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十八 】

  我和凱爾出院的那一天,大家都出現在醫院。亞斯汀把傑瑟羅的骨灰交給我,讓我拿去港口。凱爾沒有跟我一起去,布魯諾和他到別的地方去等我們。雖然其他人都有安慰過他,說傑瑟羅不是因為他而喪身的,但他還是不能釋懷。

  這一切其實都要從凱爾的弟弟死亡的那天開始說起。

  根據亞斯汀的推測,惡魔石像是在凱爾的弟弟被殺之前就被移動了,而且八成是由惡魔氣息移動的。根據傳聞來看,瓦萊斯和沙雷奧斯的靈魂融合之後,離開了軀體,轉世成為世界上的某一個人。但實情卻不是如此。真正發生的,是在融合之後,因為某些不明的原因,瓦萊斯的靈魂還遺留在軀體內,而轉世的,是沙雷奧斯的靈魂。

  由於惡魔氣息是在靈魂轉世前就已經形成的,所以他們並不知道軀體裡的是瓦萊斯,他們只感應到曾和沙雷奧斯融合過的瓦萊斯的氣息。可能是因為氣息漸漸轉弱了,所以他們並沒有正確的發現。

  惡魔氣息太過確定瓦萊斯的靈魂已經消失,而那副軀體已是沙雷奧斯,所以他們四處尋找著沙雷奧斯散落的力量。或許是他們太小看瓦萊斯,在與沙雷奧斯的靈魂融合的時候,他得到了強大的靈力。

  要是惡魔氣息找到了沙雷奧斯的靈魂,並引進那軀體內,那麼瓦萊斯或許沒有辦法反抗,而力量則會被沙雷奧斯給吸收,但是惡魔氣息卻萬萬想不到,他們找到的沙雷奧斯的靈魂,只有一半。

  那一半,就是在凱爾的雙胞胎弟弟身上。

  由於只有一半的靈魂,沙雷奧斯並不能覺醒,所以惡魔氣息急忙的想找尋另外一半。它們忽略了最重要的問題,那就是還存在於軀體內的瓦萊斯的靈魂。利用沙雷奧斯一半的力量,瓦萊斯破解了石化。他和惡魔氣息一樣,都在找尋沙奧雷斯另外一半的靈魂,也就雙胞胎的另外一個,凱爾。

  這就是為什麼不能夠讓凱爾被帶走的原因,這就是傑瑟羅寧願犧牲也要擊退瓦萊斯的原因。但是這一切,並不是凱爾的錯。就像那時候傑瑟羅講的,有很多時候事情是我們無法決定的。

  是啊!有很多事情,是一早就安排好的了。

  想到這裡,我把瓶蓋打開,和傑瑟羅說了永遠的再見。看著灰消失在海面上,我的心異常的平靜。這是因為我想通了什麼事的關係嗎?


  「潔倪卡,你準備好了嗎?」亞斯汀來到我身後。

  我轉過頭,看著他。這麼大一群人來迎接我們出院,我就知道有什麼不尋常。

  「你和凱爾經過了很多,你們可以留在這裡。」亞斯汀把手放到我肩上。

  我搖頭。我知道他們今天就要出發去給一切做個了結,既然如此,我怎麼能夠這樣留下來?再說,有一件事,我必須要去做。

  「不要太勉強自己,」阿豪走到我身邊,「你………」
  「她一定會去的,」李莉絲看著我,「會在醫院躺這麼久的人,是不會甘心這樣留下來的!」

  我其實很懷疑,為什麼李莉絲這麼了解我想說什麼?

  「那我們出發吧!」亞斯汀轉過身,「布魯諾和凱爾在前面等我們。」

  想必他們已經查出瓦萊斯他們的根據地在哪了,其實不用查,根據上次的經驗也想的出來。最後的戰鬥,將會在亞巴多尼斯展開。


     *      *      *      *      *      


  「這裡好像更熱了。」一踏到亞巴多尼斯的廣場,阿豪就開口。
  「是在暗示什麼吧!」李莉絲站到一面鏡子的旁邊。
  「好了!開始動工吧!」亞斯汀發號司令。

  跟著我們的還有另外十三個瑟林頓的居民,他們都是自願要來幫忙的,有很多都是『獄火』的常客。他們都是經過篩選而來的,每一個都帶有少許的靈力。亞斯汀只是找他們來幫忙,並不是找他們來戰鬥,畢竟他們除了有一點點的靈力之外,就只是普通人而以,要他們對抗惡魔氣息,只是以卵擊石。

  我並不知道亞斯汀想做什麼,畢竟我這一陣子都是在醫院過的。只見那些居民們開始拿出工具,把那幾條鍊子拖到廣場外。光是搬走那些鍊子,就花了他們好一段時間。我和凱爾坐在旁邊,儲存能力,準備等一下開戰要用。他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那些居民在忙。

  「潔倪卡………」凱爾突然叫著我的名字,我轉頭看他,他卻突然抱住我,「不要離開我,好嗎?」

  我沒有回答,面對這未來的戰鬥,沒有人能夠知道結果會是如何。


  風微微的吹著,好像一切都只是夢。但就像是暴風雨的前夕,平靜過後,會是雷電交集,然後有誰會存活下來,沒有人知道。

  「好了!」

  廣場中間,所有的鍊子都被移出了廣場外,那十三個居民分別站在一面鏡子的旁邊。亞斯汀帶頭站到廣場的中間,再來是李莉絲。接著布魯諾,阿豪,辛西亞,和我分別站了過去。我們六個人圍成了一個圈,而凱爾站在我們中央,面對向東邊。

  風完全的停了。

  「準備!」亞斯汀叫著。十三個居民一致的舉起了鐵鎚。

  一切都像是慢動作一樣,我看著十三隻握著鐵鎚的手慢慢落下,劃了個弧度,然後鐵鎚觸碰到沒有一絲刮痕的鏡子。就在十三面鏡子破碎的同時,一股強風從正面朝我們席捲而來,我差一點被吹的跌倒。

  風似乎要把所有的景象都吹走一般,不停的刮。這是結界被破壞而發出的能源。就在風刮了數分鐘之後,整個廣場的地面裂開,朝兩邊退去,中間,有一條很寬很長的階梯。在地面停止移動後,我們七人慢慢的朝下面走去。

  走到樓梯最底,我們像是來到了另外一個天地一樣。這裡,就像是一座地下城。

  所有的牆和房子都是由土堆和石塊建成的。風一吹過,沙塵滿天飛舞,我看不清楚前方。空氣是悶熱的,悶到讓人有種快窒息的感覺。周圍沒有高樓大廈,只有矮牆和小房子,每一棟房子都長的差不多,方方的,只有門和窗是一個洞。

  我呆住了,完全的呆住了。

  這裡,就是我夢中的那座城市。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