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殺了一個聯盟的勇士,這是我沒有想過我會做的。儘管現在的我是個屬於部落的不死族,殺了一個聯盟也不會有人說什麼,只是麼輕易的取走一條性命,不管是聯盟還是部落,都讓我感到些許不知所措。

  「卡戈達哥哥!」蘭達突然發出興奮的叫聲,接著朝營地門口衝了過去。

  太陽已經西下了,卡戈達以及些許的部落勇士落魄疲憊的回到營地,從他們的狀態看來,這場野戰獲勝的是聯盟。

  看到蘭達抱著卡戈達的安心表情,我的心理感到安慰了許多。

  「剛才要不是你,我是回不來了。」卡戈達來到我身邊,雖然口氣一樣的不客氣,但我聽的出感謝的意思。

  「蘭達在擔心你。」我簡單明確的說著,希望他可以察覺到他妹妹的不安。他拍了拍蘭達的頭,接著轉身離開。

  從卡戈達的背影,我看到了憤怒,不是對我,也不是對蘭達,而是對讓他們慘敗的聯盟。我知道卡戈達是個有仇報仇的傢伙,看來從此之後,他遇到的聯盟將不會有好下場。

  突然小術士的身影浮現我腦海,要是她還在荊棘谷裡沒頭沒腦的解任務,那不是隨時有著被卡戈達遇上的可能?到時候要是她的戰士不在她身邊,那她絕對死定了。


  隔天早上,天才剛亮我就到處開始找尋小術士的蹤影,因為擔心她的安危,讓我一整個晚上沒有睡好覺。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這麼擔心她,存脆是因為她長的像艾舒小姐嗎?還是有別的原因?

  找了一個早上,也找了半個下午,最後我來到了前一天野戰的區域。地上的血跡還在,只是屍體已經被野獸們給清乾淨了,我四處找著,似乎沒有看到小術士死亡的證據。我鬆了一口氣,這就表示小術士還活著。


  「死胖胖!我就說你要我死啊!」熟悉尖銳的叫聲傳進了我的耳中,不用思考我也知道那是誰的聲音。於是我朝著聲音的方向快速前進。

  小術士,你又引到了多少野獸?

  我沿著小路跑著,直到一群黑猩猩恐懼的與我擦身而過,我當下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全部中了小術士的恐懼嚎叫,而會讓小術士施放恐懼嚎叫的只有一個可能。果然當我再次找到小術士的時候,她被猩猩給包圍了。


  「吼!」猩猩發出惱怒的嘶吼,讓小術士嚇的轉身就跑,只不過因為太害怕的緣故,她在轉身的時候因為腳軟跌了下去。

  猩猩群朝她衝了過來,已經沒有辦法了。我一個箭步衝到小術士身旁,在她落魄爬起來的同時,我抓住她的手腕朝著沒有猩猩的方向拉去。

  我完全忽略了自己這麼做反而會嚇到小術士,她猛然的將手抽回,整個人驚嚇到愣在原地。她突然的抽手也讓我愣了一下,只是馬上識意到猩猩的憤怒。

  我看了看來勢洶洶的猩猩群,再看了看毫無反應的小術士,最後朝著北方獵人的營地用力的指了一下。那些獵人是現在離她最近的幫手了,只要她能安全的到獵人那裡,應該就沒問題了。接著我也顧不了小術士有沒有反應,朝著猩猩群跑了過去。

  猩猩是群居動物,只要我能夠引注一隻的注意,應該可以順利的捕捉所有猩猩的注意力。一邊這麼想,我一邊抽出腰間的匕首,朝著第一隻猩猩揮出了一刀。果然在第一隻猩猩的哀嚎下,全部的猩猩都開始瘋狂的追著我。正合我意,這樣他們就不會有心思再去攻擊小術士了。


  我穿過樹叢與樹叢,一邊跑一邊對身後的猩猩揮著匕首。雖然猩猩與人類是這麼的相像,但畢竟猩猩就是猩猩,牠們不會蓋房子也不會烤牛排,牠們就是一個猩猩腦,笨的要命。打不過我,還要一直追,追到最後,我沒受傷,他們都死光了。當我跑到海邊的同時,最後一隻猩猩也倒下了。

  我收起匕首,雙手插腰的看著眼前一動也不動的猩猩,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猩猩死了,小術士追丟了,人也累的要命,不撈點值錢的實在對不起自己。想到這裡,我掏出了許久沒派上用場的剝皮小刀,開始熟練的剝著猩猩的毛皮。要是技術好,這皮可是可以賣不少錢的。


  太陽開始西沉,我在風中聽到了腳步聲,抬起頭,看到的竟然是小術士。

  她不是去獵人的營地了嗎?怎麼還在這裡?

