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昏沉沉的日子過了一天又一天,我每天一如往常的站在格羅姆高營地旁的海邊,凝視著同一片海。聽說看著海面聽著海聲可以平伏複雜的思緒,但我已經看了這麼多天的海面,聽了這麼多夜的海聲,怎麼思緒卻沒有平伏多少?

  這幾天我都沒有找尋過希絲莉亞的蹤跡,更沒有離開過營地,我把自己留給雜亂的思緒,站在海邊不斷的吹風。


  「瑟洛斯哥哥又在吹風了!」蘭達抱著一根比之前還粗還大的木頭來到我身邊,接著用力的把木頭插在我腳邊,「大地的圖騰會給你力量喔!」

  看著蘭達,我忍不住笑了笑。我很想告訴她,不是木頭大一點,力量就多一點。圖騰之力來自圖騰,不是來自海邊的一塊木頭。只是看著她天真的笑臉,我把想說的話都吞了回去。

  「謝謝,」我輕輕的說著,「蘭達以後一定會是個偉大的薩滿。」

  「當然!」蘭達充滿自信的看著我。


  在我們身後傳來沉重的腳步聲,不用回頭,我也知道是誰靠近了。

  「卡戈達哥哥!」蘭達一個轉身朝著卡戈達跑了過去,接著指了指插在我旁邊的木頭,「你看我的大地圖騰!」

  「那只是一塊木頭而已。」卡戈達一針見血的說著,而蘭達則是嘟著嘴,跑回我的身邊。

  「蘭達,我有話要跟這個傢伙說,你先回去營地裡。」卡戈達瞇起眼睛看著我,而蘭達則是繼續嘟著嘴,慢慢的朝營地走去。她很聽卡戈達的話,就我所知,他們家裡似乎只剩下他們兄妹相依為命。

  看著蘭達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外後,我轉向卡戈達。他並不是一個人,在他的身後站了一個不死族的盜賊。成天喊打喊殺的卡戈達有話要跟我說,讓我感到些許不安,而看到他身後的盜賊,我又更加不安,這次來找我,絕對不是為了決鬥。

  「聽說你最近跟一個人類混的不錯嘛!」卡戈達用著瞧不起人的口氣說著。那不死盜賊在卡戈達身後狡猾的裂嘴笑了笑。

  「你是喪失鬥志到找跑去找人類獻殷勤嗎?」卡戈達輕茂的說著,「還是你想當護花使者啊?」

  「這跟有沒有喪失鬥志沒有關係吧?」我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我不是很確定卡戈達想說什麼,然而我幫助希絲莉亞的確是事實。

  「聯盟跟部落勢不兩立,」卡戈達直直盯著我,「幫助人類,就是與部落為敵。」

  「如果你只是來跟我說這些浪費時間的東西的話,你不如多陪陪蘭達吧!」雖然我有的是時間,但要我在這裡聽他說教,我還不如找個樹叢去睡大覺。

  「跟他說這麼多沒什麼用吧!這傢伙曾經是個聯盟,當然是幫聯盟多一點囉!」不死盜賊的話像是看不見的針一般的刺進了我的耳朵。

  他怎麼知道我曾經是個聯盟?

  「聯盟也好,部落也好,我從來沒在乎過自己到底站在哪邊,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清楚,要做什麼,也沒人可以管的了我。」我一邊說,一邊瞪向那不死盜賊。

  或許是看到我從死亡爬了回來,又或者是聽過我的名字,不管這不死盜賊是怎麼知道我曾是聯盟,但我的想法始終沒有改變過。我是我自己的主宰,聯盟還是部落,我一概不在乎。

  「話說,剛剛在北邊海岸殺的那個人類術士還真難搞呢!」不死盜賊突然轉向卡戈達,裂開嘴又笑了笑,接著斜眼偷瞄了我一眼,「這荊棘谷內應該還有很多聯盟等著被殺吧!」

  「嗯,不堪一擊!」卡戈達沒有多理會那不死盜賊,只是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要是你做出什麼對不起部落的事情,我一樣會殺了你。」卡戈達最後拋下一句話後轉身離去。不死盜賊見狀趕緊追隨卡戈達的身影離去。沒有看到什麼熱鬧,他顯得有些失望。

  就是有他這種傢伙,不死族才會被這麼多人討厭,就連許多部落的傢伙都對不死族感到厭惡,真是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突然我的思緒在我的目光轉回海面的時候顛覆了。

  那不死盜賊剛剛說什麼?他說早上再海邊殺了一個人類術士?

