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一 》


  
  「你知道嗎?那傢伙就這樣站在我面前!真的!我不騙你!我敢說!他絕對有三層樓高!」

  人來人往的貿易區聚集了許多不同的冒險者,有些忙碌的整理著裝備,有些則是進出著不同的商店來補充接下來冒險會需要的物品,有些檢查著信箱看有沒有朋友的來信,有些只是到處閒晃。這裡是聯盟方的人類主城─暴風城,而貿易區正是全城中最熱鬧的地區。

  「聽你唬爛啦!三層樓!遇到這麼大的野獸,你還會活到現在?」

  冒險者們一邊整理著身上的東西,一邊分享著在世界各地遇到的奇人怪事。

  「我說的是真的啦!不如我們下次就一起去那裡冒險怎樣?」

  這裡之所以會聚集許多人,不光是因為有商店銀行,更是可以尋找一起冒險同伴的好地方。

  「沒問題呀!擇日不如撞日!等等就出發吧!」

  兩個冒險者為背包做了一次最後的檢查,接著一起朝著貿易區東邊的獅鷲獸飛行點走去。


  看著冒險者因為找到同好而興奮的開始新的旅程,艾舒真是打心底替他們感到高興。畢竟這裡遊蕩的冒險者雖然多,但要找到一個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其實並不太容易。曾經也有過冒險者因為意見不合而當眾大打出手,就連前來制止的守衛都被他們捲入了打鬥之中,看的其他平民百姓們嚇的都繞路迴避。

  「南瓜派喔!新鮮的南瓜派!」艾舒把思緒從那兩名冒險者身上拉回,開始繼續喊著。

  她的名字叫艾舒‧卡狄倫,是個普通的平民,她每天都會推著一車的南瓜派來到繁榮的暴風城販賣,然而她的家其實是在艾爾文森林東南邊的一處南瓜田。從小她的父親就因病過世,留下她與母親兩人相依為命。或許也因為長久的過於忙碌,艾舒母親的身體非常虛弱,導致必須讓年紀尚輕的艾舒獨自推車來到暴風城賣南瓜派。

  除了製作南瓜派讓艾舒推去賣之外,艾舒的母親還會兼職幫別人縫補衣服,只是身體不好的她,除了這些也沒辦法多做什麼其他的事。當然,最主要也是艾舒不想母親太過於勞累。

  卡狄倫家的南瓜派似乎是許多暴風城人民愛吃的點心,常常不到天黑就賣個精光,每當有人問起為什麼同樣是南瓜派,她們家的卻特別好吃時,艾舒只是笑著回答說,這是因為裡面加了母親的愛心。

  「嘿!給我來兩個派吧!」一名男性夜精靈獵人來到艾舒的南瓜車前,一臉飢餓的看著那一個個散發著香濃氣味的派。

  「沒問題!一共是兩枚銀幣!」艾舒一邊把派遞給眼前的獵人,一邊微笑的說著。

  「說真的,我吃遍了全艾澤拉斯中我能找到的派,還是你賣的最好吃!」夜精靈獵人一邊笑一邊付錢給艾舒,「不知道是真的因為派好吃呢?還是因為賣派的小姐很可愛呢?」

  「或許兩者都有呢?」艾舒笑著回答,「不要以為這樣說可以打折喔!」

  「兩枚銀幣而已,還能打折到哪裡!」夜精靈獵人迫不及待的開始吃起了派,「下次經過暴風城,再來光顧你呀!」

  「沒問題!路上小心了!」艾舒對忙著吃派沒空揮手說再見的夜精靈獵人說著。

  雖然身穿普通的亞麻布衣,但艾舒全身散發著一種很獨特的氣質,讓不少經過的冒險者都忍不住停下來看看她在賣什麼。她那頭金色的長髮在陽光的照射下,彷彿和車上一個個金黃色的南瓜派產生著共鳴。

  「南瓜姐姐!我要一個派!」一名小男孩伸出手把銀幣交給艾舒。

  「來!這是你的派!」艾舒接過銀幣的同時把派遞給小男孩,「叫姐姐就好了!」

  「謝謝南瓜姐姐!」小男孩抱著派轉身就跑走了。

  有的時候艾舒也會懷疑,是否因為自己有著和南瓜派顏色相近的長髮,讓小孩子忍不住會稱呼自己為『南瓜姐姐』?

  嘆了口氣,艾舒輕輕的笑了笑,其實小孩叫她南瓜姐姐也沒關係,反正自己就是賣南瓜派賣了好幾年,看來是和南瓜有著解不開的緣份了吧!看著那一車烘培到幾乎完美的南瓜派,艾舒馬上想到每天天還沒亮時,母親就已起身來烤派。對於母親這般的辛苦,若是賣不光這些派,怎麼過意的去?

  「喲!南瓜姐姐!我也要一個派!」

  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艾舒把頭抬了起來。

  「南瓜姐姐不是給你叫的!」艾舒翹起了半邊眉毛,看著眼前穿著長袍還不斷偷笑的人類,「塞諾索!」

  「哎喲!我只是開玩笑的啦!」塞諾索話雖這麼說,卻還是止不住笑。

  這名穿著長袍的男人名叫塞諾索‧尤納爾,每天他都一定會來到艾舒這裡買一份派,長久下來,艾舒也知道他的名字。不過這並不是塞諾索自己告訴她的,而是常常在他身後都會看到另外一個呼喚他名字的女人,只是每次艾舒看到的總是不同的女人。

