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十二 】

  『潔倪卡………』

  似乎有人在叫我,我睜開雙眼,卻只見到黑暗。記得剛剛我看著凱爾,而且是早上,難道我睡著了?

  『潔倪卡………』低沉的聲音緩慢的喚著我的名字,但我認不得是誰的聲音。

  我坐在地上,但當我想起身的時候,卻發現身體麻痺,想動也動不了。我的手和腳都是冰冷的,但是臉頰卻滾燙。這裡是哪裡我看不見,四周黑暗的沒有任何一點光線。

  『潔倪卡………』那聲音還在呼喚我,而且越來越大聲。

  我沒有回答,只是四周張望著。我嘗試感應四周,看看到底是什麼回事,但卻什麼也感應不到。我倒底在哪裡?這是我現在最想知道的答案。

  『潔倪卡………』再一次聽到呼喚,我突然感到無比的熟悉。就是這個聲音,把我從美國的生活呼喚來這裡。就是這個聲音,把我帶回了這一座島嶼。但是,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潔倪卡?」

  突然眼前一片光明,我坐在我家的地板上。凱爾坐在沙發上,歪著頭看著我。天是亮的,呼喚我的聲音不見了,我到底有沒有睡著,我更是不知道。

  「你一直坐在這邊啊?」凱爾摸了一下後腦杓,轉頭去看時鐘,「嘿嘿,我真的睡著了啊!」

  我微笑,或許我剛剛是睡著了,而那只是一場夢而已。但是那個聲音,真的只是一場夢而以嗎?


  『嗡嗡………』
  「咦?」凱爾的手機響了起來,「喂?」
  「什麼?又要去一次?」凱爾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電話那頭是誰,我聽不見。
  「我們上次才去過的啊!」凱爾走到窗邊,「好啦!我跟潔倪卡會再去一趟。」
  「是是是!」凱爾轉過來和我吐了吐舌頭,「沒有啊!我沒做什麼!」
  「你有完沒完啊!」凱爾說完就把電話給收線了。
  「亞斯汀叫我們再去亞巴多尼斯查看,」凱爾苦笑著,「剛剛那個是傑瑟羅。」

  我想也是,凱爾不會對亞斯汀這樣說話的。我點著頭站了起來,身體不是麻痺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坐太久了,所以有點重心不穩。

  「你還好吧?」凱爾伸手扶了我一下。我點頭表示沒問題。
  「那我們走吧!」凱爾說完就走向門口。我跟在他後面,只是覺得什麼怪怪的。轉過頭,我望向沙發的的位子。我記得我剛剛看著凱爾的時候,應該是是坐在桌子上的。


      *     *     *     *     *     *


  我和凱爾再一次來到亞巴多尼斯,今天的風很大,沙塵被吹的四處飛揚。這次來亞巴多尼斯的目的,應該是找尋可能藏著惡魔石像的地方。那要是惡魔石像還是個石像的話。

  「你們遲到了喔!」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
  「你怎麼在這?」凱爾一轉身就開始大叫。
  「我不能來啊!」那是阿豪,在他身邊的是辛西亞。
  「亞斯汀叫我們來找你們的,」辛西亞抓著阿豪的手臂,飛舞的風沙完全沒有阻礙到她,「他怕有什麼危險。」
  「要找也找傑瑟羅嘛,找這傢伙幹麻?」凱爾指的就是阿豪。
  「因為怕你抵擋不住!」阿豪不甘示弱的叫回去。這兩個人就像炸彈一樣,一觸及發。
  「狗屁!」凱爾根本不想理阿豪。
  《看來會很熱鬧。》辛西亞傳了訊息給我。
  《就怕會太熱鬧。》我回了她一句。
  「先去廣場吧!」辛西亞建議著,反正這兩個大男生也不會決定什麼。一個說了另外一個一定反對。

  我們又來到了廣場,但是一切就有如我們之前看到的一樣。

  「是我還是怎樣?」阿豪四處走動著,「這些鏡子好像有點怪。」
  「因為看到你自己的倒影吧!」凱爾直接吐槽。
  「怎麼奇怪法?」辛西亞看不到,只能感應氣息。
  「我不知道………」阿豪四周看了一圈,「有種不協調………」
  「鏡子完好無缺………」凱爾這下也發現了。

  雖然這十三面鏡子倒的倒,歪的歪,但是鏡面都沒有半條裂痕。暴露在這裡這麼久,經歷了這麼多大自然的摧殘,它們竟然連刮痕都沒有,甚至還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倒影。我伸手在鏡子上摸了一下,手指滑過鏡面,沒有一絲灰塵。

  「這是什麼意思?」凱爾站到我身後。我看著他,抓起他的手,讓他也摸摸看這鏡面。
  「熱的!」凱爾在手指處碰鏡面的剎那把手收回。
  「什麼意思?」阿豪也伸手去碰。

  現在的氣溫是不低,也可以說是熱,但還沒熱到豎立在這裡的鏡子會變成熱的。要是太陽有直射到這幾面鏡子上,那就另當別論,但廣場的位子就是這麼剛好,太陽不會直接照射到。

  我轉頭看著地上的鍊子,每一條都像有幾十公斤重一樣,躺在地上,連踢到腳都會痛。我蹲下去,手指滑過那些鏈子。不像鏡子一樣的熱,但也夠奇怪了,這些鍊子,是冰的。冰的像是從北極直接搬來的一樣。

  「又冰又熱,」凱爾皺起眉頭,「這是怎麼回事?」
  「是磁場不對,還是什麼?」阿豪望著鏡子,再看了看鍊子。
  「這裡的氣息很詭異。」辛西亞站在廣場的正中央,惡魔石像曾經待過的地方。
  「怎麼說?」阿豪走到辛西亞身邊。
  「有強大的靈力,有邪惡的氣息,但是兩者不合。」
  「等等!什麼意思?」凱爾也聽不懂。

  那個位子是惡魔石像待過的地方,那就可以假設辛西亞感受到的是惡魔石像的氣息。兩者不合,也就是說有兩種氣息,一個是沙雷奧斯的,另一個則是瓦萊斯‧蘇伊拉茲的。

  我走向辛西亞,嘗試感應。但當我一靠近廣場中心的時候,我的眼前整個暗掉。我兩腳一麻,跌在地上。

  「潔倪卡!」我聽到凱爾的聲音。
  「怎麼了?」我感到辛西亞蹲下來扶著我。
  「沒事吧?」阿豪似乎跑了過來。

  排除他們三個人的聲音,我似乎還聽到了些什麼。我聽到無數的腳步聲,每一步都很沉重。我聽到男人的哀嚎和尖叫聲,還有喘息聲。突然我感到腦袋暈眩,我的身體忽冷忽熱,然後我開始失去聽覺,失去嗅覺,失去所有的感覺。最後我倒地了。冥冥之中,我聽到有人在呼喚我。

  『潔倪卡………』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