  希絲莉亞的臉浮現在我腦海,我似乎看到她躺在自己的鮮血中,任由冰冷的海風吹散她金色的長髮。

  不安牽動著我的情緒,我馬上轉身離開了海邊,朝著北方的海岸跑去。


      ※     ※     ※     ※     ※


  人類術士身上的傷口還在流血,只是體溫已經漸漸的流失,儘管我用繃帶綑綁住了傷口,卻還是阻止不了生命的流逝。

  知道那不死盜賊口中的人類術士不是希絲莉亞時我心裡的大石頭也跟著放下了,只是看到死亡的人類,卻讓我感到無比傷痛。這具屍體,讓我想到了我失去的戰友,讓我以為自己還是個人類的想挽救他的性命,只是在確定無法救回他的時候,我的心情跌入了更深的谷底。

  到底,我能夠救到誰?

  不死盜賊裂嘴的狡猾笑容浮現我腦海,他是故意要讓我知道他殺了個人類,我想他也料到我會跑來查看。該死的傢伙,他到底在想什麼?他到底要什麼?

  腳步聲從我的身後傳來,雖然很輕,卻無法隱藏住他的存在。是我太大意才讓這傢伙靠的這麼近,我進入警戒狀態,還來不及抽出匕首,只是猛然回過頭。

  眼前的人兒像是被石化般的停在原地,她的表情充滿驚嚇及恐懼,看到她,我只有驚訝。


  希絲莉亞。

  在察覺到自己因為警戒而讓雙眼充滿敵意,我馬上放鬆,緩和那有著殺氣的眼神,但還是太遲了。

  「不要………過來………」希絲莉亞恐懼的退後著。

  她該不會以為我殺了這個人類?

  我看了看身後的人類屍體一眼,再看了看希絲莉亞。她肯定是誤會了,我想解釋,卻想到她聽不懂我的語言,想靠近,卻讓她退的更遠。

  「我說不要過來啊!」在我嘗試靠近的瞬間,希絲莉亞退了一小步,而她的惡魔也切到了我們之間。就像遇見迅猛龍那次一樣,他想保護他的主人。

  「原來你和他們都一樣!」隔著她的惡魔,我聽見希絲莉亞的吼叫,「我以為你和其他人不一樣!結果你………」

  我彷彿聽到信任破碎的聲音,她的聲音中帶著恐懼,帶著不安,帶著失望,帶著痛。我不知所措,我該怎麼告訴她,我沒有殺人!我要怎麼讓她知道,我和其他人不一樣?

  突然希絲莉亞失控的轉身就跑,她陷入了恐懼而四處亂竄。如果這是個普通的海岸邊,那或許我可以離開讓她平靜下來,然而這裡不是安全的海岸,在離我們不遠處,有個食人妖的廢墟,而她,正往著那群食人妖跑去。

  假如她這樣衝進食人妖群,那她肯定沒命,食人妖不像野獸一般好應付,他們絕對會在一瞬間內了結掉希絲莉亞的性命。想要阻止這種事情發生,我只有一個方法。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這麼做。

  我快速的衝向希絲利亞,在她靠近那群食人妖前朝她的腹部一拳揮了過去。我無法平定她的恐懼,也無法在她衝進食人妖群前抓住她,我只能打暈她,然後將她帶離危險。

  接住昏厥過去的希絲莉亞,我抬頭看向她的惡魔。似乎是知道我沒有惡意,藍色的虛空行者沒有朝我撲過來,站在原地看著我。

  現在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只是我不知道當希絲莉亞清醒過來時會有什麼反應。她會害怕的繼續逃亡?還是舉起魔杖跟我拼命?不管如何,現在我不能放下她一個人,我沒有看到她的戰士,當下能夠照顧她的,只有我。


  我將昏迷的希絲莉亞安置在海邊的一棵樹下,然後在離她不遠處生了一個小營火。只是可能剛剛情急之下,下手重了一點,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她都沒有清醒過來。

  天空漸漸暗下,想到她一直昏迷著都沒有吃到東西,於是跑去海邊釣了些魚。不是我自誇,我釣魚的技術可是一流的,每一隻釣到的可都是又肥又嫩的極品。不用好一會兒,又肥又大的魚就上鉤了,成為營火上美味的燒烤。

