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氣非常的好,空中沒有任何一片雲,走在荊棘谷的叢林中,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儘管如此,昨天那場野戰還在我的腦海裡,也因此我刻意避開了那一段小路,冒著被野獸攻擊的可能走在有些難行的樹叢中。

雖然凱文答應了要陪我一起去還任務,以免我遇到危險,但在要出發的前一刻他收到了口信,希望他能夠前往阿拉西盆地作戰。看著他面有難色我也知道他在猶豫,因為已經答應了我,但又不想拒絕幫忙戰鬥。

「去吧!」我推了推他的肩膀,「去為了大家而戰,我一個人可以的。」

他有點過意不去的看著我,但在我的堅持之下,他也點頭答應了,也正因為如此,我跟庫納爾現在才會躲在樹叢中,慢慢的朝北方前進。凱文提醒過我,這一帶的野獸都特別兇猛,不是我和庫納爾可以隨便挑戰的,所以能避開就避開。

好不容易我們繞過了那塊昨天野戰的區域,回到了小路上,這下子終於可以舒服的慢慢走了!只是我又開始在擔心,上次差點被部落的獵人射死,這次又會遇到什麼危險?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注意著周圍的任何風吹草動,只要稍微有什麼異動就止住腳步好好的感應一番。這樣非常的累人,但為了安全,還是小心一點為妙。

一路上走著都很順利很安全,直到來到了一座橋前,我不得不停下來。

是誰跟我說走在小路上不會遇到野獸的?如過是真的話,那我前面那隻黑色毛茸茸,晃來晃去的傢伙是什麼?就在小路與橋的交界處,一隻黑色大猩猩在那裡閒晃著。看牠走來走去還真悠閒,但我可不敢輕易的去挑戰牠,沒辦法,牠看起來比庫納爾還壯。

庫納爾也看到了那隻黑猩猩,只是他似乎沒有我的憂慮,看他在那邊左晃右搖的,似乎想衝上去與那隻猩猩一決高下。

「你想我死喔!」我很想敲庫納爾的腦袋,只是我怕他生氣反而自己遭殃。

「……………」庫納爾說了些我完全聽不懂的話,我想他是說:安啦!我可以搞定的啦!

「好吧!既然你堅持你可以,就讓你試試看吧!」我這麼答應庫納爾。要是只有一隻猩猩的話,我們應該是可以搞定的。

只見庫納爾興奮的舉起雙手朝著那隻猩猩衝了過去,而猩猩在察覺庫納爾之後也馬上轉身發出攻擊。我站在離他們有些距離的岩石上,卻保持著法術可以攻擊到敵人的距離。我一邊唸著一邊將詛咒施放在黑猩猩身上,而牠也馬上察覺到我的存在。可能發現以牠一個的力量是無法打贏我們,牠朝著路旁的叢林跑去。

庫納爾見狀追了上去,然而我感到不妙,想叫回庫納爾卻來不及。看著庫納爾消失在樹叢中,我的不安感馬上提升。我想追過去,卻害怕會遇到一大群的猩猩。雖然猩猩看起來不會比迅猛龍凶猛,但一大群猩猩朝你奔來,也是非常恐怖的畫面。

突然我察覺到周圍有異樣,那是一個陌生卻熟悉的感覺。冷冷的,就像在黑夜行走一般,看不見也摸不到,但就在你的附近。我想多做些感應,只是在這個時候,庫納爾從樹叢衝了出來,飛快的朝我的方向前進,在他身後,追出了一大群的黑猩猩………


「死胖胖!我就說你要我死啊!」我嚇的花容失色,也不管庫納爾朝我衝來,轉身拔腿就跑。我就知道有一天我一定會被這隻笨惡魔給整死。

猩猩跑的快嗎?在被他們追過之後,我可以確定,猩猩,跑的很快。眼看就要被追上了,我趕緊再次使出了術士的恐懼嚎叫,就像之前的迅猛龍一樣,這幾隻黑猩猩果然也全部中招,朝著反方向跑開,但我知道我必須繼續跑,不然被追到就死定了。

跑了好一段路,直到我確定身後沒有猩猩了我才停止腳步。一邊大口喘著氣,一邊瞪著庫納爾。而庫納爾也感受到了我的怒氣,於是默默不出聲的在我旁邊搖來擺去。

「下次讓你自己去餵猩猩啦!」我踹了庫納爾一腳,不過它看起來沒有很痛,倒是我的腳痛的不得了。

庫納爾依舊沒有出聲,於是我發現,他不說話,不是因為感受到了我的怒氣,我踹他一腳也沒出聲,更不是因為內疚害我們被追趕。

「我們………又闖到人家家了對不對………」我不敢回頭,但就算不回頭,那陣陣的呼吸聲也夠讓我知道我現在在哪裡了。

荊棘谷是個危險的地方,這是不止一個人對我說過的話,而我也非常的認同。

「吼!」猩猩的吼叫聲讓我不得不轉身,卻在轉身的時候腳軟跌了下去。猩猩群在我們的前方,我落魄的趕緊爬起來,卻一下子不知道該往哪裡跑。


突然一隻冰冷的手從後方抓住我的手腕,將我拉向沒有猩猩的方向。我被突然的動作以及那冰冷的觸感嚇了一跳,用力的把手抽了回來,接著退了一大步。

是他,那隻不死盜賊。

見到我嚇到把手抽回,他愣了一下趕緊將手收回,看著我。再一次,我和他站在原地對看著,只是這次的距離比上一次的還要接近許多。他見到我沒有移動,轉頭看了看朝我們衝來的猩猩,然後再看了我,最後用力的指向了遠方,也不管我有沒有反應,指完方向之後,一個轉身就朝那一群猩猩衝了過去。

