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 〉

  
  『希絲莉亞………』

  黑暗中有個聲音在呼喚希絲莉亞。希絲莉亞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希絲莉亞………』

  很耳熟的聲音,但希絲莉亞並不想去理會。她受夠了這些呼喚她名字的聲音了!

  『希絲莉亞,睜開眼睛………』

  那聲音和之前呼喚她的那些聲音的口氣全然不同,這次的聲音非常的溫柔,溫柔到希絲莉亞想張開眼睛看看這到底是誰。

  然而她認得這個聲音,她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這就是塞諾索的聲音,但怎麼會如此的溫柔?

  『拜託你………拜託了………』

  聲音再一次的響起,希絲莉亞終於忍不住掙開矇矓的雙眼看了前方一下。周圍很黑暗,應該是晚上,而在她面前她彷彿可以看到一個人影站在那裡。只是她感到很疲憊,照道理來說她不該感到疲憊,現在卻累到無法維持睜開的雙眼。最終她敵不過疲憊之意,閉上雙眼後就什麼也聽不到了。


  當希絲莉亞再次睜開雙眼時已經是早晨,而周圍一片寂靜,什麼都沒有。

  現在的她不是從任何人的眼中看這世界,而是她自己的雙眼。之前所有看到的影像全都是回憶,包括在詛咒之地被塞諾索帶離那小墓園。

  希絲莉亞睜大雙眼環顧著四周,她現在身在一個小山洞裡,周圍什麼人都沒有。她的雙手被反綁在身後,而現在的姿勢也無法站起來,因此儘管山洞的洞口就在前方,她也無法逃離。

  是塞諾索將她從艾薩拉帶來此地,然而塞諾索現在人到哪裡去了?

  就在希絲莉亞疑惑的同時,她看到塞諾索出現在洞口,臉上依舊掛著那令人反感的笑容。這讓她更加疑惑,昨晚呼喚她的,真的是塞諾索嗎?

  「醒啦?」塞諾索笑著來到了希絲莉亞身旁,「醒了就繼續趕路了!」

  突然他的眼睛瞄到地上的某些什麼,接著所有笑容從他臉上退去,換成的是錯愕的緊張表情。他猛然的抬頭瞪向希絲莉亞,好似要把她給撕成碎片一般。

  「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情!?」塞諾索突然粗暴的抓起希絲莉亞的肩膀用力甩著。

  「啊!!!」突然的動作讓希絲莉亞反應不過來,她不知道塞諾索到底看到什麼,更不知道是什麼讓他的反應如此激烈。

  「快說!昨天晚上誰來過!發生什麼事!」塞諾索的雙眼佈滿了血絲,用力的將希絲莉亞甩到一旁。

  「唔………」由於雙手被反綁身後,希絲莉亞被摔倒之後無法爬起來,但也因此讓她看到地上的字跡。那就是讓塞諾索突然瘋狂的東西。

  就在山洞一旁的沙地上寫著三個工整的字跡。

  『殺了我』

  「我叫妳快說啊!」塞諾索再次抓起希絲莉亞的領口,把她用力的拉了起來。

  「我不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希絲莉亞大聲的吼著,「自從在艾薩拉被你打昏之後,我到現在才醒過來!你問我發生什麼事?我還要問你到底是怎樣咧!」

  有多久沒有這樣大吼了?希絲莉亞已經不記得了,但被胡亂搖晃摔倒之後,她脾氣再好心中也生起了一把火。

  表面上是火大的脾氣,但在心裡她卻是不斷的想把一切給串起來。

  地上的字跡是誰寫的?為什麼塞諾索看到會如此緊張?昨晚聽到塞諾索的聲音是幻覺還是真實?

  希絲莉亞快速的在腦中翻著新的記憶和舊的回憶,想要找到什麼串聯點。她從來沒有這麼快速且用力的思考,然而現在她卻不得不這麼做。


  「沒發生什麼事嗎?」塞諾索的突然平靜下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及衣袖,「當真沒發生什麼事?」

  「不信就算了!」希絲莉亞瞪著塞諾索,「反正你也沒有理由要相信我!」

  「也沒差,」塞諾索看了看希絲莉亞,接著故作輕鬆的說著,「把你帶回主人那裡之後,你到底知道了什麼也都沒有關係了………」

  塞諾索說完又露出了那詭異的笑容。

  無數的記億在希絲莉亞的腦海中奔馳著,而她則是快速的想找出什麼線索。突然一句話衝進了她的思緒,那是之前在暴風城中,珍對她說的話。


  『如果你找到他,請殺了他………』


  想著記憶中的這句話和方才塞諾索的話,再看著地上的字跡,她的目光最後落在眼前這瘋狂的術士身上。

  根據術士老師們說的,賽諾索是他們的好友所以應當是個溫和的人,但眼前的賽諾索卻完全不符合。難倒他真的是墮入黑暗而瘋狂了嗎?此外,那天晚上何以那名為珍的神秘女人特地來到希絲莉亞身旁,並且拜託她殺了塞諾索?從珍當時的口氣聽來,她對塞諾索的認識絕對不只是一天兩天的事,然而這樣的請求難到也是因為塞諾索墮入了黑暗而瘋狂的緣故?但要真是如此,那前一晚聽到的聲音和地上的字跡,以及現在失常的塞諾索又該怎麼解釋?

