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


  風和日麗的一天,氣溫不算太高,也有微微的涼風吹來,是個適合出外郊遊的好天氣。塞諾索‧尤納爾閉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種天氣就是要帶個美女在沙灘上漫步,累了就找個陰涼的樹下大口喝著啤酒才是。然而就在他睜開眼時,見到的卻是一片黃澄澄的荒野,就連一棵能夠遮蔭的樹也沒有,而在他身旁的只有一名身穿厚重鎧甲,流著一身臭汗的戰士。

  錯了!這畫面全都錯了!

  塞諾索大聲的嘆了一口氣,接著把美女相伴的海灘畫面甩出腦海。

  人總要學會面對現實。

  「你這傢伙嘆什麼氣啊?」戰士對塞諾索的行為有點意見,用著嘲諷的口氣說著,「該不會是累了吧?怎麼這麼沒用?」

  停下了腳步,塞諾索雙手抱胸,皺著眉頭打量著走在前方的戰士。

  羅提恩‧馬斯泰爾,一個在戰場上出了名,有著『不要命的戰士』之稱的傢伙,也是塞諾索最好的朋友。兩人相遇於暴風城,在多年的相處下成了難兄難弟,傳說不管在哪裡,只要找到其中一個,另外一個肯定在不遠處。在這充滿謠言的世界上,兩人甚至差點被傳成有著超越友誼的關係,好在他們和一般男人一樣對女性有著極大的興趣,才免於太過頭的傳言。

  「你是當真不上戰場了?」塞諾索對著無視他而繼續向前走的羅提恩喊著。

  除了暴風城,兩人最常出沒於戰場上,在那裡他們可以毫無保留的揮舞武器作戰,勇往直前,不用懼怕任何事物。他們可以說是戰場上的名人,然而就在不久前,羅提恩卻因為衝太快而讓隊友無法跟上,導致他孤身闖入了大批敵人當中,還險些喪命。幸好當時有個與他同樣不要命的牧師,不顧危險的衝上前去及時治療他,否則現在就不會這麼安然的走在這裡和塞諾索聊天。

  羅提恩停下了腳步,沒有做答,但塞諾索的話他全都聽進去了。

  因為衝動而闖入敵人群中並不只這一次而已,但被人當著所有隊友面前訓話卻是同一遭,還要是個只上過一次戰場的新手牧師。羅提恩雖然沒有因此生氣,但卻感到無地自容。他一直以為自己做的都是對的,卻在那一刻發現原來他錯了,只是一直以來沒有人告訴過他而已。

  「艾舒說的是沒錯,不過你該不會真的就這樣放棄了吧?」塞諾索繼續說著。

  戰場軍官已經開始召募下一場戰鬥的隊伍,換做從前,羅提恩肯定是第一個衝上前去報名的,但這次塞諾索卻遲遲沒有看到羅提恩去寫下自己的名字。

  「我會去,艾舒也會去,但你呢?」塞諾索沒理會羅提恩的沉默。

  塞諾索口中的艾舒就是當時救了羅提恩的牧師,也是當時在隊友面前罵他的戰場新手。不只如此,她還是羅提恩和塞諾索的好友,更是羅提恩抱持著好感的女人。

  「再說吧!」羅提恩總算是開口了,「發生了那種事,我沒有什麼臉面對他們。」

  他們指的就是團隊裡的其他成員。

  「那些傢伙才不在乎這麼多呢!就像看戲一樣,再說誰沒犯過錯?」塞諾索大步走向羅提恩,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背,「打起精神來!這樣不像我認識的羅提恩!」

