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七 》


  遇上格溫的那個晚上,艾舒無論如何就是睡不著。每當她閉上雙眼,格溫那紅的讓人發慌的雙眼就浮上眼前,讓她驚嚇的再次睜開雙眼。房間的窗戶緊閉著,窗簾也拉上了,但艾舒卻還是有種被什麼人注視著的感覺。

  格溫‧加利恩,他到底是誰?從哪裡來?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注視著自己?

  對於這些疑問,艾舒可能永遠也無法知道答案。


  儘管睡眠不足,第二天艾舒還是起個大早去賣南瓜派。為了怕母親擔心,艾舒只告訴她最近艾爾文森林比較危險,要她鎖好門窗,至於所有有關格溫的事情,她卻沒提半句。

  站在平常站的位置,賣著同樣的南瓜派,但艾舒卻怎麼也無法專心。這一天瑪琳菈沒有來買派,而羅提恩也沒有出現,就連常常見到的塞諾索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沒有人和艾舒聊天,她的思緒就一直飄向昨晚發生的事情。

  到底格溫是什麼時候開始注意自己的?從他的樣貌來看,似乎和自己的年齡很相近,但是從小到大,艾舒並沒有認識像格溫這樣的鄰居小孩。她不敢說自己認識全艾爾文森林的孩子,但有誰能夠一直看著她而不被她發現?格溫的身世是個謎,而他身上那奇怪的力量又是個更大的謎題。看似瘦弱,但他的力量卻離奇的大。艾舒敢說,他那股力量或許可以跟身為戰士的羅提恩相比了。

  說到羅提恩,這又在艾舒心中產生了另一個不解的地方。到底是什麼讓羅提恩這麼晚了還在艾爾文森林遊蕩?他不是應該和塞諾索一樣在家裡休息嗎?又或著去他的『第二個家』放肆的喝個痛快?就算他有夜遊的習慣,也不用大老遠跑到什麼都沒有的東部艾爾文森林來閒晃吧?

  腦袋一團亂,艾舒放棄思考,決定快快的賣完南瓜派,趕快回家。時間沒太晚的話,或許就不會遇上格溫,但真的是這樣嗎?


  這一次艾舒再次錯過了巡邏的守衛,但由於時間比前一天還早了一些,艾舒決定自己加快腳步的回家。她心裡有個譜,要是看到格溫擋在路中間,那她就轉身跑,大不了推車明天早上再來拿。做好決定之後,她鼓起勇氣,朝家裡前進。

  一路上安靜的讓人害怕,但艾舒還是不斷告訴自己沒有什麼事。她沒有看到巡邏的守衛,也沒有看到格溫的出現,眼看就要到家了,她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或許格溫被羅提恩給嚇到了,所以不敢再出現了吧?


  「我回來了………」艾舒把推車安置在門口後,開了門進入屋內。

  家裡一片漆黑沒有半盞燈是亮著的,這讓艾舒感到十分不安。一般來說,母親總是會等到艾舒回家後才就寢,所以一定會有燈火亮著。難道是母親發生了什麼事?

  「母親?」艾舒摸黑走向餐桌,打算先把燈火點燃。她的手順著木頭的桌面,慢慢的摸向桌子中心的那盞小燈。

  月光透過窗口照射進屋內,艾舒邊摸索著邊看著屋內的月光。月光灑在窗邊的小櫃子上,接著落在那老舊的木頭地上,最後像是一條銀色道路般的停在餐桌旁。就在那銀色道路的盡頭,艾舒看到了一塊黑色的東西,那並不像家裡的任何事物。一邊研究著那東西,又一邊繼續摸索尋找著小燈,突然艾舒發現,那東西看起來像是一隻布靴。

