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火 之 三 》


  「到哪裡去了呢?」艾舒瘋狂的在房間搜索著所有的角落,「到底去哪了?」

  回到家後,由於不希望母親擔心,艾舒並沒有說出有關剛才遇到強盜的事情,她只是乖乖的把今天所賺到的錢交給母親保管,接著吃完晚飯後回到了房中。就是這個時候,艾舒發現她一直以來所存下來,要買裙子的錢不見了。

  「怎麼會這樣呢?」艾舒急到都快哭出來了,卻又不能放聲大哭,以免驚動到母親。

  翻遍了房間各處好一陣子之後,艾舒的心中只剩一個答案。

  錢在與強盜糾纏的時候遺失了。

  一想到這裡,艾舒突然有股想大哭的衝動,那是她積存了好長一段時間的錢,為的就是幾天後的新年慶典,誰知道竟然一下子就全沒了。想出去找,卻又害怕再次遇到強盜,不知所措的艾舒坐在木床上,抓著那單薄的毯子強忍住眼框中的淚水。

  『叩叩!』輕輕的敲門聲響起,艾舒趕快拭去眼框中的淚水,起身去開門。

  「這麼晚了還沒睡?」看到母親拖著那虛弱的身軀來到自己房門口,艾舒趕緊扶著母親進房坐下。

  艾舒的母親沒有說話,只是緩緩的在艾舒的床邊坐下,手中還捧著一包東西。

  「艾舒啊!」母親拉著艾舒坐在自己旁邊,「這麼多年來真是辛苦你了………」

  看著母親的臉,艾舒搖了搖頭,表示沒有這回事,自己並不辛苦。

  「像你這個年紀的女孩,應該要是好好的盡情遊玩才是!」母親用著心疼的雙眼看著艾舒,緩緩的伸出手去摸了摸艾舒的臉頰,「是母親對不起你,讓你吃了這麼多苦………」

  「母親不要這麼說,艾舒不辛苦,」艾舒抓起母親那冰冷的雙手,「能夠和母親在一起,艾舒不辛苦!」

  艾舒的母親欣慰的笑了笑,接著把手中那包東西攤了開來。那是一件白色的長裙,雖然不是什麼華麗的衣裝,但看上去卻還是有種說不出的氣質感。

  「母親知道你其實很想去參加新年卻沒有什麼好衣服可以穿,」艾舒的母親把裙子往艾舒身上比了比,「這是我年輕的時候在新年慶典上穿過的,雖然不是什麼漂亮的裙子,但我想你穿應該很合身………」

  看著母親以及手中的裙子,艾舒的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她想像著當年母親穿著這裙子的美麗模樣,一定迷倒不少男性吧!

  「這是我看過最美的裙子………」艾舒抱著眼前的母親,說不出什麼其他的話來。

  「你喜歡就好了………」母親放心的笑了,「趕快去試穿看看吧!如果不合身的話,在慶典前我還能幫你改一下………」

  在母親的堅持下,艾舒馬上換上了裙子。裙子非常合身,一丁點修改都不需要。

  「看著你這樣,又讓我想到了那年慶典的時候………」母親看著穿上裙子的艾舒,忍不住回想到過去的回憶,「我就是穿著這件裙子,在慶典中遇到你父親的………」

  「咦?真的嗎?」艾舒不常聽到母親說些關於父親的事,畢竟那總會勾起難忘的回憶。

  「是啊!」想到從前,母親輕輕的笑了,「那時候我一個人站在廣場看著煙火,就在煙火剛結束的時候,一個男人就這樣倒在我面前,可把我給嚇壞了………」

  艾舒目不轉睛的看著母親,彷彿是催促她繼續說下去。

  「我不停的想搖醒他,卻發現他已經醉的不醒人事!」母親繼續說著。

  「啊?那怎麼辦?他就這樣躺在那裡啊?」艾舒像是個聽故事的小女孩,睜大雙眼聽著。

  「是啊!但當時又不能留他一個人在廣場那裡,所以只好蹲在他旁邊,陪了他一整晚………」母親又笑了,「現在回想起來,當初還真是傻呢!」

  「該不會就因為這樣子,父親就以身相許了吧?」艾舒掩著嘴偷笑著。

  「當然沒這麼快啦!」母親拍了拍艾舒的肩,「不過我跟你父親的緣分,也是從那一刻開始了………」

  艾舒看著母親的側臉,一回想到從前,母親整個人像是個小女孩一樣,甚至還開始臉紅了。這也讓艾舒忍不住去幻想著,在慶典當天她能不能夠和母親一樣遇到生命中的那位真命天子呢?

