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 》

  順著謎樣聲音的指引,薩奈拉很快就找到梣谷北方那塊法特恩千叮萬囑不要靠近的區域,就在謎樣聲音消失的同時,耳邊傳來法特恩

和米納利亞的對話聲。薩奈拉快速的躲藏在大樹後,靜靜的觀察。

  「什麼也沒有嗎?」米納利亞警戒的注意四周,「太安靜了………」

  「這是個陷阱呀!米納利亞。」法特恩若有所思的說著,「你該回去了。」

  「你在說什麼?」米納利亞吃驚的望著法特恩,接著瞇起了雙眼,「法特恩,你到底隱瞞了什麼?」

  「該來的還是會來,該了結的也終將要了結。」法特恩喃喃的說,「米納利恩,我不能把你捲進來,因為梣谷需要你。」

  「要回去也是你回去!如果有敵人殺出,我會幫你除掉他們。」米納利亞不服,「你是梣谷守護者的隊長,有誰會比你重要?」

  「比隊長重要的,當然就是身為左右手的你呀!」法特恩回答,「能夠照顧那些孩子的只有你,從很久以前不就是這樣?」

  「法特恩!」米納利亞原本還想繼續說,話卻被什麼給打斷。

  「現在我要以一個隊長的身分命令你,」法特恩也察覺到周圍氣氛的改變,「回去。」

  法特恩轉身,他的目光與米納利亞的目光相交,頓時米納利亞把所有想說的話吞回。

  「你是個最糟糕的隊長。」米納利亞最後吐出這一句話,接著在法特恩面前消失無蹤。

  那是盜賊的技能,讓他們能夠無聲無息的潛入周圍環境好降低被敵人發現的可能。當一個盜賊施展潛行時,通常代表著危險的靠近。

  薩奈拉仍舊躲在樹後,她不會潛行也沒想過要離開,但現在的她還不能現身。她要知道法特恩等待的是什麼?是什麼連法特恩出面都

沒有勝算?

  是什麼東西想要奪取法特恩的性命?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法特恩在確定米納利亞已經離開後開了口。

  「滾出來。」那是十分冰冷的語氣,和薩奈拉所認識的法特恩完全不同。

  薩奈拉起了個寒顫,自己應該是躲藏的很好,難道法特恩其實早就發現了?

  風靜止,周圍的氣氛變沉重,薩奈拉可以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襲捲而來。恐懼與混亂在心中萌起,但薩奈拉將目光鎖在法特恩身

上,告訴自己不能逃走。

  「把那女人趕回去是明確的舉動,你還真是有所覺悟才來的。」女性的聲音響起,在這一小塊區域中迴盪著。

  「別躲躲藏藏,把話說清楚!」法特恩略有怒氣。

  一隻黑色的巨大烏鴉從空中飛下,在法特恩面前幾尺處降落。著地的瞬間烏鴉搖身一變,化為一名女性夜精靈的模樣。

  眾多職業中只有德魯伊能夠化身成動物型態,這也是因為他們是最親近於大自然的緣故。然而眼前的這名女子卻散發著一股死亡的黑

暗氣息。

  黑色的德魯伊。

  「那我就把話說清楚吧!」女德魯伊直視著法特恩,「我沒現身也很久了,膩了也倦了,我們的約定就到此為止吧!」

  薩奈拉不懂。約定?什麼約定?法特恩怎麼會跟這種女人有什麼約定?

  「為什麼殺了他們?沒有必要做到這樣吧?」法特恩咬緊牙,壓抑著怒氣,「用你的自由來換大家的安全………」

  「我說過我膩了。」女人一字一句清楚的說著,「就算是你也無法阻止我,至於那些傢伙,就當他們不好運吧!誰叫他們是德魯伊呢

?」

  女人口中的『他們』應該就是前些日子全隊在此遭到殺害的塔利歐等人。

  「我最討厭德魯伊了。」女人用著厭惡的語氣說著,彷彿德魯伊是種噁心的害蟲。

  但她自己不就是個德魯伊?

  薩奈拉努力拼湊著女人與法特恩的對話,想從中理解什麼。

  這個女人身上帶著強烈的黑暗氣息,或許跟在梣谷遊盪的惡魔有關。她的力量一定不容小看,所以法特恩才會跟她定下約定,放任她

在梣谷活動,作為交換的則是梣谷中夜精靈的安全。現在這女人的力量一定更加強大,因此她不想再被法特恩束縛住,所以毀約。

  那麼把法特恩找來的目的是………殺了他?

