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 〉

  這裡是………哪裡?

  瑟洛斯睜開雙眼見到的不是哈爾的小屋,他躺在一片空曠的沙地上,耳邊傳來的是陣陣的海浪聲。

  緩緩的從原地爬起來,瑟洛斯環顧了四週。他認得這裡,雖然飄著些許霧氣,但他很快就從身邊的樹木場景得知,這裡正是荊棘谷的海邊。

  「阿賊!」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瑟洛斯轉頭看到一名金髮少女從一棵大樹後跳出,停在他旁邊。

  「希絲莉亞?」阿賊揉了揉雙眼,確定眼前看到的是真實的影像。

  希絲莉亞沒有多說什麼話,只是雙手擺在背後的看著他微笑。


  這是夢,瑟洛斯可以確定,因為希絲莉亞現在是在塞諾索的手中。


  沒有多說什麼,希絲莉亞轉過身,朝著前方跑去,留下瑟洛斯一人在原地。儘管是夢,但瑟洛斯依然不願看著希絲莉亞就這樣離去,於是加緊步伐追了上去。

  希絲莉亞延著海岸跑了好一陣子之後,突然停下了腳步,然後輕輕的轉過身看著後方不遠處的瑟洛斯。

  兩人隔著不算太遠的距離,卻好似相隔很遙遠。瑟洛斯張口想說些什麼,卻被希絲莉亞搶先一步。

  「再見了,阿賊………」希絲莉亞用著很輕很輕的聲音說著,接著二話不說轉身就跑進了前方的霧中。

  「等等!」瑟洛斯有如被灑了一桶冷水般的震驚,驚慌的追上前,「希絲莉亞!等等!」

  他想說的話還沒說出口,為什麼希絲莉亞這麼急著就跑走了?還有那句再見,到底是什麼意思?

  瑟洛斯向前跑了許久,卻始終沒有追上希絲莉亞的腳步,她像是蒸發般的消失在這不算太濃的霧氣之中。

  瑟洛斯不知所措的四處張望著,期盼在視線的某個角落找回那身影,最後他的目光落在遙遠的一處。那裡似乎站了一個人,而那背影和希絲莉亞的極為相像。毫不猶豫的,他馬上朝那背影走去。

  那是一名穿著長袍的身影,而那金色的長髮讓瑟洛斯無法不相信這就是希絲莉亞,然而那背影散發出的感覺卻不像是希絲莉亞。那是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好像似曾相似卻又帶了點陌生。

  那人影察覺瑟洛斯靠近後,緩緩的轉過身。在見到她的臉時,瑟洛斯整個人愣在原地,久久無法做出反應。

  「瑟洛斯,好久不見………」女人輕輕的說著,那聲音喚起了瑟洛斯無數的回憶。

  「艾………艾舒………?」瑟洛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面前的正是希絲莉亞的母親,也是當時和整個團隊一起葬身詛咒之地的牧師─艾舒‧馬斯泰爾。

  「謝謝你為大家做了這麼多,」艾舒面帶微笑的說著,在瑟洛斯眼中她就像天使一般,「也謝謝你照顧希絲莉亞………」

  瑟洛斯錯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做回應。

  這真的是夢嗎?

  「但是我必須告訴你………」艾舒的口氣明顯的轉成了悲傷,「有很多事情,是該要放手了………」

  「什麼意思?」瑟洛斯不解。放手,放什麼手?

  「放手吧!瑟洛斯………」艾舒的聲音越來越小,「放手吧………」

  艾舒的身體漸漸在濃霧中消失,聲音也慢慢淡去。瑟洛斯慌張的衝向前想抓住什麼,卻只抓住一股沒有實體的霧氣。

  這是夢,還是艾舒想告訴他些什麼?

  放手,到底該對什麼放手?
 

