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十二 》


  自從羅提恩發火的那次之後,艾舒和他幾乎沒有再對話過。艾舒並不是一個愛發脾氣會記仇的女人,所以事後她也曾經假裝沒事發生的和羅提恩打招呼,然而收到的卻都只是冷淡的回應。

  艾舒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了什麼惹到羅提恩,假如自己做錯事的話他大可講明,也不用像這樣的冷戰。艾舒不懂,難道這一切純粹是因為自己上了戰場的關係嗎?難道羅提恩就這麼不希望在戰場上看到自己嗎?

  面對羅提恩突然對艾舒開始的冷戰,塞諾索和瑪琳菈都感到很尷尬。他們嘗試問過羅提恩到底是怎麼了,但羅提恩卻說沒有什麼事,而艾舒就更不用說了,她自己也都搞不清楚,但若是要她不再參予戰場活動,那是不可能的事。


  微風徐徐的吹過艾舒的臉頰,她為了羅提恩那晚大發脾氣的事情想了很久,卻始終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為此事苦惱了好久的她,坐在暴風城的港口,一邊望著那平靜的海線一邊發著呆。只要有什麼心煩的事情,她都會到此坐上一個下午,或許是過去少有看到海的機會,只要一看到海,她的心就莫名的平靜。

  那次在戰場上的種種畫面從艾舒的腦海快速撥過,她努力尋找著自己是否有做錯的地方,然而除了一些小失誤之外,卻想不到有什麼嚴重的出錯。越想越煩燥,艾舒用力的吸了一口海風後,再緩緩的吐氣,試著以此來紓解那股煩躁之氣。

  「喲!又一個人吹風呀?」同樣的語氣聽了這麼久,艾舒不用轉頭也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但禮貌上她還是回過頭去,算是打個招呼。

  塞諾索帶著一貫的輕鬆表情站在艾舒身後,雙手交叉於胸前。

  「你怎麼會散步散到這裡來呀?沒去街上找漂亮小姐搭訕?」艾舒開著玩笑,藉此轉移自己的思緒。

  「要找漂亮小姐還不容易?」塞諾索笑了笑,「這邊不就一個?」

  艾舒頓了一下,接著沒好氣的笑了。

  「不要開玩笑了!」艾舒搖著頭,「你找我啊?」

  長時間的相處下來,認識艾舒的人都知道她一個人的時候老愛跑來港口吹風,對於不常晃到港口的塞諾索來說,他會出現於此一定是為了找人。

  「也沒刻意要找你啦!只是想說看看你還好嗎?」塞諾索站到艾舒右手邊,「一直看你悶悶不樂也不太習慣。」

  「原因是什麼你應該也知道呀!」艾舒無奈的把目光轉回海面上。

  塞諾索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最近唯一發生過,能讓艾舒這麼迷惑的事情莫過於那晚發脾氣的羅提恩了。

  真的講起來,羅提恩那晚突然的發火的確是嚇到了不少人,也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然而身為好朋友的塞諾索,就算不是完全明白,也大致上感覺的出來原因為何。

  「說實話,」艾舒突然又把頭轉向塞諾索,「我是不是真的有做錯什麼?」

  看了艾舒一眼後,塞諾索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接著搖頭。

  「不,你沒有做錯什麼事。」塞諾索的答案讓艾舒更迷惑。

  「如果我沒做錯事,那羅提恩為什麼會發這麼大的火?」艾舒百思不得其解,「若是我沒有參予那場戰鬥,是不是他就不會發這麼大的脾氣了呢?」

  聽到艾舒這般猜忌,塞諾索忍不住露出了微笑,他知道艾舒為什麼現在會這麼心煩。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現在的狀況用這句話來形容是再恰當不過的了。

  「我說呀!」塞諾索瞄了艾舒一眼,「若是你因此而放棄參予戰場,那你才是做錯了!」

  艾舒更加不解的看著塞諾索。

  「你是個很好的牧師,不要因為那小子的態度就有所動搖!」塞諾索的話給了艾舒幾分信心。

  「但為什麼………」艾舒還沒說完,塞諾索就搖了搖手指,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你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而羅提恩那傢伙也不是個不分是非黑白的人,」塞諾索說著,「我認識他這麼久以來從沒看過他這樣過,但仔細想想之後,大概也能猜到是為什麼。」