  就在此時,她的手觸碰到了什麼東西,但不是那盞小燈。

  那是一隻手。

  「啊!」艾舒嚇的把手抽回,手腕卻在同一時間被抓住。

  黑暗之中,她看到了一雙紅色的雙眼。

  「歡迎回家,艾舒………」低沉的聲音讓艾舒的雙腿瞬間失去力量的跌坐在桌旁的木頭凳子上。

  小燈亮起,但艾舒卻早已知道她眼前的是誰。

  格溫‧加利恩。

  「你………你怎麼會在我家?」艾舒故作鎮定的詢問著,不想惹火這詭異的危險人物,「我母親呢?」

  「第一個問題,我在你家是為了歡迎你回來,你忙了一整天也該是累了!」格溫鬆開了艾舒的手,「而第二個問題,你的母親在樓上………」

  艾舒快速的抽回自己的手,轉身就往樓梯跑去。她知道自己無法把格溫趕出家裡,只希望母親平安無事。

  通往樓上的樓梯很短,但對艾舒來說卻好似沒有盡頭,她不知道母親現在怎樣了。就在她跑上了二樓,她的心跳也幾乎停止了。

  母親的房門是開著的,而房間內,艾舒可以清楚的看見母親倒在地上。

  「母親!」艾舒衝進了房內,在抵達母親身邊前,卻被格溫從後方抓住。

  「放開我!」艾舒使盡力氣的掙扎著,但怎麼也掙脫不了,「你這個惡魔!你對我母親做了什麼!?」

  「沒辦法,我向她表明我有多愛妳,並且想娶妳,但是她卻怎麼也不答應還要趕我出去,」格溫沒有鬆開手,反而抓的更緊,「我只好用了一點武力………」

  艾舒看著母親那毫無生氣的軀體,眼淚不斷奪框而出。都是因為自己才會害母親遭到毒手,但現在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

  「放手!」艾舒更用力的想掙脫,但還是一樣徒勞無功。突然她看到桌上母親幫人修改衣服所用的剪刀,於是奮力的抽出手抓起剪刀就往後刺去。不偏不倚,正好刺中了格溫的右眼。

  「啊!」劇烈的疼痛讓格溫鬆開了手,而艾舒也趁這個機會飛快的跑出了小屋。

  鮮血從格溫的傷口湧出,他摀著眼,憤怒的看著艾舒逃出小屋。把剪刀用力的朝牆上甩去,也不止血就尾隨著艾舒離開了小屋。


  艾舒瘋狂的奔跑,卻在門前的南瓜田中跌了一跤。她害怕,害怕的要命,但她又能逃到哪裡?

  「你逃不了了,我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把你帶走!」格溫從屋內走出,他的左眼的和右眼流出的鮮血一樣紅,當中還帶著怒氣,讓艾舒更加的恐懼。

  努力的撐起身體,艾舒卻發現跌倒的時候她扭傷了腳踝而爬不起來,只能拖著那受了傷的腳,奮力的往前爬。

  爬行的速度快不過走路的速度,格溫很快的就來到了艾舒身後,伸出手就朝艾舒金色的長髮抓去。然而就在他即將抓住艾舒的時候,一個舉著巨劍的戰士衝向前阻擋了格溫,讓艾舒有機會爬到一旁。

  那戰士不是誰,正是前一天救了艾舒的羅提恩。

  「你這傢伙有完沒完!」羅提恩朝著格溫就是一劍,但卻被格溫閃躲掉。

  「又是你這小子!」格溫憤怒的退開,但這一次他卻不想再逃,他要讓這不知死活的人類戰士知道自己可不是好打發的。

  沒有等格溫再多說什麼,羅提恩朝著個格溫衝去又揮出了一劍。格溫側身飛快的閃過攻擊,接著退到了老遠,發出了一記瞬發的暗影箭。羅提恩來不及閃躲,於是硬是接下了那暗影箭。

  「唔!」羅提恩忍住全身的疼痛,不可置信的看著格溫。

  會使用暗影箭表示格溫是個術士,但是何以一個術士的速度會如此快?

