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十 》


  這天艾舒一大早就起了床,打算好好的複習一下前幾天剛學到的技能,才一出房門就看到正在整理背包的瑪琳菈。從桌上那一瓶瓶有紅有藍的藥水來看,瑪琳菈肯定又是要上戰場去了。

  瑪琳菈除了是個全職牧師之外,也學習了煉金跟採藥,這樣就可以自己動手做些藥水已備不時之需。通常上戰場她也會多帶一些藥水給羅提恩和塞諾索,特別是羅提恩,以免他又橫衝直撞的跑到補師無法治療的地方。

  看著瑪琳菈小心翼翼的把藥水放到背包裡,艾舒突然好奇到底上戰場還要準備些什麼。

  「咦?你醒了呀?是我吵到你嗎?」瑪琳菈沒料到艾舒會這麼早起。

  「沒有,自然醒的。」艾舒微笑著,「你們又要上戰場了啊?」

  瑪琳菈清點了背包裡的東西,確認好沒有遺漏掉什麼。

  「對呀!這次是要去北方的瘟疫之地和那裡的天譴軍團作戰,」瑪琳菈把背包放到一旁,「似乎是那些天譴軍團數量有增加的樣子,不好好把他們清理一下,對艾澤拉斯會有很大的威脅!」

  「等等就要出發了嗎?」艾舒看了看窗外。天才剛亮,街道上沒什麼人,只有守夜的守衛們最後一次巡邏著,準備要讓早班的守衛接手。

  「還沒,我只是先把東西準備好而已,」瑪琳菈笑了笑,「這一陣子似乎沒什麼人想加入戰場,所以聽說缺人缺的蠻兇的!」

  聽著瑪琳菈說著戰場的事,艾舒離開窗邊,開始準備起早餐。突然一個想法浮上了艾舒的腦海。

  如果戰場缺人,不知道缺不缺牧師?平時羅提恩就已經常常受傷了,要是再缺牧師的話,那他不是就更加危險?抱著這個想法,艾舒在吃過早餐後就出了門,去尋找募兵處。

  她從來沒有上過戰場,也沒想過自己會上戰場,然而,她決定成為牧師的目的,不就是因為不想再看到羅提恩全身掛彩的回來嗎?

  從遇上羅提恩到認識他,現在也可以算的上是好朋友,艾舒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對他的感覺似乎比朋友還要再更上一層。好比塞諾索來說,雖然兩人認識比較久,但卻永遠是像個好朋友一樣。她會擔心塞諾索的安危,但不至於會因此而想成為一個牧師。

  到底為什麼會這麼喜歡羅提恩,艾舒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在羅提恩身上有一種令她無法忽略的感覺。她說不出來是什麼,也不太想去分明那到底是什麼。

  「艾舒小姐不賣派,改行要上戰場了呀?」募兵處的年輕軍官看到艾舒朝自己走來,一臉吃驚的問著。很顯然他也是愛吃南瓜派的傢伙。

  「對呀!雖然大家都很愛吃派,但我也不能賣一輩子的派嘛!」艾舒微笑著,「你們有缺牧師嗎?」

  「牧師缺很大!我幫你登記一下………」年輕軍官在名冊上填下了艾舒的名字,「不過你賣的南瓜派真的是很好吃,不賣了實在有點可惜呢!」

  「謝謝了!」艾舒用笑容回應著。她沒有告訴他,那個會做南瓜派的母親已經不在世上,所以就算她想賣,也沒有得賣了。


  離開了募兵處,艾舒用力的吸了一口氣。

  由於自己是個新兵,不用想也知道不可能會和羅提恩排在同一小隊上,儘管如此她還是很滿足,因為至少他們會在同一個戰場上。


      ※     ※     ※     ※     ※


  迎面吹來的風參雜著刺鼻的臭味,這是艾舒從來沒有聞過的味道,而那令人窒息的空氣和讓人絕望的景色告訴著她,這些是死亡的象徵。

  艾舒的第一個戰場就在東瘟疫之地,在許多年以前是個叫做羅德隆的人類領地。天譴軍團入侵之後,曾經美麗的國土被摧毀,只剩下被瘟疫腐蝕後的大地。

  聯盟這次派出的是40人的團隊,目的是要消滅東瘟疫之地北方近期突然暴增的天譴軍團。他們集合在聖光之願禮拜堂外,聽著羅提恩解釋這次的作戰計畫。

  看著人群最前方的羅提恩用嚴肅認真的口氣講解著,艾舒真正聽進耳中的大概只有一半。現在眼前的羅提恩和平日那個到處輕鬆閒晃的傢伙判若兩人。他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帶有一種魄力,讓人無法不去聽,而他散發出來的氣勢,更是給人一種說不出的信任。

  「以上就是我們這次作戰的計畫,」羅提恩環顧了整個團隊一遍,「有什麼疑問嗎?」

  沒有人出聲。
 
  「那就這樣吧!該修裝備的趕快去修裝備,清理背包的也快去快回,半個小時候我們就出發了!」羅提恩最後宣佈著,接著團隊裡的每個人都各自解散,去做好最後的準備。

  這個團隊一共40人,每五人一小隊分成了八隊。羅提恩理所當然的就排在衝前鋒的第一小隊,負責治療他的是第一小隊的一名女夜精靈牧師。瑪琳菈被排在第二小隊,雖然主要是負責治療第二小隊的成員,但要是有什麼危急,她也要顧好第一小隊的隊友。

