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六 》


  夜晚的艾爾文森林安靜的只有樹葉的沙沙聲,小小的營火散發著微弱的火光,而圍著它的則是幾個穿著破爛皮甲的迪菲亞強盜。

  「早上明明天氣很好,怎麼晚上突然就這麼冷!」一名強盜雙手抱胸,不斷的朝著營火靠近,「這火這麼小!怎麼夠取暖啊!」

  「你就別抱怨了啦!」另外一名強盜隨手將身旁的樹枝丟入火堆,「最近路過的旅人比較少,都搶不到什麼好東西!」

  「你還說!上次好不容易遇到那個還有點姿色的女人,結果半路殺出個戰士,沒搶到錢也沒劫到色,連鼻樑都被打斷了!」抱胸的強盜不爽的唸著,「要是下次再給我遇到那娘們,我絕不放過她………」

  一股寒冷的夜風吹向營火旁的幾名強盜,讓他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今晚的艾爾文森林特別的冷。

  『沙沙………』一旁的大樹後傳來聲音,很明顯不是來自被風吹動的樹葉。

  「誰!」其中一名強盜帶頭喊著,接著全部的人進入警戒狀態,連武器都抽了出來。他們看著一旁的大樹,沒有移動,然而每個人都知道在那大樹後有個什麼東西。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樹後依舊沒有動靜,就在一名強盜打算走上前去看個究竟的同時,一個人影從樹後緩緩的走了出來。

  那是一個披著斗篷帶著兜帽的瘦弱男子。

  強盜們看到這他之後,各個互看了一眼,接著笑了起來。才剛說沒有獵物上門,現在就送上來一個,還要是這般弱不經風的傢伙。看來他或許是個迷路的旅人,又或著是夜遊不想回家的年輕人。

  「小夥子有什麼事嗎?」最前方的那名強盜帶著嘲笑的口氣問著,「你是想來加入我們迪菲亞兄弟會嗎?不過看你這樣,就怕連木柴都搬不動吧!」

  其他的強盜們都開始大笑。

  那人依舊站在樹旁,沒有移動。樹的影子剛好遮蓋住他的頭,讓人看不清楚他的樣貌。

  「怎麼!都不說話是怕了呀?還是………」那名強盜邊說邊朝著那人靠近,就在快要碰觸到那人的時候,他突然止住了腳步,連話都沒有繼續說完。

  強盜們繼續笑著,直到他們見的了靠近那人的同夥身上開始燃起火焰,笑聲才突然停住。

  那名強盜的身體開始燃燒,連哀號都沒有,就這樣倒地不起。見到此狀,其他的強盜各個舉起了武器,不安與恐懼從心底升起。

  「聽你們說今晚特別寒冷是吧?」那人朝前方踏出一步,他的聲音略為低沉,接著雙手中憑空燃起了火燄,「那就容許我為這黑夜添加一些暖意吧………」



      ※     ※     ※     ※     ※



  天氣晴,暴風城的人群依舊擁擠,艾舒的南瓜派攤也仍是這麼受歡迎。有幾天沒有見到塞諾索幾人了?他們還在戰場上嗎?

  這幾天沒有冒險者談論戰場的事情,也因此艾舒無法得知到底前線的士兵勇士們現在怎樣了。到底戰鬥結束了沒?有沒有人受傷?她渾然不知,只能每天默默的替他們祈禱。

  「午安!」一名女性的聲音把艾舒拉回現實。

  「啊!要買派嗎?」艾舒轉向聲音的主人,才赫然發現她正是慶典那天遇見過,塞諾索的朋友瑪琳菈。

  瑪琳菈有著一頭俏麗的褐色短髮,看起來開朗大方,給人一種很好親近的感覺。

  「好幾天沒吃到派了!一整個不習慣!」瑪琳菈用力的聞著南瓜派的香味,「好香!」

  「一個派嗎?」艾舒笑著,看到自己賣的派這麼受到喜愛,想不笑也難。

  「一個!」瑪琳菈從口袋掏出了一枚銀幣,接著小聲的說著,「趁那兩個討厭鬼不在,我要獨吞!」

  艾舒被瑪琳菈的表情逗的一直笑。

  「聽說他們兩個上戰場了,」艾舒突然想到,「瑪琳菈沒有一起去?」

  照塞諾索說的,瑪琳菈是他們小隊的神補牧師,怎麼可能他們上了戰場,瑪琳菈卻沒有去?