  羅提恩認識不少的術士,就連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一名術士,自然與術士決鬥的機會也就異常的多。他被各式各樣的暗影箭攻擊過,而硬接下來的也不少。有些暗影箭打到他就跟被普通拳頭打中一樣感覺,有些帶著刺痛,有些則是會讓他暈眩,甚至有些只是像是在搔癢一樣。格溫的暗影箭看起來和一般的暗影箭沒有什麼差別,但傷害卻比任何他所接下的任何暗影箭都來的強大。

  除了非常痛之外,他一時之間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其他形容詞。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暗影箭帶來的疼痛還沒退散之前,第二記暗影箭又朝他快速射來。他馬上朝一旁閃開,畢竟他也知道這種暗影箭多吃幾發決對會要人命。

  「啐,射偏了………」格溫看著羅提恩穩住腳步,對於自己失去右眼而無法瞄準好感到不快。

  「你到底是誰?」羅提恩忍著痛,看著遠處絲毫不在意右眼傷勢的格溫。

  格溫看了看跌坐一旁的艾舒,再看了看羅提恩,「格溫‧加利恩,送你去地獄的男人!」


  看著羅提恩和格溫你來我往的攻擊閃躲著,艾舒想幫忙卻也無從幫起。對於戰鬥她沒有任何的經驗,除了退的老遠之外,她想不出什麼可以幫助羅提恩的方法。

  母親已經因為自己而犧牲,現在羅提恩也莫名奇妙的捲入這件事中,艾舒只希望羅提恩不要有事,但就目前情況看來,羅提恩的處境並不太樂觀。

  雖然身為戰士,但羅提恩卻無法傷到全身布衣的格溫,這點讓羅提恩自己都感到十分納悶。決鬥中他從來沒有輸給任何一個術士,但到底是什麼讓眼前這個術士這麼難對付?

  除了痛到讓人脊椎發涼的暗影箭之外,更讓羅提恩不明白的就是格溫施放暗影箭的速度。一般術士,不管是那種派系的,施放暗影劍的速度都要來個幾秒,何以格溫可以瞬間發出攻擊?

  越是攻擊羅提恩就越覺得不妙,再這樣下去,他可能連自己都顧不了,更別說是一旁受了傷的艾舒。

  在揮劍閃躲的間隔,羅提恩快速的從口袋掏出了一個物品丟個了艾舒。雖然腳受傷,但看到羅提恩的動作,艾舒也飛快的接住了。

  那是一枚煙火。

  「點燃它!快!」羅提恩大聲喊著,接著繼續投入戰鬥中。

  艾舒握著那生平第一次摸到的煙火,不確定羅提恩想要做什麼,但既然他這麼要求,一定有他的原因。好在自己身上常常帶有火柴,艾舒馬上點燃了火柴,釋放了煙火。

  那是一枚紅色的煙火,快速的飛向空中,並且在抵達最高點的時候爆開,釋放了絢爛的花火。

  花火很美,但現在的艾舒卻沒有欣賞的心情。


      ※     ※     ※     ※     ※


  「好啦!再喝一杯嘛!」半醉的女子胡言亂語的喊著。她左手在空中比劃著,右手則是勾著身穿布袍的塞諾索。

  暴風城的某一家酒吧門口,兩個人搖搖晃晃的不知道該走進去還是走出來。

  「再喝一杯就好囉?」塞諾索顯然也醉了,只是他的自我意識還比那名女子來的清醒。

  『碰』一枚紅色的煙火在空中爆開,引起了那女子的注意力。

  「嘻!好漂亮的煙火!」女子腳步不穩的指著空中。

  「嗯………」塞諾索雙眼朦朧的同意著,到底他在同意什麼,也搞不清楚。

  「煙火………」塞諾索喃喃自語著,突然他像是被冷水潑中般的驚醒過來,轉頭看向空中那紅色的餘光,「煙火!?」


      ※     ※     ※     ※     ※


  到底他是誰?明明看起來就是個術士,但為什麼能力卻如此強大?

  羅提恩一邊發出攻擊一邊努力思考著。艾澤拉斯這麼大,不管是聯盟還是部落,他從沒見過這樣的人物,而這般能力強大的人物,又怎麼會突然出現在艾爾文森林?

  「羅提恩小心!」艾舒的聲音將羅提恩拉回現實,也正因如此讓他閃過了格溫的暗影箭。

  「為什麼要幫他?明明我比較強!為什麼要幫他!?」格溫大聲的嘶吼著。

  艾舒沒有回答,只是用著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格溫。

  為了自己,這個男人已經取走了多少性命?那是不是自己跟他走了,他就不會再傷害任何人了?