  羅提恩苦笑了一聲,接著轉向塞諾索,「休息夠了嗎?可以繼續向前走了?」

  這次換塞諾索說不出話。他無奈的點了點頭,沒想到自己巧妙的『假談話真休息』竟然被看穿了。

  「我是個術士啊!體力當然沒有你們這些戰士好!」塞諾索半抱怨著,「明知道這一點還不讓我騎馬,真是虐待人!」

  「哈哈!當成修練呀!」羅提恩放聲大笑著,「這趟到西部荒野本來就不是來郊遊的!」
  
  「就算是郊遊也不該是跟你來。」塞諾索白了羅提恩一眼,而回應他的則是一陣大笑。
  
  的確,他們不是來玩的,而是收到委託要來這裡調查些事情。

  在艾爾文森林和鄰近的西部荒野長期受到名叫『迪菲亞兄弟會』的強盜集團的擾亂,特別是西部荒野的情況最為嚴重,許多居民都早已搬離了那裡。居民的撤離讓西部荒野更加荒涼,而強盜們便是更進一步的佔領了住宅和礦坑,但他們能做到的也僅有如此,畢竟在西部荒野的哨兵嶺守著一群人民軍。人民軍的責任就是打擊強盜,調查出他們的巢穴並加以消滅。

  西部荒野人民軍的存在十分重要,但由於人手不足,所以對於調查一事進行的十分緩慢。雖然有不少路過的冒險者們幫忙打擊強盜,但過了許多年卻還沒有辦法把源頭剷除。他們不斷撲殺補捉強盜,但這樣只是治標不治本,若要徹底消滅『迪菲亞兄弟會』,那就要把他們的首領給擊敗。

  一般來說,重心放在戰場上的塞諾索和羅提恩沒有必要和強盜扯上關係,但由於最近人手實在不足,因此軍官們趁著他們沒有上戰場的時候,快手的安排他們一些工作。本來塞諾索不想接下此事,誰知道羅提恩率先一口答應,出於面子,塞諾索也只好跟著點頭。塞諾索萬萬沒想到的是,對方竟以『你們能力很足夠』為由,只安排他們兩個前去調查。其實對抗強盜他們一人就綽綽有餘,但以防萬一真的和強盜們對上了,一個可以應付敵人,另一個則是可以回去通風報信。

  「那些傢伙分明是把我們一個人當十個在用!」塞諾索邊走邊碎碎唸了起來,「先說好,要是遇到什麼事,你留下,我去報信!」

  「為什麼是我留下?」羅提恩抗議。

  「你比較耐砍啊!」塞諾索說著敲了敲羅提恩的鎧甲,接著快速把手縮了回去,「痛………」

  「聽你鬼扯!」羅提恩沒有多做理會的繼續向前走。

  根據人民軍的情報,在西部荒野以南有個荒廢的小鎮,據說被『迪菲亞兄弟會』佔領,因此很有可能是他們的據點之一。他們更是聽說看似普通的小鎮底下其實藏有一個礦坑,而強盜們則是在那做些見不得光的勾當。從捕捉到的『迪菲亞兄弟會』叛徒口中得知那礦坑被稱為『死亡礦坑』,裡面也的確藏有不可告人的重大秘密。

  塞諾索和羅提恩的任務不是要去消滅強盜,只是調查小鎮周遭的狀況,最重要的是不要打草驚蛇。兩人也沒搞清楚到底上頭實際想要做什麼,然而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乖乖的去勘察一下。

  到了小鎮附近後兩人仔細的觀察著周遭狀態,除了幾個在鎮上遊蕩的強盜以外,實在沒什麼發現。但是跟其他地方比起來,這裡的強盜似乎多了一點。

  「就是這裡了。」羅提恩雙手抱胸的看著遠處完全沒發現他們的強盜們。

  這裡怎麼看都像普通的荒廢小鎮,很難想像有什麼大據點的存在。

  「話說,礦坑的入口怎麼會跑到鎮裡去了?」塞諾索疑惑著,「不是應該在一些偏僻一點的地方嗎?」

  「誰說礦坑的入口一定要在野外?」羅提恩歪頭,「不過,除了鎮裡以外,可能還有別的方法可以進入礦坑吧!」

  「小鎮後方就是個小山丘,我敢打賭那裡一定有山洞可以進去!」塞諾索十分確定的拍了拍手。

  「那去看看吧!」羅提恩做出了決定。

  看著羅提恩豪邁的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一副沒打算閃避的模樣,塞諾索突然擔心羅提恩會不會像戰場上般的直接衝到人群中。

