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命運的開端 》


〈 六 〉


  陰暗的通道佈滿了青苔根藤蔓,四處瀰漫著腐爛的臭味,無數的屍體倒在地上,其中有部落,有聯盟,也有不知名的生物。

  瑟洛斯的匕首佈滿了血跡,毫無疲倦的不斷朝著前方的敵人猛烈攻擊,在他耳邊響起的,是莉絲塔的尖銳叫聲。


  「為什麼有這麼噁心的東西啊!」莉絲塔毫不保留的釋放著自己的音波,「啊!噴到我了!」

  「莉絲塔,你小聲一點啦………」普羅克無奈的看著東閃西躲的莉絲塔,接著有些什麼噴到他手上,讓他不禁也放聲叫了出來,「哇!也噴到我了!」


  瑟洛斯無視後方的尖銳慘叫聲,只是繼續砍殺著敵人。他開始後悔答應這幾個血精靈而帶他們進入神廟,要不是莉絲塔用『水汪汪大眼睛』攻勢,他也不會落到現在這種地步。沒辦法,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女人的眼淚。


  「這些是黏泥怪吧!」亞法爾一邊幫莉絲塔和普羅克上著不同的祝福,一邊研究著地上一攤攤像泥沼般的屍體。

  「我不知道是不是啦!總之就是噁心!」莉絲塔緊緊抓著普羅克的手臂,「啊!還有蟲!」

  「怎麼這麼大一隻啊!」普羅克也是緊緊抓著莉絲塔的手臂,「見鬼啦!」

  「普羅克………你這樣很丟臉………」亞法爾只能沒好氣的看著普羅克像女人一樣的閃躲著蟲子。


  就這樣,瑟洛斯一路砍殺著敵人,而身後的血精靈則是一路亂叫亂竄。時間已經過了不少,但他們竟然還沒有抵達神廟的真正入口。

  「這些東西身上真的會有值錢的東西嗎!」莉絲塔一邊閃躲著飛濺的軟泥怪屍體,一邊快哭似的叫著。

  「有耶!你看!」普羅克則是像發現新大陸的指著前方不遠處掉的一枚金幣。

  「那好像是我掉的………」亞法爾摸了摸口袋。

  普羅克和莉絲塔沒有理會亞法爾,興奮的跑去撿錢,然而他們卻似乎忘了現在他們可是身在危險地帶,隨便亂跑可是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不要亂跑!」瑟洛斯察覺到兩個小血精靈遠離了他所及的範圍,於是發出警告,只是莉絲塔和普羅克卻沒有注意到。

  「賺到了!」普羅克高興的撿起了金幣,才發現好像有些什麼正在看他。

  「有食人妖耶!」莉絲塔拉了拉普羅克的衣角。

  「真的耶………」普羅克這才反應過來,「食人妖啊!」

  「小心啊!」亞法爾見到數隻食人妖朝莉絲塔和普羅克撲去,慌忙的大聲叫著。

  霎那間,保護祝福的光芒再次亮在普羅克與莉絲塔的周圍,接著他們慌忙的從亞法爾身邊跑過。

  「又是我?!」亞法爾緊張的看著食人妖朝他撲來,只能快速的抽出身後的長柄武器,然而食人妖的速度比他還快,在他抽出武器前,就先被撲倒在地。

  「亞法爾!」莉絲塔這才察覺到舊戲重演,他們不該丟亞法爾一個人,只是見到倒地的亞法爾,他們腦海竟然混亂到現在該做什麼都不知道。

  「滾開!」亞法爾用力踹開壓在他身上的食人妖,卻在想爬起的同時被另外一隻食人妖給撲倒。他奮力想再次踹開敵人,卻發現腳踝被用力抓住,整個人被朝後用力扯了過去。

  「啊!」亞法爾沒料到食人妖力量竟然如此大,想掙脫卻怎麼也掙脫不了。


  就在亞法爾看著那食人妖準備張口朝他的腿咬下去的同時,一個人影從上方落下,手中的匕首深深的刺入了那食人妖的後頸部。食人妖連聲音都來不及叫出來就倒在亞法爾的腿上。亞法爾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食人妖的屍體從他身上推開。

  那個人影即是瑟洛斯,他沒有停歇,在刺殺了那隻食人妖後,一個轉身,將手中的匕首插入了後方食人妖的喉嚨,接著在抽出匕首的同時,順勢的刺向一旁伺機待發的另外一隻食人妖胸口。他的速度極快,不只食人妖反應不過來,就連三隻血精靈都看的目瞪口呆。瑟洛斯的速度快到就像他背後有長眼睛般,有食人妖想偷襲也逃不過他匕首的刺殺。

  不用多久,所有的食人妖都倒地不起,而隨著最後一隻食人妖的墜落,莉絲塔也突然破口大罵。


  「你明明知道後面有三個沒見過世面的傢伙,還走這麼快做什麼啊!」莉絲塔一邊扶起亞法爾一邊叫著,「你不想帶我們就說嘛!何必逞強呢!」

  「………」瑟洛斯沒有說話,只是任由血從匕首的尖端滴落,發出細微的水滴聲。

  「你以為你很厲害就了不起啊!比你厲害的人可是到處都是!」莉絲塔繼續大聲吼叫著,完全沒有管周圍有誰。

  「你也適可而止吧!」瑟洛斯突然大聲的吼著。聲音大到整個通道響起了回音,大到莉絲塔連再來想要罵什麼都忘了,大到連小蟲子似乎都停止了飛翔。

  周圍陷入了寂靜,除了微弱的呼吸聲之外,什麼都聽不見。

  「我說過,跟好,我是不會管你們的死活的,你是沒有聽見嗎?」瑟洛斯壓抑著心中的不快,「我不是你的褓母,我沒有義務要把你照顧的舒舒服服的!」

  「我………」莉絲塔想說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你要嫌這裡髒嫌這裡臭都沒關係,但是自己能力有幾兩重自己要搞清楚!」瑟洛斯一字一句的說著,「明明知道自己的能力不夠,還要到處亂闖,是自己死了也要其他人跟你陪葬嗎?」

  亞法爾看著眼前憤怒的瑟洛斯,他見識過瑟洛斯揪起他的領口對他大聲吼叫,但現在這種憤怒卻是他沒見過的。這種憤怒不是不知所措的憤怒,也不是面對敵人的憤怒,更不是討厭一個人的憤怒。這種憤怒他只有看過一次,而那次是來自他的父親,因為他忘記了騎士該有的精神而讓朋友受了傷害。

  「你不用說的這麼過份吧!」普羅克見到莉絲塔被罵到什麼都說不出來,站到了她面前護著她。

  「你也是!」瑟洛斯接著把目光轉向了普羅克,「身為一個防騎,竟然自己開著保護祝福逃跑!你可知道做為一個騎士該有的精神嗎?」

  「我………」這次換普羅克說不出話來了。

  騎士精神,這一直是凱斯羅爾老師教導他的,然而現在被瑟洛斯這樣講,到底什麼是一個騎士該有的精神?難道作為騎士的他要讓一個盜賊來告訴他?

  「………」亞法爾似乎是知道下一個被罵的會是他,深呼吸之後,等待瑟洛斯的目光。

  「還有你!光有勇敢是沒用的!」果然瑟洛斯的眼神落在他身上,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罵累了,還是無力了,他的聲量明顯的降低了許多,「犧牲………不一定就能救回什麼………」

  「瑟洛斯………」亞法爾似乎在瑟洛斯的口中聽到了哀愁。

  之前的氣勢開始退去,瑟洛斯轉過頭,不讓任何人看到他的表情。

    全站熱搜

    折翼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