  「塞諾索!」這次也不例外,一名有著俏麗短髮,穿著時尚的女人不太高興的喊著。

  「是!是!」塞諾索吐了吐舌頭,拿著派朝那女人走去,「你說肚子餓呀!我來買派給你吃不好嗎?」

  女人沒有回應塞諾索,只是一臉不屑的看著艾舒的方向。她似乎對艾舒那一身寒酸的打扮有偏見。

  「這派看起來就不好吃!人家不要啦!」女人用著嗲到不能再嗲的聲音說著,聽的就連離她有段距離的艾舒都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既然連艾舒都聽不下去了,更別說是塞諾索,不過他彷彿對這種嗲聲有某種程度上的抵抗力。

  「什麼不好吃!這個派我可是吃了很多次的!」塞諾索似乎不太滿意自己愛吃的派被嫌棄。

  「你是因為派好吃?還是對賣派的那個女人有興趣呀?」女人用著諷刺的口氣說著,顯然是在吃艾舒的醋。艾舒無奈的看著她,連自己怎麼招惹到她都搞不清楚。

  「派是真的好吃啊!」塞諾索非常誠實的回答。

  「那你繼續去吃你的派吧!」女人似乎是生氣了,用力的推了塞諾索一把之後,轉身氣沖沖的走掉,留下一臉無辜,還拿著派的塞諾索。

  看到這樣的結果,艾舒轉過頭,忍不住偷笑了出來。其實這不是她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了。


  說實在,塞諾索人長的是不錯,有著輪廓分明的臉孔,看起來斯文成熟,個性開朗講話也很風趣,深得許多女性們的愛慕。然而也因為在女性中太受歡迎,他身邊的女伴也常常換來換去,算是暴風城中無數花花少爺之一。

  「怎麼不去追人家?」艾舒看著走向她的塞諾索,強忍住笑意。

  「其實,她跑了也好,」塞諾索皺了皺眉頭,開始吃起手中的派,「你沒聽到她的聲音嗎?天呀!就連我都快受不了了………」

  「噗………」艾舒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原來還有這位花花少爺搞不定的女人。

  聽到艾舒偷笑,塞諾索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其實眼前這金髮少女他也曾搭訕過,不過馬上就被艾舒用一個派給混過去。之後他不甘心的又嘗試了幾次,誰知道每次艾舒都能夠成功的轉移話題,甚至讓他離開時手中都多了一個派,口袋少了一枚銀幣。不過這也造就兩人今日那不算太深也不算太淺的友誼。


  「咦?這個鐵罐子是做什麼的?」塞諾索瞄到推車上的一個小鐵罐,鐵罐裡有著不少銅幣和些許銀幣。

  「喔!那個呀!」艾舒撐起身子看了看塞諾索口中的鐵罐子,「因為新年慶典就要到了!但我卻沒有什麼好看的裙子可以穿,所以我想籌些錢呀!」

  新年慶典,一個為了迎接新的一年所舉辦的慶典,是每個女孩子所嚮往的一天。那天不但街上會有許多不同的攤販,到了晚上12點時,廣場還會點燃許多美麗的花火。有伴侶的則會拉著伴侶一起欣賞美麗的畫面,沒有伴侶的,則是打扮的漂漂亮亮,希望這一天能夠找到一起看花火的對象。

  艾舒想參加慶典並非因為她想找個能一起看花火的對象,她只是想穿漂亮的衣服參加慶典一次,哪怕只有這麼一次都好。艾舒家裡並不富裕,甚至可以算是貧窮,她沒有什麼漂亮的裙子,只有幾件亞麻布制成的衣服。她沒有和母親提起裙子的事情,因為她不想加重母親的負擔,所以放了個鐵罐子,讓路過的人,或是買派的人,可以捐些零錢,好讓她可以去城裡買件裙子穿。

  「原來是這個原因啊!」塞諾索一臉恍然大悟,「哎喲!一件裙子能有多貴?你跟我講不就好了!看在這麼久的交情上!我幫你出錢啦!」

  「這怎麼可以!」艾舒瞪大雙眼,「謝謝你的好意了,但是我可以自己籌錢!」

  再說,她們之間又有什麼特別交情了?艾舒想不出來。

  「那………」塞諾索掏出幾枚金幣,「就當我捐的好了!」

  「哪有人捐這麼多啦!」艾舒急到把鐵罐子搶了過去。

  塞諾索手中還拿著金幣,看著艾舒抱緊罐子的模樣,笑了笑之後,把錢給收了起來。他知道艾舒的個性十分倔強,雖然是個柔弱女子,但她對於某些事物的堅持卻是無人能比的。

  「怕你了!我不放金幣,不放銀幣,」塞諾索笑著掏出了幾枚銅幣,「銅幣總行了吧?」

  見到如此,艾舒才緩緩的把鐵罐子放回原位,而塞諾索則是將那幾枚銅幣投入了鐵罐中。

  「謝謝你囉!」艾舒笑了笑,表示感謝塞諾索的捐贈。

  「沒問題!」塞諾索苦笑了幾聲,這是他第一次送人金幣還被退貨,「好啦!明天再來找你買派,我先回去了!不然那些術士找不到我可要把我給宰了!」


  塞諾索口中的術士正是聚集在法師區的一角,一間名為『已宰的羔羊』酒吧底下的術士們。那裡是術士的聚集地,似乎也是塞諾索居住的地方。

  看著漸暗的天色,艾舒快快的把剩餘的派給賣了,趕緊推著推車朝家的方向去。雖然路上會有守衛巡邏,但夜晚的艾爾文森林還是有種令人害怕的感覺,特別是對一介平民的艾舒來說。

  推著推車,艾舒一如往常的把預留下來的派分給辛苦守城門的守衛,接著離開了暴風城。她完全沒有發現到,在森林那眾多的大樹之後,有一雙眼睛一直注視著她,直到她踏進自己的家門才離去。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