  「你該不會想這樣大搖大擺的穿越小鎮過去吧?」本想默不做聲的塞諾索最後還是決定開口。

  「你當我這麼笨呀?」羅提恩沒好氣的瞪了塞諾索一眼,接著指向一旁通往小山丘的小路,「繞過去啦!」

  「我怕你不知道而已………」塞諾索鬆了一口氣,跟上羅提恩的腳步。


  一直到來到了山丘下塞諾索才發現這山丘一點也不小,雖然坡度不算太陡,但看著眼前那片寬大又長的坡,他突然有想回家的念頭。羅提恩完全沒有察覺到塞諾索想打退堂鼓的心態,自顧自的開始往上走。為了不讓羅提恩有機會取笑自己,塞諾索只好硬著頭皮跟著上坡。

  穿著布衣在後方輔助功擊的術士在體力上果然比不過衝前鋒的戰士,兩人坡爬了好一會兒,羅提恩還精力充沛,塞諾索卻已氣喘如牛。

  「你要我上一整天的戰場都無所謂,但爬一整天的山我就沒輒了!」爬到山頂的時候,塞諾索終於撐不住了,「我要休息!」

  「你丟不丟臉啊?」羅提恩皺了皺眉,卻也答應稍微休息一下。

  「是,我丟臉丟到家,這樣行了吧?」塞諾索沒好氣的應著,接著在懸崖邊找了顆巨石坐了下來,「做任務歸做任務,但看到這般美景,怎麼能夠不停下來欣賞呢?」

  從塞諾索所在的位子望出去,可俯看整片西部荒野的西面海岸。長長的海岸邊有不少的魚人在閒晃著,看到陌生的生物靠近就舉起武器攻擊。塞諾索不太喜歡魚人,但有的時候在一旁觀看他們到也是挺有趣的。

  把頭稍微往西南看去,可以見到西部荒野的燈塔。據說那裡有個鬼魂船長,關於他的傳聞可是一大堆,但到底是真是假塞諾索也不知道,假如有天有機會遇到那位鬼船長,他或許會問個明白吧!只是懶的走太多路的他,實際上卻是從沒去過那座燈塔。

  「可以走了嗎?」羅提恩對魚人或是鬼船長都沒興趣,不是說這裡風景很差他不想看,只是還有任務在身,他想早點把它搞定。

  「再等一下啦!」塞諾索懶散的答著。他悠閒的態度有的時候讓羅提恩很想把他抓去揍一頓。

  羅提恩嘆了口氣,繼續環顧四周。

  在他們身後不時會有幾名迪菲亞強盜經過,但似乎沒有一個人發現他們。羅提恩很好奇,他們是真的沒看見自己還是全都裝出來的?不過答案可想而知是前者,不然他們兩個應該早被包圍了才是。這些強盜不會裝做沒看到人,若是看到了,不是被洗劫一空就是殺人滅口,但當然,羅提恩完全不怕他們。

  轉過身再次看了塞諾索一眼,他完全沒有移動,仍舊凝視著那片海平線。

  看著專注的塞諾索,羅提恩突然有股想捉弄他的衝動。平時自己坐在暴風城的運河邊發呆時,塞諾索總是會偷偷摸摸來到他身後,在他耳邊大聲叫他的名字。驚嚇度百分百,這讓羅提恩心裡非常不是滋味,特別是當自己嚇的跌入運河時,更是丟臉丟大了。

  或許這是個很無聊的舉動,但在無聊的時候,無聊的人就一定會做出無聊的舉動。

  「塞諾索!小心後面!」羅提恩用著自己洪亮的聲音朝著塞諾索喊著。

  果然塞諾索馬上跳了起來,並且第一時間轉過身。

  見狀的羅提恩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但他的笑聲在有機會發出來前就停止了。

  由於瞬間的跳起加上轉身,塞諾索沒有穩住腳步,一個失足的往後滑。他什麼都還來不及說,更是什麼都來不及做,就在羅提恩面前摔下了那陡峭的懸崖。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