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五 》


  「說真的,我可從來沒見你那麼生氣過………」塞諾索一邊把南瓜派塞到口中,一邊對著整理攤位的艾舒說著。對於前幾天艾舒在酒吧裡的舉動,他到現在還覺得不可思議。

  艾舒停下了手邊的工作,用著一臉不以為意表情回應著。

  「我沒有生氣啊!」艾舒說著又繼續整理起攤位,把南瓜派一個一個整齊排好。

  「如果你沒生氣的話,那我真不知道什麼叫做生氣了!」塞諾索繼續吃著派,還不忘注意艾舒的反應。

  艾舒抬頭望著塞諾索,想說些什麼。突然不遠處傳來『碰』的一聲巨響,兩人不約而同的轉頭去看。

  那是兩名互相推來推去的冒險者,從穿著打扮來看,很像是兩名盜賊。他們又是推撞又是揮拳,三歲小孩都看的出來他們在打架。

  「你這算是什麼樣的同伴?遇到野獸竟然自己先開跑?」其中一名盜賊氣到臉紅的跟喝醉酒的矮人一樣。

  「你也不看看自己幾兩重還想去攻擊那傢伙?你想死我可沒那個興趣陪你去死!」另外一名甩開被抓住的衣領,順手又推了對方一下。

  「你這什麼鬼話!」那個紅臉的盜賊邊喊又邊揮出一拳,正中對方的鼻子。

  兩人瞬間扭打在一起,周圍其他的冒險者全部退的遠遠的,有的裝做沒看見,有的則是指指點點的看著熱鬧。

  艾舒看了看他們,接著轉向塞諾索,「吶,那個才叫做生氣!」

  塞諾索看著艾舒,再看了看那兩名盜賊。眼前兩個盜賊打架的模樣突然變成艾舒抓著羅提恩的領口揮拳,想到這裡,他馬上甩了甩頭,把那詭異的畫面甩開。

  「他們那個叫做暴力!」塞諾索一臉『我是不打架的文明人』的模樣,「要是你生氣會變那樣子,那我建議你不要賣南瓜派,可以去當戰士了………」

  「噗………」艾舒笑了。她對於戰鬥不熟悉,但要是那個樣子就可以當戰士的話,那絕對會滅團。


  其實那天帶派去給羅提恩探病時,艾舒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生氣。羅堤恩愛做什麼就做什麼,跟她有什麼關係?她不就只是去探病而已嗎?不就是這麼簡單嗎?

  那時候她十分擔心羅提恩的傷勢,然而在看到羅提恩邊喝酒還邊和別的女生搭訕,心中就升起了一把無名火。是因為自己擔心的像個傻瓜,還是因為在他身旁有別的女性?


  「對了!」塞諾索把最後一口派嚥下,「明天又要上戰場,又有好一陣子不能來光顧你了!」

  「又要上戰場呀?」艾舒看著眼前對於戰場已經習慣了塞諾索,「那你們可要小心呀!」

  「我們?」塞諾索瞇起眼,「啊!對呢!那傢伙的傷勢也好的差不多了,也是該去活動一下筋骨了………」

  「咳!」艾舒發覺塞諾索總是會刻意的把自己和羅提恩扯到一起。

  「不鬧你了!我該去準備啦!」塞諾索笑了笑,「要是危急時刻發現自己的藥水喝完了,那可就糟了!」

  向艾舒告別之後,塞諾索便朝著貿易區的另一個方向離去。


  看著塞諾索離去的背影,艾舒忍不住思考起那個叫做戰場的地方。

  戰場,多危險的地方呀?但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願意把自己的安危就這樣拋出去呢?是為了保護大家,還是為了榮耀,還是只是單純的想以揮動武器來發洩?然而那種危險的地方, 一個不小心有什麼閃失,可能就永遠回不來了。

  艾舒無法想像有一天塞諾索不再來買南瓜派,又或著羅提恩不再用那洪亮的笑聲開著塞諾索玩笑。

  羅提恩,為什麼又想到那傢伙?

  艾舒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明明才見過那傢伙幾次而已,為什麼老是想到他?他只不過是個有點名氣的戰士而已,還要是個花花公子哥!雖然人看起來還挺正直的,但每當想到那天在酒吧的畫面,艾舒的心中的那把無名火就會燃起。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後還是跟他保持距離好了!

  雖然這麼想,但艾舒卻又忍不住去擔心。這次戰鬥之後,他能夠平安回來嗎?聽塞諾索和其他冒險者說的,羅提恩似乎常常因為衝太快而讓補師失手,最後自己則是滿身掛彩的回來。要是真的是這樣子,那恐怕不用艾舒刻意保持,他們兩個之間將會有著無法拉近的距離。到時後連普通見個面都不可能了。

  但是,為什麼現在會在意這麼多呢?難道自己很想跟他見面嗎?

  艾舒用力的甩了甩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現在最好什麼都不要去想,就專心賣南瓜派就好了。

  沒錯,就是這樣。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