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十一 》


  吵鬧的酒吧裡一群冒險者放肆的大聲喧囔著,還不時起身到別桌去拼酒。這些並不是平常四處闖蕩的冒險者,而是剛從東瘟疫之地回來的戰場勇士們。由於打了個勝仗,他們找到了藉口可以好好的喝個爛醉,表面上是慶祝,實際上只是想喝酒。

  這是位於暴風城舊城區,一間名為『豬和哨聲旅店』的地方,說是間旅店卻什麼都有。這裡出名的不只是酒,還有許多美食佳餚也可以在這找的到。在旅店的二樓,一名暴風城眾所皆知的烹飪大師就在那裏販賣著各種不同樣式的食譜。

  「羅提恩!你這次也是一樣不要命嘛!衝的真快!我還以為你又要包滿繃帶回來了!」一名明顯醉到開始胡言亂語的矮人抓著他身旁的年輕人類,一邊大笑一邊喊著。

  周圍的人每個都把目光轉向他,醉醺醺的揮著酒杯看著熱鬧。

  「大叔………」那名被矮人抓著的年輕人一臉為難的看著那名矮人,「你喝醉了!我不是羅提恩啦!」

  那名年輕人穿著一身布袍,也不用他自己說明,他的臉上彷彿就寫著『我是個菜鳥術士』。

  「什麼?你少唬我!」矮人完全不理會那年輕人,繼續抓著他的領口胡亂晃著,「要不是瑪琳菈動作快!我看你這次插翅也難飛了!」

  「老頭!你快把那傢伙給勒死了!」坐在旅店另外一端的羅提恩見狀大聲笑著,就連他都有點醉了,「老花眼竟然這麼嚴重!我看你是該退休啦!」

  羅提恩喊完,惹來週遭一陣大笑。

  矮人仔細的看了看被他抓著的菜鳥術士一眼,這才發覺自己抓錯人。皺著眉頭放開了抓緊那菜鳥術士領口的手,他只是無奈的攤了攤手。

  菜鳥術士突然被放開,整個人沒站穩的跌到地上。雖然知道這名矮人是沒有惡意,但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參予這種團隊,也讓他有點適應不過來。他努力想爬起身,卻因為自己也喝了點酒而使不上什麼力氣。

  「來!把手給我。」一個溫柔的女性聲音在菜鳥術士耳邊響起,他下意識的轉頭去看是誰。

  那是一名穿著長袍,有著金色長髮的女性。她的笑容很溫柔,讓菜鳥術士一瞬間以為自己看到了天使,然而下一秒他回神過來,才認出那是和他一樣初次上戰場,同屬第八小隊的牧師,艾舒‧卡狄倫。由於實在是不太熟練技能,一整場戰鬥下來,被艾舒治療最多的也是他,雖然過意不去,但艾舒還是很溫柔的告訴他要一起加油,這讓他對艾舒的印象十分深刻。

  「小子!人家小姐要拉你起來,你是都沒反應呀?」一名男性的聲音打斷了菜鳥術士的思緒,就在他有機會反應之前,那名男子用力的把他從地上抓起。

  「塞………塞諾索!」菜鳥術士一眼就認出了眼前的男子,他正是和自己一樣身為術士的塞諾索。

  塞諾索是訓練師口中的天才術士,所以幾乎每個新手術士都知道他。很多人都認為被稱為天才的塞諾索應該會很難相處,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相對之下,他雖然常常亂開別人玩笑,但對每個人其實都很和善。

  菜鳥術士一臉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由於喝了點酒,讓他的臉又更加紅。

  「我記得你是叫庫拉克是吧?」艾舒站在塞諾索身後看著菜鳥術士,「以後也要多多指教囉!」

  「多多………指教………」庫拉克目不轉睛的看著艾舒,不好意思笑著。

  『啪!』一個巴掌突然拍在庫拉克後腦袋上,儘管力道沒有大到讓他暈眩,卻也讓他被突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不要色瞇瞇的看著人家,去喝你的酒去!」塞諾索沒好氣的說著,很顯然剛才動手的是他。

  庫拉克摀著頭傻笑著,接著快速的回到座位。他才一靠近座位,屁股都還沒坐到椅子上又被剛才那名矮人用右手臂勾住脖子,硬是拉去灌酒。看樣子他和隊上的人,某種程度上也算混的還不錯。

  「你怎麼這麼粗魯啊?」艾舒皺了皺眉頭。

  「不能對新人太好,這樣等他們變老鳥的時候,才會知道這一路走來有多苦!」塞諾索頭頭是道的說著。

  「所以你也是被打到大的?」艾舒瞇起眼。

  「打到大?」塞諾索用著半笑的口氣回應著,「那些訓練師對我不知道多嚴格!你不會想知道他們對我做了什麼!我只能說,我還活著真是奇蹟呀!」

  塞諾索的話總是讓艾舒半信半疑。

  「喂!你們兩個!這邊!」瑪琳菈從不遠處朝著艾舒和塞諾索揮手。她坐在和羅提恩同桌,身旁有兩個位子,很明顯是留給艾舒和塞諾索的。

  其實艾舒並不是個愛喝酒的人,甚至從來沒碰過酒,但在其他勇士的邀約以及瑪琳菈的堅持下,她還是跟著大夥一起來到了酒吧。只是剛才她決定先回家換個衣服再來,而塞諾索也在瑪琳菈的堅持下成了護花使者。