  假設,一切只是假設,要是現在眼前的這個塞諾索並不是真的塞諾索呢?


  「好了,也該啟程了!」塞諾索說著伸手要將希絲莉亞拉起來,但希絲莉亞只是看著他,並沒有反應。

  「是該啟程了………」希絲莉亞的口氣非常的平靜,平靜到讓塞諾索感到不對勁。剛才大吼小叫的希絲莉亞怎麼突然變得如此平靜?

  「有問題嗎?」見到塞諾索的反應,希絲莉亞開始進行確認自己的猜測到底有沒有錯,「格溫。」

  塞諾索的臉色漸漸慘白,緩緩的抬起頭看著希絲莉亞。接著他從毫無表情轉換為猙獰的面孔。

  「昨天晚上果然發生什麼事!對吧!」塞諾索再次揪起希絲莉亞的衣領,但這次希絲莉亞並沒有反抗。

  「現在想一想,似乎是有,」希絲莉亞毫無恐懼的直直看近塞諾索的雙眼,「昨晚『真的』塞諾索來過………」

  塞諾索的動作凝固住。

  「你不是塞諾索………」從塞諾索的反應來看,希絲莉亞幾乎可以確定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塞諾索的視線開始飄移,似乎是在想該如何反應。他沒有想到希絲莉亞會說出這些話,不管有沒有什麼大礙,但一切都在他預料之外。

  「你的名字是格溫,是個生活在不知道多久以前的時空的人,因為得到了某種力量,讓你足以存活到現在………」希絲莉亞沒有給對方反應的機會,繼續說著自己的猜測,「然而基於某種原因,你必須放棄原本的軀體因而奪取了真正塞諾索的身體。」

  「你到底有什麼陰謀………」希絲莉亞瞇起雙眼瞪著眼前的男人。

  根據術士老師們的說法,塞諾索和父母親是好朋友,然而他卻突然發狂的攻擊了他們,很顯然當時已經被格溫給控制了。就昨晚上聽到的聲音,希絲莉亞可以感覺到真正的塞諾索是個溫柔的人。她無法想像格溫將塞諾索的人格扭曲成什麼地步,也為此感到一種莫名的憤怒。地上的字跡說明現在這軀體內還有著原本塞諾索的意識,而他也很清楚的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只是他的力量不夠強大,無法從格溫的手中奪回身體的控制權,也因此他選擇了最後的要求,那就是殺了他。

  塞諾索當然無法敵過格溫的力量,因為格溫的力量來自一個惡魔,一個穿越了千年,從上古戰爭中存留下來的惡魔。而他也正是這一切事情的關鍵。


  「一切都要怪你母親,要不是她,我也不會朝這男人下手,」塞諾索帶著恨意的看著希絲莉亞,彷彿她就是她母親一般。

  這次換希絲莉亞愣住,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怎麼會跟她母親扯上關係?

  「一切都是那女人的錯!要不是她,這男人的軀體不用被我霸占,你也不用背負這樣子的命運!」塞諾索的表情開始扭曲,「一切都是她的錯!是她!還有你那該死的父親!」

  「你說什麼?」希絲莉亞像是被甩了一巴掌般的錯愕,「這一切怎麼會扯到我父母身上?什麼又是我背負的命運?」

  「告訴你也無訪,反正很快的你就沒有利用價值了!」塞諾索蹲到希絲莉亞的面前,用那令人厭惡的眼神看著她。

  「艾舒‧卡狄倫,你的母親,是我先看上的!那時候你那該死的父親還不知道在哪裡!」塞諾索忿忿的說著,「我向她示好但她卻不領情!試問跟著像我這樣厲害的術士有什麼不好!」

  希絲莉亞聽著沒有說話,但她心中卻忍不住想著:「你這麼厲害,還不是因為有人把力量賜給你?」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塞諾索說到心中的痛處,開始歇斯底里的吼著,「憑什麼我條件這麼好,卻輸給那個只靠蠻力的傻子!我不甘心!」

