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 〉

  不再亮麗有光澤的金色長髮,蒼白毫無血色的肌膚,空洞無神的雙眼,希絲莉亞緩緩的從黑暗的通道走了出來,右手中還殘留著施放暗影箭時所產生的暗影能量。

  「你總算還有點用處………」塞諾索擦拭著額前的冷汗,對著面無表情的希絲莉亞說著。

  希絲莉亞並沒有回答,只是雙眼無神的望著前方。


  「不………可能………」瑟洛斯無力的跪在地上,再次吐了一口鮮血。

  這是希絲莉亞嗎?這真的是他的希絲莉亞嗎?是誰把她變成這副模樣?是塞諾索嗎?還是另有其人?

  「希絲莉亞!」凱文不能停止手中揮砍殭屍的動作,但還是無法克制的喊著希絲莉亞的名字。

  現在的希絲莉亞像個人偶般,任何人說話她都沒反應,只是站在原地。

  「好過份………」歌莉雅咬著下嘴唇,「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哼!這些你們不需要知道!」塞諾索似乎是害怕還會有什麼突發的攻擊,整個人退了好幾步,「本來想好好跟你們玩玩!不過看樣子是不用了!」

  「希絲莉亞!那傢伙就交給你了!」塞諾索指著遠處跪在地上的瑟洛斯,接著轉向凱文等人,「你們就讓我親手解決掉吧!」

  「混帳!」凱文一腳踹開眼前的殭屍。殭屍他還可以抵擋,但塞諾索的攻擊是遠程的,除非他能靠近,不然根本傷不到他。

  之前塞諾索站的位置太遠,就連擅長遠距離作戰的拉朵等人都無法傷到他,但由於他現在為了做出攻擊而靠近,讓拉朵的法術可以擊中他。她冷靜且快速的施放著火球術,要在塞諾索開始施法前展開攻擊。

  她施放法術的速度比一般法師還快,這一點她非常的引以為傲,她有把握自己可以首先擊中塞諾索。

  她錯了。

  塞諾索冷冷的笑了一聲,舉起右手,一計暗影箭快速的在他手中形成,並且在一秒的時間內朝著拉朵射了過去。拉朵查覺不妙,趕緊朝一旁閃躲,左手臂卻還是被那極速的暗影箭傷到。

  塞諾索的施法時間比拉朵所需的時間更少,但威力卻依舊比拉朵的魔法還大。這讓拉朵忍不住懷疑,一個普通人類能夠做到這種地步嗎?他的力量,真的來自自己身上嗎?

  梅莉和歌莉雅見狀馬上同時朝著靠近的塞諾索發出攻擊。只見塞諾索抓起一隻殭屍檔下了歌莉雅的箭,接著朝梅莉又是一發暗影箭。梅莉逃命的速度很快,所以閃開那記攻擊不是問題,但問題在這樣子他們該怎麼攻擊塞諾索?

  凱文忙著壓制著殭屍,無法砍殺其他人,而亞法爾則是忙著治療,也沒有多餘的空閒。歌莉雅的箭被她眼前的殭屍封鎖住,更別說要攻擊塞諾索。梅莉和拉朵雖然不斷嘗試施法,但塞諾索的施法速度卻遠遠比他們想像的還快,以致他們必須中斷自己的施法來閃躲暗影箭。

  另外一方面,雖然被那暗影箭傷的很重,但面對有如傀儡般的希絲莉亞,瑟洛斯的心更加痛,而最讓他心痛的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猶豫,如果希絲莉亞是他們的敵人,那他只能動手。他奮力的站了起來,穩住腳步,而希絲莉亞則是緩緩的朝他靠近。

  他能夠不要傷害希絲莉亞嗎?


  「凱文!」歌莉雅的尖叫聲回響在山洞內,把瑟洛斯拉回現況。

  塞諾索最後的一發暗影箭並不是朝著梅莉及拉朵射去,而是狠狠的砸在凱文的身上,但阻擋殭屍的凱文知道自己不能停止攻擊,只有硬撐著接下攻擊。

  「可惡!」凱文朝著那看似很接近他的塞諾索揮出一劍,砍中的卻都是殭屍。他的視線開始模糊,也開始無法抓準敵人的距離。

  「該死的!」瑟洛斯知道自己必須站起來,他的夥伴們需要他的幫忙,然而阻擋在他面前的不是一般的敵人啊! 

  「希絲莉亞………」瑟洛斯握緊手中的匕首,「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為什麼………」

  老天對他開了太多的玩笑了,他到底要用多少不同的方式來失去自己愛的人呢?現在他還有什麼其他選擇嗎?