      ※     ※     ※     ※     ※


  一大早天才剛亮,瑟洛斯等人就已經準備好,等待聯盟第二團隊開始行動。他們照著哈爾建議的路程走,瑟洛斯等人很快的就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順利的抵達了黑暗之門旁的山壁。接著在亞法爾的幫助下,迅速的找到了那不起眼的小路。

  前一晚那奇怪的夢讓瑟洛斯十分不解,但不管怎樣,他都要提起精神照著計劃前進。他,凱文以及歌莉雅,還有亞法爾,梅莉及拉朵,一行六人無聲無息的上了山,在經過當時找到希絲莉亞的山洞時,稍微察看了一下。如眾人所預料的,希絲莉亞並不在那裡,於是他們繼續朝山上走。

  山下許多的惡魔守衛與聯盟勇士的第一團隊展開了戰鬥,那些惡魔守衛的數量比從前多了許多,證明了敵人已經為這場戰鬥做好了準備。不知道是否因為戰鬥主力都在山下,瑟洛斯幾人一路上並沒有遇到任何的惡魔守衛。他們順暢的前進著,直到來到一座黑暗洞穴的入口。

  朝著那黑暗的洞口看進去,似乎可以察覺到有些幽暗的火光在深處,然而從洞口到光芒處之間是否隱藏了什麼樣的危機呢?

  「走吧!」凱文替所有人做出了決定,畢竟都到了這裡,不管前面有些什麼,都必須面對。

  就在六人開始進入黑暗時,一道火光突然亮起,驚動了所有人。原來是歌莉雅為了稍微測探黑暗是否有危險,而射出了照明彈。發覺嚇到了其他人之後,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以為被發現了………」亞法爾輕拍自己胸口說著。

  「被發現是遲早的………」拉朵無意潑冷水,但敵人不是省油的燈,會這樣想也不是沒道理。

  六人繼續朝前方無聲的前進,走了好長一段路之後,終於來到了那有著火光的地方。

  那是一小塊空地,牆上插著幾根火把,雖然不是很明亮,但也足夠看清整塊地方。

  除了來時的通道之外,在他們面前還有另外三條通道。左邊的通道入口稍小,裡面同樣有著些許火把但卻不足以照亮到底。右邊的通道稍微大一點,同樣的有著火把,但卻可以看到通道在遠處轉了彎。最後一個則是中間的通道,那通道顯然比其他兩個大了許多,彷彿是專門給什麼巨大生物行走一般,和其他兩個通道比起相當的不自然。這通道也一樣有著火把,然而雖然大,卻還是看不到通道最後有些什麼。

  空地四周除了那三個通道之外還有著一些類似石像的東西。石像看起來像是不規則的石塊,但卻比石塊來的精細,他們靠著石壁圍繞著空地,彷彿守衛著這裡一般。看著這些石像,瑟洛斯等人的心中浮起不安的預感。

  「他們好像在看我們一樣………」梅莉首先打破沉默。儘管決定了要勇敢,但面對這樣的狀況,梅莉還是下意識的躲到了亞法爾身後。

  「是我而已嗎?這些石像看起來好像………」歌莉雅四周看了一圈,「惡魔守衛………」

  經過歌莉雅提起後,眾人才赫然發現她說的沒錯。這些石像就像是一圈被石化的惡魔守衛,不知是為了什麼原因站在這,然而不管是什麼原因,都不會是他們想知道的。

  「我有不好的預感,我們必須趕快前進………」凱文催促著其他人,然而在他說完話前,一陣小石子墜落地面的聲音打斷了他。

  石像開始動了。

  「該死!」瑟洛斯馬上抽出腰間的匕首。

  其他人隨著瑟洛斯的動作,紛紛舉起了武器準備應戰。他們下意識的排好了隊形,以亞法爾為中心的背對背站著。亞法爾是他們治療主力,他必須站在能夠癒治到所有人的位子。

  一切來的很快,石塊從所有的石像身上剝落,站在他們眼前的不再是好似雕像的裝飾,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惡魔守衛。他們舉著手中的巨斧,毫無猶豫的快速朝六人揮去。