  「我得不到的,誰也別想得到,」塞諾索憤怒的站了起來,「我要毀了他們!殺光他們………」

  「但你卻做不到,」在希絲莉亞眼中,眼前這男人的動機存脆是輸不起,「你選擇用武力來解決事情,卻沒辦法敵過他們,是吧?」

  希絲莉亞打從心底厭惡眼前的男人,竟然因為被拒絕而做出如此傷天害理的事。只為了這樣,就濫用那本不屬於自己的力量去破壞搶奪別人平穩的生活。

  塞諾索用力的轉過身,面向山洞外。

  「他們不止踐踏了我的自尊,還毀了我的軀體………」塞諾索咬牙切齒的說,「我要報復,我要奪去他們最重要的東西!」

  「而要做到這件事,我需要一個新的軀體,一個可以靠近他們的軀體………」塞諾索一附不懷好意的轉過身,「還有什麼比利用他們最好朋友的軀體更好呢?」

  「你這傢伙………」希絲莉亞彷彿可以感受到當她父母發現塞諾索被附身時的痛苦,那種失去了最好朋友的痛與無助感。

  「但這只是我復仇大計的開始,我最終的目標是他們最寶貝的東西………」塞諾索湊近希絲莉亞的耳邊,詭異的笑著,「那就是你………」

  希絲莉亞聽了震驚的用力的朝一旁閃開,她現在只想逃離這詭異傢伙的身邊。

  怎麼自己會是這傢伙復仇的目標?當時自己應該還沒誕生於世上,如何成為復仇的目標?

  「看到自己寶貝女兒的未來被毀掉,這比直接向他們報復更加有效,」賽諾索瞇起雙眼,「只可惜他們也看不到了………」

  看著希絲莉亞疑或且驚嚇的表情,塞諾索滿足的笑了。

  「你以為你為什麼會成為一個術士?」塞諾索邪惡的笑著,「你當真認為是偶然嗎?」

  希絲莉亞不安的皺著眉頭。一切不是偶然嗎?她可是在暴風城中繞了大半天才決定要成為術士的,不是嗎?她可以選擇成為和母親一樣的牧師,或是和父親一樣的戰士,但因為不想背負著父母親的負擔,所以選擇了別的職業。不是這樣嗎?

  「希絲莉亞啊!希絲莉亞!」塞諾索像是看著無助獵物般的說著,「你的命運早在你出世前就被定好了!」

  「艾舒是個強大的牧師,這個是我不能改變的事實,但我能改變的,是她不能掌控的未來!」塞諾索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主人賜與的這力量還真是普通人無法擁有的!你知道嗎?在我決定離開艾舒之前,我在她身上下了黑暗的詛咒,雖然不會影響到她,但卻影響到了當時存在她體內的妳!」

  「本來只是想試試看而已,但沒想到一切真的進行的這麼順利!」塞諾索大笑了一聲,「不要認為是我瘋了!你對黑暗力量的敏銳性只有你自己知道,黑暗之力對你發出的呼喚,我想妳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吧!」

  「你是個術士!打從你出生之前就決定好了!妳可以認為我在胡說八道,但你卻不能否定你成為了術士這個事實!」塞諾索滿意的看著希絲莉亞,而希絲莉亞則是回以不可置信的眼神。

  「我成為了一個術士那又怎樣?」希絲莉亞顧作鎮定但心裡卻感到很不安,「這跟你那天才的復仇大計又有什麼關係?」

  「我說過,我等這一刻等了好久了………」塞諾索一字一句的說著,彷彿要喚醒希絲莉亞的某些記憶。

  的確,他是說過這句話,那是在他把希絲莉亞從死亡招換回來的時候。

  難道他等待的,正是希絲莉亞的死亡?

  「為什麼把我從死亡招換回來!我都已經死了………」希絲莉亞腦袋一片混亂,她現在只想搞懂發生什麼事。

  「你可別誤會!我把你招換回來,並不是要你重生,」賽諾索打斷希絲莉亞的話,「我是沒料到已經死了的妳竟然還保有著意識,甚至到事後還可以如此的自由思考行走。」

  「你是個有趣的人,也有著一些有趣的朋友,但這些意識都是多餘的,」賽諾索繼續說著,「我並不是把你當成一個人而招換回來的,我需要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軀體!一個充滿黑暗之力的軀體!」

  一句話飄過希絲莉亞的腦海,也讓她心中瞬間充滿了恐懼。

  『我需要個容器,一個可以暫時接收這些力量的容器………』

  此刻希絲莉亞終於明白自己被招換回來的目的,也明白了為什麼身上有著這麼多的封印,更明白了為什麼不管她到哪賽諾索就追到哪。

  一切的一切突然都串起來了,那些奇怪的夢,身上的詛咒,還有窮追不捨的賽諾索。

  封印下的記憶,果然有著不能被解開的理由。


  「好了,希絲莉亞………是時候該啟程了!」一陣沉靜之後,賽諾索再次面帶笑容的看著希絲莉亞,「見過主人之後我可以跟你保證,沒有什麼能再困繞你了!」

  「因為你再也不會感覺到什麼了………」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