  艾舒的心開始動搖,直到她再次看見羅提恩那略顯疲憊的背影。

  羅提恩還在堅持著,為什麼自己要放棄?他還在努力的保護自己,要是自己就這樣宣告放棄,那他的努力不就白費了?更何況,就算自己就範,格溫會放過羅提恩嗎?

  不行,艾舒告訴自己,她不能放棄,也不願。

  「你腳好一點了就先離開………」羅提恩退到了艾舒身旁,「我會想辦法牽制住他………」

  「那你呢?」艾舒擔心的問著。

  「有人說我跟蟑螂一樣,死不了的!」羅提恩應著,「去搬救兵,去躲起來,什麼都好,反正你不要再回來這裡了………」

  「可是………」艾舒沒想到羅提恩會說出這種話。

  「快去!」丟下最後兩個字,羅提恩再次衝向格溫。他不信自己打不贏眼前這全身布衣的傢伙。

  搬救兵,沒錯,可以去搬救兵!

  艾舒用盡力氣從地上爬起,忍著腳踝的疼痛,朝著小路跑去。

  「真是不乖………」格溫看到想跑的艾舒,一心只想留下她,無論死活。

  一發暗影箭在格溫手中凝聚,而羅提恩也發現了格溫的舉動,然而他沒料到格溫會想攻擊艾舒。艾舒不是受過訓練的冒險者,就這樣單單一發暗影箭,絕對可以要了她的小命。

  羅提恩飛快的在暗影箭釋放的瞬間衝向了艾舒,但他卻失敗了。

  他沒有來得及擋下攻擊。

  「艾舒!」

  艾舒聽到自己的名字而轉過頭,看到的是快速射向她的暗影箭。

  她的呼吸停止,想閃躲也來不及了。


  就在暗影箭即將射中艾舒的同時,一個身影快速的介入,替艾舒擋下了攻擊。

  「唔………」一名身穿布袍的男人發出了痛苦的呻吟,在艾舒面前蹲了下去。

  「塞………塞諾索?」艾舒摀著口,不敢相信塞諾索會在此刻出現。

  「忘了張開暗影防護結界………」塞諾索痛苦的說著,「這是哪們子的暗影箭,這麼痛………」
  
  「別哈啦了!快過來幫忙啊!」羅提恩對著剛到達的塞諾索不客氣的喊著。

  「死傢伙!我剛剛被打中啊!」塞諾索皺著眉頭,一臉無奈的朝著羅提恩跑去,「你欠我三杯啤酒!不!五杯!」」

  對於塞諾索的出現,格溫感到不安,再這樣下去,恐怕人會越來越多。然而最讓他吃驚的是,這個穿著布衣的傢伙竟然硬吃了他的暗影箭後,還可以沒事。

  羅提恩沒有心情回答塞諾索,也不等塞諾索反應過來,舉起劍再次衝向格溫。

  塞諾索沒料到羅提恩竟然不理他就繼續作戰,一臉狀況外的轉向敵人。看到格溫的同時,他那不正經的表情也馬上退去。

  他一眼就知道格溫是個術士,但格溫身上的氣息卻不屬於一般的術士。那是一種很黑暗,很渾濁的氣息。

  「羅提恩!這傢伙………」塞諾索不知道格溫是什麼人,但他知道羅提恩這樣硬拼也不是辦法。

  面對朝他衝鋒而來的羅提恩,格溫馬上釋放了瞬發的暗影灼燒。暗影灼燒的威力又比暗影箭來的更大,這讓已經受了傷的羅提恩更加吃不消。

  「可惡!」塞諾索也來不及說什麼,馬上就給格溫上了個獻祭。那是一種火系攻擊,讓被施法者身上燃起火焰,並且造成持續性的傷害。

  「術士………」格溫忍住身上火燒的疼痛,轉過身瞇眼看著塞諾索。


  「那邊發生什麼事!」守衛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

  「啐!」格溫看著守衛跑近,再看了看羅提恩和塞諾索,最後視線停留在艾舒身上。

  人越來越多,他又失去了右眼,看來今晚要先撤退了。

  「艾舒………我會回來的………」格溫用著低沉的聲音喃喃的唸著,接著快速的退到樹林中,離開了眾人的視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