我看著他朝著第一隻猩猩揮出一刀,也因此激怒了其他的猩猩,最後,所有的猩猩都追著他,沒有任何一隻理會我和庫納爾。就這樣,他和猩猩群消失在遠方的樹叢。

我微微張著口,不知道該說什麼,甚至不知道該做什麼。他指的方向,是北邊,那是獵人營地的方向。他是在指引我正確的方向,好讓我不會迷失在這叢林裡嗎?而他朝著猩猩群衝過去,是為了引開他們,讓我可以全身而退嗎?

為什麼他要拿自己當誘餌去引開那些明明不會攻擊他的猩猩?為什麼一個部落的不死族,要這樣幫助一個聯盟的人類?

好多個為什麼在我的腦海中浮現,讓我完全摸不著頭緒。他救了我不止一次,而我該就這樣逃開嗎?就這樣讓他一個被猩猩追殺,而自己悠哉的去還任務拿報酬嗎?

我回想到前一天的野戰,不同的屍體,同樣的鮮血。其實,部落和聯盟不是都一樣?

「胖胖!我們走!」我下定決心了,逃跑躲藏是我一向的作風,但這不是我要的處事方式,我要面對。我抽出腰間的魔杖,朝著前方的樹叢跑去。

雖然他是部落,但我不能讓他一個人戰鬥,再說他這麼做,是為了救我。要是他有什麼三長兩短,我會非常的過意不去,就算我們雙方是屬於敵對的部落與聯盟。



我一路跟著黑猩猩的屍體與血跡走,周圍是這麼的安靜,沒有怒吼沒有打鬥聲,讓我越走越擔心,最後,我和庫納爾來到了海邊。

鹹鹹的海風吹了過來,把剛才樹叢中的潮濕味帶走,在我面前,我看到了那隻不死盜賊,而他也看到了我。

太陽漸漸西沉,紅色的光芒毫不保留的照在沒有樹木遮陰的他身上,讓他那死氣沉沉的皮膚看起來似乎有了些生氣。看著他,我完全沒有第一次見到他的恐懼感。

他全身是血,手中拿著一把染紅了的小刀。

那是猩猩的血還是他的血?他受傷了嗎?


看到我之後,他停下了手邊的動作,轉身跑到海邊,把身上與小刀上的血跡清洗掉,然後轉身繼續望著我。

他是怕身上的血跡嚇到我?我看了看他,再看了看地上一動也不動的黑猩猩屍體。我擔心他的安危,拿著魔杖跑過來看,而這傢伙竟然………在剝皮!

我突然笑了出來,想到他剝皮剝一半還特地跑去把血跡清洗乾淨,我覺得很好笑。他現在的動作很好玩,跟我想像中的不死族完全不一樣,也跟他砍殺迅猛龍的時候極為不同。見到我笑了,他把手中剝皮的小刀給收了起來。


「希絲莉亞‧馬斯泰爾!」我指了指自己喊著,接著指向他。他疑惑似的歪了歪頭。

「希絲莉亞!」我再次指著自己,表示這是我的名字,接著指向他,表示我要詢問他的名字。

這傢伙是不懂還是啞巴啊?

「Kar'mal Kramn Dom'eh。」就在我決定他是個啞巴的時候,他突然說了一些話。他的聲音很低很沙啞,不知道是不是跟他是不死族有沒有關係。其實他全身都是骨頭,能說話我已經非常驚訝了。

只是他說的話跟庫納爾說的話一樣,我完全聽不懂。

「什麼?」這次換我歪著頭。

「Kar'mal Kramn Dom'eh。」他再次說了剛才說的話,可是我還是聽不懂。這是他的名字嗎?我試著唸出來,但是嘴巴張開了才發現,我根本發不出那些音。

在嘗試了幾次之後,我決定用我自己的方式。

「希絲莉亞!」我指了指自己大聲說著,接著指了指他,「阿賊!」

這次他的反應不同了,他整個愣在那裡,非常疑惑的看著我,接著猛然用力的搖頭,然後再次說出我念不出來的語言,「Kar'mal Kramn Dom'eh!」

我也學他用力的搖頭,接著重複同樣的動作,指著他,大喊:「阿賊!」

完全不管他說什麼,我堅持著要叫他『阿賊』。在幾分鐘的對喊之後,他也終於放棄,抖了抖肩,一臉無奈的看著我。

「我贏了!」我擺出一臉勝利的模樣,高興的叫著。我想這是我第一次贏過一個部落吧!


日落的海灘有種平靜的美,紅色的光芒覆蓋了身為聯盟的我與身為部落的他,雖然中間隔著遙遠的距離,但站在同一片夕陽之下那距離也似乎沒有那麼遠了。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