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二十三 】

  瓦萊斯的雙眼睜的很大,他整個人呆掉了。風在吹,但是他卻沒有移動半步。他的表情是驚嚇,是恐懼,是不可置信。

  他知道我是誰,而我現在,也終於知道我是誰了。

  我是在曼羅島出生的孩子,父母親費盡了所有心血將我送到美國去,就是希望我能過個好一點的生活,一個正常一點的生活。但現在,我卻回到了這個我出生的地方。

  我為什麼要回來?擺著正常的生活不過,我為什麼要回來這裡?我之所以會回來,就是因為有人在呼喚我,但是我不知道是誰,所以我要來一查究竟。現在我知道了,只是我寧可我永遠都不知道。

  「有很多時候事情是我們無法決定的。」這是傑瑟羅說過的話。我深深的認同。


  「你不該………出現的………」瓦萊斯的聲音在顫抖。
  「因為你放棄了我嗎?」我輕輕的說著。
  「不要!」瓦萊斯抱著頭,「不要說話!」
  「你沒想到吧!」我沒有移動,「我和你一起沉睡了這麼多年,在這個軀殼裡。」
  「滾開!我叫你滾開!」瓦萊斯退了幾步,拌到石頭,從石堆上滾了下去。他現在的樣子很落魄,和剛才攻擊的模樣完全不同。
  「你叫我滾,但是有人把我叫回來了。」我慢慢的走到石堆上。他這個樣子很可笑。
  「走開!我現在叫你走開!」瓦萊斯瘋狂的胡亂吼叫著,「滾!滾!」
  「遺棄守護靈的人,沒有資格叫我滾。」我冷冷的看著他。

  是的,我是個守護靈,而且是眼前這個男人的守護靈。

  那一年,我和他一起來到羅曼島,一起來到亞巴多尼斯。然後他讓別人把他用十三條銀製的鐵鍊困綁住,再把銀鍊分別釘在廣場的周圍。接著那些人圍著廣場,豎起了十三面銀框的高大鏡子,每一面都面對著中心的他。最後,他們圍繞著廣場,一個個披上斗篷,帶上面罩,開始唸咒語。每唸一句,廣場中心的他便抽畜一下,直到最後他開始發抖。

  我嘗試阻止,但是他不讓我靠過去。鏡子是鎖住沙雷奧斯力量的結界,而銀製的鍊子,其實是擋住我的結界。我是個守護靈,但是我沒辦法保護我該守護的人。

  然後幾個小時之後,一切變的一發不可收拾。沙雷奧斯上了他的身,開始大似破壞,我只能看著他在廣場中心,痛苦,掙扎,但卻什麼都不能做。我試著靠近他,卻無法觸碰他,我想讓他自由,但是有股力量把我逼出了廣場。

  幾天之後,我突然失去了力量,身體慢慢的消失。那時候的我不是李莉斯那種以人的形態出現的守護靈,我只是一般跟隨在後的靈體。當被守護的人決定遺棄守護靈的時候,守護靈便會消失,因為他們不被需要,只是我不懂,也不明白,為什麼我被遺棄了。

  就在我的身體就要全部消失的時候,瓦萊斯開始哀嚎,然後化成了石像。就這樣,我離開了亞巴多尼斯,來到瑟林頓。就在瑟林頓裡面,我開始沉睡。至於為什麼我會醒在這個軀體裡,我並不知道。

  瓦萊斯之所以會石化,並不是因為豎立在廣場中心太久,也不是因為靈魂和沙雷奧斯融合。他之所以會石化,只有一個原因。有人不讓我消失。有人感應到事後會發生的事情。有人知道總有一天瓦萊斯會醒過來。

  「誰………」瓦萊斯還跌坐在地上,「是誰叫你回來的!」

  我慢慢的走向瓦萊斯,慢慢的在他旁邊蹲下,然後在他耳邊吐出了一個名字。


  「沙雷奧斯………」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