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十八  》
 

  幾年後,艾爾文森林又恢復了平靜,而羅提恩和艾舒也在戰場上闖出了一片天空。他們是完美的搭檔,也在無意間成為了戰場上的傳說。儘管戰場上不再有瑪琳菈和塞諾索,但兩人仍舊繼續努力,替每一場參予的戰鬥寫下光榮的戰績。

  瑪琳菈雖然人不在暴風城,但她的信件卻時常出現在郵箱中。她總會在信中告訴艾舒有關冒險上的事情,有關她遇到的人,以及經歷過的事。在這趟還不算太長的冒險旅途中,她看到了許多平時不會看到的事情,也學習了不少。她希望一天艾舒有時間也可以四處看看,那將會是戰場中吸收不到的寶貴經驗。

  另外一個退出戰場的則是塞諾索。在與格溫戰鬥後不久,他正式宣佈離開了戰場,留在已宰的羔羊當個不安分的術士訓練師。他的決定讓許多人大吃一驚,不過他卻是以『該安份一點了』做為理由,只是沒有人相信他。然而雖然不再像從前那般到處搭訕女孩子,但常常厄蘇拉想找他時卻還是找不到。

  『豬和哨聲旅店』仍然是羅提恩最常出現的地方,而有如往常,只要他在那裡塞諾索也就不會離太遠。以前是瑪琳菈陪著他們兩人喝酒,如今換成了艾舒,只是艾舒仍然是滴酒不沾,搞的羅提恩也不好意思喝個爛醉。

  羅提恩和艾舒兩人越走越近,總是形影不離,終於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他們決定在暴風城的聖光大教堂舉行婚禮。

  這一天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好日子,蔚藍的天晴空萬里,飄了些小雲朵,吹著清涼的微風。所有認識他們的以及聽過他們的人們都聚集在大教堂前,當中包括了不同的種族與職業的勇者及戰場軍官,就連平民百姓也來了一堆。兩人的人緣有多好,真是有目共睹。

  教堂中,艾舒穿著全白的婚紗,而在她身旁的則是難得盛裝打扮的羅提恩。對長期投身戰場的羅提恩來說,穿著厚重的鎧甲反而比這一身禮服來的輕鬆自在。

  人群中許多熟面孔都出現了,就連冒險了大半個艾澤拉斯的瑪琳菈都特地跑回來參加婚禮並附上祝福,但唯獨不見塞諾索。

  艾舒和羅提恩一邊微笑接受大家的祝福,一邊在人群中搜尋著塞諾索的身影。他可以算是兩人最好的朋友,也曾多次在危急時刻伸出援手,若不是他,兩人不會相遇更不會有今天。

  「塞諾索到底跑哪去了?」艾舒焦急的自言自語著。

  「結婚大喜日子,這個傢伙要是給我玩失蹤,我一定不放過他!」羅提恩邊唸著,邊繼續在人群中找尋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仍然沒有塞諾索的影子。


      ※     ※     ※     ※     ※

  另一方面在術士的聚集地,『已宰的羔羊』中,厄蘇拉也同樣在尋找塞諾索的蹤影。儘管各個術士們都不常和人打交道,沒有打算要去參加羅提恩與艾舒的婚禮,但也都算曾吃過艾舒賣的南瓜派,更是聽過他們倆的事蹟,因此希望塞諾索代替其他人去給予祝福。

  就厄蘇拉所記得,塞諾索不久以前才出門,應該不會走太遠才是,然而她卻哪裡都找不到塞諾索。以為塞諾索會回來拿東西,卻沒有一個訓練師有看到他。

  就在厄蘇拉放棄尋找塞諾索的同時,他們見到塞諾索緩緩的走下通道,進到那只屬於術士訓練師的區域。

  「你怎麼還在這裡呀?婚禮不是已經要開始了嗎?」厄蘇拉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的同門師兄。

  塞諾索沒有回應,只是用著十分緩慢的速度環顧了四週,最後他的目光落在厄蘇拉身上。

  突然厄蘇拉感到一陣涼意從脊椎底部上升,心中瞬間被不安圍繞。

  在她面前站的的確是塞諾索,但她卻有種絲毫不認識他的感覺。

  在塞諾索那本該溫和的臉上,掛了一張猙獰恐怖的微笑。


      ※     ※     ※     ※     ※

  「塞諾索那傢伙怎麼還沒來呀!」就連瑪琳菈都忍不住開始抱怨,她來到艾舒身旁,和她一起尋找塞諾索的身影。

  「遲到真不像那傢伙的個性!」羅提恩等的有些不耐煩。

  「啊!來了!來了!」瑪琳菈像發現新大陸似的指著前方。

  順著瑪琳菈的手指,艾舒和羅提恩果然看到人群中朝自己靠近的塞諾索。

  「這種日子你這傢伙還真敢給我遲到!」看到好友終於現身,羅提恩先前的不耐煩通通一掃而空。

  「抱歉,有一點事情要解決一下。」塞諾索笑著。那笑容有點不尋常,卻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勁。

  語畢,塞諾索沒有像其他人一般獻上祝福,更是沒有理會羅提恩的走向了艾舒。

  「艾舒,你今天真美………」塞諾索在艾舒面前停了下來,「我有個禮物要送你………」

  就在艾舒開口之前,塞諾索朝著她伸出右手,一道暗影能量瞬間在他手中凝聚。本來就察覺有些不對勁的艾舒見狀馬上閃開,卻還是被那股能量擊中,當場朝著後方摔了出去。

  在場的每個人都驚訝的做不出反應,就連羅提恩也沒有料到會這樣。愣了一下之後,他馬上介入兩人之間,而塞諾索也同時跳開。

  為什麼塞諾索會突然攻擊艾舒?

  守衛快速的靠近想要制服塞諾索,但塞諾索只是邪惡的瘋狂笑著,接著伸手在空中劃著奇怪的符文。

  「或許有一天我們會再相遇………」他周圍的空間瞬間扭曲,隨後他就消失在眾人之中,剩下殘留的笑聲飄散在空中。

  沒有人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有人能夠理解塞諾索的舉動。

  守衛們在察覺塞諾索消失之後,飛快的和許多勇者一起衝出了大教堂,在暴風城的各處尋找塞諾索的蹤影。教堂中也陷入混亂,羅提恩管不了這麼多,飛奔至艾舒身旁,確定她沒有事。

  艾舒跌坐在地上,就表面上看來並沒有大礙,只是看起來受了極大的驚嚇。她面色慘白的看著前方,在羅提恩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你沒事吧?有受傷嗎?哪裡不舒服?」羅提恩焦急的檢查著艾舒身上是否有傷口,但看來似乎是毫髮無傷。

  「羅提恩………」艾舒用著顫抖的聲音說著,「那個………不是塞諾索………」

  「什麼意思?」羅提恩不解,盡管他相信塞諾索不會做出這種舉動,但所有人都看的出那正是塞諾索,「如果不是塞諾索,那會是誰?」

  「那個感覺………」斗大的淚珠從艾舒眼框落了下來,「是格溫………」

  「他把塞諾索從我們身邊帶走了………」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