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巴多尼斯─死靈之城】
【Abbadonis - City of the Dead】


【 七 】

  回到了病房,每個人都攤在那邊。護士小姐幫阿豪重新插好點滴之後就趕忙離開了。

  剛剛辛西亞在走廊被阿豪攻擊的時候,她叫護士小姐把所有人疏散,至於為什麼只有這一層樓的人被疏散,就不是我們會知道的了。


  由於在這個城市裡,被這樣攻擊並不是不常發生,很多人都已經習慣,只是突然發生在面前,也是夠震撼了。這是瑟林頓唯一的一間醫院,被殭屍攻擊的傷者都是送來這裡,因此護士小姐們應該是了解情況。我不想想太多,只要能夠早日清除這些被惡魔氣息影響的人,我就滿意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傑瑟羅整理一下頭髮。
  「我打電話給潔倪卡,然後被阿豪攻擊。」辛西亞坐在阿豪旁邊,緊緊的握著阿豪的手。
  「怎麼樣?」凱爾看著站在門邊的我。我的脖子剛剛被護士小姐正式的包紮了一下,當她建議我要留院觀察的時候,我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

  就我所知,剛剛的阿豪肯定是被附身,至於被什麼東西附身,我就不太確定了。我到過了剛剛那個死去的醫生的病房坐了感應,發現有人來過。與其說是人,還不如說是惡魔氣息。

  「惡魔氣息?」凱爾皺著眉頭,「怎麼又來一個?」

  我搖頭表示這次的不是登曼。

  「是摩萊爾。」辛西亞轉向阿豪的臉,「對不對?」

  我點頭,但是她看不到。摩萊爾的能力是能夠讓人看到幻影,不然就是附身。與其說是附身,他是直接把沙雷奧斯的氣息給丟到那人身上。他的能力沒有登曼高,所以沒辦法像登曼一樣的影藏自己身上的氣息。

  「剛剛阿豪有做什麼奇怪的事嗎?」傑瑟羅看著床上的阿豪。他現在很平靜。
  「他在發抖,」辛西亞說著,「然後醫生就說要幫他檢查眼睛。」
  ﹝醫生是摩萊爾。﹞我舉起筆記本給凱爾和傑瑟羅看。
  「所以摩萊爾殺了醫生,然後假裝來幫阿豪檢查眼睛?」凱爾靠著牆站著,「藉此來把氣息傳給他。」
  「應該是這樣吧!」傑瑟羅搖著頭,看向窗外。
  「阿豪?」辛西亞突然發出聲音,讓每個人都朝她看了過去。病床上的阿豪開始顫抖,然後越抖越大,越抖越用力。

  《辛西亞閃開!》我用腦波傳了個訊息給辛西亞。辛西亞退開了病床。
  「退後。」辛西亞知道我一定是想做什麼,所以也把訊息傳給其他人。
  「潔倪卡?」凱爾雖然想說什麼,但卻什麼都沒說出來。

  我走到病床旁邊,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阿豪緊閉的左眼突然睜開來,眼珠佈滿血絲,直直瞪著我。

  《這不是普通的附身,對不起辛西亞,》我看了辛西亞一眼,《我必須這麼做。》

  辛西亞把頭轉開,貼向牆壁。雖然她看不見,但我會說對不起,就表示我要對阿豪做些什麼事,她下意識的把臉轉開。就在阿豪要舉起手來攻擊我之前,我左手把蓋住他右眼的紗布給撕了下來。

  現在他的右眼簡直是突出的狀態,好像再用力一點就要掉出來一樣。整顆眼珠被血絲佈滿,變成紅色的。瞳孔的部位沒有反光,這眼球已經沒有救了。雖然不想這麼做,但是不徹底剷除是不行的。舉起右手,我把靈力集中成一把匕首,在阿豪能夠做任何事之前,快速的把那顆右眼給鏟了出來。

  阿豪沒有慘叫,只是停頓了幾秒,然後倒回了床上。一旁的傑瑟羅看的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發生了什麼事。他應該沒料到我會把阿豪的眼珠給挖出來。

  由於被灌進了惡魔氣息,所以挖出來的眼珠還是很危險,於是我把它塞進了一旁的花瓶裡,然後灌靈力進去。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我的靈力可以把那顆眼珠上的氣息全部消滅。

  「小心!」凱爾突然從後面拉住我的手,把我往後拉離了那花瓶。

  我還沒反應過來,眼球馬上爆炸,不,應該是說花瓶整個炸開來。很明顯的,那花瓶被人注入了靈力,而且是跟我的靈力相剋的。

  所有在場的人都被那股互沖的靈力給震的飛了出去,包括病床上的阿豪。傑瑟羅飛撞到牆上,而凱爾接住我,兩人撞到門。辛西亞站在所有人面前,釋放了自己的靈力來當衝緩。要不是有辛西亞的緩衝,我們幾個肯定不止飛出去這麼簡單而以。

    全站熱搜

    折翼Ziar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