光前,喃喃的唸著。

  這是一個山洞深處的寬廣空間,四周有著無數的石柱圍繞,雖然並非人為造成的,但看起來卻好像被刻意擺放。整個空間看似一座古老的神殿,和山洞其他地方比起,這裡大上了好幾倍。

  在空間最後方有著一塊突起的岩石平台,而薩雷斯塔恩化身的紅光則是坐在正中央。圍繞著紅光的是無數鮮紅色的水晶,每一個散發著光芒,時而微弱,時而明亮。更多的水晶則是半埋在平台下方的岩石中,看來是因為平台上太過擁擠的緣故。

  塞諾索的軀體在薩雷斯塔恩的控制下,緩緩的朝紅光走近。他伸出雙手,彷彿是準備好要投向紅光的懷抱。

  就在塞諾索的軀體即將消失在紅光之中,一道暗影箭快速的射向他,隨著的則是一發強大的火球。被闇影箭和火球擊中的塞諾索瞬間燃燒起來,阻礙了與紅光同化的過程。

  薩雷斯塔恩為了開始同化,早已將塞諾索軀體中,自身的意識給抽離,在身軀被擊中之後,塞諾索像是斷了線的傀儡娃娃,無力的朝平台下墜落。

  「什麼!?」薩雷斯塔恩沒有料到瑟洛斯等人這麼快就會趕到此。

  「今天就是你的末日了!」瑟洛斯握緊匕首,瞪著眼前的紅光。

  雖然見到這空間以及那巨大的紅光後,眾人全部驚訝的倒抽了一口涼氣,但誰也不願表現出那吃驚的表情。

  「你們這群傢伙還真是難纏………」薩雷斯塔恩的聲音回盪在廣大的空間,造成了數波回音,「不過………我早已準備好驚喜等著你們………」

  驚喜?什麼驚喜?難道還有什麼會出現來攻擊嗎?

  聽到薩雷斯塔恩的這番話,每個人都警覺的注意著四周。看來在對付薩雷斯塔恩之前,他們還有什麼需要料理好。

  從薩雷斯塔恩所在的平台旁,幾個如同他的復仇軍團般的勇者幽靈走了出來,數一數,人數並不多,和起先遇上的軍團差別甚多。就在瑟洛斯等人鬆了一口氣後,卻突然無法動彈的注視著前方的敵人。

  出現的勇者幽靈僅有五人,不管怎麼看都像是被薩雷斯塔恩刻意留下的,然而到底是為什麼呢?直到幾人看清了敵人的身份後,才恍然大悟,卻無法不壓抑心中的憤怒與悲傷。

  「羅提恩………」看到五人之首的勇者靈魂後,瑟洛斯脫口而出。

  眼前這拿著巨劍的身影他無法忘記,也永遠不會忘記。這是他一直以來所尊敬的勇者,見到他時,瑟洛斯彷彿可以回想到那年他們全軍覆沒的畫面。

  「父親………」希絲莉亞的震驚程度絕對超過瑟洛斯。她有多久沒見過自己的父親了?自多年前黑暗之門一役後,她就再也沒見過自己的父母,現在重遇了,卻是這樣的情況。

  羅提恩雙眼無神,有如其他復仇軍團的成員一般,身體呈半透明,雙眼也散發紅色的光芒。看到這樣的父親,希絲莉亞的心好痛,好痛。

  「不會是這樣的………」接著開口的是凱文。就連身經百戰的他在遇到這種情況下,也無法不感到不知所措。

  排除羅提恩,其他四名勇士也是瑟洛斯熟悉的人。他們正是他在黑暗之門一役中,失去的小隊成員。當中包括了凱文的父親─希德曼,歌莉雅的兄長─戈利亞德,梅莉的乾哥哥─卡羅,以及哈爾的孫子─薩多。只是現在哈爾並不在此,所以他並不用感受到其他人所感受的傷痛。

  「你這傢伙………太可惡了………」希絲莉亞悲痛的喊著。

  薩雷斯塔恩能夠知道詛咒之地所發生的事,相對的他也知道這些勇者與瑟洛斯等人的關係。他似乎是知道這一天的到來,才會刻意將這他們五人留到最後。如此一來瑟洛斯等人將會亂了陣腳,而他的確做到了。

  「戈利亞德哥哥!是我呀!」歌莉雅無法舉起弓箭對著自己親愛的兄長,「是我!歌莉雅呀!」

  「卡羅哥哥?你不認得梅莉了嗎?」要不是拉朵拉住梅莉,梅莉早已經衝上前,撲向哥哥的懷抱。

  見到這樣的畫面,亞法爾的情緒特別的複雜。他從小沒有親人,也不知道擁有兄弟姐妹的感覺。他是個孤兒,被血精靈聖騎士─凱斯羅爾,所撿到的孤兒。儘管他一直將凱斯羅爾當作自己的父親,但有的時候難免還是會懷疑,到底自己的父母親到哪裡去了?但那種傷痛和現在看著自己的親人就在面前,卻認不得自己的痛,又大不相同。