  越是這麼想,艾舒就越期待慶典那天的到來。

  有了母親的裙子,艾舒先前那不愉快的心情馬上一掃而空,現在的她,巴不得明天就是新年慶典的日子。


      ※     ※     ※     ※     ※


  
  等待的日子總是過的特別漫長,但該來的還是會來到。新年慶典當天,整個暴風城都沉浸在歡樂的氣氛中,街上到處都是不同種族的居民和旅人,享受著這一年一度的慶典活動。

  這天艾舒一大早就起了床,歡天喜地的朝著暴風城出發。沒有沉重的推車,沒有香濃的南瓜派,艾舒穿著母親的長裙,蹦蹦跳跳的把自己投入了暴風城的熱鬧中。

  艾舒的母親並沒有跟著艾舒一起去,她行動比較不方便,身體也不是很好,只是告訴艾舒要玩的愉快,但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玩到太晚才回家。艾舒雖然一口答應,但沒看到午夜12點的那場煙火,她是絕對不會離開的。

  雖然天色還早,但街道上卻佈滿了不同的攤位,有賣食物飲品的,也有販賣裝備護甲的,就連招募軍隊的都不知道從哪弄來一個攤位。看在眼裡,艾舒忍不住想,她是不是該要推一車南瓜派來賣呢?或許會賺到比往常多好幾倍的錢呢!

  「我說這位美麗的小姐,今晚願意賞臉一起看煙火嗎?」

  熟悉的聲音傳進耳中,艾舒轉過頭去看,果然看到不遠處搭訕中的塞諾索,然而他並沒有發現艾舒的存在。

  被他搭訕的是一名穿著華麗布甲的人類法師,一頭深褐色的長髮盤在頭上,全身散發出一種說不出的氣質。她站在一個賣飾品的攤位前,看似頗有興趣的望著塞諾索。

  「當然可以呀!」法師笑了笑,接著指向攤位上的一條項鍊,「不過我要這個!」

  「沒問………」塞諾索一邊微笑,一邊轉頭去看她到底指了什麼東西。只見塞諾索的笑容突然變的僵硬,連話都說不完。那是他見過最昂貴的項鍊,還要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項鍊。

  「沒錢就別想亂搭訕人了!」法師顯然是故意的,輕輕的笑了笑之後,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攤位,留下塞諾索一個人站在原地。

  「不是沒錢,而是這東西根本不值這個價錢………」塞諾索沒好氣的碎碎唸著,轉身離開之際才看到身後偷笑的艾舒。

  「碰釘子啦?」艾舒笑著。

  「那女人故意的,有錢也不是這樣亂花的嘛!」塞諾索聳了聳肩,「今天不賣派?」

  「不,今天放自己一天假!」艾舒笑著轉了一圈,「怎樣!裙子漂亮吧?」

  塞諾索用右手托著左手肘,左手則是摸著下巴,不斷的打量著眼前這賣南瓜派的少女。

  「很簡單的裙子,但比起那些華麗的衣著,還是有他樸素的美!」塞諾索微笑,「你今天很漂亮!」

  「謝謝!」艾舒高興的抓著裙襬稍微蹲了一下來行個禮。

  在塞諾索看過的眾多女性當中,不少人都追尋著美麗的服飾,然而真正會讓他覺得美麗的,反而是那些有著簡單裝扮的女性。沒有複雜的裝飾,更讓人能看到她們本身的美。不過話雖這麼講,要搭訕他還是會選那些穿著華麗的,畢竟大部分的也都比較好打發。

  「喂!小子!你的『法師妹妹』呢?」洪亮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只見塞諾索的表情一沉,嘆了一口氣。

  靠近他們的是一名穿著鎧甲的人類男戰士,以及一名有著褐色短髮的人類女牧師。很顯然剛剛的聲音是屬於那名戰士的。

  「法師小姐心有所屬了,我也沒辦法呀!」塞諾索攤了攤手,看了艾舒一眼,彷彿是要求她幫忙掩飾。

  「塞諾索!你踢到鐵板就說嘛!別死不承認了!」女牧師邊笑邊說著,「那法師我認識,人家可是單身呢!」

  塞諾索的臉又沉了下去。

  「不過剛剛我忘了提醒你,她可是最~討厭搭訕的男人了!」女牧師說完,就連旁邊的戰士都忍不住開始大笑。

  「好傢伙,兩個一起來耍我………」塞諾索摸了摸鼻子,對於交到兩個這樣的朋友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咦?這女孩是誰?怎麼不跟我們介紹一下啊!」那戰士突然發現一旁默默偷笑的艾舒。

