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夢者 之 四 》


  離開了斯坦索姆之後,席拉哪裡都沒去,只是一如往常的坐在斯坦索姆大門外,一旁不起眼的岩石上,看著眼前那一直習慣不了的景色。

  普羅克幾人似乎也沒有繼續他們自殺式的冒險,在席拉出來不久後,也一個個帶著疲倦的神情離開了斯坦索姆。帶頭的獸人戰士看起來十分不爽快,板著臉孔走在最前面,一點也不管身後的其他隊友。其他三個血精靈似乎也沒對那獸人戰士多做理會,照著自己的速度緩緩的離開了斯坦索姆大門。

  他們很疲憊,疲憊到沒有發現席拉的存在,就在她前方不遠處的小路上召喚了坐騎,一個個離開了她的視線範圍。

  雖然沒有完成想要完成的冒險,但至少小命都保住了。席拉希望經過這次可以讓他們體會到,在這世界上,不是每個地方都能夠亂闖。

  席拉回過頭,最後一次看了斯坦索姆一眼,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或許,也是時候該放棄了,也是時候該離開了。她可以一直待在這裡,直到自己倒下的那一刻,但這樣並沒有意義。斯坦索姆的大家都還在裡面,成為天譴軍團的一員,而有如男爵一樣,他們不會再記得自己,不再記得當年那個賣力舉著劍,名叫做席拉的少女。然而決定離開的最重要因素是,席拉知道她的薩拉姐姐並不在這裡。

  她相信薩拉姐姐還在這世界上的某個角落,或許跟她一樣成為了一個不死族而流浪在艾澤拉斯。當時的薩拉姐姐應該是和男爵在一起,男爵現在的位置席拉很清楚,但薩拉姐姐呢?她是不可能輕易的離開男爵的身邊,而既然如此,那在斯坦索姆中找不到她的蹤影,是否意味著她還活著?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席拉將巨劍插回身後,從岩石上站了起來。既然薩拉姐姐不在這裡,那她就去找她。不管她是否還在這瘟疫之地,又或著身在遙遠西邊的卡林多,席拉都會找到她。

  席拉深信,這麼多年了,假如薩拉姐姐還活著,那一定是和她一樣成為了不死族。要尋找一個不死族,就要去不死族的主城─幽暗城。

  下定決心後,席拉轉身告別了斯坦索姆,踏上了那條不再熟悉的道路。

  瘟疫之地的空氣,真的很難讓人適應。
  

      ※     ※     ※     ※     ※


  踏著枯萎的草地,避開感染瘟疫的野獸,席拉朝著東方的聖光之願禮拜堂前進著。羅德隆變成瘟疫之地之後,聖光之願禮拜堂成為了一批自稱銀色黎明的人們的聚集地,當中有部落也有聯盟,而在那裡也有著雙方的飛行點。從那裡,她可以乘著蝙蝠,以最短的時間抵達幽暗城。這對於沒有坐騎的她來說,不只方便而且省時。

  一般的冒險者在存夠了錢之後,會馬上去買一隻屬於自己的坐騎。那坐騎可能是馬匹,可能是蜥蜴,可能是迅猛龍,又或著陸行鳥,每個種族有每個種族最適合的坐騎。然而並非一般冒險者的席拉,對於坐騎卻沒有十分的執著,但常常在長途跋涉之後也曾後悔當初沒有賺些錢來買匹可以代步的骷顱馬。

  雖然身為不死族,但走太多路腳也還是會累的。

  就在席拉快要抵達聖光之願禮拜堂的時候,她在前方不遠處的路邊看到了什麼,捕捉了她的視線。那是一個體積不小的物體,從那綠色的皮膚來看,不難分辨出那是屬於一名獸人的軀體。只是看他這樣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這種荒郊野外,想必一定是遇上了什麼事。

  帶著警戒心,席拉緩緩的來到了那獸人的身旁,這才發現他早已經氣絕多時。屍體上有許多的割傷,從傷口還殘留血跡的樣子來看,應該是剛遇害沒有多久。再仔細一看,赫然發現這就是之前斯坦索姆中遇到的那位獸人戰士。

  席拉帶著警戒的心看了四週一圈,接著目光轉回那具屍體上。他是一個人隻身倒在這裡,可能是與隊友分手後才遇害的。在他周圍的地上有著凌亂的馬蹄印,代表著動手的人騎在馬匹上,而從馬蹄印的凌亂度來看,動手的不只一人。

  東瘟疫之地不屬於部落或是聯盟任何一方,也因為如此,在此的冒險者可能是來自任何一邊的人。部落與聯盟向來水火不容,許多冒險者一碰面便會開戰,也因此在這裡看到屍體並不稀奇,但席拉在眼前死亡的獸人戰士身上卻感到一種異樣的氣息。

  下手的真的是聯盟嗎?還是另有其人?