  「既然沒了約定,那今天我就把你消滅,雖然這是早該做的事。」法特恩抽出腰間的劍,準備要和眼前的女人決一死戰。

  「法特恩,你太小看我了,這麼多年來,我已經不是當初的我。雖然說就算是當時的我,其實也能輕易的殺了你。」女人輕笑,「這

一次『那傢伙』不會再來救你了。」

  法特恩曾說過小時候父母在梣谷被惡魔殺害,而自己則是被一名德魯伊給救了。女人口中的『那傢伙』,或許就是救了法特恩的德魯

伊。

  「不需要麻煩他,我一樣可以對付你!」法特恩握緊武器,卻沒有出招。

  他在害怕,內心的某處阻止他的動作,這點躲在樹後的薩奈拉看的出來。她想去幫助法特恩,但同樣的一股恐懼也在自己心中蔓延。

那女人的實力絕對在法特恩之上。這也代表著她跟自己的實力相差更加遙遠,只怕自己沒能幫到忙,反而成為法特恩的累贅。

  「法特恩呀!法特恩!我其實還蠻喜歡你這個人的,但你實在是太礙眼了。」女人輕輕的說著,「再說,倘若你不在了,『那傢伙』

一定會出現吧!」

  「不過今晚就讓我的小朋友陪你玩吧!我想把對你的印象留在還活著的這一刻。」女人自顧的說完後,再次變身成黑色的巨大烏鴉展

翅飛去,「永別了,法特恩。」

  「泰莎娜!」法特恩對著早已飛遠的德魯伊吼著。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名叫泰莎娜的女人最後那句話聽起來帶有那麼點悲哀,好像她不想傷害法特恩卻必須這麼做。


  「可惡!」法特恩沒辦法追上泰莎娜,只能穩住腳步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攻擊。

  沒有風,遠處卻有不少黑影在晃動,可想而知那些並不是樹葉。黑影朝法特恩的方向快速靠近,不用多久時間就可以看出那是一大群

的薩特。

  薩特是惡魔的一種,頭上長著細長好似羚羊的角,像人類般以雙腿站立。他們的雙腳是有如馬匹的蹄,但手卻又像是人類一樣能夠握

住武器。他們的智商比一般惡魔高,也比一般惡魔狡猾許多。沒有人知道他們是何時入侵梣谷,只知道他們很有可能是從梣谷北方那塊叫

費伍德森林的腐化之地而來。

  薩特們快速的在法特恩面前散開,打算分散好將他包圍住。見此薩奈拉沒多作思考,一口氣從樹後衝出,來到法特恩的身後。薩特對

於她的出現並沒有太大反應,仍舊繞成一圈,將兩人包圍。

  「薩奈拉?妳怎麼在這?」法特恩沒有想到薩奈拉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種危險的地方,他以為米納利亞走了之後就可以自己來面對

危險,但現在又跑出一個薩奈拉,自己說什麼也不能讓他受傷。

  只是這種情況下,不受傷是不可能的事。

  「我不能讓你一個人面對危險!」薩奈拉抽出腰間的魔杖,和法特恩背對背站著,「我聽到了!你跟米納利亞的對話我全都聽到了!

還有那個女人!雖然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但我不可能放你一個人在這自己逃跑!」

  「傻孩子………」法特恩無奈的說著,「我連米納利亞都趕回去了,你還要出來?真是個不怕危險的傢伙。」

  「我能作戰也能治療,至少會是個好幫手!」反正無論如何,現在她也脫不了身。

  「是呀!所以你也不能死………」法特恩喃喃的唸著,「為了以後的戰鬥………」

  「法特恩?」薩奈拉沒聽清楚法特恩的低語。

  「來了!」揮出劍砍倒第一隻撲面而來的薩特,法特恩和薩奈拉之間的對話也告一段落。

  法特恩精湛的戰鬥技術讓薩奈拉不用太專注於治療,因此她毫不手軟的再靠近的薩特身上砸下了她那傷害離奇高的神聖法術。然而面

對兩人的攻擊,薩特們並沒有退縮,反而更賣力的迎戰。

  再強的人也有疲憊的時候,面對眾多薩特的兩人很快就感到吃不消,特別是還算新手的薩奈拉。儘管自己沒有表現出來,但身後的法

特恩卻早已察覺。

  兩人一作戰一邊退後,直到來到一處斷崖。斷崖離地面過高,並不能貿然的跳下。在此處兩人持續這場沒有勝算的戰鬥。

  薩奈拉不擅長近戰,因此面對近戰攻擊的薩特她則是吃盡苦頭,身上早已傷痕累累。不只薩奈拉,就連身經百戰的法特恩也受到不少

傷害。薩特的數量沒有減少,但兩人很明顯已經到了極限,若再不做些什麼,只會命喪於此。

  至少要保住一個,法特恩是這麼想的。

  再朝斷崖下望了一眼後,他察覺了什麼。因為太熟悉了,所以他一下就察覺到。

  「薩奈拉!」法特恩大聲呼喊著。

  快到極限的薩奈拉在半模糊的意識下聽到法特恩呼喊自己的名字,第一時間回過頭,迎接她的卻是法特恩猛力的撞擊。她重心不穩的

朝著斷崖的方向跌去,伸手想抓住什麼卻只抓到空氣。

  「法特恩………」跌下斷崖的瞬間,薩奈拉看見法特恩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放心的表情。

  跌落斷崖只有不到一秒的時間,但對薩奈拉來說卻像過了很久。

  法特恩為什麼這麼做?那抹微笑是什麼意思?

  然而很快她就知道答案了。

  就在離地面幾公尺處,一個人影從樹叢中跳出並接住了墜落的薩奈拉,隨後馬上喚來一隻黑豹一躍而上。

  白色的短髮,矯捷的身手,那是米納利亞。

  已經無力作出任何反應,就算再怎麼不願離去,薩奈拉也只能任由米納利亞將她帶離。

  失去意識的那一刻,她聽到的是無數薩特的怒吼。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