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尾聲  》
 

  飄散著鹹鹹海風的暴風城港口旁,艾舒面無表情的坐著,而在她身後默默站著的則是羅提恩。儘管兩人沒有交談也沒有什麼表情,但他們都明白對方心中的情緒其實有多複雜。

  他們的婚禮在混亂中結束,而在那之後他們再也沒有見過塞諾索。

  在婚禮上的騷動平息了之後,艾舒和羅提恩跑了一趟『已宰的羔羊』,想從那些術士們口中打聽點消息,卻赫然發現那裡的術士全受了重傷。就在塞諾索出現於聖光大教堂之前,他莫名奇妙的攻擊了所有的術士,下手毫不留情,他們都認為塞諾索瘋了。

  然而艾舒和羅提恩知道塞諾索是不可能會隨便出手攻擊他人,而從那股攻擊艾舒的氣息來看,那也的確是屬於格溫的。只是本該死亡的格溫為何會以塞諾索的樣貌出現?

  面對這樣的問題,艾舒和羅提恩認為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在殺死格溫的那晚,格溫的靈魂並沒有離去,在抓到機會的瞬間,他奪取了塞諾索的身軀。塞諾索被格溫附身了,但這樣沒有根據的話就算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所有的人都認為,塞諾索走火入魔而瘋了,已經是個無法掌控,發了狂的術士。

  那天被塞諾索的攻擊打中,但艾舒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到底這是因為什麼原因,兩人百思不得其解。以格溫又或著塞諾索的力量來說,想要傷害艾舒那是絕對可以辦到的,但為什麼明明受到了衝擊卻沒有傷害?

  往好處想,或許是他們熟識的塞諾索壓抑了攻擊的力量。往壞處想,這道攻擊可能帶來的是比傷害更嚴重的後果。只是現在沒有人能知道到底答案是什麼。

  現在他們只知道,塞諾索不知到哪裡去了,更不知道該如何去找尋他。然而艾舒和羅提恩知道,他們不能放棄,儘管心很痛,但還是要走下去。

  羅提恩將手放在艾舒的肩上,宛如在安撫她的憂傷,也在平穩自己的情緒。

  艾舒緩緩的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枚煙火,接著輕輕的點燃它。

  鮮紅色的花火射向空中,在夜空中綻放,隨後消失。

  如果看到這枚煙火,塞諾索還會趕過來嗎?

  晚風輕輕的吹在兩人臉上,他們閉上雙眼,不去想答案。

  因為不用想,他們也已經知道答案了。



《 花火 ─全文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