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 》

  自從來到暴風城後,珍幾乎沒有出過門,最遠也只是到拍賣場收購些沒有人會想買的東西。好幾次塞諾索鼓起勇氣邀約她出門踏青,最終卻都宣告失敗。不是珍不答應,而是每當他來到珍的房門口,都會見到珍一個人仔細的閱讀古文,專注的做著實驗,或是小心的照料魔法陣。面對這樣的認真,塞諾索不想打擾,也同時被那身影吸引著。

  由於太過投入,珍時常沒有發覺塞諾索的存在,而塞諾索也不發一語的在門邊望著她。他還是不知道珍到底在做些什麼實驗,但他仍然堅信有一天珍會替他解答所有疑問。

  縱然從沒成功邀約過,但塞諾索還是常常來到珍的房門口,看會不會遇到她沒在忙的一天。然而這天從沒到來,不管塞諾索何時去找珍,她都十分忙碌,無論是早上還是晚上,甚至是天剛亮都一樣。

  就在塞諾索準備放棄的時後,某天珍竟然主動來到他身邊。

  「我想去海邊。」

  當珍用著一慣的平靜口吻對塞諾索說出這句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話時,塞諾索不知道有多高興。

  夕陽的沙灘,與珍漫步在橘紅色的光芒下,想到此塞諾索差點就笑出來,但他還是很努力的忍住。接著想到不久前戰場軍官才發出的出征通知,他的心馬上涼了一半。

  「可是我後天就要出發上戰場去了,等我回來再陪你去好嗎?」塞諾索小心翼翼的說著,不希望珍認為他是在拒絕她。

  珍不領情的搖了搖頭,「我想明天就去。」

  「明天?」塞諾索右手托著左手肘,左手則是摸著下巴。他努力思考著哪個海邊離暴風城最近,可以讓他趕回來加入後天出發的戰場隊伍。思考了好一會兒他突然想到了,「明天是嗎?沒問題!西部荒野就有海邊!我們隨時都可以出發!」

  沒錯,西部荒野距離暴風城很近,一天內來回絕對沒問題,雖然到處都有魚人在遊蕩,但對塞諾索來說,他們完全不是威脅,還很好打發。說不定還可以把魚人的眼球中送給珍,讓她拿去餵她那些惡魔的靈魂。

  除了魚人眼球那一段,塞諾索認為這是一個完美的畫面,能夠想到這個方法,他十分佩服自己。

  「我不要去西部荒野的海邊,那裡我常去,沒什麼東西。」珍很直接的戳破了塞諾索完美的泡泡。

  「那妳要去哪?」塞諾索皺了皺眉,像洩了氣的皮球般垂下肩膀。

  「艾薩拉。」

  「艾薩拉!?」塞諾索忍不住瞪大雙眼。

  艾澤拉斯有兩塊主要大陸,一個是暴風城位在的東部大陸,另一個則是西方的卡林多,也就是艾薩拉的所在地。假如真的去了艾薩拉,恐怕等他們回來,戰場都已經打完好久了。

  無視塞諾索驚慌的表情,珍堅決的點了點頭。

  「但是………我後天就要上戰場了呀!」塞諾索不知所措的回答。

  珍沒有回應,她的沉默彷彿在說:「那是你的問題。」

  塞諾索深呼吸了口氣,雖然不想讓珍失望,但戰場已經答應了就不能推掉,若是因為自己缺席而耽誤戰場的行程,那他還有什麼臉去見其他人?鐵下了心,他準備好面對珍失望的表情。

  「艾薩拉太遠太危險了,而戰場也不能推掉,如果要去就等我回來,了解嗎?」塞諾索認真的說著,希望自己難得的認真可以讓珍退步。

  出乎塞諾索意料,珍沒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只是輕輕的嘆一口氣。就在塞諾索認為一切都搞定時,珍開了口。

  「那你上戰場小心點,注意安全。」儘管表情沒透露什麼,但珍的口氣中帶了一絲失望,雖然很不明顯,但塞諾索還是聽出來,「艾薩拉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反正我也沒什麼家人,出什麼意外也沒有人會發現。」

