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三 】


  『嗡嗡………』我的手機在震動,但是我不想去接,一定是他們在找我。
  『嗡嗡………』手機還在震動,他們一定很想知道我到哪裡去了。
  『嗡嗡………』

  慢慢的從沙發上爬了起來,我現在是在一間小公寓。這裡是瑟林頓,唯一有公寓樓房的城市。這間只有一房一廳和一間浴室的公寓,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地方很小,但卻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撥開一團團被血染紅的繃帶,我找到了被我遺落的手機。打開機蓋,是辛西亞來電,但我沒有接,只是把手機重新闔上。我想阿豪應該是安全了,不然辛西亞不會有那個心情打電話給我的。要是阿豪真的出了什麼事,那我家的門早就該響了。

  『碰碰!』

  還沒有反應過來,大門馬上被敲響,不對,從這聲音聽來,應該是被捶響的,而我知道門外的人是誰。沒有開門,我把不再響的手機塞進了口袋,勉強的爬到窗戶旁邊。現在我不想看到他,我只想一個人靜一靜,但是他絕對不會讓我靜一靜的。

  沿著牆,我來到了窗邊,天空是黑的,我這才發現,原來已經晚上了。我輕輕的開了窗,爬到了外面的防火梯上。房門還在響,不時還帶著叫喊聲。吵死了,我想他等會兒就會破門而入吧!依然沒有理會,我下了樓梯,從後街離開了公寓。

  那扇門,就等晚一點再和他要求賠償好了。


  我和阿豪慘敗是昨晚的事,看樣子我昏睡了一天。來到了昨晚的現場,四周都是血跡,原來不只是我們躺在血泊中,對方也是掛了彩的。這裡是間廢工廠,我站到了房間的中心,嘗試感應昨晚慘敗的原因。

  我說過我不普通,我是特別的,我有感應的能力。不只這樣,我還有一般人沒有的靈力。我可以集中靈氣來形成各種我想要的武器,這就是我的攻擊和防禦。現在沒有敵人,所以我只是想勘查。

  閉上雙眼,我讓周圍異樣的空氣包圍我。昨晚的情形除了參戰的我和阿豪,還有敵人以外,就屬流盪在這空間裡的空氣最清楚了。就像犯人犯案後的指紋一樣,我用我的靈力來感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我知道,除了我以外,只有辛西亞能夠做到這樣,只是她的靈力沒我高,所以她感受到的有限。


  我看到長頭髮的男子站在窗邊,而我和阿豪則是從另外一端的門口進入。我感到壓迫感,因為我知道這是陷阱,但是阿豪,辛西亞所擔心的,我不能放阿豪不管。那男子是登曼,他是『惡魔氣息』之一。

  所謂『惡魔氣息』就是那一年,儀式中被召喚的沙雷奧斯的氣息。那一晚,所有的神秘人都死了,除了被惡魔上身的男子,他被綑綁在廣場中心,只要一有人靠近,他就用靈力把那些人給肢解。我沒看過人的身體各個部位滿天飛的樣子,我也不想要看到。聽說因為長久被困在那裡,在男子死後,沙雷奧斯還被困在那軀體裡。慢慢的,沙雷奧斯的靈魂跟著男子一起投胎,離開了身軀,也慢慢的,男子的屍體在銀鍊和銀鏡的結界裡成了石像。

  『惡魔氣息』就是沙雷奧斯死前的氣息,那些氣息附到了周圍的屍體上,使他們成了殭屍一般的怪物。其中有三個是完全的『惡魔氣息』,也就是說,他們不是殭屍,他們是完全的『氣息』,所以靈力也理所當然的高。清理這些氣息,也算是我現在的工作。


  回到昨晚的畫面,登曼並沒有轉過身,就算不轉過身,從他散發的氣息,我也知道他是誰。他是『惡魔氣息』中能力最高的,至少我認為是這樣,所以我才說這是個陷阱。他並不是我和阿豪就能打敗的對手。

