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尾聲 》

  失去塞諾索的同一天,珍得知『已宰的羔羊』被塞諾索突然攻擊。裡面的術士們,包括厄蘇拉在內全部受傷,好在沒有人因此死亡。

  除了『已宰的羔羊』之外,就連羅提恩和艾舒的婚禮也遭到他的擾亂,他甚至還攻擊了艾舒。在那之後,他開啟了一道不知通往哪裡的傳送門,消失在眾人眼前。

  現在所有暴風城的人都說塞諾索走火入魔發了瘋,但自己卻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然而對於暴風城的人來說,自己也不是什麼正常人,根本沒人會聽信自己的話。

  格溫到哪裡去了?他會利用塞諾索的身軀來做些什麼事?珍無從而知,但不管如何,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

  此刻的珍突然寧願塞諾索就這樣死去,至少她能知道他在哪,至少他的軀體不會被利用在他不願做的事情上。

  想到此,她回到了『已宰的羔羊』並且開始打包行李。不管能否喚回塞諾索的意識,現在她唯一能做的是把塞諾索找回來。

  「你可以繼續留下。」厄蘇拉的聲音自門邊響起,「塞諾索在發瘋前曾用自己的人格擔保你,所以我們相信你不會亂來,也希望以後你可以留在這。」

  「塞諾索走了,我已經沒有必要留在此,」珍沒有停下手邊打包的動作,「這樣對你們也好,不是嗎?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身後的厄蘇拉沒有回話,兩人間的沉默讓珍停止打包行李。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轉向厄蘇拉。

  「我們會派人尋找塞諾索。」厄蘇拉的眼神很冷淡,彷彿要將珍凍結在原地。

  此時珍了解厄蘇拉真正的用意。

  「我們知道你在做些什麼不可告人的實驗,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但普通人是不會這麼做的。」厄蘇拉瞄了塞法洛特的魔法陣一眼。

  「最危險的還是留在身邊最好,是吧?」珍瞇起了雙眼。

  「你明白就好,我們不想限制你什麼,但我們會注意你的所有行為。」語畢厄蘇拉轉身離開,好似交代完什麼後,不接受任何詢問。

  「如果我真的想離開,你們沒有一個人攔的住我。」珍的聲音很冷,冷到厄蘇拉打了個寒顫,「但你放心,現在我會留在這裡,只是請你們不要干涉我的任何舉動。」

  厄蘇拉的腳步僵住,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在厄蘇拉離去之後,珍把行李放回桌上,緩緩的坐到石椅上。

  像個被監視的囚犯,她是否再也無法離開這裡了?

  「塞諾索,你在哪………」

  眼淚從眼眶落下,但珍告訴自己,這將會是她最後一次流淚。





《 花火番外─來自西部荒野的女人 ─全文完─ 》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