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 》

  新年慶典,許多人所期待的這天終於到來,但塞諾索卻有點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多想約珍到街上走走,但卻都被拒絕。他也知道以珍的個性,她是不可能沒事把自己丟到人群中閒晃的。然而已經跟羅提恩約好,就不能爽約,因此他也只能放珍一人在房間裡做研究。

  和羅提恩跟艾舒坐在酒吧中喝著酒閒聊,但塞諾索的思緒卻不斷飄走。


  不久之前,當他準備離開『已宰的羔羊』時,厄蘇拉攔住了他的腳步。

  「自從她來了之後,這裡的氣氛變的很混濁………」厄蘇拉口中的語氣不再咄咄逼人,只是充滿擔憂,「我相信這跟她在做的事情一定有關係。」

  塞諾索不語。他知道珍在做什麼,卻不能告訴厄蘇拉。

  「放心吧!厄蘇拉!別想太多,沒事的。」塞諾索只能這樣安撫厄蘇拉不安的情緒。

  這樣的情況,還能維持多久呢?


  此時塞諾索的思緒被羅提恩的一句話打斷了。

  「你這傢伙到底是不是藏了個小女朋友呀?」

  啤酒從塞諾索口中噴出,正中了羅提恩的臉。艾舒努力忍住笑,過了許久才拿起手帕幫羅提恩擦去臉上的啤酒。

  「我沒有藏一個小女朋友………」塞諾索無視被啤酒噴滿臉的羅提恩,「我那天去了艾薩拉的海邊………」

  「艾薩拉的海邊?」艾舒停下幫羅提恩擦拭臉上啤酒的動作,「跑這麼遠去做什麼?」

  「就,有些事情要去哪裡………」塞諾索不能說,就算說了他們或許也不會懂。  

  珍的秘密也成了他的秘密。才幾天這個秘密就讓他無法專注在任何事上,更何況是背負這秘密這麼多年的珍?

  接下來的十幾分鐘,塞諾索被羅提恩和艾舒輪流炮轟有關他藏了小女朋友的事。他的反駁不被接受,沉默又被當做默認,就這樣跟他們胡扯了好一段時間,直到快接近零時放煙火的時間。

  「時間快到了,你們不是要去看煙火?」用煙火打發這兩個傢伙是最好的方法。

  「對呀!怎麼這麼快!」艾舒看了看窗外。

  「不吵你們小倆口了!我先走了!」塞諾索起身向兩人道別,借機逃離現場。

  「你不一起去?」艾舒歪了歪頭,「找你的女朋友一起去呀!」

  「她………」塞諾索本想再繼續否認,但想了一下後決定放棄,「她個性很古怪,不喜歡人潮。」

  「所以真的有藏個小女朋友!我沒說錯吧!」羅提恩大笑著,「塞諾索呀!塞諾索!你完蛋了!被綁定了!」

  此刻的羅提恩大概已經半醉了。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塞諾索看了艾舒一眼,也笑了,「我們半斤八兩啦!」

  綁定嗎?塞諾索回想著第二次見面時,珍從法師塔落下,跌到他身上的畫面。

  拾取,就綁定了啊!

  終於在一陣胡鬧後,塞諾索告別了羅提恩和艾舒,往『已宰的羔羊』走去。

  房間中,珍仍在認真工作,專心的研究書中的每一個字。在她身旁,裝有惡魔塞法洛特的魔法陣閃爍著紅光,好似察覺到塞諾索的出現。

  「塞法洛特,你不要挑嘴,我給你什麼你就吃什麼,這些總比喝海水來的好吧?」珍沒抬起頭,不明白狀況的人可能會以為她在自言自語。

  塞諾索知道她在跟誰說話,接著一股不快從心底升起。

  有人餵就不錯了,這該死的惡魔竟然還挑嘴?再說,他約珍出去都要花不少精力,這個才來幾天的惡魔卻享有珍的注意力?

  他在妒忌一個惡魔的靈魂,沒錯,聽起來很愚蠢,但他的確是在妒忌。

  魔法陣的光芒閃爍了幾下,彷彿在嘲笑塞諾索。

  該死的惡魔!

  「珍!去看煙火吧!」塞諾索一個劍步插入了珍和魔法陣的中間。

  「咦?」突來的動作嚇了珍一跳。她沒有查覺塞諾索和塞法洛特之間的『戰爭』。

  「要不要去看煙火?」塞諾索再問了一次。

  「那是什麼?」珍從沒看過煙火,也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東西,「不要。」

  語畢繼續低頭工作。

  塞諾索錯愕的愣在原地。他身後的魔法陣又閃爍了一下。

  「那麼,可不可以陪我去看煙火呢?」塞諾索換了個尋問方式。刻意在『陪我』兩個字加重了語氣是因為他知道,若是為了自己,珍就不會這麼輕易拒絕。不是塞諾索往自己臉上貼金,而是這一陣子下來他終於明白自己對珍的重要性。

  同樣的,珍對他來說,也是十分重要。她的感受以及她的存在。

  珍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抬頭看了塞諾索一眼。一秒的沉默後,她給出答覆。

  「可以。」

  這次換塞諾索瞄魔法陣一眼,嘴角揚起了勝利的微笑。


      ※     ※     ※     ※     ※


  當塞諾索和珍離開『已宰的羔羊』時,已經十分接近放煙火的時間。這個時後的暴風城廣場早已擠滿了人群,數量多到連一個多餘的身軀都擠不過去。還好塞諾索打心底沒想帶珍擠去那裡,不然恐怕還沒到,珍就先回去了。

  「小心,這裡不是很好爬………」塞諾索躡手躡腳的爬上了陡峭的屋頂,接著伸手去拉珍一把。

  要看煙火絕對沒比這裡更棒的位子了,人少,視野也好,就是比較危險一點。

  法師塔,一座離『已宰的羔羊』不遠的高塔,也是法師們的聚集地,同時,也是珍墜落塞諾索身上的案發地點。

  好不容易兩人都爬上了塔頂,俯瞰整個暴風城。風微微的吹,地上的人都變的好小好小。

  「所以,煙火到底有什麼好看的?」開始放煙火前,珍發出了疑問,「不就是有煙的火?只要有火,不是都有煙嗎?」

  塞諾索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笑到差點滾下屋頂。

  「不是有煙的火!煙火,你也可以叫它花火,雖然是火,卻很美喔!」塞諾索穩住自己,「就像火拼成的花一樣,射向空中後綻開。」

  「花火?」珍歪著頭,不太明白。

  剎時第一枚花火射入夜空,在兩人面前絢麗的綻放。

  這個,就是花火。

  珍不再發問,轉頭專心的看著一發接一發的煙火。

  塞諾索一邊看著煙火一邊注意著珍的反應。沒看過煙火的她,看的十分投入,不時還伸出手,好似想抓住那些花火的餘光。

  美麗,卻很短暫。

  煙火的過程中,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直到結束後,沉默還一直持續。

  「好了!看完了就回去吧!吹太多風會感冒喔!」塞諾索首先打破沉默。

  就在他研究如何跳下屋頂時,他察覺身後的珍沒有移動。

  「珍?」塞諾索轉過身,對上的,是珍那對金紅色的雙眼。

  「不要像花火一樣消失,好嗎?」

  好似請求般的話語,讓塞諾索的心緊緊的揪了一下。

  沒了花火,遼闊的天空顯的有些孤寂。月亮獨自發著銀白色的光芒,而星星卻不知道跑哪去了。

  「傻瓜,」塞諾索在珍的身旁蹲下,輕輕的回應,「我哪裡都不會去。」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