  「別想太多!」塞諾索似乎是怕他們誤會自己跟艾舒有什麼不尋常的關係,「這個是艾舒,喏!你們每天吃的南瓜派就是她賣的啊!真是的,吃了這麼久,連誰賣的都不知道!」

  「真的假的?我還以為賣派的會是個老婆婆啊!」女牧師睜大眼睛,接著轉向艾舒,「你賣的南瓜派真是很好吃呢!」

  「謝謝呢!全都是我母親做的好,我只負責賣而已。」艾舒不好意思的笑著。她沒想到原來母親的派這麼受歡迎。

  「對呀!有個女人邊說怕胖,還跟我搶最後一塊!」那名戰士故意大聲的說著。

  「還要是被她搶贏了!」塞諾索馬上接著說,然後也開始大笑。

  「對了,還沒介紹一下,」塞諾索突然想到,「這是我們的神補牧師瑪琳菈,另外這個就是我之前說的,不要命的戰士,羅堤恩!」

  「什麼不要命,」羅提恩抗議著,「我這不是活的好好的!」

  「你再橫衝直撞下去,早晚出事………」塞諾索沒好氣的說。

  「是不是一定要詛咒我啊!」羅提恩念著,「你們這些術士………」

  「好啦!不是要去酒吧?」瑪琳菈開口介入以免兩人沒完沒了,「艾舒要一起去嗎?」

  「我?」艾舒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不用了,我不會喝酒,我到處逛逛就好了!」

  「那好,有機會再見囉!」瑪琳菈笑著,「以後一定會多光顧你的南瓜派攤子的!」

  告別之後,艾舒看著他們的背影漸漸走遠。他們三個看起來似乎是很要好,不知道是從很久以前就這樣了?還是在戰場上相遇,之後才變成這麼友好?

  一開始艾舒以為羅提恩和瑪琳菈是一對情侶,但從剛剛的對話情況來看,他們似乎只是朋友關係而已。越是去想他們三人,艾舒就越覺得有什麼讓她在意的地方。那名叫做羅提恩的戰士,似乎非常的眼熟,好像在某個時候某個地方曾經見過他,但艾舒怎麼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或許他曾經來買過派?或許曾在街上擦身而過?

  「不管了!」艾舒甩了甩頭,決定拋開所有思緒,好好的去逛逛慶典的攤位。雖然口袋裡沒有錢,但到處逛逛看看,也不是壞事。


  這麼多年來,這是艾舒第一次參予新年慶典,新鮮的事物多到讓她看的眼花撩亂,哪怕只有她自己一個人在逛,也逛的無比開心。

  時間過的很快,一晃眼天就開始暗了,為了搶個好位子看煙火,艾舒趕快到了廣場,佔了個可以坐的地方。有如慶典的活動一樣,艾舒並沒有看過煙火,她從別人口中聽說過那美麗的景觀,卻從沒親眼見過。

  隨著放煙火的時間越來越近,周圍的人群也越來越多,最後艾舒發現坐著已經無法看到天空,只好站起來,以免被人群踩到。

  等著看煙火的人各有不同,男女老少,有的獨自看煙火,也有許多情侶緊靠著對方一起等待。看著他們,艾舒忍不住開始疑惑自己是不是有一天也能遇到那個真命天子,陪她一起看煙火?想著想著,第一枚煙火射入了空中,在眾人上方爆開出燦爛的花火。

  「好漂亮………」艾舒看著空中五顏六色的煙火,忍不住說了出口。

  「是啊………」在艾舒身旁,一名男子附合著。

  艾舒沒有想到會有人回應自己,馬上轉頭去看身邊的是誰。那是一名穿著鎧甲,帶著微微酒意的男人,儘管天色已暗,但艾舒卻還是從花火的光芒下看出了他就是之前遇見的戰士,羅提恩。

  在羅提恩的附近沒有瑪琳菈和塞諾索的蹤影,難道他是自己一個人跑來看煙火?從羅提恩的舉動看來,似乎完全沒有發現到站在他旁邊的就是艾舒,他看起來似乎喝了不少酒。正確應該說,他是喝的有點太多了。