  「去!當然有去呀!」瑪琳菈捧著派,「昨天就回來了!」

  「咦?昨天?」艾舒睜大雙眼。原來昨天都回來了,而聽瑪琳菈的口氣,似乎沒有什麼傷亡。

  「對呀!」瑪琳菈點了點頭,「不過塞諾索似乎是累壞了,還沒看他這麼累過………」

  或許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塞諾索沒有來買派。

  「看樣子你們是打了個勝仗了?」艾舒裝做閒話家常的聊著,其實內心很想知道到底結果如何,有沒有人受傷。

  「當然是抱個大勝利回來啦!不然我怎麼可能這麼悠哉的在這裡吃派?」瑪琳菈眨了眨眼,「就連衝前鋒的羅提恩都沒事,更別擔心站在後方的塞諾索了啦!」

  看來羅提恩這次是沒受什麼傷,艾舒放心的露出了微笑。抬起頭,卻突然發現瑪琳菈嘴角微微揚起,用著一種不尋常的眼神看著她。這讓艾舒緊張了起來,難道瑪琳菈知道自己在擔心羅提恩?

  「你放心啦!那傢伙除了累了點,其他都完好無缺!」瑪琳菈輕輕笑著,「手還在腳也還在,明天一起床,又會在暴風城到處閒逛了!」

  艾舒不好意思的點頭笑著。

  「再說他是個遠程攻擊的術士,站老遠的敵人才不會這麼容易傷到他!」瑪琳菈繼續說著。

  術士?羅提恩不是戰士嗎?怎麼變術士?艾舒的笑容開始僵硬,腦袋不停的思考,接著她明白瑪琳菈話中的意思了。

  她以為自己在擔心塞諾索的安危………

  「不!不是的!我不是在擔心………」艾舒突然開始為自己辯解,卻被瑪琳菈打斷。

  「你不是在擔心!我知道………」瑪琳菈邊說又邊偷笑了起來,「你不用想太多啦!他明天就會繼續來買南瓜派了!」

  「不是,我真的沒有………」艾舒仍然想解釋,卻看到瑪琳菈那『不用擔心我了解』的表情。

  這下子說什麼都解釋不清了。


  「對了!」瑪琳菈突然像是想到什麼般的變換了口氣,「艾舒不是住在暴風城內的吧?」

  「不,我住在艾爾文森林東邊的一間小木屋………」艾舒慶幸著瑪琳菈轉移了話題。

  「嗯………」瑪琳菈看著暴風城的城門方向些會兒,接著一臉嚴肅的轉向了艾舒,「這一陣子妳趁天還沒黑之前趕快回家吧!艾爾文森林越來越不安全了………」

  「咦?」艾舒睜大雙眼,不明白瑪琳菈的意思。

  艾爾文森林一向都有強盜出沒,所以整體來說不能算是個安全的地方,然而那些強盜對於瑪琳菈這種冒險者來說,根本不成威脅。難道最近艾爾文森林多了什麼危險會讓冒險者們也都提高警覺的嗎?

  「你沒聽說嗎?」瑪琳菈些許吃驚的看著毫無警覺的艾舒,「我也是昨天回來的時候才從別的旅人口中聽到的………」

  艾舒努力想著到底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照道理來說,在貿易區擺攤子的她,一有什麼消息總是可以從冒險者口中聽說。難道她太過於擔心戰場的情況而沒有注意到?