  暗影的力量在希絲莉亞的手中開始凝聚,同一時間,瑟洛斯也咬緊牙舉起匕首,快速的朝她衝去。瑟洛斯知道,如果可以選擇,希絲莉亞絕對不會希望自己成為殺人的工具,而要死,也要死在自己的手中。

  「希絲莉亞!」瑟洛斯一邊悲痛的吼著一邊高舉匕首。

  來到希絲莉亞面前的時候,他在希絲莉亞那雙無神的雙眸中似乎看到什麼閃過。

  他猶豫了。


  暗影箭從希絲莉亞的手中脫出,朝著目標急速的射去,然後毫不留情的貫穿了他的身體。


      ※     ※     ※     ※     ※


  幽暗的石室中,桌上的一只玻璃杯瞬間碎成碎片。

  女人,靠著牆站著,目睹了玻璃杯破碎的整個經過。她閉上雙眼,輕輕的開口。


  「你………終於自由了………」


      ※     ※     ※     ※     ※


  時間彷彿是凍結了一般,沒有人移動,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音。

  鮮血從嘴角流下,雙眼睜的很大,大到眼珠子像是就要掉出一般。

  「怎麼………可能…………」聚集在手中的暗影能量散去,塞諾索無力的跪倒在地上,不敢相信發生了什麼事。在他能夠搞清楚之前,他的眼前一黑,並在失去所有意識後倒在那冰冷的地上。

  隨著塞諾索的倒下,殭屍們停止了動作,一個一個癱瘓在原地,不再攻擊。


  「希絲………莉亞………」瑟洛斯舉著匕首的雙手還懸在半空中,對於剛剛發生的事情,他也無法置信,「你………」

  希絲莉亞上半身半轉,面向倒在地上的塞諾索,手上還殘留著暗影能量。


  瑟洛斯之所以會猶豫是因為那一刻,他在希絲莉亞那無神的目光中看到了閃過的一滴淚光。那滴淚光告訴他,希絲莉亞還有自己的意識,也因此他突然下不了手。就在同一刻,希絲莉亞轉過了身,手中暗影箭的目標瞬間變成了準備攻擊凱文的塞諾索。

  希絲莉亞到底是敵人?還是朋友?

  一切發生的太快,沒有一個人反應的過來,直到希絲莉亞再次面向瑟洛斯,輕輕的伸手,把他那還懸在空中,依舊緊握匕首的雙手拉了下來。

  「對不起………」希絲莉亞看著瑟洛斯身上,她造成的傷口,「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動………」


  打從被塞諾索帶回這裡之後,希絲莉亞的意識再次被侵占,然而對其他人的思念讓她在被控制的時候,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意識仍在堅持。就像深陷在泥沼地一般,不斷的想爬出來卻又一直被泥沼的力量往回拉。她無法決定自己的行為動作,但卻能目睹那被控制的身軀的所有行動。

  看到瑟洛斯被自己的暗影箭所傷,她的心很痛。她寧可當初就這麼死去,如此一來無論是她還是瑟洛斯都不用受到這樣的痛苦。

  見到瑟洛斯站起並舉起匕首朝自己衝來,她的手中卻開始凝聚暗影能量,但她不想再傷害瑟洛斯,也不想傷害在這裡的每一個人。然而,她該如何掙脫這股強大的束縛?

  隨著瑟洛斯的靠近,手中的暗影能量也越來越強大,就在這個時候,她看到了瑟洛斯眼中的痛苦。本該刺進她咽喉的匕首停留在半空中,不再移動,但她手中的暗影箭卻停不了。

  我不要傷害他,我不要!

  最後一刻,希絲莉亞自我的意識突破了束縛,她猛然的轉過身,將手中的暗影箭射向背對她且毫無防備的塞諾索。

  事情發生的太快,就連她自己都沒反應過來。


  緩緩的將匕首插回腰間,瑟洛斯伸手摸了摸眼前人兒的臉頰,確定她真的還存在。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很高興希絲莉亞回來了,但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將瑟洛斯的手移開之後,希絲莉亞微微的笑了笑,接著轉身看了看其他人。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疑問………」希絲莉亞穩住了情緒之後開口,「我會盡我所能的解釋清楚………」
  
  「亞法爾,請你盡快幫大家治療!」希絲莉亞對著仍然張嘴愣在原地的亞法爾說著,「我知道你們對於發生了什麼事情感到很混亂,但我們沒有時間了!」

  「等………等等!什麼沒有時間?」瑟洛斯忍不住問著。

  「先治療好傷口再說………」希絲莉亞邊說邊拿起繃帶幫瑟洛斯包紮傷口,「我有很多事情要告訴你們!」

  希絲莉亞說著望向那黑暗的通道。其他人不知道在山洞的深處有些什麼,但她卻十分的清楚。所有的事情,她已經串在一起,也了解了一切。

  「真的,沒有時間了………」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