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夢者 之 九 》


  東方的天空微亮,大部分的冒險者都還在休息。蝙蝠管理員坐在蝙蝠欄旁打著瞌睡,等著下一個輪班的傢伙到來。

  離聖光之願禮拜堂不遠處,一名不死族的少女站在她的不死戰馬旁,看著北方那還沒被陽光照射到的樹林。


  席拉伸伸的吸了一口氣,轉頭看了聖光之願禮拜堂一眼。選在這個時候出發,主要是防止普羅克跟來。雖然自己表明了不希望普羅克的幫忙,但她卻很清楚明白,這個血精靈一樣會跟著她。並不是她介意普羅克的幫助,相反,她承認普羅克是個好幫手,但她不希望再次讓普羅克的安全受到威脅。他已經受過傷了,誰知道再受傷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一個身影從聖光之願禮拜堂走了出來,席拉看的出那是一名血精靈,但不是普羅克。從身材裝扮看來,那應該是普羅克的妹妹,莉絲塔。

  莉絲塔伸了個懶腰,一臉茫然的四周看了看,很明顯平常的她不會在這個時間醒過來。就在看到不遠處的席拉時,她停下了手邊的動作,歪著頭看著席拉。

  突然間,有個什麼劃過席拉的思緒,她的心中燃起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一種不安與不捨,但卻說不出到底是什麼確實的感覺。在停留了幾秒之後,她離開了戰馬,朝著莉絲塔走去。

  「啊!你是那個………那個………」莉絲塔認出了席拉,但卻一時叫不出她的名字。

  席拉沒有回應,也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只是輕輕的把頸上那有著紅水晶的項鍊取了下來,遞給莉絲塔。

  「幫我把這個拿給普羅克,」席拉簡單的說著,「告訴他,謝謝他,我不會忘記的………」

  「咦?」莉絲塔接過了水晶項鍊,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有什麼事情直接跟他說就好了呀!我去叫他!」

  「不用了,」席拉止住了莉絲塔,「他受了傷,讓他好好的休息吧!」

  「麻煩妳了………」席拉向莉絲塔道謝了之後,回到了戰馬旁,接著頭也不回的騎上戰馬,離開了聖光之願禮拜堂。


  把項鍊交給普羅克,這是她自己也沒想到的舉動,到底為甚麼自己會這麼做?是一種約定嗎?還是,是希望自己能夠存留在某個人的記憶中,不再被遺忘?

  戰馬朝著北方奔跑著,席拉的目的地很明確,只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在那裡找到想找的人。


      ※     ※     ※     ※     


  布洛米爾的山丘上,一個黑色的身影站在那裡,她雙眼無神的看著前方,彷彿有些什麼在遙遠的那一端,告訴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她的雙眼依舊散發著淡藍色的光芒,背後的符文劍也閃爍著同樣的光,替這昏暗的東瘟疫之地添加了幾分寒意。

  席拉站在遙遠的樹木旁,看著山丘上和自己有著一樣容貌的少女。她眼中的冷淡與迷惘,讓席拉感到心痛。席拉好想朝她奔去,用力的抱住她,告訴她這麼多年來自己有多想她。讓她知道,能夠再次找到她,自己是有多麼的高興。

  然而當自己靠近的時候,她是否又會舉起劍來攻擊自己?

  不靠近,就不會有解答。席拉緩緩的從樹林中走了出去,巨劍仍然在背後,沒有拔出。山丘上的薩拉看到了席拉之後,雙眼的冷淡更加冷淡,迷惘,卻也更加迷惘。她沒有拔出符文劍,只是看著席拉慢慢的來到了山丘旁,站在離自己幾公尺遠的地方。

  「薩拉姐姐,我回來了………」席拉輕輕的說著,她想嘗試喚回薩拉的意識,不要用到任何武力。

  薩拉沒有反應,只是站在原地看著她。

  在她額頭右側,席拉前一天砍中的傷痕還在,看的席拉心裡更痛。

  「你還記得嗎?我們曾經一起站在斯坦索姆前的山丘上,眺望著羅德隆的大地,」席拉平靜的說著,「那片綠色的草地,藍色的天空,到處奔跑的鹿群………」

  薩拉把目光轉向前方,歪著頭,彷彿嘗試把席拉口中的景象和現在大地上的死寂串聯起來。

  「你還記得嗎?我們在斯坦索姆的廣場中心奔跑著,比賽誰先跑到男爵的身邊,」席拉的聲音開始有些哽咽,「然後男爵總會伸出手,拍拍我們的頭,告訴我們,斯坦索姆需要我們………」