  晚上的海風異常的冷,為了怕她冷到,我順手殺了一隻附近迷路徘徊的荊棘谷老虎,剝了牠的皮蓋在希絲莉亞身上。她的惡魔依舊安分的守在她身旁。

  一切都做好了,我退到營火邊,看著荊棘谷的日落,等著希絲莉亞清醒過來。


  等待的時間過的總是最慢,一秒鐘像是一分鐘,一分鐘則感覺像是一小時,等到魚都快烤焦了,我終於察覺到身後有動靜。緩緩的轉過頭,果然看到撐起身體的希絲莉亞。

  她的雙眼緊閉著,像是等著承受什麼攻擊一般。我沒有移動,只是蹲在原地看著她,看到她這樣,我的心好痛,要不是出於無奈,我也不想傷害她。

  過了許久,她緩緩的睜開雙眼,在四目交接的瞬間,我看到她的恐懼退去。

  如果可以,我想跟她解釋早上的事情,只是她聽不懂我的話。我輕輕的站了起來,在她的手邊擺下了一捆繃帶,嘗試告訴她,我會出現在那人類身邊只是為了想救他。放下繃帶之後,我馬上退回了營火邊,維持著我們之間的安全距離。


  「你………」希絲莉亞看了看繃帶,再看了看我。我想她應該是知道了我的意思。

  「你這個笨蛋………」沉默許久之後,她終於再次開口,「笨死了………」

  或許我是笨吧!所以才讓她誤會,才讓她受傷,才讓她驚嚇過度。

  「只會做一大堆讓人誤會的舉動,笨死了!」希絲莉亞叫著。在她的語氣中沒有憤怒也沒有恐懼,讓我安心了許多。如果罵我可以讓她好過一點,那就罵吧!

  「我也知道你是為了保護我,不讓我衝到食人妖群中才打暈我的………但是很痛啊!」希絲莉亞越叫越大聲。

  「吼………」原本安靜的虛空行者隨著她的叫聲變大,也開始在一旁鬼吼鬼叫。

  「笨死了笨死了笨死了笨死了啦!」希絲莉亞一邊叫一邊撿起我剛剛放在她手邊的繃帶朝我丟了過來,但被我已盜賊本能的反射動作給閃躲過去。

  罵完了,丟完了,她的精神也好多了,再來應該是肚子餓吧!我轉過身,把那快焦掉的魚拿了下來,遞到她面前。

  希絲莉亞錯愕的看著我手中的烤魚,卻遲遲沒有接過。她是擔心我的手藝,還是怕我在裡面下毒?我知道烤魚看起來是難看了一點,不過我可以保證味道很好,於是我沒有把手移開,堅信著她會接過去。


  女人是個難懂的生物,我從來沒搞懂過,也可能永遠不會搞懂。烤魚沒接過去,倒是眼淚掉了下來。我可以打人也可以被打,可以對付惡魔,也可以對付野獸,但對付女人的眼淚就完全沒輒。我什麼也沒做,為什麼她會掉眼淚?難道真的是烤魚太難看了?

  我慌張的看著她的惡魔尋求幫助,但虛空行者彷彿是沒看到我般的在一旁晃來晃去,這下可好,我該怎麼辦?幫她擦眼淚嗎?我一手還拿著烤魚,另一隻手想去幫她擦眼淚,但一伸出去就看到自己那隻冰冷的骷顱手,不用說女人了,就連我自己看到都怕了!

  慌張嗎?當然慌張!這種程度比排了一整晚的隊都買不到限量版的暴風城特製啤酒還遭,只要能夠止住她的眼淚,要我做什麼都行。

  是啊!什麼都行!


  就在我拿著烤魚不知所措的時候,她笑了,希絲莉亞終於笑了。這可讓我大大的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烤魚惹的禍,但為了避免她再落淚,我還是不要把這難看的東西塞給她好了。

  「阿賊,謝謝你………」希絲利亞突然開口。突來的感謝讓我搞不清楚狀況。

  「謝謝你,讓我能夠繼續相信,」希絲莉亞的臉上還有淚,但嘴角卻微微上揚,「相信聯盟和部落可以和平共處………」

  聽到這裡,我也忍不住微笑起來。

  我並沒想過聯盟和部落能不能和平共處,我一向我行我素,要打架就打,沒事就擦身而過。和平共處未嘗不是好事,如果這是她所相信的,那我就想辦法讓她可以持續相信下去。如果這是她的希望,那我就守在這裡,讓她的希望可以持續。

  日落時的荊棘谷好平靜,伴著她的微笑,平靜到可以安撫我的思緒及傷痛。

  剛來到荊棘谷的時候,我像隻找不到目標的落單海鳥,將自己鎖在半個天空裡不斷徘徊。或許我是為了艾舒小姐而回到這裡,然而此刻我清楚的明白,過去的已經過去了,海鳥也終於找到了另一半的天空。


  我想保護你,儘管我是個不死族而你是個人類,只要你還願意相信,我就會一直守護在你身邊。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