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棘谷的天氣依舊是這麼好,幾乎每一天睜開眼都會看到藍天與白雲。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吸進了大口悶熱的海邊溼氣,忍不住咳了一下。

  在我前方的武器匠師傅稍微抬頭看了我一眼,發覺我在瞪他之後,趕緊繼續手邊的工作。

  「你這一組匕首可是非常細緻呢!應該要常常保養才是,不要幾年才來做修理啊!」武器匠師傅一邊敲敲打打一邊跟我說,只是他不敢再抬頭看我一眼。

  我沒有說話,只是盯著武器匠師傅正在修護的我的匕首。我也想好好保養它,但是自從那一次的戰鬥之後,我已經沒有勇氣再抽出這兩把匕首,更別說是拿來修理了,就連稍微碰到都心痛不已。

  這兩把匕首是我和失去的戰友們唯一的聯繫。

  武器匠師傅把匕首舉起來,透過陽光的照射,有點磨損的刀鋒依舊散發著淡的紫光。我一邊看著匕首,一邊陷入了回想。



      ※     ※     ※     ※     ※

  我坐在位於守望堡後方高高的岩石上,一個人喝著難喝到了極點的啤酒。這裡沒有幾個人找的到,找到的更沒有幾個爬的上來。現在的我只想清靜一下。

  與燃燒軍團的惡魔作戰了多久了?問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匕首在多次的揮舞下已經殘破不堪,就我來看,它們可能撐不過下一次的戰鬥吧!那些該死的惡魔守衛的皮膚實在有夠厚,不只多花了我一堆力氣,還多消耗了許多武器的耐久度。這兩把匕首可是跟著我闖盪許久了,本來想說這次戰鬥後,要讓他們告老還鄉的,誰知道還沒打完,他們就要葛屁了。

  要不是修裝備的師傅跟我說實在是無法修補,我想我會直接帶著他們上戰場,繼去拼命。我看著手中兩把實在是有點慘不忍睹的匕首,心中升起一整個無奈。在戰場上,沒有匕首的盜賊就跟沒了魔法的法師一樣,等死。

  「喂!要來決鬥嗎?」矮子獵人帶著挑釁的口氣對著我喊著,他也知道我的匕首即將壽終正寢了,所以故意來開我玩笑的。我想他是不滿之前被我打的慘兮兮,所以報仇吧!

  「打贏沒有武器的盜賊,跟打贏沒有魔力的法師一樣光采!真有你的!」我對矮子獵人發出冷笑。遠處傳來我們小隊地精戰士不留情的笑聲,讓矮子獵人尷尬的甩頭離開。

  該死的匕首竟然選在這個時候壞掉,那下一場戰鬥我是要拿什麼去打?我可不會什麼鐵拳鐵頭功,沒有武器,我可真的是沒輒了。

  「去看看軍需官有沒有什麼可以替代的武器吧!」這次傳來的是小隊法師的聲音,他的聲音聽起來是多麼的冷靜,只是現在的我只能外表冷靜,心裡卻焦急如焚。

  「不如你教我拿法杖去揮算了!」我嘆了一口氣,要我拿那些普通的匕首來揮,還不如讓我拿法師的杖去敲人來的快。

  不是我挑剔,只是近戰用的武器,不適合用的就是不適合,用不順手的拿來替代,跟沒拿其實也差不多。

  「盜賊會用法杖,天下大亂。」小隊營養不良的牧師也來湊一腳,「這幾天應該還不會開戰,你趕快看能不能去哪裡找個武器來用吧!」


  我知道我跟他們決鬥的時候都沒有手下留情,他們每一個抓的到機會來損我的就一定不會放過,只是我也知道,雖然講話有時候損了點,但他們還是關心的啦!只是現在心情亂糟糟的,煩死了。

  我把破爛的匕首放到一旁,繼續胡思亂想。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我就以尋覓武器的名義回去暴風城,然後再也不要回來算了!

  突然我的眼角瞄到艾舒小姐慰問士兵們的模樣,我又不想離開。搞什麼?我是為了看一個女人而來戰場的嗎?難道暴風城裡就沒有更好的女人了嗎?