  「聽說艾爾文森林北邊的幾個迪菲亞強盜營地一夜之間遭到屠殺,」瑪琳菈皺起了眉頭,「雖然說這些強盜為非作歹,被殺了也算是報應………但是他們實在是死的太悽慘,就連發現他們的巡邏守衛都看不下去………」

  據瑪琳菈所聽到的,每一個遇襲的強盜營地都被大火燒毀,當中的強盜們也各個被燒成焦屍。每一具屍體都像是在逃命中被活活燒死的,想必他們一定是遇上了什麼恐怖的傢伙。

  強盜營地一夜之間遭屠殺,這是艾舒從來沒聽過的。這些強盜雖然為非作歹,但是他們的威脅還不致於到會有人想要屠殺。會是誰對這些強盜有如此深仇大恨,恨到要滅光他們才甘心?還要用這種殘忍的手段。

  「我並不是想嚇你還是什麼,但是你回家的時候千萬要小心,或許可以等著巡邏的守衛陪你一起回去………」瑪琳菈擔心的看著穿著單薄長袍的艾舒,「攻擊這些強盜的人不知道抱著什麼心態,但這種手法也太變態了!就怕是個隨便看到誰都會出手的殺人狂………」

  「謝謝擔心,我會注意的!」艾舒用力的吞了口口水,僵硬的笑了笑。

  如果真的是個隨便遇到誰都會攻擊,又能一夜之間屠殺了好幾個強盜營地的殺人狂,那單靠巡邏的守衛能夠保護她嗎?


  當晚艾舒早早收了南瓜攤,打算去城門口看巡邏的守衛什麼時候經過,誰知道剛好錯過了守衛,而等他巡邏一圈回來還要好長一段時間。把心一橫,艾舒決定加快腳步,看能不能追上巡邏中的守衛。然而推著推車的艾舒實在無法加快多少腳步,很快的她就發現自己被夜晚艾爾文森林的黑暗包圍。

  同一條路她走了不知道多少年,卻沒有一次這般害怕。她膽怯的推著推車繼續走,仍然嘗試追著巡邏守衛的腳步。

  一路上艾舒的眼前都是一片漆黑,她不敢隨便張望,只希望能夠快點回到家。樹葉的沙沙聲,多次讓艾舒以為身旁有些什麼人,冷風的吹襲更是讓她有種被監視的錯覺。下意識中,她的腳步越來越快,直到她發覺前方小路上似乎有個人影。

  終於追上巡邏的守衛了!艾舒稍微安心了一點,於是更加快腳步想跟上。然而越是靠近她卻又越是不安,那個人影似乎沒有向前走動的跡象,反到像是站在路中間沒有移動。在更接近一點之後,艾舒發現,那背影並不屬於暴風城的守衛。