  薩拉的目光轉回席拉身上。她在聽,靜靜的在聽。

  「你還記得嗎?」席拉緩緩的舉起伸出小指的右手,「我們的約定,要一起守護斯坦索姆………」

  「我,一直在等著你回來呀………」席拉說不下去,但她知道薩拉在聽,她很仔細的在聽自己所說的每一個字。

  薩拉的頭歪向一邊,接著擺正,繼續用著迷惑的眼神看著席拉。她很認真的看著席拉的臉,接著舉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席………拉………」薩拉放下手,輕輕的唸出了席拉的名字。

  「姐姐………」聽到薩拉唸著自己的名字,席拉的嘴角忍不住上揚了起來。

  「席………拉………」薩拉再一次唸出那熟悉的名字。


  『殺了她………』

  一個低沉的聲音回盪在空中,席拉警戒的四周看了一圈,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殺了她………』

  那聲音持續迴盪在周圍,但席拉卻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她把目光轉回薩拉身上,赫然發現薩拉抬著頭,似乎在聽著那個聲音。

  『殺了她………』

  聲音不斷的重覆著同樣的話,突然席拉發現,這聲音不是飄在空中,而是迴盪在薩拉的腦裡。


  這是薩拉所聽到的聲音,來自巫妖王的指令。

  然而席拉為什麼能夠聽到本該只有身為死亡騎士的薩拉才能夠聽到的聲音?是否是因為她們是雙胞胎的緣故?


  『面對這個和你長的一模一樣的人不用仁慈,那是不需要的東西………』

  薩拉眼中的迷惘開始淡去,藍光似乎越來越明亮。

  『殺了她………』


  「薩拉姐姐!」席拉查覺薩拉本身的意識開始消散,忍不住加大了音量喊著。然而太遲了,薩拉雙眼中的迷惘已經不存在,而符文劍也早已握在手中。

  「死………」薩拉揮著符文劍,朝著山丘下的席拉衝了過去。席拉無奈,只有抽出身後的巨劍抵擋攻擊。

  就差這麼一點,席拉確信自己剛剛差一點就可以把薩拉喚回來。

  「薩拉姐姐!不可以忘記!」席拉抵擋著薩拉每一次的攻擊,「斯坦索姆,男爵,還有大家!」

  薩拉沒有反應,繼續揮著那冰冷的符文劍砍向席拉。席拉朝一旁跳開,避開了攻擊。

  「我不想傷害你啊!」席拉大聲喊著,但回應她的卻是更多的攻擊。

  兩人你來我往的交戰著,席拉不斷的閃躲,不斷的抵擋攻擊,一邊說著許多從前的往事。有快樂,有悲傷,有驚奇,有憤怒,然而薩拉卻都無動於衷。她的腦海裡都是巫妖王的指令,叫她不要仁慈,把眼前這個少女給殺掉。

  「薩拉姐姐………如果喚不回妳那我就………」席拉退了一步,重新握好巨劍,準備反守為攻,「只好讓你從巫妖王的控制下解脫………」

  薩拉沒有停頓,舉著劍朝席拉砍去。

  「薩拉姐姐!你聽我說呀!」席拉大聲吼著,接著擋下攻擊之後側身揮出巨劍,發出第一次的攻擊,「我不想傷害妳啊………」

  薩拉快速的擋下攻擊,退了一步之後,換了一個方向再次進攻。


  兩人大戰了好長一段時間,一直無法分出高下。她們的臉被劍劃傷,手臂和腿也被砍傷,鮮血飛濺卻沒有停下攻擊。雙方都傷痕累累,卻還是沒有分出結果。

  天開始亮了起來,席拉的視線開始模糊。兩個人之間隔了幾公尺遠,手中緊緊握著武器,用力的呼吸著。

  過去的畫面在腦海中快速的飛過。斯坦索姆的約定,肩並肩的作戰,喜,怒,哀,樂,在羅德隆那蔚藍的天空之下。

  最後一次,她們舉起劍,在發出一聲怒吼之後,朝著對方衝了過去。


  『我們,還能回到從前嗎?』


  刀劍刺穿了身體,眼眶的淚水也隨著落下。

  這麼多年了,原來,還有眼淚可流。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