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夢者 之 八 》


  「這傷勢不是太嚴重,好好休息幾天就沒什麼大礙了。」聖光之願禮拜堂中的一名牧師替普羅克檢查了傷勢。

  一回到聖光之願禮拜堂,席拉便找了個牧師來幫忙檢查以及治療普羅克的傷勢。

  「幾天?我沒事!真的!」一聽到要躺上幾天,普羅克馬上就變了臉,「你看我的身體好的不得了………唉喲…………」

  「你不好好躺著休息,可能還要躺上更多天………」那牧師沒好氣的看著一臉想哭的普羅克。

  「謝謝,麻煩妳了!」席拉向那名牧師道謝著。

  那是一名旅行中的食人妖牧師,她在艾澤拉斯各地旅行,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人,藉此來練習自己的醫術。她沒有向席拉收取任何費用,她只告訴席拉,寶貴的經驗就是最好的報酬。

  「真的………這點小傷………」普羅克從來沒有讓自己受過這麼重的傷,對於要在床上躺個幾天,他感到非常不自在。

  「叫你躺著就好好躺著。」席拉沒有刻意提高音量,但她說話的語氣中就有一種讓人無法不去聽從的力量。

  普羅克聽了馬上閉嘴,乖乖的躺在原位沒有移動。他其實比較擔心的是等莉絲塔到了之後,看到他這樣不知道會說些什麼話來開他玩笑。想到此,他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轉頭想對席拉說些什麼,卻發現席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悄悄的離開,到外面去了。


  站在聖光之願禮拜堂的前面,席拉再次望向北方布洛米爾的方向。她還會再遇見薩拉姐姐嗎?假如再次相遇,薩拉姐姐一樣會舉著劍攻擊她嗎?

  巫妖王阿薩斯,奪走了斯坦索姆,奪走了男爵,現在連最親愛的姐姐也要奪走。席拉的雙手緊緊握住拳頭,心底的那團怒火再次點燃。


  「還好你在這裡………不然我就白跑了………」在席拉的思緒被怒火蓋掩之前,一個聲音來到她的身旁,把那團怒火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你不好好在裡面躺著,又跑出來做什麼?」看著身旁臉色不太好的普羅克,席拉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在外面而已………」普羅克很明顯的努力忍住傷口的疼痛,「我沒有跟蹤你,真的………」

  其實普羅克是在擔心席拉會自己跑回去找薩拉,到時候只怕她這一離開,就不會再回來了。

  「我哪裡都不去,行了吧………」席拉輕輕的閉上眼,她似乎可以感受到普羅克的擔心。

  有多久沒有被關心過了?這感覺讓她覺得很溫暖。

  「嗯………」普羅克僵硬的點了一下頭。對於平常話很多的他來說,這樣的反應是非常的不反常。

  「你………要不要坐一下………」席拉歪著頭,有點擔心的看著開始冒冷汗的普羅克。

  「………」普羅克稍停了一會兒,接著再次僵硬的點了頭,「嗯………」


  兩個人在聖光之願禮拜堂附近的岩石上坐了下來,普羅克很明顯的放鬆了許多。他身上的傷勢雖然不算太嚴重,但畢竟才剛受傷沒多久就這樣到處亂跑,體力再好的人也需要休息。

  「看來我那敗家的妹妹還在幽暗城閒晃………」普羅克首先打破沉默,畢竟要席拉先開口的話,可能天都黑了。

  席拉沒有回應,但這也在普羅克的預料範圍內。

  「真不知道她是在逛什麼,就連幽暗城都可以逛這麼久………」普羅克嘆了一口氣,接著馬上改口,「我不是說幽暗城無聊!只是………真的不知道有什麼好逛的………真的!我沒有說幽暗城什麼都沒有只有死人…………啊…………我的意思是…………」

  普羅克的雙手在空中揮著,比手畫腳的卻越描越黑。

  「你不用緊張,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吧………」席拉搖了搖頭,「本來沒什麼特別意思的,你越說,聽起來越有問題………」

  「唔………」普羅克停下了動作,安份的坐好,「也是啦………但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

  從小到大,普羅克對於講話溝通都不太擅長,可能是莉絲塔的話總是比他多,而吵架他也沒吵贏過,以至他一直覺得自己的溝通能力似乎有點問題。


  「為什麼成為聖騎士呢?」席拉突然開口,讓普羅克一時沒有回過神。

  每一次戰鬥的時候,席拉都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普羅克的膽怯,然而他卻不斷努力壓抑住恐懼感的往前衝,讓席拉好奇。如果害怕站在前方作戰,他大可選擇站在後方的職業,像是法師,牧師之類,在後方輔助的職業。然而,他選擇的是聖騎士,不是專注治療的神聖系,而是必須站在最前方的防護系。
  
  「這個啊………」普羅克摸了摸頭,「其實,我也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個聖騎士………」

  普羅克回想著當初自己苦惱該選擇哪個職業的情況,當時他花了好幾個月來決定到底要走上哪一條路,他拜訪不同訓練師的次數多到每一個訓練師都認得他。然而最後他的老師卻不是銀月城中的任何一個訓練師,而是半隱居的聖騎士─凱斯羅爾。

  「怎麼講呢,其實從小到大,我都是和我妹妹還有另外一個叫做亞法爾的朋友一起玩到大的,」普羅克一邊回想一邊說著,「對於自己想走哪條路,亞法爾打從一開始就很清楚。他是個善良的傢伙,所以走上了治療的這條路,不過因為牧師訓練師覺得他太強壯,所以不肯收他,堅持他去找聖騎士訓練師,於是他就成為了神聖系的聖騎士!」