  那是一個披著斗篷帶著兜帽的瘦弱背影。

  艾舒的血液凍結,腳步也止住。她記得這個身影。

  那人在艾舒停下腳步的同時緩緩的轉過身,而正如艾舒所想的,他就是那一次艾舒在早晨遇到的怪人,格溫‧加利恩。


  「艾舒小姐,這麼晚了一個人回家很不安全,讓我送你一程吧!」格溫微笑著朝艾舒靠近。

  雖然帶著微笑,但艾舒卻感到十分寒冷,她下意識的退了一步。

  「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艾舒僵硬的笑了笑。

  「也是………」格溫說著又更加靠近艾舒,「艾爾文森林現在很安全了………」

  「什麼?」格溫的口氣讓艾舒感到害怕。

  「那些強盜,都不會再傷害妳了………」格溫用著很輕的口氣說著。

  為什麼格溫會這麼說?難道………

  艾舒帶著恐懼的看著靠近的格溫,心跳越來越快,但是她的雙腳卻像是被定在原地一般,無法移動。

  「難道是你殺了那些強盜………?」艾舒用著顫抖的聲音問著,然而她似乎已經知道答案了。

  格溫在艾舒面前停了下來,他的雙眼是紅色的,讓艾舒越看越恐懼,但她卻也硬是撐住,不想表現出來。突然格溫抓住了艾舒的手腕,讓她嚇的發出了尖銳的叫聲。

  「啊!」艾舒嚇的揮著手,卻怎麼也無法甩開格溫那看似柔弱卻強而有力的手。

  「為了妳,我什麼都可以做,哪怕要我殺光全艾澤拉斯的強盜,我都可以!」格溫激動的說著。他的手越握越緊,緊到艾舒有種自己手會被扭斷的感覺。

  「我不要你殺光艾澤拉斯的強盜!我只希望你離我遠一點!」艾舒嚇的胡亂喊著。

  聽到艾舒的話,格溫的表情沉了下來,然而緊握的手卻沒有鬆開,反而更加用力的扯住艾舒的手腕。此時艾舒才發現自己講錯話了。

  「為什麼?我為你做了這麼多,為什麼要這樣說?」格溫冷冷的問著,「難道,要我殺光這世界上的所有人,你才會明白我有多愛妳嗎?」

  「不要再殺人了………」艾舒驚慌的搖著頭,「為什麼是我?我只是個普通的人而已………」

  「就因為你很普通,卻帶著一種不普通的氣質………」格溫邊說邊笑了,這卻讓艾舒更加恐懼,「我要定妳了………」

  「放開我!」艾舒什麼也不管了,她不管格溫會不會殺了她,她只想趕快掙脫趕快離開這男人。

  「你………」格溫想說什麼,卻突然有個人影朝他衝來,讓他放開了艾舒的手來閃躲。

  突然的鬆手讓艾舒用力的跌坐在路旁,她抬頭看著介入他們之間的身影,赫然發現那個背影是如此的熟悉。

  那是羅提恩。

  「你這傢伙想做什麼?」羅提恩手提巨劍,擋在艾舒面前和格溫面對面站著。

  格溫沒有馬上還手,他看了看地上嚇到不敢亂動的艾舒,看了看眼前這來勢洶洶的戰士,再看了看遠方巡邏守衛隨時會出現的小路,最後他的目光又落回了艾舒身上。他可以感受的羅提恩身上的殺氣,更知道眼前這男人不是好惹的,時間已經消耗太多,他不想在此和羅提恩糾纏。緩緩的他朝後方退去,接著消失在艾爾文森林的黑暗之處。

  看著敵人從眼前撤走,羅提恩才趕忙轉過身把艾舒扶起。

  「你沒事吧?」羅提恩扶著艾舒到推車旁讓她坐下。艾舒還在驚嚇之中說不出話,只能搖頭表示沒什麼大礙。

  「這傢伙絕對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聖,但能夠一夜之間屠殺這麼多人就表示他不容小看………」羅提恩望著格溫離去的方向。剛剛格溫和艾舒的對話他全都聽到了。

  艾舒的情緒稍微平穩了一些,她看著眼前羅提恩那高大的身軀,比起格溫是誰,她更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羅提恩這麼晚了還在艾爾文森林游蕩,但她問不出口。

  「以後妳不要一個人這麼晚還在森林遊盪了,很明顯的你就是這傢伙的目標………」羅提恩沒有感覺到艾舒的疑惑,「我送你回去,雖然他今晚應該是不會再出現了,但還是以防萬一………」

  烏雲似乎隨著格溫的離去也一同散開,讓月光從樹葉間的縫隙灑了下來。看著羅提恩那寬厚的肩膀,艾舒有種說不出的安全感。

  「艾舒小姐?」羅提恩發覺艾舒似乎沒有反應。

  「啊?」艾舒突然回過神,對於自己的晃神感到不好意思。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確定艾舒有了反應之後,羅提恩繼續問著。

  「我家在前面,不過沒關係的!謝謝你又救了我,真的不用麻煩了………」艾舒低著頭不敢正視他,手胡亂的指著不遠處的幾棟小屋。

  心情轉變的太快,連她自己都不知所措。

  「不會麻煩呀!而且我………」羅提恩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謝謝你!但是真的不用麻煩了!真的!」只見艾舒快速的抓起了推車的把手,飛快的就朝著不遠處的木屋跑去。由於實在太慌忙,她沒有發現推車的輪子從羅提恩的腳上輾了過去。

  「我………」羅提恩想說些什麼,但是腳突然被推車輪子輾過去讓他痛的一時說不出話來,只能看著艾舒漸漸跑遠的背影。


  這樣的狀況他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