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四 》


  學會傾聽葉子的聲音之後,薩奈拉晚上不再聽到惡魔的低喃,她心中的憤怒也越來越平緩。法特恩的死亡對她來說仍舊是道傷口,但現在的她已經看開了許多。

  復仇之心讓她成了惡魔的目標,讓她脆弱也讓她失去理智。現在她醒了,她了解當初卡德里昂和她說的那番話中的意思。

  『復仇所帶來的力量並不是真正的力量,它會讓你看不見,也聽不見,妳會變強,但那不是真正的成長。』

  或許現在的她並無法像先前那般不要命的去砍殺敵人,但至少現在她總算有種找回自己的踏實感。就連米納利亞對於她的轉變也感到很高興。她十分慶幸卡德里昂能夠來到薩奈拉身邊。

  漸漸的,薩奈拉不再獨自行動,也開始和自己的隊友們互動,雖然仍是擺著一副冷酷的模樣,但至少不會再給人一種無法親近的感覺。現在的她是個有威嚴的隊長,不是個令人懼怕的傢伙。

  卡德里昂仍然三不五時跟隨在薩奈拉身後,儘管她已經不會再被惡魔的低喃給誘惑。他仍會在薩奈拉受傷的時候治療他,因為薩奈拉還是不肯放下法特恩的劍。只要一天還是以戰士的身分作戰,她就還需要卡德里昂的治療,就算她本人依舊堅持不需要,但卡德里昂說什麼也不願離去。

  「我很好奇你的天賦到底是什麼?」薩奈拉忍不住問著卡德里昂。

  每一個職業都有三種不同的天賦可以學習,就像牧師的三種派系,德魯伊也有專屬自己的三種系別。

  德魯伊的三種天賦分別為肉博近戰的野性天賦,專精於治療的恢復天賦,以及用自然力量來做攻擊的平衡天賦。雖然卡德里昂老是在治療自己,但薩奈拉從獲得的治療量可以得知卡德里昂的天賦一定不是恢復系。

  「我是什麼天賦有什麼關係?重要的是你需要一個補師。」卡德里昂總是這麼回答。

  薩奈拉笑了笑,不再追問。

  其實她大概也能猜出個答案來。


  一天夜晚薩奈拉和卡德里昂兩人在阿斯特蘭納附近巡邏,由於和城鎮很近,所以其他隊友並沒跟來。一切看起來是多麼的平靜,讓人無法聯想到會有什麼危機藏在這座森林裡。

  「你知道嗎?在這座森林裡,每一片落葉都有他們自己的故事,從發芽到落下,他們見過的是我們看不到的景物。」一片葉子落在卡德里昂肩上,「只要你仔細去聽去感受,就能聽到他們訴說著自己的故事。」

  「那你的故事呢?」薩奈拉問著,「如果我仔細聽,聽的到嗎?」

  卡德里昂不語,只是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他從沒提到自己的過去,薩奈拉不知道那是一段什麼樣的故事。有的時候她覺得很不公平,自己的喜怒哀樂全都被卡德里昂看穿,但關於卡德里昂,自己卻什麼也不知道。他總是用微笑帶過一切,適時的講出一些大道理,指引別人,照顧別人,但所有關於自己的一切卻隻字不提。他是在搞神秘,還是刻意把什麼事情鎖在心底?

  「真是個搞神秘的傢伙。」明白卡德里昂什麼也不會說,薩奈拉搖著頭繼續向前走。

  自從能夠聽到葉子的聲音後,薩奈拉時常仰望一棵棵高大的數木。彷彿很高興有人在傾聽,葉子總會告訴薩奈拉一些發生在梣谷中的故事。夜精靈的故事,野獸的故事,甚至是部落的故事,她曾經開口詢問過卡德里昂的故事,但就連葉子也不願透露半點訊息。

  「不過就是一個老德魯伊的故事罷了,沒什麼特別的。」卡德里昂無所謂的說著。

  「你有很老嗎?」薩奈拉停下腳步。

  曾受過祝福的夜精靈一族能夠有很長久的壽命,據說甚至可以長生不老。他們的外表在到達某個年齡後幾乎就停止改變,不像其他種族般會有很明顯的老態。就拿夜精靈之首的高階女祭司泰蘭德來說,她曾經歷過將近一萬年前的上古戰爭,而現在的她看起來仍是十分年輕美麗,沒有任何年老的跡象。