  首先發出攻擊的是拉朵,她一個火焰衝擊就把一隻惡魔守衛給轟的老遠,然而另外一隻馬上補上了空缺。

  「這算是暖身嗎?」凱文哼了一聲,舉起身後的魔域之刃就朝眼前的惡魔守衛砍去。

  隨著拉朵和凱文的開戰,其他人也馬上投入了戰鬥。

  歌莉雅沒有伊格的守護,但卻還是毫無畏懼敵人,飛快的從背後的箭袋中抽取鋒利的箭朝著敵人射去。

  梅莉這次沒有躲在任何人身後,她壓抑住心中的恐懼,朝著前方的敵人猛烈的發射祕法飛彈。有如拉朵所說的,她的法術傷害的確不低,眼前的惡魔守衛一個個被她轟的東倒西歪的。

  瑟洛斯揮著那雙陪伴他多年的匕首,沒有顧慮的砍殺著敵人。他與這些惡魔守衛作戰了這麼多次,他們的弱點在哪他都一清二楚,只要數量不是太多,他都可以應付的來。

  當中最累的就屬亞法爾了。他一邊注意著每個人的傷勢,一邊又要小心著不被惡魔守衛攻擊,轉來轉去,讓他有點暈頭轉向。還好他稍微習慣了這樣的作戰方式,所以還不至於出什麼差錯。

  空地的惡魔守衛並沒有很多,很快的就肅清乾淨,但沒有人把武器收起,因為他們都可以察覺到似乎還有什麼東西朝他們而來。


  「小心!」拉朵比任何人都先察覺到快速而來的攻擊。

  就在其他人反應過來之前,一道火燄從中間的道路噴了出來,直直的衝向所有人。拉朵二話不說的展開了法師的防護火焰結界衝到火焰及其他人之間,用自身和結界的力量抵擋火燄,然而這火燄的威力太過強大,完全超出防護火焰結界能吸收的傷害。

  火燄席捲拉朵之際,亞法爾為拉朵快速的上了祝福與治療,而梅莉也衝上前展開了另一個防護火焰結界。雖然效果不會比拉朵的結界來的好,但有總比沒有好。

  火燄退去之後,大家心裡都驚慌一場,不過好在每個人反應都不慢,除了拉朵因為首當其衝而傷的較重之外,其他人都沒什麼大礙。

  「這傢伙………」拉朵咬牙忍著痛,雙眼也一直盯著前方,「不是普通的敵人………」

  「你先不要亂動!」亞法爾飛快的治療著拉朵,期望能在下一波攻擊之前讓拉朵能夠恢復行動。

  好在火燄不再從通道傳出,但地面的震動卻讓他們心底升起另外一股不安。

  有什麼巨大的東西朝他們過來了。


  「所有人退後!」凱文將雙手的魔域之刃換成了單手劍及盾牌,準備迎接朝他們快速攻來的敵人。

  就在每個人站好位置準備應戰的時候,他們的敵人終於現身於那巨大的通道。在他踏出那通道的同時發出了巨大的嘶吼,音量大到讓整個山洞開始震動。

  所有人在見到他們面對的敵人時,全部不可置信的楞在原地。就連身經百戰的凱文也一時無法回神,他這輩子不曾看過如此龐大的敵人。

  那是一隻紅色巨大的惡魔。

  「凱文!」歌莉雅的叫聲把愣在原地的凱文拉回了現實,他也趕緊握緊武器應戰。然而就在他準備發出攻擊前,另一個身影快速的衝過了他身旁,朝著那惡魔就快攻而去。

  那是瑟洛斯。

  「瑟洛斯!」凱文沒料到瑟洛斯會如此的率先發出攻擊,一個作戰經驗豐富的傢伙不可能不知道開戰的應該是團隊中的戰士,畢竟戰士的防禦力和耐力最高,最能夠牽制住敵人的也是戰士。