  想一想,好像真的是沒有,所以我還在這裡。


  「呼,這個坡還真難爬………」就在艾舒小姐離開我的視線時,我聽到身後傳來聲音,我轉過頭,赫然發現羅提恩爬著那陡峭的斜坡來到我身旁。

  「喲,這裡的風景還真是不錯啊!」羅提恩在我身邊的岩石上坐了下來,手中抱著一個木頭箱子。

  「是啊!沒有幾個人能爬的上來呢!」我沒有看他,只是凝視著前方。

  他是我的情敵,我幹麻看他?

  「那我沒摔下去還算不錯囉?」羅提恩笑了笑,接著望向了遠處的黑暗之門。

  「嗯………」我隨便應了一下。

  我們之間陷入了沉默。雖然加入了團隊也有好一陣子了,只是我一直沒有機會和他說到話,應該說,我跟團隊裡的很多人都沒有說過話。打架倒是另當別論。

  「聽說你的匕首壞了?」羅提恩突然打破了沉默。

  「你怎麼知道?」我半驚訝的看了他一眼,前幾個小時才發生的事,他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

  「薩多說的,」羅提恩笑了笑,「應該全團隊都知道了吧!」

  薩多‧鐵頭,就是那個該死的大嘴矮子獵人,鐵頭是吧?看我下次打破你的鐵頭………


  「這個給你。」羅提恩將手中的木頭箱子遞給我,我沒有接過。

  「我不隨便收別人的東西。」我很直接的拒絕了羅提恩。

  「看一看吧!」羅提恩繼續將木箱子塞到我手中。我慢慢的把木箱子打開,接著整個人愣住了。


  那是一雙完美的匕首,弧度像是月亮一般利落,嶄新潔淨的刀鋒微微的散發著紫色的光芒。不用多看一眼就知道這是相當貴重高級的匕首。


  「這我不能收,」雖然心裡很想摸一下,但我還是忍住,將箱子蓋上還給羅提恩,「太貴重了。」

  「哈哈!你在客氣什麼?」羅提恩突然笑了兩聲,說真的,我有點被他嚇到。

  「我可以把它們送去拍賣場,讓渴望擁有它們的人以金錢去競爭,但我並不認同這樣的作法,」羅提恩沒有等我開口,「好的武器就配好的勇士,你是我看過最認真勇敢的盜賊,也一直是隊裡傷害輸出最高的,我想,這組匕首交給你是最好不過。」

  「我想它們也希望能在一位厲害的盜賊手上發光吧!」羅提恩站了起來,「就當是謝謝你讓我看到這麼好的風景吧!」

  「這………」我抱著木箱子,口中說不出話來。

  雖然是我的情敵,但羅提恩不外乎是個讓我尊敬的戰士,而從他口中聽到自己是個厲害的盜賊,其實心裡也是很爽。

  「好了!該去準備休息了!」羅提恩伸了個懶腰,「好不容易可以休息個幾天,你也好好把握吧!」


      ※     ※     ※     ※     ※


  「瑟洛斯哥哥的匕首好漂亮喔!」蘭達的聲音將我從回憶中拉回現實。

  武器匠笑瞇瞇的一邊看著我一邊把匕首交還給我,他的笑容上彷彿寫著:請付錢,謝謝!

  把錢袋清空了之後,我把匕首收回腰間,接著發現蘭達一直再看我。

  「幹麻一直看我?」我被蘭達看的有點不知所措,「你愛上我啊?可惜我對小女孩沒有興趣………」

  「瑟洛斯哥哥怪怪的………」蘭達的表情變的古怪,接著調皮的抓著我的衣服,「蘭達好無聊喔!瑟洛斯哥哥陪蘭達玩!」

  「你要玩什麼?」我搞不懂小女孩的心理在想什麼,不,應該說,我搞不清楚女性們的心裡在想什麼,「你哥哥呢?」

  「卡戈達哥哥一大早就和其他的大哥哥們離開營地了,好像說是要『教訓聯盟的雜種們』!」蘭達學著卡戈達的口氣說著。

  從一個小女孩口中聽到『教訓聯盟的雜種們』還真是………不適合,只是她哥哥是個那樣子的傢伙,也是沒辦法的。

  經過蘭達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早上的時候的確有個獸人獵人來找過我,叫我加入他們的團隊。當時的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團隊,於是拒絕了他,而卡戈達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之後,他也沒有再問過我。我記得那時候有一大群部落的勇士們一起離開了格羅姆高營地,各個充滿殺氣………難道,他們是要去找聯盟打野戰?