  「第一次上戰場,感覺如何呀?」由於身在不同小隊,瑪琳菈幾乎是完全沒有與艾舒對話的機會。

  「很緊張呀!雖然在訓練上老師都說沒問題了,但真的進入狀況,還是擔心的不得了!」就連現在回想起來,艾舒還能夠感受到那股緊張感。

  「不過聽說你真的表現的不錯呀!」瑪琳菈笑著,「你看第七第八小隊的,每個都生龍活虎的!是不是呀!塞諾索?」

  塞諾索沒有說話,只是一邊喝著啤酒一邊豎起了大拇指,表示絕對沒有問題。

  「說穿了,還不是因為有塞諾索在隊上的緣故?」就在瑪琳菈和塞諾索稱讚艾舒的時候,一直沉默的羅提恩突然開口了。現在的他跟方才和旅店另外一邊的矮人大喊的他完全不同。

  面對羅提恩的話,艾舒愣在原地,而瑪琳菈的笑容也疆住,就連啤酒喝一半的塞諾索也把酒杯移開嘴邊,帶點訝異的望著他。

  「這跟我有沒有在隊上沒關係吧?」塞諾索把酒杯緩緩的放下,他不太明白羅提恩話中的意思。這樣的口氣,擺明就是在潑冷水,而他也從來沒有見過羅提恩這樣說話。

  「這次是因為有你在隊上所以第七第八小隊才沒什麼危險,要是換成別人,絕對不會這麼順利的。」羅提恩沒有看艾舒一眼,繼續喝著啤酒。

  「羅提恩,你醉了啦!」瑪琳菈嘗試把這詭異的氣氛掃去,伸手拍了拍羅提恩的手臂,然後和艾舒笑了笑。

  然而氣氛似乎沒有任何好轉。

  「我是說真的。」羅提恩並沒有因為瑪琳菈的開口而退步,這反而讓氣氛更加凝固。

  周圍的吵鬧聲持續著,但他們這一桌四人卻特別的安靜。

  「你的意思是,以我的能力不能治療好所有隊友,是這樣嗎?」艾舒壓抑著心中的些許不快。雖然知道自己並不是說很厲害,但也不用這麼堅決的否定她的能力吧?

  「你也不是不知道塞諾索的實力,我看他八成是幫不少新手擋下了不少攻擊吧?」羅提恩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沒有發覺艾舒漸漸升高的不爽指數,仍然用著同樣的口氣說著。

  「羅提恩!」瑪琳菈瞪了羅提恩一眼,但卻沒有造成任何效果。她接著把頭轉向塞諾索,希望塞諾索能說些什麼。

  塞諾索抓了抓臉頰,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有如羅提恩所說,他是真的幫第七第八小隊的新手們接下了不少攻擊,否則艾舒可是有得忙的了。

  「雖然這麼講沒錯,但以第一次參予戰場來說,真的是不錯了,」塞諾索看了面有難色的艾舒一眼,終於開口,「每個人都有第一次,而且這次也沒出什麼失誤,還是大勝利………」

  塞諾索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羅提恩打斷。

  「不是說每次都會這麼好運………」羅提恩才剛開口,還沒說完一句話也被打斷。

  「我是第一次上戰場,總也要給我一點吸收經驗的機會吧?」艾舒終於忍不住了。脾氣再好的她面對羅提恩這樣不講理的態度也會不高興的。

  到底這傢伙是怎麼了?艾舒忍不住問自己,她只是想上戰場幫忙而已,她只是不想再看到他受傷而已,只是這樣子,難道這樣也錯了?雖然以目前來看她的確缺乏經驗,但她深信只要自己夠努力,一定可以有出頭的一天。不管是誰否定自己的能力都無所謂,艾舒都可以一笑而過,但這個人卻要是羅提恩,那個她不顧一切成為牧師,更不顧安危的加入戰場的原因。

  「你也曾經是新手,你應該了解第一次上戰場的心情吧?我知道我在技術上需要更多的磨鍊,但這次也真的是沒有什麼疏失呀!我真的是盡了我所能的一切去幫忙去治療,難道這樣也做錯了?」艾舒越講越激動,激動到整個人都站了起來,「你一定要這樣否定我的能力嗎?」

  「戰場不是遊戲!隨時會鬧出人命的!」羅提恩突然大聲吼著,將酒杯用力敲在桌上,整個人也激動的站了起來,「你懂不懂啊!?」

  整間旅店都因為羅提恩的怒吼而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紛紛轉過頭來看發生了什麼事。

  羅提恩察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沒再多說什麼話,轉頭就離開了旅店,留下同桌的三人一臉不知所措的坐在那。艾舒被羅提恩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愣愣的跌坐回椅子上,瑪琳菈一臉錯愕的看著被羅提恩摔在桌上的酒杯以及飛濺出來的啤酒,而塞諾索則是看著羅提恩的背影消失在旅店的門口。

  他們從來沒看過羅提恩發這麼大的脾氣過。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