  「至於我那大小姐妹妹呢!她則是因為鍾情法師的長袍很漂亮,再加上有事沒事可以用火球轟人,所以堅持選擇法師………」普羅克笑了,「真是像她的作風………」

  「那你呢?」席拉看著仍然一臉輕鬆的普羅克。

  「我最好的朋友成為補師,我的妹妹成為了法師,那我還有什麼好猶豫的!」普羅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上沒有半點後悔,「當然是選一個可以站在前方保護他們的職業囉!」

  普羅克一臉驕傲的看著席拉,接著又笑了。

  「不過我還在學習當中,一直以來都是亞法爾這個補師在照顧我們兩個,但我知道這樣不對………」普羅克看著遠方,「我要變強,我要克服恐懼,因為我要做好我該做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過去的普羅克是什麼樣的人,但席拉可以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來,他一定是有所改變。儘管還是會有恐懼,但他很努力的壓抑住,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所以慢慢的他也可以不顧一切的朝前方走。

  為了保護什麼而努力,這或許和她自己一樣。為了保護大家,她舉起了劍,為了守護家園,她願意勇敢的面對敵人。而薩拉姐姐又何嘗不是這樣?

  普羅克看了沉默的席拉一眼,他沒有問席拉為什麼成為一個戰士,因為他知道原因。在得知席拉的家在斯坦索姆之後,他明白了為什麼席拉會一直待在斯坦索姆門口,勸告每一個冒險者離開那裡。他似乎知道了席拉的傷與痛,雖然不能說是了解,但他知道席拉為何憤怒,又為何悲哀。

  「你………再來有什麼打算?」普羅克看到席拉眼中閃過一絲傷痛,而他也很清楚那是為什麼。

  席拉的姐姐,還在東瘟疫之地的某一處,以一個死亡騎士的身份遊蕩著。

  「我會去找到她………」席拉輕輕的說著,「我要把薩拉姐姐找回來………」

  「但她已經不認得妳了………」普羅克不希望自己說錯什麼話,讓席拉難過。

  「剛剛有那麼一刻她認出了我………」席拉回想著不久之前遇見薩拉的畫面,「她唸著我的名字………」

  「我相信她會記起來的,她一定會的………」雖然話說的很肯定,但席拉的口中卻充滿了不確定。

  「要是………她記不得了呢?我不是說一定是這樣,但是如果………如果她無法回到從前呢?」普羅克轉過身,些許激動的看著席拉,「她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你啊!」

  從剛才的那一戰中普羅克也看的出來,席拉無法對親身姐姐下手。

  「你在擔心我嗎?」席拉歪過頭,看了普羅克一眼。

  這樣一問,讓普羅克愣在原地。

  擔心,他的確是在擔心呀!

  「如果薩拉姐姐認不出我來,如果再也無法將她喚回………」席拉閉上雙眼,做著最壞的打算,「我會親手殺了她………」

  風輕輕的吹過兩人身邊,把席拉那及肩的長髮微微吹起。

  「席拉………」普羅克看著眼前看似平靜的少女,她是經過了多大的掙扎才說出這番話的?

  「薩拉姐姐不是個殺人的武器,也絕不會允許自己成為一個殺人的武器………」席拉再次睜開雙眼,這次她的眼中沒有迷惑。

  席拉深信,如果現在立場掉換,變成自己是個死亡騎士,她也會希望有個誰來阻止自己繼續屠殺。薩拉絕對不會是自願成為死亡騎士的,如果真是這樣,那能讓她解脫的,只有自己。

  「我跟你一起去!」普羅克突然開口,席拉則是用著吃驚的目光看著他,「我可以治療呀!你忘了呀!」

  「我拒絕,」席拉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普羅克,「這次我會自己去,這件事,我想自己了結………」

  普羅克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著席拉孤獨的雙眼。到現在,她還是選擇拒絕別人的關心。然而雖然沒有開口,但普羅克也打心底決定,無論如何他都會跟席拉去,就算會被罵也沒關係。

  「你多多休息吧!時間也晚了………」席拉沒有再多說什麼,跳下了岩石,朝著聖光之願禮拜堂走去,「你妹妹來了,她會看好你的傷的………」

  普羅克抬頭看去,果然看到莉絲塔搭乘蝙蝠的身影,朝著蝙蝠管理員飛去。

  「謝謝………」席拉最後說著,「謝謝你讓我在這麼多年之後,還能體會到什麼是被關心的感覺………」

  一直以為自己會對不死族的傢伙都很反感害怕,但面對席拉,普羅克卻沒有絲毫的厭惡之心,而在與席拉相遇之後,他對於不死族也大大的改觀。他們不是冷淡,而是已經忘了什麼是熱情。他們的傷痛,只有自己能明白。

  「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普羅克對著席拉的背影叫著。

  聽到約定兩個字,席拉忍不住轉過身。只見普羅克舉起伸出小指的右手,對著席拉揮了揮。

  「我還要帶你去那個海邊吹吹風的!」普羅克笑著。

  看著岩石上的普羅克,席拉輕輕的笑了,接著舉起右手伸出小指,意思是,一言為定。

  席拉轉過身,沒有再回頭的走向聖光之願禮拜堂,留下普羅克一個人坐在岩石上。普羅克並沒有追上去,不是因為不想,而是因為他在等莉絲塔落地之後過來扶他。

  他的傷口痛的要命,剛剛那一臉輕鬆全都是死撐的。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