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六 】

  原本該要花半小時的路程,我們三個只用了幾分鐘。醫院受傷的人很多,就算辛西亞沒事,但是不代表攻擊者不會傷害到其他的人。醫院門口沒有聚集人群,很明顯裡面還沒發生什麼大事,病人都沒有被疏散。

  我們直接跑樓梯上了五樓,也就是阿豪病房的所在。這裡的氣氛很明顯和別層樓不一樣,有種寒冷的陰森感。這層樓很安靜,可能是因為這層樓本來就沒有很多病人,但是連醫護人員都不見了。

  「辛西亞?」凱爾準備好,對著走廊的另外一頭叫著。我看到走廊一端有個電話筒在地上,想必剛剛辛西亞是在這裡打電話的。
  「看看阿豪的病房。」傑瑟羅靠著牆走著。
  「503。」凱爾唸出阿豪的病房門牌。雖然口中說不喜歡阿豪,但這傢伙還可以唸出病房是哪一個,這就證明他還有來探望過。

  除了我們三個人的聲音,走廊上一點聲音都沒有,就連呼吸聲也沒有。每間病房都空盪盪的,直到我們來到了503號房。

  「辛西亞!」凱爾再叫了一聲,但是沒有回應。

  病房裡空盪盪的,什麼也沒有,就連阿豪都不在病床上。四周沒有什麼掙扎過的痕跡,就現況來看,阿豪把手上的點滴給拔了,因為點滴還掛在架子上,液體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我可以感覺到有誰來過這間病房。

  「凱爾!」傑瑟羅的聲音出現在門外,「你看!」

  我和凱爾離開了病房,走到傑瑟羅旁邊。他站在一間檢查用的病房前,裡面躺了一個身穿白袍的人。那是一名醫生,他的雙眼瞪大,右手握著自己的喉嚨,額頭插了一把手術刀。

  「他們不在這一層樓?」傑瑟羅推測著。
  「但是阿豪的病房的確是………」凱爾邊說邊四周查看。

  這裡靜的讓人恐怖,突然我在地上看到什麼。

  「那是?」凱爾順著我的視線看過去。那是血滴。

  現在來不及用寫的,我直接在手腕上開始比。

  「什麼?」傑瑟羅看不懂。
  「手腕上的………」凱爾解讀著,「點滴!阿豪的血!」

  於是我們三人順著地上的點滴來到了我們剛剛進來的樓梯間。我們這才發現,門旁邊的牆上有一些不自然的刮痕。我看著他們,指了指上面。

  「天台!」


  「阿豪!」一推開天台的門,馬上就聽到辛西亞的叫聲。看來辛西亞一被攻擊就馬上往天台跑,以免傷及無辜。只是接下來的情況使的我們一時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辛西亞被抓住喉嚨,整個人被壓在天台的欄杆上,地上有著血跡,不知道是她的還是對方的。抓住她的人不是誰,就是阿豪。

  「你這王八蛋做什麼!」凱爾馬上一個箭步衝到阿豪身後,抓住他的手和頭,把他整個人往後拉。由於阿豪手中正扣著辛西亞的脖子,在被凱爾往後拉的同時,辛西亞也一起被摔到地上。

  「凱爾!壓住他!」辛西亞不顧喉嚨的痛楚,大聲吼叫著。

  阿豪就像是被熊附身了一樣,力氣大的不得了,連凱爾都有點壓不住他。

  「史多普萊特雷亞!」傑瑟羅衝到凱爾身邊,唸起了咒語。接著有股力量壓制住阿豪,使的他動彈不得,只能拼命的吼叫。

  見到這裡我也知道辛西亞接下來要做什麼了,轉身跑下樓,我停在一部販賣機前面。裡面那一瓶瓶的水就是辛西亞要的東西。身上沒有錢的我,也顧不了什麼道德不道德了,一腳狠狠的踹向販賣機,接著它很乖的吐出了一瓶水。

  不只是人,有的時候對付機器也需要用一點暴力。

  「快啊!」凱爾的臉有些變形,從這樣就知道,要壓住阿豪肯定是難事,就連一旁用咒語壓制阿豪的傑瑟羅都開始狂冒汗了。

  辛西亞接過水之後,便開始在水中灌入靈力。辛西亞的靈力有種淨化的功用,看著阿豪瘋狂的模樣也可以猜到,他被邪惡的東西附身了。

  「潔倪卡,交給你了。」辛西亞把那瓶沒開過的水交給我,然後就跌坐到地上。那水就像是沸騰一樣的不停在瓶內翻滾,但卻是冰的像剛從冰庫拿出來的一樣。

  我拿著水,走到阿豪旁邊。他的右眼還是被紗布包著,左眼瞪的很大,瞳孔不時收縮不時擴張,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很難過。

  「潔倪卡!」凱爾把我拉回現實,「我快撐不住了!」

  我一腳跨過阿豪的身體,準備把那瓶水灌入他的口中,但是他的頭拼命的晃著,我根本瞄準不了。就在這個時候,場面失控了。阿豪不知道哪裡多來的力氣,『轟』的一聲把我,凱爾和傑瑟羅給震開來。凱爾和傑瑟羅分別朝兩邊飛了出去,但阿豪卻在我被彈開的瞬間,右手扣住了我的喉嚨。

  我的喉嚨之前就有傷,再被他這樣一扣,鮮血馬上就噴灑出來。這一灑反而製造了機會,因為有幾滴血直直的噴中了他唯一剩下的右眼。

  「啊!!!」阿豪發出詭異的哀嚎聲,然後我就趁機左手反扣住他的喉嚨,把他壓到地上。用嘴把瓶蓋給拆了之後,我把水一口氣灌到他的口中。他還在掙扎,而且力量還是一樣的大。這時候凱爾和傑瑟羅再次衝了過來,一人一邊,把阿豪壓在地上。

  就在水被灌完的同時,阿豪的動作慢了下來,聲音也停住了。整個天台只剩我們三個人的喘息聲。距離上一次的苦戰還不到兩天,舊傷還沒好,體力也還沒恢復,我真的沒有力氣了。從阿豪身上爬起來,我重心不穩的跌到了一旁,還好凱爾扶住我,不然我會直接落地。

  阿豪又回復到昏迷的狀態,傑瑟羅把他扶起來,帶回了病房。辛西亞慢慢的跟在後頭,最後是我和凱爾。

  「你的喉嚨………」凱爾看著我頸子上再次被染紅的繃帶。我伸出左手不讓他碰,然後搖頭表示沒有問題。這下子我的傷可不是一兩天就會好了的。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