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 〉


  『輕輕睡吧!艾澤拉斯的孩子!輕輕睡吧!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明天又是新的旅程,
   把夢想收好,把希望帶好,把疲勞都放開。
   
   輕輕夢吧!艾澤拉斯的孩子!輕輕夢吧!
   夢中是開心的鳥兒,夢中是美麗的山谷,
   把悲傷拋開,把痛苦驅散,把失落都遺忘。
   
   聽呀!窗外的風兒唱著,唱著那遠古的歌曲。
   看呀!天空的雲朵跳著,跳著那和平的舞蹈。
   
   輕輕睡吧!孩子!沒有什麼能夠打擾。
   輕輕夢吧!孩子!沒有什麼能夠阻礙。
   
   艾澤拉斯的孩子!我的孩子!
   輕輕的,輕輕的,長大吧!』


  艾薩拉的晚風微微吹來,從遠處的海洋帶來了些許鹹鹹氣味,希絲莉亞闔著雙眼站在岩石上,輕輕的哼唱著。

  「好聽嗎?」隨著最後一個音消散在那微風中,她轉向一直站在她身邊的托姆納恩。

  托姆納恩像個巨人般的站在希絲莉亞身旁,讓希絲莉亞顯的特別嬌小。聽到希絲莉亞的詢問之後,他沒有轉過頭,只是持續面向前方,然後僵硬的點了一下頭。


  夜已深,其他的人都在不遠處的小營火旁睡覺休息,然而不需要睡眠的希絲莉亞則是自告奮勇的當起了守夜人。儘管四周安靜到察覺不出任何危險,但大家也都知道事情沒有絕對,說不定在樹叢中,山丘上,有些什麼正注視著他們,等待著可以發出攻擊的瞬間。

  希絲莉亞和托姆納恩已經四處察看了好幾次,卻沒有發現任何異樣。最後她來到視野最寬廣的岩石邊上,望著遠處的海平線。她是不需要休息,但這樣一直走來走去,她不累,托姆納恩也應該會累。

  「這首歌是小時候我母親常常唱給我聽的!」希絲莉亞雖然說是要讓托姆納恩休息,但一個人凝視著遠方也是會感到無聊,所以忍不住還是開口,「我總是在睡前賴著她唱給我聽!」

  講到母親,希絲莉亞忍不住從記憶裡開始搜尋母親的身影。

  她的母親和父親是艾澤拉斯上許多人都知道的勇士,一個完美的組合,完美的傳說。然而,再厲害再完美,也敵不過叫做命運的東西。他們在與惡魔的一場戰役中一去不回,留下了年紀小的希絲莉亞給姑姑照顧。

  希絲莉亞沒有埋怨過父母,她知道他們是為了族人,為了聯盟而戰。只是在孤獨一人的時候她也常常回想起,記憶中在那很久以前與父母一起度過的時光。


  「托姆納恩是從哪裡來的呢?」希絲莉亞再一次對托姆納恩感到好奇,「我看到你的時候,你就是一個人了!你會不會感到孤單呢?」

  托姆納恩困惑的看著希絲莉亞。孤單是什麼?那是敵人嗎?那是食物嗎?他並不了解希絲莉亞口中的『孤單』到底是什麼。

  「你也有家人吧?你不會想念他們嗎?」希絲莉亞不解的回應著托姆納恩疑惑的雙眼。

  「家人………?」托姆納恩用著希絲莉亞教會他的聯盟語言念著。『家人』,聽起來好溫馨,但那是什麼?

  一直以來托姆納恩只會惡魔的語言,然而他知道希絲莉亞並不明白那種語言,於是當希絲莉亞教他聯盟語言的時候,他很努力的去學習。

  為什麼一個惡魔要去學習聯盟的語言?其實他自己也沒有去想過。

  「家人就是………」希絲莉亞解釋著,「像我,我是父親母親生下來的!因為有他們,所以我存在!可以這麼說吧!」

  托姆納恩看了看希絲莉亞,再看了看自己,最後又抬頭看向希絲莉亞。

  「托姆納恩,沒有父母………」托姆納恩生疏的說著,「托姆納恩,來自………黑暗………」


  希絲莉亞難過的看著托姆納恩站在岩石上的身影,她突然覺得好孤獨。

  從黑暗出生,沒有歡笑,沒有淚水,睜開雙眼時就只有自己一個人。托姆納恩之所以不懂孤單為何,是因為打從一開始他就是一個人。他習慣了黑暗,習慣了冰冷,習慣了獨自面對眼前的事物。

  「沒關係!至少現在有我們呀!」希絲莉亞想趕快轉移這個讓人悲傷的話題,「那………你的世界,是長什麼樣子呢?跟艾澤拉斯很像嗎?」

  托姆納恩沒有回答,希絲莉亞馬上察覺到自己似乎又問錯問題了。

  「托姆納恩的世界………什麼都沒有………」托姆納恩緩慢的說著,「沒有艾澤拉斯漂亮的風景,沒有艾澤拉斯美麗的生物………也沒有………希絲莉亞………」

  一股悲哀之意湧上了希絲莉亞的心頭。一直以來她都被灌輸著惡魔是沒有心沒有感情的東西,他們是術士的僕從,術士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然而她卻一直深深的相信,就算是惡魔,也有一顆心,他們也是有感覺的生物。

  至少托姆納恩讓她相信自己沒有錯。雖然他在感情上比一般生物遲鈍許多,但他也感覺的到周圍的事物,他也看的到發生的事情。他不理解,是因為沒有人告訴他該怎麼去反應。他就像頭野獸,本能是殺戮,但縱然自己沒發現,其實心底也還是渴望著關心與陪伴。
  
  「不用想太多了!現在你在這裡,也不用再回去了,不是嗎?」希絲莉亞笑了笑,想把那悲傷的氣氛驅散,「我們再到處走一下吧!」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