  艾舒算是新手,也因此被排在第八小隊,但那並不表示壓力就不大,因為缺乏人手的關係,她所要負責的是七、八小隊,共十人的治療。

  「我真的沒想到你會出現在這裡………」就在艾舒努力安撫自己因緊張而繃緊的神經時,塞諾索一臉輕鬆的來到了她身旁。

  「我現在很緊張,真的很緊張………」艾舒不敢看塞諾索,她怕自己看到塞諾索太過輕鬆的臉後會心裡不平衡,間接的讓自己更加緊張。

  「不用怕啦!你只要像平常練習的那樣,注意好這些傢伙的傷勢就好了!」塞諾索嘗試讓艾舒冷靜下來,「你總共要負責的,排除你自己跟我之外,只有八個人,八個人而已喲!」

  「你在我的隊上?」艾舒訝異的轉向塞諾索。以實力來看,塞諾索應該會被排在比較前方的小隊中,然而他卻被排在跟艾舒一起的第八小隊。

  「是呀!新兵還是要有人照顧的嘛!」塞諾索一臉『包在我身上』的模樣,「有我在,你閉著眼睛都可以補了!」

  「真的假的?」和塞諾索說過話,艾舒緊張的情緒似乎也舒緩了一些。

  「老實說你真的不用太緊張,這一次的肅清其實不會很難,敵人也沒有特別多,」塞諾索雙手抱胸的說著,「真正要睜大眼睛好好補的,是第一小隊那個火辣的夜精靈牧師還有瑪琳菈………」

  「因為她們要負責看好我們那『打不死的戰士』呀!」塞諾索說完眨了一下眼睛。

  艾舒轉頭望向羅提恩的方向,他站在前方的山丘上望著北方,似乎在勘查附近的狀況。艾舒從來沒有見過戰場上的羅提恩,就以目前的樣子來看,羅提恩並不像個會橫衝直撞進敵人群中的莽撞傢伙。

  「你想知道我被換到第八小隊的真正原因嗎?」塞諾索的話讓艾舒把頭轉向他,然而塞諾索的目光卻不在艾舒身上。

  「不是要照顧新兵嗎?」艾舒是真的把他之前的話當真了。

  「才不是咧!」塞諾索笑出聲,「你還真好唬………」

  艾舒閉嘴不語。

  「有人威脅我,叫我要好好看著第八小隊的嫩牧師,」塞諾索邊說邊瞄了艾舒一眼,「說是如果那位牧師有什麼閃失的話,就要把我的糗事都抖出來………」

  從塞諾索的剛才的視線看去,艾舒似乎知道威脅塞諾索的人是誰,只是艾舒搞不懂為什麼他要刻意這麼做?純粹是因為她第一次上戰場而怕她受傷嗎?

  在和塞諾索聊過之後,她的心情也放鬆了許多。她也知道太緊張只會出錯,而現在她該做的就是集中精神,不要讓七、八小隊的隊友受到太大的傷害。


  這一次的戰鬥進行的很順利,在艾舒專注的治療下,七、八小隊的隊員在戰鬥結束後,每個都毫髮無傷,還不斷稱讚艾舒補的好,感覺一點也不像個初次上戰場的牧師。

  相比下來,第一小隊似乎就沒有這麼順利了。羅提恩再一次因為衝的太快而讓小隊的補師來不及做出治療,更因為太急於想治療羅提恩而沒注意到附近的敵人,就這樣因為太專注治療而受了傷。然而一切似乎都還在預料之中,所以並沒有演變成不可收拾的場面。就在女夜精靈牧師受傷的瞬間,瑪琳菈和她及時掉換了位置,由自己去治療羅提恩,而女夜精靈牧師去顧其他的隊員。

  一切都很自然順利,也因為瑪琳菈反應快而讓羅提恩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事後羅提恩還稱讚瑪琳菈,說要是沒有她,自己可能又要掛彩了。聽到這裡瑪琳菈雖然很高興,卻還是告訴他,這次算是好運,要是下次他再衝這麼快,恐怕還是要包繃帶回暴風城了。

  看著遠方和瑪琳菈對話的羅提恩,此趟艾舒雖沒有補到他,但也還是很滿足。第一次上戰場能有這樣的成績,也是自己預料不到的。

  「喲!看看你!一點也不像新手牧師嘛!」塞諾索來到了艾舒身旁,一臉滿意的看著她,「下次可以到前面去補了!」

  「還不是因為有個強力術士在這裡?打人痛,又會自己治療,還真是讓我輕鬆不少!」艾舒指的當然就是塞諾索。

  術士有許多可以間接治療自己的技能,比如說能夠轉換敵人體力能量為己用的吸取生命,又或是製造出以魔法來恢復體力的治療石,多加利用這些技能,在戰鬥中也能替隊上的補師省下不少精力。

  這次戰鬥是艾舒第一次見識到塞諾索的功力,真是完全超出了她的想像。平常無所事事愛把妹的傢伙,一上戰場殺起敵人來還真是完全不留情。這下艾舒可總算相信,羅提恩從小到大,因為和塞諾索決鬥而幾乎每天要換一件披風的事情是真的了。

  「你這樣說我會太得意的!」面對艾舒的話塞諾索還真是一點也不臉紅。

  「不用我說你就很得意了!」艾舒笑著。

  對於塞諾索,艾舒總是可以很輕鬆的和他打成一團,然而不管怎麼樣那都是純友誼,而兩人也很明白這一點。

  回暴風城的路上兩人打打鬧鬧的,還不時把其他隊友也扯進來,搞到每個人都瘋瘋癲癲的回到暴風城。這一趟艾舒不止吸收了戰場的寶貴經驗,更是結識了許多的朋友。然而因為太過於吵鬧,她卻沒有注意到有個人帶著倦容,靜靜的在後方看著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