  野戰在荊棘谷是家常便飯,然而每一次爆發,不管是聯盟勝還是部落贏,都會有不少的犧牲。我個人認為要打就在戰場上打,野戰一向不是我的作風。


  「瑟洛斯哥哥!帶我去找卡戈達哥哥好不好!」蘭達再次拉了拉我的衣袖。

  「啥?你要去找你哥哥?」我愣了一下,她哥哥可是在野戰,刀劍不長眼,要是傷到這個小薩滿,那我不是被他像剁豬肉一樣給剁了?不,應該是剁豬骨才對………

  「不帶我去就算了!我自己去!」蘭達對我做了個鬼臉,接著朝營地外面跑去。

  小鬼頭,你不要命還要拉我一起去啊!都是跟你那個魯莽的哥哥學壞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到處跑!雖然心裡這麼想,不過擔心蘭達的安危,我還是追了出去。我不參戰,只是要把這人小鬼大的小娃兒抓回來。


  沒過多久,我就聽到了遠處傳來打鬥聲,我知道我靠近了野戰的現場,然而我知道蘭達一定也在附近。很快的我就在一旁的樹叢找到了蘭達的身影,只是她看起來非常的害怕。想也知道她為什麼害怕,畢竟她只是個小女孩,見到打打殺殺的場面,能夠不害怕嗎?我快速來到樹叢,將蘭達抱在懷中,不讓她看到這些血腥的畫面。

  聯盟與部落的廝殺,鮮血飛濺的畫面,像極了我每晚都會夢見的場景。那是惡夢,那是地獄,那是我一直揮之不去的記憶。突然間,熟悉的身影落入了我的視線。就在我對面跨越那佈滿廝殺的小路旁,小術士縮著身體躲在樹叢中。

  為什麼小術士會在這裡?她是無辜被捲入野戰的嗎?

  小術士害怕的在發抖,然而當有人受傷跌到她旁邊時,她還是快速的掏出繃帶來幫人止血。我突然擔心起她的安危,只是現在我無法幫她什麼。讓我稍微安心的是,在她的前方有個女夜精靈獵人像是保護她似的沒有移動位置。小術士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倒是在我懷中發抖的蘭達,我必須快點將她帶回營地。

  「瑟洛斯哥哥………」蘭達害怕的說著,「可不可以去幫卡戈達哥哥,我好怕他受傷………」

  我抬頭看了不遠處在打鬥的卡戈達,雖然我對他沒什麼好感,但他畢竟是蘭達的哥哥,要是他出了什麼事,那蘭達該怎麼辦?

  「卡戈達是勇敢強壯的戰士,他不會有事的,」我安慰著蘭達,「我先帶你回營地!」

  「可是………」蘭達很害怕,但她似乎放不下她哥哥。

  「要是你待在這裡受了傷,那他要怎麼辦?反而會讓他擔心不是嗎?」我對哄人不在行,只希望這樣說可以說服蘭達跟我回去。

  蘭達一邊留著眼淚一邊點了點頭,我環顧四周,在確定沒有危險之後,帶著蘭達離開了樹叢。

  這時候我聽到了卡戈達的一聲怒吼,轉過頭,發現他被一個聯盟的矮人戰士砍傷,而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下一個致命的攻擊即將落在他身上。

  一手還牽著蘭達,我做出了我沒想過我會做的事情。

  我抽出了腰間的飛刀,朝著那矮人戰士射了過去。

  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矮人戰士倒了下去,而卡戈達也再同一時間轉向我的方向。他看到了我,也看到了蘭達。我沒有多做什麼,只是快速的將蘭達帶離了野戰的範圍。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