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二十五 ─ 尾聲 】

  樹上小鳥在唱歌,微風輕吹,花香撲鼻而來。街道上不再有屍體的腐臭味,也沒有讓人害怕的慘叫聲,現在,一切是那麼的平靜。現在居民們不用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街上有小孩子在玩,有攤販在賣東西,我想,這才能稱的上是一個城市吧!


  距離亞巴多尼斯的那一戰,也過了好一段時間了,雖然沒有人能夠忘掉那些記憶,但畢竟全部都已經過了。風依舊在吹,雨依舊在下,只是大家都不再一樣了。

  亞斯汀的雙腳沒有辦法治好,因為潰爛的程度太嚴重,不過他說沒關係,有輪椅坐就好了。他堅持不需要別人幫他推輪椅,只是靠著自己的雙手,帶自己去想去的地方。他最常去的就是港口了,也常常一個人在港口吹風,他說他想聽聽看能不能夠再聽到李莉斯的聲音。我們並沒有擔心他,因為他是個堅強的人,所以他可以面對一切。只不過有的時候還是會看到他一個人在那邊嘆氣。

  他把他的槍好好的鎖在木盒裡,然後把鑰匙丟到海裡。他說反正現在他也用不出靈力來,沒有必要把槍隨時帶在身上。我們建議過他乾脆把槍給丟到海裡不就好了,他只是不說話,然後離開。我想他是捨不得,卻不想說出來吧!我們甚至在猜,或許他還有另外一把備份的鑰匙。


  『獄火』在整修過後重新開張了,不過名字改了,現在叫做『天堂』,而且也從從前的酒吧變成了咖啡廳。艾迪說,傑瑟羅現在應該是在天堂喝著酒,所以他們把店名改成『天堂』,就是希望可以和傑瑟羅一起分享。不過酒喝多了對身體不好,所以他們改成咖啡店。老實說,我實在沒有辦法想像布魯諾那個壯漢泡咖啡的模樣,不過我喝過他的咖啡,還蠻好喝的。其實他應該是個細心的男人吧!

  聽醫生說,布魯諾的右手骨折的太嚴重,而且神經有毀壞的情況,所以他的右手可能不能再用了。我們和布魯諾說,叫他不要太難過,他只是聳聳肩,跟我們說他不在意。他是個不會放棄的男人,所以很快的他就學會了用左手來做事。咖啡就是他用左手泡的,所以我說他真的很厲害。


  阿豪那個傢伙,每天也是一樣到處遊蕩。我叫他好好的找一點事做,好給瑟林頓一點貢獻。他卻和我說他的一個肺和一個腎臟,外加一隻右眼都為了瑟林頓犧牲了,他還要貢獻什麼?我們都拿他沒辦法。

  自從那一戰之後,他傷的也蠻重的,不過每天都在病床上哀嚎,真是有點丟人。但是我們都知道他那是裝出來的,因為那時候大家的心情都不怎麼好。

  他的脾氣一樣的壞,不過比從前好了很多。他還是很愛找人吵嘴,只是大部分的人都當他是隱形的,根本不想和他吵。然後他就會來找我投訴,說都沒有人理他。我還是那一句,叫他去找一些有意義的事做。


  我現在在『天堂』幫忙。在那一戰之中,我把靈力都用盡了,要恢復,可能得花上好幾年。失去靈力的我,簡直像個廢人一樣,一個普普通通的盲人而已。布魯諾為了讓我打起精神,所以才叫我去『天堂』幫忙。在熟悉環境之後,我也做的蠻習慣的,只要他們不要把東西亂移動,我都可以找的到。艾迪還說,只要我不說,可能還沒有人知道我看不見呢!


  還有一個人我沒說到,那就是凱爾。經過這一戰,變最多的就是凱爾了。他整個人都消沉下去,完全不像以前的他。每一天他都會到亞巴多尼斯一趟,站在那被石塊堆滿的廣場,等待潔倪卡的出現。

  我們都不想跟他說,而他自己也很清楚的知道,潔倪卡不會再出現了。

  阿豪曾經生氣的打了他一拳,但是他沒有還手,連閃都沒有閃開。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他振作起來。或許他需要的是時間吧!