  突然有聲音靠近,席拉下意識的閃到了一旁的大岩石後。


  「我說呀!要是亞法爾跟我們一起的話!剛剛就不會這麼慘了!」說話的是個女性血精靈,聲音聽起來像是之前的那個法師。

  「可是亞法爾沒空呀!」再來開口的應該是那個名叫普羅克的聖騎士,「自從回來之後,他可忙的很呢!聽說是欠了500G的債!現在到處找著賺錢的方法!」

  根據之前他們在斯坦索姆內的對話來看,席拉可以確定他們兩個是兄妹,至於他們口中的亞法爾,或許是個朋友吧!

  「那個大呆瓜竟然會欠下這麼多錢………真是無話可說………」莉絲塔一邊走著一邊沒好氣的說著,接著再看到了那獸人戰士的屍體後,發出尖銳的叫聲,「啊!有死人!」

  普羅克被莉絲塔突然的叫聲嚇了一跳,第一反應是朝後退了一大步,接著緊張的環顧四周。

  「莉斯塔!不要突然這樣叫!會嚇死人的!」察覺周圍沒有異樣之後,普羅克皺著眉頭數落躲在自己身後的寶貝妹妹。

  「真的啦!那邊!」莉斯塔躲在普羅克的身後,一隻手抓著他的衣袖,一隻手指著不遠處的獸人屍體。

  普羅克順著莉絲塔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再看到屍體之後,嚇一跳似的退了一步。

  「啊!有死人!」普羅克忍不住叫了出來,發覺自己失態後,清了清喉嚨,拍了拍莉絲塔的手,表示沒問題,他去看看。他小心翼翼的朝著那獸人的屍體走去,莉絲塔也貼在他背後前進著。兩人在認清對方樣貌之後,嚇的一起退了好幾步。

  「這不是剛剛那個大猩猩嗎?」莉斯塔吃驚的摀著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麼會這樣?剛剛分手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一下子就………」普羅克驚慌失措的看著周圍,想再次確定沒有敵人埋伏。

  回想剛才散隊的時候,這個獸人戰士還狠狠的把他們全部又罵了一遍,才怒氣沖沖的離開。要馬上和眼前這具浴血的冰冷屍體連上關係,普羅克也有點反應不過來。

  「是聯盟嗎?」莉斯塔膽小的靠在普羅克身邊,「最近是不是亂殺人的聯盟很多啊?」

  普羅克沒有回應,就他所知道,這個戰士雖然脾氣暴躁,做事不管身邊的人,但好說也是個厲害的冒險者,到底是誰殺了他?

  席拉靠在岩石後,沒有現身的打算,這種情況下,沒有必要讓他們知道自己在這裡,一切事情都與她無關。比起捲入事件當中,比較讓席拉擔心的,是下手的人會不會還在這附近。

  從那獸人戰士身上的傷口看來,動手的武器十分的銳利,每一刀都深至骨,下手的人若不是和他有深仇大恨,就是極為殘忍的冷血傢伙。回想起獸人屍體旁的草地與馬蹄印,再想到他身上的傷痕,每一道傷痕雖然看似很新,但傷口邊緣卻都有被腐蝕的跡象,難道攻擊的人有被感染上瘟疫?

  是天譴軍團的爪牙嗎?


  「我們還是趕快回去吧!」普羅克再次瞄了獸人戰士的屍體,用力的吞了口口水,「你還記得出發前凱斯羅爾老師說的話嗎?」

  凱斯羅爾是個半隱居的血精靈聖騎士,也是普羅克的指導老師。和其他的職業聖騎士訓練師比起來,普羅克在他身上感受到一種很不同的感覺,說不清楚是什麼,但就因為這樣,無論如何,他就決意要拜他為師。

  莉斯塔睜大眼看著普羅克,似乎是不知道他想說什麼。

  「老師說,最近東瘟疫之地常常發現有死亡騎士在走動巡邏,」普羅克擔心的說著,「或許,這就是那些死亡騎士的傑作………」


  死亡騎士。

  巫妖王的手下。

  聽到死亡騎士,席拉腦海第一個浮上的就是現在斯坦索姆中,男爵那冰冷的表情。好好的人,為什麼要把他們變成這樣?為什麼要把他們的感情都奪去,讓他們成為殺人的工具?

