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夢者 之 十一 》



  帶著鹹味的海風徐徐的吹來,從少女的臉頰旁經過,吹起了幾根髮絲。她閉著雙眼,聽著海浪席捲沙灘與岩石的聲音,心中格外的平靜。

  有多久沒有感到這種安祥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想把所有的悲傷都交給那海風,帶到遙遠的地方去。只是海風能帶走思緒,卻帶不走心中的那幾道無法復原的傷痕。

  這裡是東部大陸北邊,一個叫做逐日者之島的地方,也是普羅克成長的家園。這裡的草很綠,天很藍,還有不少小動物跑來跑去。


  那天離開布洛米爾之後,普羅克帶著薩拉來到了這裡,一個只有他和幾個死黨知道路線的美麗海邊。他曾經答應要帶席拉來這裡吹風,而那個約定,他仍然遵守著。

  普羅克將席拉的遺體埋葬在海邊的一棵樹下,這樣她無時無刻都可以興賞到這片美麗的海岸風景。而墓碑則是以她的巨劍來代替,那把破舊不堪,卻充滿回憶的巨劍。


  在普羅克和莉絲塔的幫助之下,薩拉也重新站了起來。有如普羅克所說的,她要替席拉而活,她要替席拉看遍艾澤拉斯的風景,踏遍艾澤拉斯的土地。她很堅強,因為她知道這是席拉所希望的,只是在怎麼堅強,她還是無法再次穿上那身鎧甲,再次舉起那把符文劍。

  鎧甲與劍都放置在普羅克的導師─凱斯羅爾,的居所。這一陣子,薩拉都是在那裡生活著,雖然一開始凱斯羅爾並不願收留身為死亡騎士的薩拉,但在普羅克的苦苦哀求下,他也終於放下那冷漠的堅持,答應讓薩拉留在這裡,直到心裡的傷痛慢慢淡去。


  「再來你有什麼打算嗎?」普羅克看著閉上雙眼吹著海風的薩拉。她的樣貌長的和席拉真的十分相似,常常讓普羅克有種席拉就在身邊的錯覺。

  如今薩拉的情緒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只是依舊穿著布料長袍,仍然無法面對那套屬於死亡騎士的鎧甲。


  「我想要去艾澤拉斯上走走,去看看這個世界有多大………」薩拉睜開雙眼輕輕的笑了笑,「只是在這之前,我必須重新熟練戰鬥的技巧,不然恐怕我連東瘟疫之地都走不出。」

  見到薩拉還會笑,普羅克就放心了許多,然而在那笑容之後,他還是看的到那揮不去的傷痛。要等傷口復原,恐怕不是短時間能夠做到的,但他對薩拉有信心,她一定能夠再次站起來。


  「對了………這個是席拉的東西,我想對你來說一定也很重要吧!」普羅克從口袋掏出了席拉的紅水晶項鍊,遞給了薩拉。薩拉看了一眼,沒有接過項鍊。

  「這是小時候父母親給我們的,一人有一條,」薩拉把懸掛在胸口的項鍊掏了出來,那是藍色水晶的項鍊,「目的是為了分辨我們誰是誰。」

  「重要是很重要,但是既然她把項鍊交給了你,那就是你的東西了,」薩拉的嘴角微微的揚起,「她會把項鍊給你,表示你一定是個很重要的人………」

  「咦?」普羅克愣了一愣。

  很重要的人嗎?

  「我想,席拉是想說,」薩拉望著遙遠的海平線,「『不要忘記』吧!」


  不要忘記嗎?

  普羅克看了看手中的紅水晶項鍊,想起了自己與席拉相遇的那些日子。短暫,卻讓他記憶深刻。

  他歪了歪頭,笑了笑,接著把項鍊戴到自己的脖子上。



  放心吧!席拉,我不會忘記的。





《 無夢者 ─全文完─ 》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