  這樣說來,除非卡德里昂自己透露,不然沒有人猜的出來他的真實年齡。

  卡德里昂沒有回答,只是若有所思的望著前方的樹林。

  「他走過的路可比妳見過的人還多呢!女孩。」

  熟悉的聲音冷不防的在兩人身邊響起,薩奈拉反射的抽出身後的長劍,卡德里昂則是快速來到薩奈拉身旁。

  不用多作思考兩人也能聽出這聲音來自泰莎娜。

  「我有這麼可怕嗎?」泰莎娜一身黑的坐在一旁的岩石上,大樹的影子將她完全遮蓋。

  除了一直存在她身邊的那股黑暗的氣息外,兩人感覺不到其他的氣息。

  「不用緊張,今天我只是來找你們說說話而已,還是說………不歡迎我嗎?」泰莎娜露出微笑,但沒有人知道那微笑之後到底藏了什麼秘密。

  「我沒什麼話好跟你說,」薩奈拉馬上開口,手中的劍越握越緊,「你到底想怎樣?」

  泰莎娜輕輕嘆了一口氣,接著把目光從薩奈拉身上移開,轉向卡德里昂。從她的神情看來,這一次的目的似乎是卡德里昂。

  「卡德里昂,你怎麼沒有乖乖的和你的同胞們一起沉睡呢?」泰莎娜輕輕的說著。

  聽到這句話,卡德里昂的身體微微的震了一下。雖然是很細微的動作,但他身邊的薩奈拉卻注意到了。

  對於德魯伊這個職業薩奈拉並不是十分了解,但就她所知,似乎是上古戰爭時跟棲息於這世界的巨龍們有過協議,在戰爭結束後,一些德魯伊們將進入一個被稱為『翡翠夢境』的空間中沉睡。他們會沉睡到什麼時候,沒有人知道,但在這世界需要他們時,他們就會醒過來。

  這麼說來,卡德里昂也是那時候要進入『翡翠夢境』的德魯伊之一嗎?

  「現在回頭還可以,泰莎娜,跟我回去吧!」卡德里昂保持著冷靜。

  「我不要。」泰莎娜一口拒絕,「現在的我很好,我不要回去那個牢籠裡!倒是你,為什麼不跟我走呢?如果那時候你跟我ㄧ起走的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這麼的………痛苦。」

  「讓我痛苦的是,看到你在黑暗中越陷越深。」卡德里昂語氣中的難過已經掩飾不住,「妳已經聽不到了吧?大地的聲音。」

  這次換泰莎娜的肩膀震了一下。

  薩奈拉沒有出聲,靜靜的聽著兩人的對話,看著兩人的互動。週遭的氣氛很沉重,薩奈拉慶幸自己已經擺脫先前的不安和焦躁,以至現在的她能夠冷靜的觀察兩人的動靜。

  「我不需要那個聲音!」泰莎娜把頭撇開,「那種聲音有什麼用?它能改變一切嗎?不行!唯有靠自己的雙手才能改變!」

  「那麼這樣的改變是你所期望的嗎?變成這個樣子的世界………」卡德里昂的話越說越緩慢,「變成這樣的自己………」

  卡德里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好似被什麼刺中一般的突然退了一小步。

  「卡德里昂!」薩奈拉見狀收起手中的長劍,攙扶住一時不穩的卡德里昂。

  這不是第一次薩奈拉見到卡德里昂這樣,常常在晚上巡邏的時候卡德里昂會突然行為異常,接著告別薩奈拉後消失在樹林中。每一個晚上,幾乎同一個時間,好像有什麼病痛在他身上定時發作,但像現在這般劇烈反應還是第一次。

  卡德里昂右手捂著胸口,眉頭深鎖,看起來就像極力在壓抑著某種痛楚。

  「很痛苦嗎?你知道你可以不用一直忍受這樣的折磨。」泰莎娜的語氣中帶著一絲柔和,但不管她說什麼,薩奈拉聽在耳裡都是虛假。

  「你對他做了什麼?」薩奈拉瞪著沒有任何動作的泰莎娜。

  「現在嗎?沒有,我什麼都沒做。」泰莎娜淡淡的說著。

  「今天的談話就到此為止,反正現在的你也沒辦法好好說些什麼吧?」泰莎娜轉過身,「請多保重了,卡德里昂,希望下一次還能見到你。」

  卡德里昂沒有回話,斗大的汗珠從他額邊滑落,薩奈拉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能繼續攙扶著他。泰莎娜在兩人面前緩慢的步入森林的陰影中。

  「至於你剛才的問題,卡德里昂,我並不喜歡變成這樣的世界,但我說麼也不會再回去了。」語畢泰莎娜完全沒入黑暗之中。


  時間過的很緩慢,卡德里昂沒多說什麼,只是堅持自己沒什麼大礙,休息一下就會沒事,然而這一休息就是好幾個小時,讓一旁的薩奈拉擔心卻不知該如何是好。她不知道在卡德里昂身上有什麼問題,除了待在他身旁之外,想不出別的辦法。

  泰莎娜說出的『希望下一次還能見到你』倒底意味著什麼?難道卡德里昂的生命正在流逝?

  她想問清楚卡德里昂和泰莎娜之間的關係,她想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現在的薩奈拉終於冷靜的觀察泰莎娜,而她也發覺泰莎娜和所有她曾遇到過的敵人不同。她被黑暗惡魔的腐壞氣息包圍著,但在她身上卻沒有明顯的邪惡。她身上帶著許多不同複雜的情感,讓薩奈拉無法理解她真正的目的。

  「如果你真的那麼想知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我可以告訴你。」卡德里昂突然開口。斗大的汗珠仍然掛在額邊,但他的呼吸明顯的平穩許多。

  「你沒事吧?」薩奈拉再次詢問。

  「我沒事。」卡德里昂穩定自己的呼吸。

  微風輕輕吹過,兩人上方的葉子不停發出沙沙的摩擦聲,宛如想說些什麼卻什麼都沒有說。
  

  「那段葉子不願告訴你的故事,就讓我親自傳達給你吧!」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