  若下手的是死亡騎士的話,那麼獸人戰士身上的傷口會腐爛就可以被解釋,而那凌亂的馬蹄印也說的通。每個死亡騎士擁有專屬他們,從死亡被招換回來的戰馬。


  『嘎!』一聲清脆淒凌嘶吼從遠方傳來,不只那兩個血精靈,就連砍殺過無數天譴軍團爪牙的席拉都感到脊椎發涼。

  「那是什麼?」莉斯塔被那嘶吼聲嚇的差點腳軟,緊抓住普羅克的手臂。

  「我不知道,但是我有很不好的預感………」普羅克緊張的四處望著,似乎想分辨出那不明的東西會從哪裡出現。

  這叫聲席拉聽過,常常回盪在這充滿死亡氣息的東瘟疫之地。

  是的,這些叫聲來自死亡騎士的戰馬。


  說時遲那時快,在任何人有機會做出任何行動之前,幾個黑色的身影快速的包圍住普羅克和莉絲塔。

  三個死亡騎士。

  他們的身上穿著一模一樣的厚重鎧甲,頭上帶著讓人看了會感到恐懼的頭盔,眼睛散發著藍色的光芒,彷彿是來自死亡的使者。不,他們不是使者,他們是劊子手。巫妖王手下最冷酷的殺手。

  「莉斯塔!等等我幫你上保護祝福!你先逃!」普羅克抽出長劍,用力的吞了口口水。他沒把握自己能夠打贏眼前的敵人,但不管怎樣,他也不想自己的妹妹受傷。

  「那………那你怎麼辦?」莉斯塔似乎不願意留下普羅克一人。

  「我………我………」從普羅克顫抖的聲音可以聽的出來,他其實也很害怕,「或許從前的我很膽小很沒用,但現在我知道了!我知道身為一個騎士我要保護好身邊的人!」

  其實說起來,普羅克的實力並不差,就是個性太膽小了,然而這趟回來修煉,他也知道身為一個騎士,身為一個男人該做的事情。

  「你這笨蛋!現在不是保護不保護!」莉斯塔生氣的轉過身,對著普羅克叫著,「你這是自殺!自殺你懂不懂啊!」


  『嘎!』死亡騎士的戰馬再次發出刺耳的叫聲,嚇的莉斯塔跌坐到地上。

  「不準傷害她!」看到死亡騎士們同時舉起武器發出攻擊,普羅克舉起手中的劍去抵擋。然而一人對上三人,誰在上風誰在下風,是再明顯不過了。

  普羅克擋下了其中一名死亡騎士的攻擊,但手臂卻被另外兩個死亡騎士砍中,當下鮮血四濺。然而面對人數較多的敵人,他卻忍住了心中的恐懼,更加握緊手中的長劍,奮力的反擊回去。

  莉斯塔仍然跌坐在地上,嚇的連站都站不起來,只能看著眼前的兄長用力的揮著手中的武器,抵抗著來勢洶洶的攻擊。

  一個人該如何抵擋三人之力?普羅克還沒砍中任何敵人,自己就已全身是傷。就在他忙著抵擋攻擊的同時,一道攻擊劃過他的右手臂,讓他頓時無力握住武器。失去武器的瞬間,另外一把劍從空中落下,朝著他直直砍去。


  『嘎!』淒凌的叫聲再次劃破那死氣沉沉的天空,然而死亡騎士的劍並沒有落在他身上。相反的,一把巨劍從前方穿過了戰馬,刺中了那名死亡騎士的胸膛。


  一滴冷汗從普羅克的額旁滑落,他的呼吸急促,心也好像要從口中跳出一般,他以為他就要死了。

  沒有等對方做出任何反應,持著巨劍的身影快速的將武器抽回,並在對方落馬之前,揮砍向另外一名死亡騎士。


  那是一名有著深色及肩長髮,身穿鎧甲的不死族少女。

  普羅克半張著口,驚訝的看著她飛快的來回那三個死亡騎士之間,那把巨劍在她手中看起來,就像是毫無重量一般的飛舞著。
  

  再一次,有如普羅克沒有想過會再遇到這名不死族少女一般,席拉也沒有料到自己會再次出手。


  席拉的出現雖然不在計算範圍內,但死亡騎士不虧是冷酷的殺手,他們非但沒有慌,反而集合起力量,一起向她發出攻擊。然而面對心中正燃燒著對巫妖王的怒火的席拉,就算多來幾隻死亡騎士她也不會害怕。既然不能親手殺了巫妖王,席拉將這麼多年來的憤怒全部釋放在他們身上。

  那一年的斯坦索姆屠殺彷彿才剛發生一般,越是回想,席拉心中的怒火就燃燒的越強烈。這麼久了,她從來沒有想過,原來自己的力量可以一次對抗這麼多的敵人。

  原來她很強,只是再怎麼強,也阻止不了那年的屠城。

  再怎麼強,也無法奪回斯坦索姆中,那屬於大家的回憶。

  再怎麼強,她還是一個人孤獨的尋找逝去的一切。


  「啊!!」席拉悲痛的用盡力氣的大聲吼著,手中的巨劍也同時穿過了最後一個死亡騎士的胸膛。隨著他身軀無力的落地,整個世界像是安靜了一樣,沒有半點聲音。

  席拉跪在地上,巨劍貫穿了那名死亡騎士的胸膛,深深的插入地上。

  在她身後,普羅克和莉絲塔愣在原地看著她,但她卻無法給予任何回應。


  她的憤怒,還在燃燒。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