  「那是為什麼?」艾舒恨不得塞諾索馬上把答案告訴她。

  塞諾索笑了,如果由他告訴艾舒到底是為什麼,那就沒有意思了。

  「到底為甚麼呢?就讓你自己去好好的想一想吧!」塞諾索從艾舒身旁慢慢的退開,「羅提恩不是個會隨便發火的傢伙,更不是個複雜的人,仔細想想,就會知道他腦袋裡到底裝些什麼了!」

  說完話,塞諾索轉身離去,留下艾舒一個人呆坐在原地。


  想了一個下午,艾舒還是不太明白塞諾索話中的意思,直到天都暗了,她才拖著緩慢的腳步回到家中。才一進門就看到瑪琳菈坐在桌前,似乎是有話想要對她說。

  「艾舒,你最近氣色看起來不是很好,還在為那天的事情不高興?」瑪琳菈見到艾舒進了房,拉著她到一張椅子坐下。

  艾舒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什麼大礙,然而儘管沒說,瑪琳菈也知道自己猜對了。

  看著瑪琳菈欲言又止的模樣,艾舒知道她想問的其實不是這句,在她心中深處,還有什麼別的事情想問艾舒。

  瑪琳菈想了好一會兒才正視艾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終於開口,「你………覺得塞諾索這個人怎麼樣?」
  
  「咦?」瑪琳菈的問題差點沒讓艾舒從椅子上跌下去,她萬萬沒想到瑪琳菈會這麼問。

  「我和塞諾索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你不要想太多!」艾舒堅決的說著,「他是個很重義氣的好人,能遇上他這個朋友我很高興,但真的就只是朋友而已!」

  瑪琳菈聽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追問的意思,這讓艾舒鬆了一口氣。若是她像羅提恩一樣死要把自己和塞諾索扯在一塊兒,那還不知道該如何招架。

  「那羅提恩呢?」

  艾舒愣在原地,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那天晚上羅提恩在酒吧突然發脾氣的畫面再次浮現眼前,接著是新年慶典時喝醉酒的模樣,最後是在南瓜田與格溫對決的身影。

  自己對於羅提恩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其實再清楚不過。

  「就………也是朋友啊………」艾舒知道瑪琳菈一直對羅提恩抱著好感,想到這裡就不知該怎麼回答,「他是個很厲害的傢伙,跟他做朋友很有安全感!」

  「朋友而已!真的!就朋友而已!」艾舒急忙為自己辯解,但支支吾吾的語句卻早就出賣了她。

  瑪琳菈不是笨蛋,從艾舒口氣的差異就能聽出什麼。

  「你也不用再狡辯了,看你這模樣,就知道你一定喜歡上羅提恩了,對吧?」瑪琳菈淡淡的笑了笑,「不過我想你應該也察覺的到,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喜歡上他了,只是一直沒有勇氣說出口。」

  周圍的氣氛有些許凝固,卻沒有任何火藥味。

  「我………」艾舒不知該說什麼,卻也無法辯解,畢竟瑪琳菈沒有說錯。

  「你放心,我不是要叫你怎麼樣,我只是想確認一下而已。」瑪琳菈注意到艾舒開始緊繃的情緒,「見到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後,我就很想問你了,只是今天才股起勇氣問你。」

  那天晚上?難道瑪琳菈也是在說羅提恩發火的事情?艾舒搞不懂,難不成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羅提恩為什麼會生氣,唯獨自己不知道?

  「感情沒有先後順序,所以我們是公平競爭喔!」瑪琳菈說完轉身朝房間走去,臨走前還不忘對艾舒眨一下眼睛,「不過我可以為他付出的比任何人還要來的多喲!」

  看著瑪琳菈離去的背影,艾舒聞到了些許挑釁的意思,但是以她了解瑪琳菈的程度,她知道這不會妨礙到兩人間的友誼。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