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 〉

  上古戰爭,艾澤拉斯上的生物所經歷過的第一場大戰爭。鮮血把河川海洋染紅,屍體蓋掩了大地,本是和平的國土,瞬間成了血腥的戰場。

  在永恆之井的爆炸之後,薩格拉斯入侵這世界的爪牙被徹底消滅,然而看似被消滅的軍團中,卻有著生還者。

  薩雷斯塔恩是他的名字。

  他在戰爭中用盡了自身所有的力量,卻在最後離奇的生還。踏著同伴與敵人的屍體,他墜落無盡之海,失去意識的漂流了數千年,最後在西部荒野著岸。

  對這世界的恨意成了他的精神糧食,忍著身上的痛楚,他繼續前進著。就在西部荒野和暮色森林的交界處,他遇上了一名叫做格溫的人類少年。一直對黑暗魔法有著強烈好其心的格溫,自願成為薩雷斯塔恩的僕人,接收力量,成為惡魔的奴隸,也從此獲得了不老之身。

  在格溫的協助下,薩雷斯塔恩順利的來到了當時還沒有黑暗之門的詛咒之地,並在不起眼的山壁上找到一個可以棲身的山洞。在那裡他將肉身化做紅光沉睡著,等待失去力量完全復原的一天。

  他將自己取名為復仇者,等待著完全康復的時候,將要血染艾澤拉斯,好讓他那被仇恨燃燒的心可以得到紓解。


  隨著時光的前進,復仇者‧薩雷斯塔恩的力量卻恢復的非常緩慢。這樣的發現讓心急衝動的他感到煩躁。就在這個時候,他感受到了來自部落與聯盟之間的仇恨,於是他利用這些強烈的恨意,將它們轉化為自身力量的糧食。

  在這些無止盡的仇恨中,他的力量快速的恢復著,然而力量的恢復速度超過了肉身的康復程度,他必須尋找個什麼容器來盛裝那股溢滿的力量。肉身化為紅光的他無法去找尋所需要的容器,每天每夜他在黑暗中痛苦的嘶吼著,內心被仇恨與力量燃燒。

  時間又過了無數年,他的嘶吼終於被聽到了。當時帶領惡魔穿過黑暗之門的格拉曼德聽到了薩雷斯塔恩的呼喊,在消滅了聯盟勇士的軍隊之後,他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來到了薩雷斯塔恩面前。

  格拉曼德的力量沒有薩雷斯塔恩般強大,在軍團中的地位也是微不足道,但面對同樣是惡魔的兄弟,他就算赴湯蹈火也決心協助到底。在格拉曼德的幫助下,薩雷斯塔恩招換了身為他僕人的格溫。

  這時候的格溫早已奪取了人類術士─塞諾索,的身體,在得知主人需要的是一個充滿黑暗的容器時,他將那曾被他用黑暗詛咒過的希絲莉亞的屍體招喚回來,作為那力量的容器。

  一切看起來是多麼完美順利,但他們卻忽略了重要的一點。

  不管是薩雷斯塔恩還是格溫都萬萬沒想到,希絲莉亞遺留的意識竟強烈到能夠突破薩雷斯塔恩的控制。在能夠壓制她的思想前,薩雷斯塔恩將希絲莉亞禁錮在山壁上,並且在她身上設下了幾道封印。

  希絲莉亞的身上有著薩雷斯塔恩的力量,要是遺失了這股力量對他來說是非常嚴重的損失。

  或許是薩雷斯塔恩太小看了人類的意識,又或者是他太高估自己的力量。希絲莉亞在與瑟洛斯等人重逢之後,非但在大家的幫助之下打破了所有的封印,更是恢復了從前的記憶。現在他們甚至來到了這裡,抱著必死的心態要和薩雷斯塔恩一決死戰。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事?!」凱文聽完希絲莉亞的敘述之後猛然的站了起來,就連歌莉雅還在幫他包紮傷口也忘了。

  趁著每個人都在補充體力以及包紮傷口的空閒,希絲莉亞把所知道的事情經過說了出來。看來在薩雷斯塔恩將力量傳到希絲莉亞身上的同時,在他自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就連過去的些許記憶也過渡了一些。

  「要不是自己正是被當成容器的那個人,就連我都不相信有這種事………」希絲莉亞坐在一旁的石塊上,「還要是牽扯到我父母親那一代的事情,又更加不可思議………」

  「所以現在你的身上有著那惡魔的力量?」歌莉雅不太確定的問著。

  「可以這麼說,」希絲莉亞輕輕的點的點頭,「也託了格溫的福,當初他下的那道詛咒讓我對闇影之力的抗性提升了不少,也不至於會被這股力量給吞蝕………」

  「難怪希絲莉亞一個暗影箭就把那傢伙搞定了………」亞法爾一邊幫瑟洛斯施放聖光治療術,一邊瞄了還倒在地上的塞諾索一眼。

  瑟洛斯情緒複雜的看了塞諾索的屍體一眼,再看了看希絲莉亞。一想到這件事情竟然追朔到如此遠久的過去,瑟洛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如果真的照希絲莉亞這麼說的話,那當初格溫在暴風城造成騷動的時候,也就是自己還在暴風城的那段時候?