  「薩雷斯塔恩!你這惡魔!你這混帳!」瑟洛斯的內心突然激動萬分,他已經憤怒到無法理智的做出決定,就在羅提恩等人的幽靈做出攻擊的同時,他舉起匕首,朝著薩雷斯塔恩的紅光衝了過去。

  「阿賊!不要過去!」希絲莉亞大聲的制止瑟洛斯,卻被羅提恩的衝鋒給撞倒。看著舉劍要攻擊她的父親,以及狂暴的瑟洛斯,她突然不知該如何反應。

  瑟洛斯早被憤怒沖昏了頭,也因此完全沒有注意到被攻擊的希絲莉亞,正確來說,他現在什麼都注意不了。

  「希絲莉亞!」凱文飛快的攔截住羅提恩的攻擊,將他撞離希絲莉亞之後,反手就是一劍。然而羅提恩並不是好打發的對手,他輕鬆的揮劍就化解了凱文的攻擊。

  凱文將希絲莉亞朝一旁推去,舉起劍接下了羅提恩的攻擊。雖然不想這麼作,但如果他不攻擊,那只有被挨打的份。

  從小到大他都崇拜著羅提恩,也不斷的告訴自己要成為和羅提恩一樣強的戰士,如果可以,他真的不希望是這種情況下見到自己所崇拜的戰士。然而這樣交手過後,凱文深深的了解到,如果他想成為和羅提恩一樣強的戰士,那他還有待加強。

  歌莉雅想幫助凱文,卻無法不分心去注意戈利亞德。戈利亞德是名牧師,同樣的在這場戰鬥中,他負責的也是替隊友補血。也因為有他的治療,讓其他人毫無後顧之憂的猛烈攻擊。

  由於分了心,歌莉雅絲豪沒有察覺同樣身為戰士的地精卡羅正舉著劍朝她衝來,直到一記祕法飛彈緩慢了卡羅的攻擊,她才趕緊跳開。

  攻擊卡羅的正是梅莉,她沒想過自己會攻擊那個處處保護著她的哥哥,但現在的情況下,又有什麼其他辦法呢?

  卡羅的攻擊並沒有在梅莉的攻擊下而停止,他迅速的重新握好劍,朝著歌莉雅繼續衝去。歌莉雅來不及抵抗,而凱文則是與羅提恩奮鬥著也無法阻止,眼看對方就要砍中她了,一把長柄武器從旁介入,止住了卡羅的攻擊。

  「唔………」亞法爾不擅長近距離作戰,但遇到情急的時候他也是會介入。既然身為戰士的凱文以及主輸出的瑟洛斯都沒空,現在唯一能接下卡羅攻擊的就剩下他一個。身為一個男人,他也不容許自己讓隊上的女性受到傷害,這個,是他自己的守則之一。

  儘管被亞法爾所救,但歌莉雅卻無法停止攻擊。她的敵人轉為卡羅身後的矮人獵人─薩多。雖然同樣沒有寵物的支援,但薩多好說也是戰場經驗豐富的勇士,他的箭每發都很準確,讓歌莉雅招架的也有點辛苦。

  敵方最後一個發出攻擊的則是希德曼,身為一個專精冰霜法術的他,對上的自然就是同樣身為法師的拉朵。拉朵不像沒有其他人有那道阻礙反擊的情感,也因此讓她能夠一如往常的冷靜作戰。


  每個人都在作戰,當中也包括了瑟洛斯,他緊握著匕首朝著薩雷斯塔恩衝去,整個腦海都是斬殺他,替逝去戰友復仇的念頭。

  然而現在的他看不到,也沒有任何一個人看到,那紅光中的薩雷斯塔恩正在微笑。


  「瑟洛斯!不要衝動!」一名女性的聲音在瑟洛斯耳邊響起,但似乎太遲了。

  瑟洛斯的匕首刺向薩雷斯塔恩的同時,薩雷斯塔恩的紅光消失了。接著在瑟洛斯的耳邊傳來了當年全軍覆沒時,勇者們的嘶吼,以及刀劍和鮮血飛灑的聲音。他猛然回頭看去,看到的不是凱文等人的身影,而是被惡魔守衛斬殺的隊友。

  他憤怒,憤怒到心好痛,好像有把無名火在體內燃燒,燒到他內心痛的無法忍受。

  死吧!全部都死吧!只要這些惡魔都死光,那一切都會結束了!

