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夢者 之 十 》



  『我們勾勾手,以後要一起守護著大家!』

  『一言為定!食言的是小豬!』


  兩個少女,一個手持巨劍,一個手握長柄武器,站在斯坦索姆的廣場中心,小指勾著小指,微笑的看著對方。



      ※     ※     ※     ※     ※


  瘋狂的奔跑著,也不管腹部的傷口在撕裂在疼痛,他就連召喚馬匹都忘了,不停的朝著北方的布洛米爾跑著。

  當普羅克睜開雙眼的時候,外面的天空早已被照亮,到底睡了多久了,他也搞不清楚。想到席拉一定會選在早上出發,普羅克馬上衝出了聖光之願禮拜堂。他看到的是些許剛醒來的冒險者,有些已經準備好要出發開始新的冒險,然而他卻沒有發現席拉的蹤影。

  就在他打算回去聖光之願禮拜堂中搜尋的時候,莉絲塔睡眼惺惺的走了出來,並且告訴他席拉已經走了。就在她把席拉的話和那水晶項鍊交給普羅克的時候,普羅克的心中湧起了一股不安感。二話不說他朝著北方就跑去,留下莉絲塔一個人反應不過來的楞在原地。

  『告訴他,謝謝他,我不會忘記的………』

  普羅克彷彿聽到了席拉親口說出這句話,不會忘記,是指他們之間的約定嗎?


  普羅克可以感覺到傷口似乎又再次冒血,但他心中的不安卻讓他更加在意。席拉已經出發了,不知道她是否找到了薩拉?如果找到了,她是否安全?

  也來不及召喚馬匹,普羅克第一個想到的地方就是第一次遇到薩拉的那個山丘。雖然山丘不高,但對於帶有傷口的他來說,卻是十分費力。

  好不容易爬上了山丘,普羅克希望看到的是一片荒蕪的土地,只有幾隻野獸在遊蕩,這樣表示席拉不在這裡,也意味著她可能還沒遇到薩拉。然而進入視線的,卻讓他愣在了原地,無法向前。

  在他面前,一把符文劍和巨劍相交的插在那早已枯死並且染滿鮮血的草地上,而在旁邊,一名全身鎧甲的少女背對著他,跪在地上。

  雖然天已經亮了,但帶著瘟疫氣息的霧氣讓他無法清楚分辨出那是誰。儘管看的出頭髮和裝備,但光從這些他根本認不出來。

  「席拉………?」普羅克緩緩的朝著那少女的背影走去。

  他到底希望靠近後看到的會是什麼?說穿了,他也不知道。

  及肩的長髮,一樣的輪廓,要不是一個是人類的死亡騎士,一個是不死族的戰士,普羅克根本分不出誰是誰。

  聽到普羅克的聲音,那少女緩緩的轉過頭,也因為她這麼做,普羅克才看到了她的懷中抱著另外一名身穿鎧甲的少女。


  一名不死族的少女。


  普羅克感覺到自己的血液似乎凍結了,他想說什麼,但聲音卡在喉嚨出不來。

  席拉,就這樣靜靜的躺在薩拉懷中,不再移動,然而普羅克卻在她的臉上看到一種平靜。

  她,是否已經找回了自己想找的東西?

  但是,他們的約定呢?不是說好要一起去看海的嗎?


  薩拉抱著席拉沒有說話,她的眼神不再冷淡無情,臉頰上掛著兩行淚,抬頭失落的看著普羅克。

  「我………到底做了什麼………?」薩拉用著哽咽的聲音問著普羅克。


  直到最後一刻,席拉仍舊無法殺死和自己有著相同容貌,流著一樣血液的親姐姐。她用自己的生命把薩拉喚了回來,但此刻薩拉卻寧願被刺穿的是自己。

  「我………從王城把男爵找了回來………是想救回斯坦索姆…………」薩拉失了魂般的唸著,「但是為什麼大家都死了………為什麼我找不到席拉………」

  「為什麼,我以為我死了,卻還在這裡………」薩拉接近崩潰,「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殺了席拉………」

  薩拉的記憶停止了,她只知道自己死在阿薩斯手下,卻不知道自己其實成為了一名死亡騎士。她以為席拉在那場屠殺中死了,卻不知道事隔這麼多年之後席拉成為了不死族而復活。她以為一切都結束了,卻在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比什麼都還親的妹妹死在自己手中。

  這麼多年來的記憶一下子壓在她身上,她喘不過氣來。她絕望的看著普羅克,只想問為什麼。但是普羅克給不了她任何解答。

  普羅克緩緩的在薩拉面前蹲了下去,從她手中接過了席拉那無力的軀體,兩人沒有對話,但普羅克似乎可以感受到薩拉身上那充滿悲哀的壓力。

  薩拉任由普羅克抱走席拉,她全身的力氣都消失了,就連呼吸都提不起勁。席拉的死所造成的打擊讓她徹底的擺脫了巫妖王的控制,然而她卻也沒有力氣再次提起劍。身心疲憊的她開始卸下了屬於死亡騎士的鎧甲,現在就連身上的鎧甲都讓她喘不過氣來。

  抱起席拉的普羅克看著失了魂般的薩拉,心裡十分的不忍心。現在這樣子,不要說是其他的死亡騎士,就連隨便經過一隻野獸都能夠輕鬆的殺了她。儘管殺了席拉的是她,但他卻無法放任薩拉不管。這是席拉一直在找尋的姐姐,成為死亡騎士,不是她的選擇,殺了席拉,更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輕輕的把席拉放在地上,普羅克來到了薩拉身邊。薩拉抬起頭看他,卻沒有做出任何其他反應。

  「席拉不惜付出一切,就是想找到你,要是你出了什麼事,那她不就白白犧牲了?」普羅克強忍住心中的悲傷。

  「我不想她死………為什麼………」薩拉的腦海中不斷浮現不久前兩把劍交會的那瞬間。當她的符文劍穿過席拉那單薄的身軀時,她像是被人從熟睡中用力的搖醒。就在她擺脫了巫妖王控制的瞬間,席拉將手伸起,摸了摸她的臉頰,微笑的告訴她,她終於回來了。

  但是回來,卻要看到席拉離她而去,那她寧可永遠不要回來。

  「就算你死了,席拉也不會回來了,不是嗎?」普羅克不知道該如何讓薩拉再次站起,他這輩子沒有經歷過這種傷痛,就連要穩住自己的情緒都有點不知所措。

  「那我該怎麼做?」薩拉絕望的問著。

  「替她而活,」普羅克緩緩的說著,「替她好好的活著,去看看這個世界,去體驗她體驗不到的………」

  「所以站起來吧!」普羅克朝著薩拉伸出手,「這個,才是席拉所希望的………」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