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 〉

  汗水混合鮮血順著揮舞的手臂飛濺在岩石上,凱文揮甩著手中的劍,阻擋著格拉曼德的每一道攻擊。同樣著奮力作戰著的也包括了他身旁的瑟洛斯,以及後方的歌莉雅,梅莉及拉朵。

  亞法爾一邊瘋狂治療著前方的隊友,一邊感覺到自己的體力快速的下降,法力也迅速的流失。他猛灌著拉朵給他的特製超強法力恢復藥劑,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喝這些藥劑喝的比喝水還快。


  瑟洛斯一行人與格拉曼德戰鬥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然而己方已經開始損傷慘重,但對方卻似乎沒什麼大礙。

  「我們必須先撤………」瑟洛斯手中的攻擊沒有停下來,卻無法不這麼對凱文說。

  「撤?都到了這種地步………」凱文咬著牙阻擋著攻擊。

  格拉曼德用力的朝著凱文和瑟洛斯揮出一拳,把兩人撞擊到老遠的石壁上。儘管口中紛紛吐出大量鮮血,但身為近戰的兩人卻還是奮力的站了起來,重新衝回原來的戰鬥位置。

  如果傷害在他們身上都如此強大,要是被擊中的是身後穿著布甲的梅莉或拉朵,那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這傢伙………」瑟洛斯用力的揮著匕首,口中卻還是繼續說著,「當初整個40人團隊都無法打敗他,你認為光憑我們六人會有勝算嗎?」

  的確,雖然當時瑟洛斯的團隊遇上的不只格拉曼德,也包含了無數的惡魔守衛,但拿6人之力和40人之力相比,的確是差了很多。他們幾個不是擁有神力的勇者,跟當初那些團隊勇士們比起來,他們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能夠撐到現在,已經算是奇蹟中的奇蹟了。

  「就怕想撤也撤不走了………」凱文隨手抹去嘴角殘留的血跡,繼續防禦著攻擊。

  如今不管他們撤到哪,敵人就會跟到哪。格拉曼德的目的是殺光他們,以及山洞外所有的勇士們,所以他不可能會停下攻擊。

  瑟洛斯用力的咬著牙,想不出任何其他的方法。


  突然格拉曼德停下了攻擊,朝著空中大吼一聲,接著用力的朝地面踏下,造成了劇烈的地震。

  「啊!」突然的晃動讓站在岩石上的歌莉雅一時重心不穩的跌到了地上。

  就在歌莉雅想爬起的同時,地面突然裂開,在她雙腳之間型成了一條巨大的裂縫。來不及朝一旁跳開,歌莉雅的身軀直直的從那裂縫中墜了下去。

  「歌莉雅!」凱文也顧不了格拉曼德,拋開手中的劍與盾,快速的抓住了歌莉雅的右手,讓她不至於墜落那黑暗的裂縫。

  「吼!」格拉曼德再次發出了嘶吼,並且朝著無法反擊的凱文衝去。

  一顆火球和幾枚祕法飛彈快速的從一旁飛向格拉曼德,在他發出攻擊前打斷了他的動作。亞法爾也趁機快速的幫凱文治療身上的傷勢。

  格拉曼德憤怒的轉過身,把攻擊轉移到梅莉及拉朵身上,然而瑟洛斯卻瞬間來到了他身後,並用力的將匕首深深埋入他的背。

  「嘎!」格拉曼德發出疼痛的吼叫,接著猛然一個轉身把瑟洛斯用力的甩了出去,接著一拳朝著梅莉和拉朵附近的地面揮去。

  那一拳並沒有擊中任何人,但被擊中的地面開始裂開崩塌,石塊和塵土的飛起擾亂了視線,梅莉一腳踏空就這樣和歌莉雅一般掉了下去。

  拉朵第一時間伸出手抓住了梅莉,但腳下的岩石太過不穩固,在她抓住梅莉的瞬間也一起崩塌。眼看兩人就要墜落,亞法爾奮力的朝前方撲去,抓住了拉朵的手。

  就這樣,拉朵抓著梅莉,而亞法爾則是抓著拉朵,另外一邊則是凱文緊握著歌莉雅的手腕。要是再來一次地震,他們能否撐得住是個問題。

  「你這混蛋!」瑟洛斯將口中的鮮血吐掉,也沒時間去管自己身上的傷,朝著格拉曼德就是一陣猛攻。他要爭取時間,好讓其他人能夠爬上來,但地面實在太不穩固,讓亞法爾和凱文很難能夠穩住腳步。