  瑟洛斯會如此失控一定有原因。


  深紅色像是被火燒過般的肌膚,頭上有著又尖又粗的長角,背後是類似蝙蝠般的寬大翅膀。瑟洛斯的雙眼佈滿了血絲,眼前的敵人他不會忘記也絕不可能會忘記。那一年在黑暗之門前,就是這個傢伙瓦解了他的團隊,將他重要的隊友們殘忍的帶走。他無法忘記隊友在他面前倒下的畫面,一段一段深深的刺痛他的心。

  仇恨與悲傷掩蓋了他的思緒,他瘋狂揮砍著眼前的敵人,直到那惡魔用力的揮手把他甩到了一旁。

  瑟洛斯重重的撞擊在一旁的石壁上,接著跌落地面,鮮血從他的口中流出,但他絲毫不在乎。狼狽的站了起來,馬上又繼續要攻擊。

  「你這傢伙想死啊!」拉扯住瑟洛斯的是身上還帶有傷的拉朵。

  瑟洛斯用著銳利的雙眼瞪著她,彷彿是要將她撕裂一般。換作其他人可能會被瑟洛斯的眼神給嚇到,但對拉朵來說,這世界上很少有什麼事情可以嚇倒她。

  「你死了,希絲莉亞怎麼辦?」拉朵用力的甩開瑟洛斯,「要死等找到她再死吧!」

  聽到希絲莉亞的名字,瑟洛斯似乎從失控的憤怒中清醒了過來,而亞法爾的治療又讓他更加清醒了。

  回頭看著凱文和那惡魔戰鬥著,瑟洛斯突然為自己的失控感到不該。

  他不能因為私人恩怨而影響情緒,要是因此而讓這些戰友們受到傷害,那他真的是該死。

  看著那巨大的紅色惡魔,瑟洛斯重整心情,再次舉起匕首朝著前方衝去。

  這次他知道自己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     ※     ※     ※     ※


  聯盟勇士的第二團隊正緩慢的向前移動,此時黑暗之門一旁的山壁傳來了驚天動地的嘶吼聲,讓所有第二團隊的勇士都停下了腳步。

  哈爾不安的抬頭望向那山壁,深呼吸之後,轉向了團隊的勇士們。

  「各位勇士請仔細聽好!」哈爾雖然年紀大,但聲音依舊宏亮,「我們的敵人不在黑暗之門!」

  勇士們全部看著站在最前方的哈爾,雖然他們被告知敵人在黑暗之門,但聽到那嘶吼後,他們認同了哈爾的話,也仔細聽著哈爾接下來想說的話。

  「此時此刻,有幾位勇者們正在戰鬥,與我們真正的敵人在戰鬥!」哈爾不知道有多少勇士願意聽他現在要說的話,但為了瑟洛斯幾人他也要試試,「就在那個山壁那裡!」

  「有誰願意跟我去!」哈爾知道團隊該行走的方向是總司令決定的,但瑟洛斯等人的安危讓他感到擔心。這樣擅自帶領團隊前往別處作戰,就算事後不被抓去關,也要面對嚴厲的處分。

  那巨吼讓他不安,音量大到足以令地面震動,發出這吼叫聲的東西體積絕對不容小看。要是這是瑟洛斯幾人面對的敵人,那單單他們幾人之力會有勝算嗎?

  第二團隊的勇士們紛紛交頭接耳,討論著不同的事情。關於哈爾,關於哈爾口中的勇士們,關於黑暗之門,也關於那陣吼叫。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勇士們安靜了下來,由站在最前方,有著褐色短髮的女性人類牧師開口。

  「你是我們的隊長,你去哪殺敵,我們就去哪!」那牧師清楚的說著,「既然敵人不在黑暗之門,那我們就朝有敵人的方向前進!」

  看著牧師堅定的雙眼,再看了看其他團隊中勇士那燃燒起心中熱血的神情,哈爾突然心中一陣感動,彷彿年輕時做將軍的氣勢重新回到了身上。

  「謝謝你們………」哈爾點了點頭,接著轉向了山壁的方向,「讓我們出發吧!勇士們!」


  「為了艾澤拉斯而戰!」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