  阿豪衝向他,我並不能阻止他,只有處處彌補他的漏洞。登曼的速度很快,快到連我都有點看不見,但阿豪卻完全不害怕的舉起他那施過法的劍,朝他猛砍。不是我看不起阿豪,但是憑他的能力,他是絕對傷不了登曼的。果然,不出幾招,登曼便輕鬆的朝他的喉嚨揮出了一刀。我擋下了,用我自己的身體。

  登曼的攻擊能力和我一樣,都是可以以靈力憑空凝出武器,或許也因為如此,他把我當成眼中釘,一心只想先解決我。只是想殺我,靠他還不夠。

  阿豪見到我替他擋了那一刀,突然嚇到動不了。這也難怪,看到旁邊的同伴喉嚨被劃開,他會呆掉也不是沒道理,只是他這一停,就給了登曼一個機會。就是這個時候,他的右眼被那空氣做的利刃給刺穿了,像開著的水龍頭一般,鮮血不斷湧出來。他雙手摀住右眼,不停的哀嚎,那時候我心都涼了一半。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爬到他身邊,用我的右手蓋住他的雙手。他的哀嚎聲,深深的刺進了我的心中。


  「所以你在這裡啊!」我沒有回頭,我就知道他遲早會找到我。
  「你沒事就太好了!潔倪卡!」第二個聲音是辛西亞的。既然她會來找我,就表示阿豪沒事,沒有嚴重到她離不開。

  我沒有回答,只是站在原地不動。

  《凱爾很不高興。》辛西亞用腦波傳達訊息給我。
  《我知道。》我回了訊息給她。當兩個人的腦波呈現一模一樣的波度時,就可以以腦波來溝通。很明顯的,我和辛西亞的腦波波度是一樣的。

  慢慢的,我轉過頭,對上的是凱爾的雙眼。他的眼中有怒火,我不太知道他在氣什麼,但我知道他很生氣。

  『啪!』清脆的一巴掌打在我的左臉頰上。
  『啪!』這不是我還手的聲音,這是用力過頭,我頸子上的傷口裂開的聲音。
  「凱爾!」辛西亞感應過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吧!只是我可以肯定,以她的能力,她絕對沒有看清楚登曼的臉。

  我並沒有把頭轉回去,任由鮮血慢慢的染紅繃帶。閉上雙眼,我想我知道凱爾在生什麼氣了。

  「為什麼不叫我們!」凱爾叫著,「為什麼不叫我?」

  我再次對上他憤怒的雙眼。他的雙眼是很美麗的淺綠色,一頭深褐色的短髮,搭配起來有種神秘的感覺。

  「到底誰才是你的搭檔?潔倪卡!回答我!」凱爾吼叫著,就像我聽不見一樣。

  在他的聲音中,我聽不到憤怒的吼叫,我只聽到那擔心和懊惱的回音。他在想什麼我怎會不知道,身為他兩人一組的搭檔,我不會猜不到他在想什麼。他在怪我,怪我跑去替不是我搭檔的阿豪擋攻擊,甚至還受了這樣的傷。

  「不要這樣沒反應好不好!」凱爾轉過頭,然後又轉了回來,「你………」

  我只是看著他,沒有回答。

  「你要是出事了………」凱爾看著我的傷口,「我該怎麼辦………」

  我依舊看著他,還是沒有回答。

  「辛西亞!」凱爾有點不耐煩的回頭叫著,「告訴我她想說什麼啦!」

  我不是不想回答他,只是我不能回答他,而這個他也知道,大家都知道。我不能說話,但那不是登曼的那一刀造成的,打從回到曼羅島之前,我就沒有開口。一般來說我都會帶紙筆在身邊,但現在沒有。由於辛西亞是唯一能夠和我『溝通』順暢的人,所以她常常被當成翻譯機,把我傳達的腦波翻成語言。

  我看了辛西亞一眼,她扶著牆站在凱爾後面。

  「怎樣?」凱爾算定了我有跟辛西亞說什麼,而我也的確說了些什麼。
  「她說………」辛西亞微笑的轉向凱爾,「幫她找一條乾淨的繃帶。」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