  語畢珍轉身就走,留下塞諾索一個人啞口站在原地。

  他沒料到珍會這麼說。

  「等等………」好不容易擠出兩個字,卻只能望著珍早已走遠的背影。塞諾索情緒複雜的摸了摸額頭,忍不住大大的嘆口氣。

  面對珍的任性,他輸了,而且輸的很徹底。

  把心一橫,塞諾索也不追珍,轉身就朝暴風城舊城區的『豬和哨聲旅店』走去。


  這間酒吧永遠都是這麼吵鬧,特別是到了戰場隊伍出發前的那幾天。可能是害怕上了戰場後就再也不能放肆的痛快暢飲,所以都會趁此時喝個爛醉。

  平常塞諾索和羅提恩也常來這裡喝到爛醉,但今天羅提恩不在此,而塞諾索的目的也不在酒。他用銳利的目光掃過整間酒吧,最後視線落在一名穿著布袍,看來十分虛弱,臉上彷彿寫著『我是菜鳥術士』的男子身上。那名男子身邊坐著一位矮人戰士,一看就知道他是準備上戰場的勇士之一。矮人不斷替男子的酒杯裡加酒,雖然男子很明顯想推掉,卻還是被逼灌完酒。

  「庫拉克!」塞諾索筆直的朝著男子走去,一路上順手推開了幾名醉醺醺的傢伙。

  「塞諾索!」庫拉克彷彿見到救星,馬上從坐位上站了起來,未料塞諾索靠的太近,令他狼狽的跌回坐位上,接著塞諾索用著壓迫性的目光盯著他。

  看著塞諾索奇怪的舉動,就連矮人戰士都愣在一旁。

  「有………有什麼事嗎?」庫拉克的心中頓時拉起警報,幾滴冷汗從額旁滑下。

  庫拉克也是個術士,自然也對塞諾索這個天才術士有點認識。塞諾索平時對誰都很和善,雖然愛人開玩笑,但整體來說十分照顧人。身為剛畢業的菜鳥術士,庫拉克也受到不少照顧。

  「這次出征的名單上好像沒有你的名字,對吧?」塞諾索帶點微笑的問著,但這反而讓庫拉克更加擔心。

  「我………我想我還有待磨練,所以………」庫拉克膽怯的說著,但被打斷。

  「是因為名單已經滿了吧?」塞諾索完全無視庫拉克的回答。

  「不是………我………」庫拉克想說什麼,但塞諾索越靠越近,讓他緊張到說不出話。

  與其說緊張,不如說他現在怕的要命。

  「我知道你其實很想上戰場吧?」塞諾索繼續無視庫拉克的話。

  「咦?」庫拉克一臉驚慌,沒反應過來。

  「就這麼決定了!後天就由你代替我去戰場吧!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喲!」塞諾索笑著退離了庫拉克面前。

  「但是………我………」庫拉克總算能夠繼續正常呼吸,但就當他開口想說話的時候,又被打斷了。

  「嗯?」塞諾索看著他,好似在聽他想說什麼,但語氣中的威脅卻再清楚不過。

  庫拉克把想說的話硬吞了回去。

  「那就這樣啦!我先走了!」塞諾索一臉輕鬆的轉身離開了酒吧。留下還愣著的矮人戰士和驚魂未定的庫拉克。

  酒吧依然吵鬧,但庫拉克和矮人戰士卻沉默。剛剛發生的事情太突然,兩人沒辦法一下子搞清狀況。

  過了許久,矮人戰士拍了拍庫拉克的肩膀安慰他,「戰場而已,你之前也去過,沒事的。」
  
  庫拉克看了失去塞諾索身影的酒吧大門一眼,接著轉頭看著矮人戰士。

  和突然衝進來的塞諾索相比,剛剛差點讓他溺死在啤酒中的矮人戰士似乎變的沒那麼恐怖了。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