  「死吧!生物!」格拉曼德知道眼前的這些弱小生命並不是自己的對手,他用力的一把抓住砍割他的瑟洛斯,像是丟石子一般的把他朝一旁重重的摔了出去,接著再次用力踐踏著地面。

  「不………」瑟洛斯全身劇痛的幾乎無法移動,他奮力的想站起來,卻什麼力氣都使不上。

  已經非常脆弱的地面經不起格拉曼德多次的踐踏,一旁的地面整個開始崩塌,就連凱文和亞法爾都無法好好的站立。就在瑟洛斯的面前,那半邊的岩石地像是墜落地面的玻璃杯般整個碎掉,帶著他的隊友們一起向下墜落那黑暗之中。

  「不!!!」瑟洛斯的思緒開始凌亂,雙眼開始模糊,不知道落入眼中的是淚水,汗水,還是血水。

  他分不清,也無法分清了。

  「你這傢伙!」瑟洛斯使出所有的力氣爬了起來,朝著格拉曼德衝去。

  這個惡魔在多年前毀滅他整個團隊的戰友,現在又當著他的面帶走了他的朋友們,他的心中充滿了憤怒,充滿了仇恨,就算是螳臂擋車以卵擊石,他還是要跟格拉曼德拼命。

  格拉曼德轉過身,他的雙眼燃燒著,面對眼前自不量力的不死盜賊,他沒有任何的憐憫之意。

  瑟洛斯的勝算機率,是零。


      ※     ※     ※     ※     ※


  格拉曼德的吼叫聲在山洞的通道與通道間共鳴著,一路傳到了在山洞較深處的塞諾索耳中。他抬頭看了看聲音的方向,嘴角向上揚起。

  如過他沒有猜錯的話,入侵者已經差不多消滅了,那些他在艾薩拉沒有機會剷除的傢伙,最終還是逃不過命運的安排。

  「你看!這就叫做自不量力!」塞諾索轉身對著身後那面無表情的希絲莉亞說著,「你那些朋友雖然在艾薩拉逃過一劫,但還是固執的往死亡裡鑽,真是令人無奈啊!」

  希絲莉亞沒有回答,依舊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現在她就像個娃娃般,雖然會自己行走,但卻沒有任何思想及意識。

  「害蟲處理完了,我這裡的工作就輕鬆多了!」塞諾索邊說邊把周圍牆上的火把點亮。

  他們身在山洞另一塊空曠的地方,地面崎嶇不平,周圍飄浮著幾顆黑紅色的水晶體。塞諾索點燃牆上的火把之後,在空地中間畫下了一個魔法符陣,接著站在符陣之中,他閉上眼開始喃喃唸起咒語。

  隨著咒語越唸越大聲,周圍的水晶體也越來越明亮,接著地面開始搖動,像是有什麼東西想從地底下鑽上來一般。符陣在塞諾索的腳底下也隨著咒語開始發光,然後開始慢慢擴大,最後塞諾索突然睜開雙眼,結束了口中的咒語。

  周圍的晃動沒有停止,但那崎嶇不平的地面開始裂開,接著幾個聯盟與部落勇士模樣的殭屍爬了出來。他們身上的裝備早已損壞許多,但每一個看的出來都曾是戰場上的勇士。他們的眼神陰沉,每一個都好似希絲莉亞般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什麼指令。

  沒過多久,塞諾索的身後站滿了殭屍,看起來就像個部隊一樣。

  「外頭那些傢伙們砍殺惡魔守衛也殺夠了,是時候讓他們換換對手了,」塞諾索詭異的笑著,「就讓他們嚐嚐看這些殭屍的力量吧!」

  「哈哈哈哈!」塞諾索一邊瘋狂的笑著,一邊施著法。那群勇士的殭屍們在塞諾索的法術下,一個個排成整齊的行列,朝著前方其中一個通道前進。

  「還活著的勇士對抗亡靈的勇士!這個才叫做精采啊!」塞諾索看著那群面無表情的殭屍們消失在通道的另一端,邊笑邊轉向希絲莉亞,「可惜我的工作是確保你還留在這山洞,不然我多想跟去看看那壯觀的場面!」

  「走吧!希絲莉亞!」塞諾索邊笑邊朝著另外一條通道前進,接著轉過頭對著站在原地不動的希絲莉亞說著,「還有別的勇士等著我們喚醒他們呢!」

  希絲莉亞那雙毫無焦點的瞳孔稍微左右晃動了一下,在原地停留了幾秒,然後緩慢的朝著塞諾索走去。

  空蕩蕩的空地除了那被破壞的地面之外,只剩下那幾顆黑紅色的水晶體繼續發著那詭異的光芒。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