  亞巴多尼斯地下城爆炸的時候,我們都在廣場上面,看著地下城慢慢的塌下,我們都知道一切結束了。要不是阿豪跟我們說,我們都不清楚最後發生了什麼事。但究竟在阿豪帶著凱爾離開之後,潔倪卡和瓦萊斯做了什麼事,我們都不知道,而且也永遠不會知道了。


  想到這裡,我記起了那時候在醫院,一個護士小姐拿了一封信給我。那是潔倪卡上一次住院的時候留下來的。潔倪卡也是糊塗,可能她自己都忘記了吧!那封信是放在床旁邊櫃子的抽屜裡,是護士小姐整理的時候發現的。

  那封信,是我叫阿豪唸給我聽的,因為沒有靈力,我也不能感應信上面寫了什麼。

  信上面是這麼寫的:

  『辛西亞:

   我也不知道我寫這封信給你是為什麼,可能只是想說些什麼吧!要從哪裡開始說,我也不知道。可能你會覺得我在胡言亂語吧!

   你知道嗎?我突然發覺惡魔不一定是壞的。記得以前人家說起的時候,總是把惡魔說的很邪惡,然後天使很善良,但我想,應該是不一定的。我遇到一個惡魔,他並沒有想要得到全世界。我問他為什麼?惡魔不是都很強嗎?然後他反問我,得到全世界做什麼?是啊!得到全世界,然後呢?然後你只是一個人而已,因為大家都怕你。那得到全世界做什麼?    

   他跟我說,惡魔只是我們這些人給他們的名詞而已,其實換個方式想,他們不過就是在另外一個世界生存而已。就像我們在這個世界活著一樣,他們也有自己的生活。他還叫我想想,假如我在這個世界上活的好好的,突然有一天被什麼力量拉去,塞到別人的軀體裡面,那我會有什麼感覺。

   我似乎開始可以了解沙雷奧斯的感受了。他很普通,唯一不普通的就是他有強大的力量,還有他來自另一個世界。所以我想我們所謂的『惡魔』和『天使』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

   你一定很好奇我怎麼會和沙雷奧斯溝通到的吧!其實我也不清楚,我想應該是凱爾體內的沙雷奧斯在和我說話。記得你前幾天才跟我說的,說凱爾的體內有另外一半沙雷奧斯的靈魂。我不太相信,不過在沙雷奧斯和我溝通後,我慢慢的相信了。

   沙雷奧斯說一切都要有個完結,而那個完結需要我的幫忙。他說的好像天方夜譚,我也差不多忘了。可能是我不太想接受他說的話吧!所以我現在也沒辦法告訴你什麼,因為我記不得了。

   凱爾現在應該在睡覺吧!他還在為了傑瑟羅的事情內疚,你有空幫我多多勸他好嗎?我也累了,那我就寫到這裡了!晚安!

   對了,我想起來沙雷奧斯好像還說了什麼,他說他的力量在凱爾體內並沒有覺醒,說不定哪一天凱爾會突然爆發出強大的能力。他還說他不擔心,因為他相信凱爾並不會像瓦萊斯那樣失控。我問他為什麼,他只是跟我說,因為我相信凱爾。

   或許吧!

   晚安了,辛西亞!希望明天早上醒來是晴天,這樣至少我的心情不會那麼壞。

                                  潔倪卡筆』


  潔倪卡還是一樣不寫日期,要是問她現在是幾年幾月,她肯定答不出來。她跟我說過,一切的一切不過是數字,一點都不重要,對她來說沒有意義。

  阿豪唸完這封信之後好像哭了,我問他,他只說沒有。他會難過也是對的,畢竟他是最後一個看到潔倪卡的人。

  收起信,我在想,這封信是不是該拿給凱爾看呢?看完之後他會有什麼反應?算了,還是等晚一些再給他好了,現在就讓他再多靜一下。


  我把頭轉向窗外,雖然看不見,但我感覺到窗外很亮。

  我想,現在應該是晴天吧!






  《全文完》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