  既然羅提恩沒有察覺艾舒的身份,艾舒也就沒有開口說些什麼,只是把目光轉回空中。

  轉頭的一瞬間,一枚白色的煙火在空中爆發,灑下來的光芒像極了月光,也就是這個時候,艾舒終於知道她是在哪見過眼前這個男人了。

  「啊!那個………」艾舒幾乎可以確定,當晚將她從那兩名強盜手中救出的戰士就是羅提恩,「那天晚上謝謝你了!」

  「什麼?」羅提恩過了許久才把頭轉向艾舒,雙眼迷濛的看著她,完全沒有認出她是誰。

  「前幾天晚上,你在艾爾文森林中,從兩個強盜手中救了我呀!」艾舒嘗試喚起羅提恩的記憶,但似乎沒有什麼用。

  「我在艾爾文森林中………」羅提恩顯然是醉了,「………搶劫?」

  「啊?不………不是…………」艾舒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就是………你………」

  「奇怪的女孩………」羅提恩沒等艾舒說完,轉頭繼續仰望空中的煙火。

  嘆了一口氣,艾舒也只能放棄解釋。在這種情況下,只怕說再多他也聽不明白,畢竟他已經醉了,說不定就連他自己是誰都搞不清楚。

  站在羅提恩身邊,艾舒雖然表面上在看煙火,但眼神卻還是不斷的忍不住望向旁邊的羅提恩。艾舒可以肯定當晚救她的就是這男人不會錯,而看著他那專注望著空中的側臉,艾舒發現自己無法把目光移開。直到煙火放完了,她才發現自己原來花了大半時間在看人,而沒看到多少煙火。

  煙火結束之後人群也開始散了,時間也不早,大家各自回家休息,準備明天一早還要開工。想到母親的叮嚀,艾舒也趕緊收拾好心情準備回家。

  「那個,雖然你不記得了,但我還是要謝謝………」艾舒轉向一旁仍然站在原地的羅提恩,打算最後一次道謝,誰知道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他『碰』的一聲從她眼前倒下。

  看著不醒人事的羅提恩,艾舒錯愕的四周張望著,尋找可以幫忙的人。

  「誰………誰來幫忙一下?」艾舒求救著,但沒有人理會,「誰可以幫忙一下………」

  原本擁擠的廣場一下子變的空無一人,就連平常會巡邏的守衛也突然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喂!你醒醒啊!」沒辦法,艾舒蹲下身,用力的搖著羅提恩那比自己還龐大的身軀,卻怎麼都搖不醒。

  「我沒醉………」羅提恩發出了模糊的聲音,而就在艾舒以為他回復意識的時候,他竟然靠在艾舒身上睡著了。

  「不會吧!?」艾舒不敢移動,卻也叫不醒他,只能坐在原地,思考到底自己該怎麼辦。

  她可以就這樣把羅提恩留在廣場自己回家,但就這樣讓羅提恩一個人睡在這裡也不是很合適。她只希望羅提恩能趕快清醒過來,好讓自己可以趕快回家。

  夜已深,下午的熱鬧早已遠離了暴風城,剩下的只有微風吹著樹葉的沙沙聲,以及羅提恩的呼吸聲。夜晚很涼,但艾舒卻感覺到臉頰滾燙。她這輩子沒跟任何一個男人靠的這麼近過,更別說是一個幾乎陌生的男人了。

  今晚的月亮很圓,白色且和平的光芒灑在兩人身上,艾舒鼓起勇氣,再次把頭轉向身旁的羅提恩。他睡的很平靜,一搓瀏海不聽話的落在額前,艾舒忍不住伸手把它撥開。看著這個大男人睡的像小孩一樣,艾舒的嘴角忍不住揚起了微笑。

  此時艾舒想到母親曾與她提起有關和父親相遇的事情,這下子她可以完全體會到母親當時的感受。只是這個在戰場上出了名的戰士,會是她這小小賣南瓜派的少女的真命天子嗎?他們兩個之間,似乎是沒有任何的關聯,也想不出能有什麼關聯,或許今晚之後,也不會再見面了吧!

  想著想著,瞌睡蟲開始攻擊艾舒,讓她的眼皮越來越沉重。就這樣,羅提恩靠在她身上沒有醒來,而在月光的沐浴之下,艾舒也緩緩的進入了夢鄉。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