  「儘管妳身上有了薩雷斯塔恩的些許力量,光憑我們幾個,能阻止他的野心嗎?」拉朵平靜的盤坐在地上,等著體力和法力慢慢的恢復,「我的意思是,除了之前遇到的那隻惡魔以及這個人類術士之外,我們要面對的敵人,應該不止薩雷斯塔恩本人吧?」

  聽著拉朵的話,希絲莉亞陷入深思。就她所知道的,薩雷斯塔恩手下的也只有格拉曼德和被格溫附身的塞諾索。然而她也知道薩雷斯塔恩雖然尚未康復好,但他的能力還是不能小看。

  這一路上瑟洛斯等人遇到的勇者殭屍們不可能打從一開始就在這裡,而格拉曼德是個勇士,一名大將,他的作戰方式是像個戰士一般的勇往直前,所以這些殭屍不可能是他招喚來的。再者就是格溫,雖然薩雷斯塔恩曾經賜與他力量,但格溫回到他身邊也是後來的事,他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蒐集到這麼多的屍體嗎?

  排除格拉曼德和格溫,還能夠做出這種事的,只剩薩雷斯塔恩本身。他能攻擊的範圍或許不能波及到整個詛咒之地,但他能影響的範圍卻不容小看。他感受著聯盟與部落勇士的仇恨,更在他們死後利用那股仇恨控制他們,但一次要控制這麼多殭屍,對於急著想找回失去力量的薩雷斯塔恩來說,也算是蠻沉重的負擔。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正是那些水晶的用途。薩雷斯塔恩將仇恨之力禁錮在水晶之中,再由格溫來進行第二手的控制。如此一來,他不但有多餘的空間可以休息好讓力量恢復,更有空閒出來的時間可以轉換更多仇恨為力量。

  想到此,希絲莉亞抬起頭看了看四周。要是薩雷斯塔恩的感應範圍不只可以超出這山洞,還可以穿越詛咒之地,那他們現在的所作所為都在薩雷斯塔恩的監視之下?

  突然希絲莉亞感到一陣暈眩,她扶住身旁的岩石,穩住自己的重心。

  薩雷斯塔恩想要再次奪取她的身體。

  「希絲莉亞?」瑟洛斯察覺到希絲莉亞的不對勁。

  「我沒事,」希絲莉亞裝作沒事的笑了笑,「只是貧血罷了!」

  「不管前面還有什麼,我們也不能回頭了吧?」希絲莉亞看著拉朵,一邊轉移話題一邊回應著她之前的疑問,「我不知道薩雷斯塔恩還有什麼花招,但我不會讓他得逞的………」

  「艾澤拉斯或許不是個完美的地方,但至少也是我們成長的地方,」瑟洛斯在亞法爾的治療下,體力很快就恢復,「如果這該死的惡魔想毀了這裡,那我決不允許!」

  「趁現在他的肉身和力量都還沒復原,我們還有勝算可以擺平他是吧?」凱文的體力也恢復的差不多了。

  「還不知道我們要面對的事什麼樣的傢伙,說這話也還太早了吧?」拉朵隨著其他人也站起了身,「不過凡事沒試過,又怎麼知道不行呢?是吧?」

  「那………希絲莉亞知道這個大壞蛋在哪裡嗎?」一直沉默的梅莉也加入了討論的行列。

  「我知道,」希絲莉亞點了點頭,「只是路程很複雜,你們千萬要跟好。」

  「這個山洞很大很深,除了薩雷斯塔恩走過的路之外,還有很多沒有探索過的地方,」希絲莉亞繼續說著,「到底會有什麼其他危險,我也不敢保證。」

  「那就別再多說了!朝那傢伙前進吧!」瑟洛斯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最好是在事情越鬧越大之前,把那傢伙給解決掉!」

  希絲莉亞點頭表示同意,接著在確定所有人都準備好了之後,她帶頭朝著前方的通道走去。就在所有人都進入了通道之後,她最後一次轉頭,望向了塞諾索那孤獨的屍體。

  如果可以,她希望她能好好的把這位人類術士安葬,畢竟他也曾經是自己父母親的好友。突然希絲莉亞在塞諾索的屍體旁看到了什麼,讓她止下了腳步。


  「希絲莉亞,你跟你的母親真的很相似………」

  那是塞諾索的靈魂。

  現在的塞諾索看起來是多麼的平靜溫柔,和之前那被格溫附身的時候實在是天壤之別。他的聲音很輕,輕到似乎只有希絲莉亞聽的見。

  「這麼多年後,我總算解脫了………」塞諾索緩緩的闔上了雙眼,「謝謝你,希絲莉亞………」

  語畢,塞諾索的靈魂漸漸的淡去,消失在空中。

  看著塞諾索的靈魂消散,希絲莉亞的情緒平靜了許多。她閉上雙眼向塞諾索的屍體點了點頭表示敬意,接著轉身跟上其他人的步伐。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