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 》

  距離與法特恩交談也過了好一陣子,薩奈拉漸漸的走出失去戈利亞德的傷痛,也能夠重新面對自己當初前來梣谷的理由。她不再盲目的接受其他人的挑戰,也不再不分青紅皂白的反抗法特恩的指令。這樣的轉變讓很多人無法理解,但法特恩知道這是因為薩奈拉想通了什麼。

  隨著日子的過去,薩奈拉開始發覺自己對法特恩的好感似乎日日加深。回想起來,打從來到阿斯特蘭納的那天起,法特恩的存在就一直牽動著她的情緒和動作。為了想贏過他而努力讓自己變強,因為不想被他看扁而接受了所有的挑戰,同樣的也是因為他讓自己重回了原來的道路。

  她在意法特恩的存在,單獨出任務時也會擔心他的安危,這種感覺是喜歡嗎?薩奈拉不知道也不想去分辨。她經常把時間都花於訓練上好讓自己沒有多餘的空閒去胡思亂想,對於感情的事情她從來沒去想過。

  這天薩奈拉有如往常般投入在自己的訓練中,由於太過專注因此體力消耗的也很快。想說時間還早就在湖邊的樹下稍做休息,未料一個不小心就墜入夢鄉,等她醒過來時天已經黑了。

  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只知道周圍很安靜,似乎夜已深。沒有人找尋她也沒有人叫醒她,八成是知道她不是失蹤而只是不小心在這裡睡著吧!

  緩緩的從樹下爬起,薩奈拉輕輕的朝休息的木屋走去,就在靠近木屋時,卻聽到法特恩和米納利亞在對話。他們的語氣有點凝重,貌似森林某處出了麼狀況。薩奈拉反射的躲到一棵樹後,雖然偷聽不是件好事,但薩奈拉知道若是自己就這樣走出去,他們兩人一定不會告訴她到底發生什麼事。

  好在兩人都沒發現自己的存在,也因此她聽到了兩人間的對話。

  「就在前幾天塔利歐的小隊在北方被偷襲,這是近期內第五次有小隊在那邊被攻擊了。」米納利亞的語氣十分不安。

  「情況如何?」法特恩皺著眉頭面色沉重的問著。

  「全隊無一倖免。」米納利亞別過頭,心中的失落與痛心全部寫在臉上。

  薩奈拉從其他人口中聽過塔利歐這個名字,據說是個能力頗強的德魯伊,他所屬的小隊加上自己一共有五人,全部都是經驗豐富的德魯伊。雖然不知道北方到底藏有什麼危機,但能夠殲滅塔利歐小隊的一定不是普通的敵人。

  法特恩沒有回應米納利亞,只是毫無焦點的望向遠方。

  「是那些傢伙嗎?惡魔和………」米納利亞沒有把話說完,似乎有不想說出的東西。

  或是不敢說出來。

  有什麼是連米納利亞都不敢面對的?甚至比惡魔還令她感到憂心?薩奈拉從來沒見過米納利亞如此擔憂,那法特恩呢?此時法特恩是背對著薩奈拉的方向,因此她無法得知法特恩的心情。

  「我去北方勘查一下。」過了好一會兒法特恩吐出了幾個字。

  「現在?就你一個人?」米納利亞驚訝的一個箭步走到法特恩身旁,「我也一起!」

  「不,你留下,萬一發生什麼事………」法特恩的口氣中也帶了不安,這也是薩奈拉沒聽過的。

  「所以我才更要跟你一起去不是嗎?」米納利亞用著堅定的口吻,「阿斯特蘭納暫時不會有危險,但單槍匹馬前往北方的你一定會有危險。」

  那就阻止他去不就好了?薩奈拉不懂米納利亞為什麼沒有阻止法特恩的舉動,反而說要自己跟他一起去?但仔細想想法特恩的個性,他說要去的地方就一定會去,他其實也是個固執的人,只是表面上不會展現出來。

  最了解他的果然還是身為副隊長的米納利亞。

  「那就一起來吧!」法特恩嘆了口氣。他也了解米納利亞不是個容易放棄的人。

  兩人沒有更多的對話,只見他們紛紛招來兩隻坐騎的黑豹,迅速的朝阿斯特蘭納東方前去,並消失在黑夜的樹林中。

  薩奈拉從樹後跑出,沒有自己的坐騎她不知要如何追上兩人。對於兩人的離去她感到十分不安,也不管是否會追丟,她抓緊腰間的魔杖,朝著兩人消失的方向奔去。


  梣谷是個很廣大的區域,加上到處都是相似的樹木,若是沒走在小路上十分容易迷路。薩奈拉追逐著兩人的身影,果然很快就追丟,畢竟有坐騎與沒坐騎的速度差距實在太大。但她沒有氣餒,憑著腦海中的記憶也想找到前往北方區域的路。雖然沒有親身去過那裡,但從地圖上也看過不少次,那是法特恩時常交代他們別踏入的範圍。

  四處張望著,薩奈拉嘗試分辨方向。她的雙眼已經適應了黑夜,但在這除了黑暗之外什麼都沒有的樹林中,她實在很難找出北方的位置。

  她緩緩的往前方走,努力不發出任何聲響以免引起遊蕩野獸的注意。

  突然一團黑色的影子從右前方的樹叢竄出,落在薩奈拉正前方的位子。薩奈拉提高警覺的退了一步,並抽出腰間的魔杖。

  那是一隻黑豹,他的雙眼散發著金黃色的微光,好似天上的月亮。

  黑豹也發現了薩奈拉的存在,一人一豹停在原地互望,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她們之間沒有任何殺氣。

  那隻黑豹與薩奈拉互望幾秒後,抬頭看了看上方,接著朝著薩奈拉左前方的樹叢奔去,消失在她的視線範圍內。從牠行動的方式看來,似乎是受了傷,正急著去哪裡。

  盡管黑豹早已離開,但牠的目光仍然映在薩奈拉的腦海中。他好像想告訴自己什麼,但到底是什麼?想到黑豹最後抬頭的動作,薩奈拉緩緩的將頭抬起。

  空中什麼都沒有,只有樹葉在微風的吹動下傳來沙沙的聲響。

  果然是自己想太多,薩奈拉甩了甩頭,不多去思考黑豹的舉動。就在這個時候,她彷彿聽到了某種細微的聲音。

  『北方………前方………』

  薩奈拉再次抬頭,卻沒有發現任何人。

  『往前方去………就是北方………』

  分不出性別的低沉聲音是這麼說著,薩奈拉雖然納悶這聲音是從哪傳來,但失去方向的現在也只能依賴這唯一的線索。把心一橫,薩奈拉朝著前方奔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折翼Ziarra 的頭像
折翼Ziarra

牆角的世界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