  一切都會結束了………

  對,只要全部都死光,就會結束了………

  「瑟洛斯………」女性的聲音再次響起,但瑟洛斯已經聽不到了。


  「希絲莉亞!你退後!」凱文大聲的喊著。希絲莉亞快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看了戰鬥中的羅提恩一眼後,快速的退到了眾人之後。

  她現在所要做的不是攻擊這些人,而是想辦法毀了平台上的水晶,只是這麼做的話,她將再也看不到自己的父親了。

  就在希絲莉亞猶豫的瞬間,她看到了什麼飛快的朝凱文衝去,並在凱文來不及反應前,舉起手中的武器朝他背後狠狠的刺了下去。

  那是瑟洛斯。

  「唔!」凱文忍住痛,卻因為分了心而被羅提恩撞到一旁,雖然他快速的爬起瑟洛斯卻用著更快的速度來到他面前,朝他胸前就是一刀。

  「阿賊!!」希絲莉亞發出尖銳的叫聲。

  不止希絲莉亞,就連凱文都不知道為什麼瑟洛斯會攻擊他。那一記攻擊非常的用力,就算身為戰士的他也難以抵抗。

  瑟洛斯站在原處,冷冷的看著凱文跌落地面,胸口冒出大量的鮮血。

  「凱文!」歌莉雅也顧不了其他的人,飛快的衝到凱文身旁,快速的幫他繃帶止血。現在亞法爾正努力的抵抗卡羅的攻擊,他無法抽身去替凱文治療。

  「怎麼會這樣………」希絲莉亞雙手摀著口,不敢相信所發生的事情。

  瑟洛斯怎麼了?為什麼他會突然攻擊凱文?

  看著瑟洛斯,希絲莉亞赫然發現,他的雙眼現在散發著鮮紅色的光芒,和羅提恩幾人一模一樣。接著她聽到了薩雷斯塔恩的笑聲。


  「哈哈哈哈!」薩雷斯塔恩笑著,「終於,他還是抵抗不了自己心中的仇恨………」

  希絲莉亞絕望的抬頭望向那團紅光。

  他對瑟洛斯做了什麼?

  「整個團隊中就屬他的仇恨最深,但我卻無法獲取他的力量………」薩雷斯塔恩所說的很明顯就是瑟洛斯,「我以為戰死後,他將會和其他人一樣成為我的軍團之一………」

  「但他卻復活了……」薩雷斯塔恩的聲音轉為憤怒,那是一種想得到什麼卻得不到的憤怒,「明明是我的東西竟然這樣溜走了!就跟那名牧師一樣!」

  牧師?希絲莉亞愣著,薩雷斯塔恩口中的牧師,是指他們一直沒見到的母親─艾舒嗎?

  「你們這群弱小的生命,明明知道沒有勝算,卻還是要堅持!真是無知啊!」薩雷斯塔恩嘶吼著,「不過最後他還是被自己的仇恨給吞沒,現在的他已經聽不到你們的聲音了!現在的他,已經是我的了!」

  「他不是你的東西!」希絲莉亞大聲的喊著,「永遠都不是!」

  「那就試試看啊?」薩雷斯塔恩的口氣充滿了自信。

  沒有動作的瑟洛斯再次舉起匕首,朝著重傷的凱文以及忙著幫他止血的歌莉雅走去。歌莉雅一邊忙著替凱文綁繃帶,一邊露出了無助的眼神。凱文想舉劍抵抗,但每當他一出力,胸口的傷口又再次湧出大量鮮血。

  希絲莉亞看著面無表情的瑟洛斯,腦海中浮起兩人曾經在一起的片段,不管是悲傷,還是單純,痛苦,還是歡樂,無論如何她都不肯相信瑟洛斯就這樣被仇恨帶走。

  如果他可以喚回自己的意識,那自己同樣也可以喚回他的意識。

  就在瑟洛斯舉起匕首朝著歌莉雅揮去的同時,希絲莉亞用盡所有力氣的朝他衝了過去。


  「阿賊!住手啊!」


  匕首刺進了眼前的身軀,但那並不是歌莉雅。就在歌莉雅及凱文的面前,瑟洛斯的匕首穿過了希絲莉亞那瘦弱的身軀。

  瑟洛斯的動作凍結住,沒有抽出匕首,也沒有做出別的攻擊。

  「阿賊………」希絲莉亞輕輕的把手放到瑟洛斯那豪無表情的臉上,「不要忘記………」


  時間靜止了。


  瑟洛斯眼中的紅色光芒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泛著淚光的雙眼。

  「希絲莉亞………我…………」瑟洛斯放開緊握匕首的手,扶住希絲莉亞滑落的身軀,「對不起………我…………」

  他沒想到自己會被仇恨給吞沒,沒想到自己會攻擊凱文,更沒想到會傷害希絲莉亞。

  「我沒事………」希絲莉亞把瑟洛斯的匕首從腹部抽出,接著虛弱的笑著,「我已經死了,不會再死了………」

  「最重要是………你回來了………」希絲莉亞將頭靠在瑟洛斯的胸前,喘著氣,輕輕的說著。

  「我回來了………」瑟洛斯的眉頭痛苦的糾結在一起,「我回來了………」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