  驚訝的我突然發現小術士似乎正看著我,現在我身上都是猩猩的血跡,手中又是血淋淋的小刀,跟我說她沒被嚇到我絕對不信。在小術士開始她的高分貝攻擊前,我想我該先把身上的血跡清掉。

  我跑去一旁的海邊開始洗刷身上以及小刀上的血跡,還好現在我是不死族的,骨頭上的血跡比皮膚上的血跡好洗多了,果然不一會兒就全部洗乾淨了。小術士還在看我,我這才發現我洗血跡的笨拙動作全被看光了。

  雖然不是脫光在洗澡,不過還是有點尷尬。不,是很尷尬。

  小術士沒有發出我想像中的高分貝尖叫,反而她笑了。

  她笑了!人類的小術士在看到不死族的我之後笑了!見到她笑了我也終於放鬆了,接著趕緊把匕首給收起來。說不定她已經知道我不會傷害她了吧!


  「希絲莉亞‧馬斯泰爾!」小術士一邊喊著一邊指了指自己,接著指著我。

  我歪了歪頭看著她,這是她的名字嗎?馬斯泰爾,好耳熟的名字。

  「希絲莉亞!」小術士再次指著自己喊了一遍然後指了指我,似乎是認為我聽不懂。其實我聽的懂聯盟的語言,那是因為我死前曾經是個聯盟。

  「瑟洛斯‧卡薩。」女孩子都自我介紹了,我當然不能失禮。

  「什麼?」這次該小術士歪著頭看我。

  這傢伙是不懂還是聾子啊?

  「瑟洛斯‧卡薩。」我再次報上自己的姓名。叫做希絲莉亞的小術士愣了一下,接著張著口想說些什麼。

  該死,我忘了她是聯盟,她應該聽不懂我說的不死語言吧!可是現在的我又只說得出不死族的語言,下巴又在死前被打歪了,讓我的發音更加不標準。

  希絲莉亞嘗試了幾次之後,露出一臉放棄的表情。

  「希絲莉亞!」她指了指自己,接著指向我,「阿賊!」

  小姐,你說什麼?我歪著頭看她,赫然發現她想叫我阿賊!這麼難聽的名字我才不要!我好歹也是一個大帥哥啊!好啦!變成不死族之前我是個帥哥,只是現在,我應該也是最帥的不死族吧!

  「瑟洛斯‧卡薩!」我不放棄的重複著,我不要『阿賊』這麼難聽的名字。

  「阿賊!」她不肯退讓的繼續大聲喊著。

  這樣的對喊持續了幾分鐘,最後我實在是認輸了,只能抖抖肩無奈的看著她。

  我竟然輸給一個女人。

  「我贏了!」見到我擺出了放棄的臉,她興奮的又叫又跳,讓我好氣又好笑。


  被這樣叫,要是她是個男人,我應該會直接撲上去扁他一頓,只是她不是男人,她是個小術士,又是個跟艾舒小姐如此相向的小術士。

  對呀,除了氣質之外,她跟艾舒小姐實在是太相像了,像到我有點不敢相信。希絲莉亞‧馬斯泰爾。馬斯泰爾,馬斯泰爾,馬斯泰爾………

  羅提恩‧馬斯泰爾。

  我愣住了。

  我終於知道她是誰,也終於知道為什麼她與艾舒小姐如此相像了。眼前的這個女孩,希絲莉亞,她正是羅提恩的女兒。

  艾舒小姐的女兒。

  是啊,自我從死亡爬回來已經這麼久,我的時間停止了,並不代表別人的時間停止了。只是,這是巧合嗎?還是是命運的牽絆?難道因為沒辦法保護艾舒小姐,所以讓我復活後遇到她的女兒嗎?

  再次看著眼前單純直接的希絲莉亞,我這麼多年來緊繃的心不可思議的放鬆了。


  一隻海鳥飛過天空,清脆的叫聲入耳卻不再顯得寂寞。

  或許這麼久以來,我就在等待你的出現吧!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